笔趣阁 > 永生世界 > 第十章 是时候进行一场诈骗了

第十章 是时候进行一场诈骗了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永生世界 !

    下午一点多钟,张云溪和卡卡一同来到了神学院的图书馆咖啡厅内,二人挑了个窗口的位置落座,一边聊着,一边等待了起来。

    为了见卡卡的学姐朋友,张云溪还特意换了一身干净的运动装,将头发洗了一遍,打理成了大人模样。

    张云溪这段时间的运气实在是不怎么样,家里出事,来了学院又遇到了危险,现在更是摊上了“人命官司”,所以心理上的负担,让他外表也变得很憔悴。

    但事实上,张同学除了身材瘦弱一点,个人颜值还是非常能打的。他五官俊郎立体,皮肤不算特别白皙,但却瞧着非常阳光健康,就跟那些很喜欢打篮球的运动少年差不多。

    论长相,张云溪并不是那种白嫩的小鲜肉,穿衣风格也不走中性路线,眉宇间有着一股子英气,侧影很像许多年前被人称为黄教主的男子,但可不是中年油腻款的黄教主,而是他年轻的时候。

    就这个颜值,实事求是地说,张云溪如果参加现在比较爆火的永生世界选秀大赛,估计也能混个C位出道,大火几年,说不定还能搞个“张签”的雅号。

    不过,张云溪显然对虚拟选秀没啥兴趣,他也一直称自己是技术男性。

    ……

    咖啡厅内。

    张云溪和卡卡正在聊天之时,不远处走来了两位姑娘,二人身高都在一米七左右,大长腿,身材爆炸,但二人的穿衣风格,以及长相却截然不同。

    左侧的姑娘穿着宽松的运动裤,宽大T恤,竖着马尾辫,戴着个黑框眼镜,离远了看平平无奇。

    右侧的姑娘就明显亮眼了许多,卡腰T恤,极致修身的牛仔裤,一头淡青色的披肩长发,整个人的气质非常媚艳。

    张云溪瞧了一眼两位姑娘,立即问道:“是她们吗?”

    “对,右边的就是我学姐姣姣!”卡卡挺猥琐地反问:“长得是不是挺费手纸的?”

    “……形容得很精确。”张云溪点头。

    卡卡立马起身,落落大方地伸出了手掌:“好久不见啊,姣姣!”

    “叫学姐!”姣姣眉眼流转,扭头瞧了一眼张云溪:“呀,这帅哥就是你室友吧?”

    “是的,我来介绍一下,这是张云溪,学生物的。”卡卡龇牙补充道:“呵呵,我小弟!”

    张云溪立马起身:“您好,姣姣学姐,卡卡是我好大哥!”

    “拜托,我们是高端院校好嘛,能不能不要把称呼搞得这么江湖?”姣姣弯腰坐下,逗着张云溪问道:“小学弟,你长得蛮好的呀,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学生会?我给你走个后门……。”

    “这都还没长开呢,你要无聊的话,可以找我丸!”卡卡拦了一句,扭头瞧了一眼后过来的那位女生,轻笑着问道:“这位女同学也是学生会的吗?”

    姑娘扶了扶黑框眼镜,弯腰坐下回道:“不是。”

    “咯咯!”姣姣捂嘴一笑,很怪异地看着张云溪和卡卡:“你们不认识她吗?”

    二人闻声扭头,又仔细打量了一下戴着黑框眼镜的姑娘,一同摇了摇头。

    “哇,你们什么眼神啊!”姣姣崩溃:“她就是你们要见的姜馨啊!”

    话音落,戴着黑框眼镜的姜馨,俏脸上没什么表情地冲着二人点了点头:“我们昨天在招生办见过。”

    “我靠,你是蓝精灵?!”卡卡非常惊愕,脱口而出地叫了人家的外号。

    姜馨听到这个称呼,表情没什么变化,反倒是姣姣打了卡卡一巴掌:“你有点礼貌哈!”

    “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卡卡再次扫了一眼姜馨:“但你和昨天的变化……也太大了点吧?”

    室外雨后的阳光洒进咖啡厅,映射着两位姑娘的俏脸。姣姣的媚气自然不用多说,但姜馨恬静的气质与精致的五官,更让张云溪和卡卡内心惊艳。

    褪去昨天朋克装的姜馨,看着完全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她生得一张瓜子脸,皮肤白皙,宛若透明,鼻梁高挺,一双眼眸灵动有神,尤其是脸颊两侧自然散落的发丝,更为她增添了很多现代姑娘不具备的青春阳光感。

    老人说,女人的长相分很多种,有人第一眼看着惊艳,但越细瞧瑕疵越多;而有的女人则是第一眼看着平平无奇,却越看越耐看。

    但什么是顶级美女?那就是两者兼得,姜馨就属于后者。只是不知道她为啥昨天会打扮成那样,并且还带着个黑框眼镜。

    其实以现在的医疗技术,即使有近视眼,也可以用很多种方法治疗,并且极少有反弹的案例,所以现在很少有人会用这么原始的东西。

    或许是为了装饰好看用吧,张云溪这样想着。

    姜馨坐在姣姣身旁,非常直接地问道:“你们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有的。”张云溪立马搭话:“你应该也听说了朱老师的事情吧?就是那个机器人,朱祁镇!”

    “听说了啊。”姣姣接过话:“今天AI管理处也通知学生会了,说要对朱老师进行销毁,让我们跟部分同学沟通一下。”

    “是这样的,朱老师是为了救我才出事的。”张云溪轻声冲二人说道:“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所以就和卡卡商量了一下,看看能不能想想其他办法,救他一下。”

    “这个要怎么救哦?”姣姣有些费解:“管理处已经给出了处理结果,我们学生是没能力改变什么的。”

    “我们想自费救他。”张云溪停顿了一下说道。

    这话一出,就连一直没什么表情的姜馨都有些呆愣。

    “自费救他?!你家很有钱吗?”姣姣好奇地问道。

    “我家没什么钱,”张云溪委婉地回道:“但我父母留给了我一些积蓄。卡卡跟我说,你们父母所在的公司就是研发动能核心的,所以我才想问问你们,有没有可能从你们那里买一个动能核心过来,保朱老师一命。”

    这回姣姣没有接话,只扭头看向了姜馨。

    “你懂机械人吗?”姜馨用纤纤玉指,扶了扶黑框眼镜问道。

    张云溪摇头:“我很喜欢,但不太懂。”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朱祁镇的自重应该有3.15吨,机体有两万多个电子元件和至少十五处的高动能消耗设备,那与他能匹配的动能核心,至少也是要深蓝平行8以上才行,普通动能核是完全带不起来他的。”姜馨停顿一下:“再加上他的动能舱几乎完全破损,每消耗掉的一个电子元件,你都需要在市场上淘。因为它是六年前的产品,很多元件已经停产或者是换代了……这一套下来,你知道要多少钱嘛?”

    “多少钱?”卡卡问。

    “可能要两千万以上。”姜馨表情理性,语气淡漠:“这还不算人工费的。还有,你自己搞的话,修复设备怎么解决?”

    张云溪听到这里,立马回道:“修复设备的话,我可以和学院申请借一下,但动能核的价格不能再低了吗?我们哪怕要二手,三手的也行。”

    “你的意思是,不用深蓝系列,用我家公司的产品吗?”姜馨问。

    “对的,我们找你来,就是想求你……!”

    “你们也太天真了吧?”姜馨扶了扶眼镜:“动能核的技术,竞争是非常激烈的啊,我们不可能在深蓝的产品上,装载自己的技术,并且修复的还是学院拥有所有权的朱祁镇呀,这涉及到商业保密的。”

    “对哦。”卡卡听到这里,才想起来自己和张云溪之前根本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这个我真的办不到哈。”姜馨瞧着二人,语气非常直接地问道:“还有事情吗?如果没有的话,我们就先走了。”

    张云溪闻声立马起身喊道:“等一下,姜同学!”

    “什么?”

    “如果朱祁镇老师被我买下来了呢?我甚至愿意把所有权转让给你们公司,你们只需要救活它就行,这样可以吗?”张云溪反应很快地说道:“相当于,我们花钱买下来朱祁镇老师,但却愿意免费给你们做新品测试。而且他是因为保护学生才被盗走核心的,这是有炒作点的,对你们是有利的啊……!”

    卡卡惊愕地看着张云溪:“卧槽,诈骗犯啊!”

    姜馨快速眨动了一下眼睛,没有马上离开。

    “他……他对我个人来说,真得很重要。或许你们无法感同身受,但当时要不是有他站在我身前,我早都被粒子束手炮给轰碎了……他是一位英勇的人民教师啊!是见义勇为的AI战士,他值得被复活啊!!同学们!你们想想看,如果是你们自己早遭受到了人身威胁,他挺身而出,你们会是什么样的感受?!”张云溪双眼通红地喊着。

    “诈骗惯用手段,讲故事。”卡卡心里暗自嘀咕了一句后,也立马冲着姣姣说道:“看在我们多年的心灵交流上,你就帮帮我小弟吧!”

    “我跟你交流个毛!”姣姣翻了翻白眼:“不过炒作这事,确实是对……。”

    ……

    学院内。

    正在往寝室走的油腻男魏武,突然被两名校警卫处的人拦住了去路。

    “干什么?”

    “新生魏武,生物系的庞博士想请你聊一聊。”

    十分钟后。

    博士办公室内,一名老人冲着全息投影屏幕说道:“很不幸,我们在一个小时之前,失去了梁安博士。他抢救无效死亡,死之前拒绝记忆下载,彻底地离开了我们。”

    大屏幕上,几名老人听到这话,全都眼圈泛红,与庞博士交流了起来。

    又过了一小会,电子门的提示音响起,庞博士擦了擦眼角,转身打开了办公室的房门。

    魏武吊儿郎当地走了进来,顺嘴问道:“你就是老庞?找我什么事儿?”

    庞博士看着这个油腻男,皱眉问道:“明珠警务联署,行事罪案科,唯一一个没上过大学,却从基层一步步爬上来的刑侦大拿!你的履历,很丰富啊,魏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