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336章 跨越到星空的彼岸

新篇 第336章 跨越到星空的彼岸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钓台古朴,道韵自成,王煊双脚像是扎根在上,持因果钓竿在手,鱼线远去,钓钩没入深空不见。

    鱼线无痕无形,扰动了命运的涟漪,钓钩凿穿时光,穿透阴阳,不走寻常路径,无视距离,沿着因果线前进。

    王煊双目中隐约间有丝丝混沌气流动,精神天眼全开,盯着深空,想看到因果钓钩的轨迹。

    他看到的是什么?岁月苍茫,宇宙浩瀚,星系生灭,人间更迭。

    一息间,他像是蹚过时空海,越过红尘万象,穿过众生的心灵之光。

    那是钓钩远去路径吗?

    接着,他感受到的是,天地壮阔,大道无形,命运无序,因果无章,一切都不可琢磨了。

    王煊持钓竿不动,无声地面对无尽深空,钓钩在无序中捕捉轨迹,在无章中触因成果。

    机械小熊同样很紧张,问他心中观想的是什么?

    “幕天镯、养生炉、不朽伞、紫宵合道剑……”王煊告知。

    几件器物都被他观想了,就看因果钓竿触动哪一条因果线了。

    虽然才过去数息间,但是,王煊却感觉十分漫长,心弦已绷紧,因果钓竿真有那么神奇吗?

    他始终在担心着什么,命运无常,他怕等到的是无果,是噩耗,是因果线的永断。

    一盏茶的时间,超越了以往,因果钓钩远去后,鱼线始终沉寂,没有一丝动静,这让王煊的心头蒙上阴霾。

    这是从未有过的事,耗掉的时间远超以往!

    初得钓竿时,他无知者无惧,随意乱抛钩,从长臂神猿族老异人的头上都曾薅下一小撮猴毛。

    那也不过是顷刻间的事。

    “有因必触果,即便隔着星海,过于遥远,最后也会有些反应。”手机奇物开口。

    王煊不说话,哪怕有心理准备,可现在迟迟不得反馈,还是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手机奇物又道:“毫无动静,要么是失去存在的意义了,器物损毁,人已消亡。要么就是,不在这片宇宙中。因果钓竿不是完整体,还差了四根,受限天地间。”

    王煊的心在下沉,前一种结果等同于死讯,后一种结果预示着,未能渡过那片海,又能好到哪里去?

    人生无常,很多时候,心中的愿景往往不能成真。看着悠远的天际尽头,他感觉心神疲累,期待了很久,就要这样落幕吗?超凡者的命运在大势更迭面前,在超凡中心转移的过程中,显得那么脆弱,当时代的大浪砸下,一个文明的火光可能瞬间就熄灭了。

    王煊站在这里,遥望深空,端庄出尘的方雨竹、不拘小节动辄就掐人脖子去认大侄子的老张、化身遍天下的冥血教祖、舞姿曼妙的红衣妖主……他们的身影全部浮现在他的眼前。

    手机奇物开口:“节哀,这么多年我见惯了悲欢离合,送走了太多的人,都是一时的豪杰,影响一个时代的生灵,早就麻木了。”

    “熊有点想家,怀念过去了。母宇宙站在金字塔最顶端的那批人,怎么就不见了?雁过留声,更遑论是那样一群人,总要在世间发出自己的声音啊。”机械小熊的情绪也有些低落。

    王煊依旧在看着深空,双足钉在钓台上,一动不动。

    手机奇物道:“生命的意义不在于经历岁月的长短,而在于他的人生高度与厚度,或许,这些也可以抛弃,无需去论它,重要的是我来过,我见证了一切,我走了,这就足够了。”

    “嗯!”王煊点头。

    “想开就好。”手机奇物道。

    “没事。”王煊平静地回应。

    “真没什么?”

    王煊道:“还不确定,不久前鱼线虽然没动,但我手里握着钓竿,有些异样的感觉,应该有微弱的反应了。”

    手机奇物:“……”

    “你让我浪费感情!”它不满了。

    王煊没回头看它,道:“不浪费,下次你再翻旧照片,回忆那些遗照时,我用那些话劝你。”

    “因果钓钩在纷乱中找到因果线?太好了!”机械小熊非常高兴,一扫沮丧之色。

    手机奇物道:“这么长时间才有反应,要么距离实在太遥远了,要么是在特殊的地方,我倒是有些感兴趣了。”

    “来了!”王煊的精神天眼看到无形的鱼线具现化,流动出微弱的光。

    它在轻轻地颤动,但是,那种变化时断时续,并不连贯。

    而且,像是僵持住了,不知道为何,鱼钩像是受阻了,而且,前方一片混沌雾在深空尽头腾起,显得很异常。

    王煊没见过这种情况,他开始调动命土后方的超凡因子,不管钓竿需不需要,不断注入。

    “有点门道,那是什么地方?”手机奇物自语,它也猜测不到钓钩遇上了什么。

    “总这样僵持着也不行,你有什么办法吗?”王煊想请手机奇物下场。

    手机奇物发光,这一次蒸腾出丝丝缕缕的紫气,对着前方拍摄,但是,依旧没有拨开迷雾。

    “冥冥中,像是有一丝熟悉的感觉,就在那里。”它在思忖,屏幕上浮现很多画面。

    然后它又开口:“或许路程太远了,要不要亲身过去看一看?”

    “好啊!”王煊求之不得,别的指望不上它什么,但是赶路与跑路,目前还是非常靠谱的。

    金色漩涡出现,这次将沿着鱼线前进。

    王煊带上小熊,让它躲在炼成手链的舰船中,而后便一步迈进通道内。

    不得不说,手机奇物很逆天,开启的金色漩涡,沿着鱼线,也是因果线,横穿红尘万象,一路上光怪陆离。

    它开口道:“这种路很不好走,前方难测虚实,无法真正定位出来,只是沿着轨迹逐步前行。”

    途中,王煊持着钓竿,一直没有松手,一路追溯。

    很久以后,王煊来了精神,道:“清晰了,鱼线震动剧烈了很多!”

    手机奇物道:“你知道走出去多远了吗?我们沿着因果线前行,跨越的距离一定非常惊人,最起码在数千片星域之外了。”

    王煊出神,这可真是要跨域到星空的彼岸了?

    而他们还在路上,并没有接近目标呢!

    “难怪找不到,这也太遥远了,看着路径,这是要完全脱离最负盛名那些璀璨之地吗,奇怪,要去哪里?”连手机奇物都深感意外。

    突然,王煊手中的钓竿颤动,鱼线发光,最起码他的精神天眼捕捉到了符文流动,因果钓竿像是被全面激活了,那些“信号”不再是时断时续。

    “要到了!”他提醒。

    手机奇物道:“我知道,有感觉了,让我给它拍个照,看一看到底是哪里,你钓到了什么。”

    钓钩穿透阴阳,凿穿光阴,没入最前沿的地带,连王煊的精神天眼都看不到,它却能捕捉到,甚是惊人。

    手机奇物对准前方,屏幕上浮现模糊的景象,并开始吹散因果线前方的混沌雾,渐渐清晰了。

    一个发光物,给人稳而厚重的感觉,带着道韵,在远方露出部分轮廓。

    “是它!”王煊惊道。

    同时他不得不叹,手机奇物很了不得,这就提前见到了尽头是什么。

    养生炉,虽然还有些朦胧的,但是,他太熟悉了,曾经持有很长时间,置于命土中。

    随着前进,炉体越来越清晰,可以确定了,真的是它,不会有错了。

    一时间,王煊心绪起伏,十分激动,果然此炉和他因果最大,这次成为因果钓竿的首选目标。

    “剑仙子……清瑶她还好吗?”这座炉体的出现,自然让他第一时间想到了她。

    昔日最后一役,剑仙子帮他出战,遇上母宇宙最高端的战力,一个是附体齐天的大瘆灵,一个是剑疯子商毅。

    此战过后,王煊近乎废了。而由于神话枯竭,姜清瑶无法恢复,险些彻底死去,被他放进养生炉中。

    当年一别,时隔237年了,他最不放心的就是她,毕竟,是为了他去血战,才落得那样一个凄惨的下场。

    “活着来到这片宇宙,清瑶应该彻底恢复了吧,而且变强了。”他在想她恢复傲娇后抱剑而立的样子。

    还有那个小的,迷你版的剑仙子,两者如果没有融合归一,也应该长大了吧?

    手机奇物点评:“这药炉确实不错,是个老物件,看样子有相当长的年头了,很适合炼药。”

    随着极速临近,迷雾被吹散干净,养生炉彻底清晰了,纹理都能看到了。

    昔日,它比拳头大一些,而现在它通体发光,道韵灿烂,足有一米多高,变大了很多。

    最为关键的是,炉下有九色火光跳动,还真个是在以它熬炼稀世大药,被用上了。

    此外,钓钩也被手机奇物拍摄到,露出痕迹,并没有钩住炉体,而是被一层光阻挡,隔着一段距离。

    “咦,这是一处道场?有意思,这里的法阵非常了不得!正常来说,异人级法阵都拦不住因果钓钩。”

    王煊听闻后,顿时心头震动,这是到了哪里?

    “我们该不会来到了世外吧,接近一处真圣道场了?”

    “说不好,目前,我只能拍摄钓钩附近的地带,感觉不像是已知的璀璨之地,这处地方仅有一丝熟悉之感,更多的是陌生。”

    毫无疑问,手机奇物说的璀璨之地,一定是指负有盛名的真圣道场。

    “还好是因果钓钩,换件武器的话,若是贸然接近,可能早就激活了那座大阵,容易引发不好的事情。”

    “嗯,此地大阵应该也有问题,多少有些缺陷,也幸好这样。”

    不久后,手机奇物示意,可以收回因果钓钩了,它现在差不多可以定位那个地方了。

    “是世外之地吗?”王煊询问。

    “也算是吧,但离中心区域极其遥远,属于非常偏僻的地带,连我都不知道,竟有一家真圣道场在这里。”手机奇物深感意外。

    但它又补充,道:“也不见得一定是真圣道统,即便有那个级数的法阵,也不能代表什么。”

    “万一是的话,我们这样贸然接近,会不会有问题?”王煊问道,对这种地方必须得提起十二分小心,严阵以待。

    “问题不是很大,因果钓钩没被发现,说明此地真圣要么不在家,要么陷入最深层次的沉眠中了。当然,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遇上一个老阴货,正等着我们上门呢。”

    王煊无言,什么都让它说了。

    手机奇物道:“没事,你也是有身份的人,圣孙啊,光明正大地拜山门,他们还敢直接按死你不成?”

    它又道:“不过,我得掩饰一下,万一有个老货不讲规矩,张开口袋,等着我向里钻,那会非常麻烦。”

    即便手机奇物说接近了,但它还是开了个金色漩涡,显然又横渡出去一段遥远的距离,这才到达目的地。

    王煊走出漩涡,看到的不是星海,不是浩瀚深空,也没什么混沌气,而是一片很清新自然的天地。

    碧空很干净,也很深邃,前方,山清水秀,一切都很真实,没有什么飘渺的白雾等仙家气象。

    这是就是世外吗?

    “偏远之地,和中心主区不一样。想不到啊,真有我不知道的道场,但是那一缕熟悉之感是从何而来?”手机奇物在琢磨。

    他们不可能直接降临那处道场外,还隔着很远的距离呢。

    “圣孙,你去看看吧。”

    王煊没搭理它,顾不上纠正,现在他的心情有些复杂,很激动,也很期待,同时也有些担心和紧张。

    事实上,他也没有想到,第一次垂钓就成功了,找到了极其关键与重要的器物——养生炉。

    早先时,王煊曾有过各种猜想,他觉得,第一次说不定就会失利,即便有“好消息”,大该也只是能模糊地感应到一点线索,那样就很不错了。

    眼下,这个结果远超他的预期!

    他深吸一口气,瞬间平静,他是花果山道场的嫡系,最核心的传人,他催眠自己,如今假的也是真的了!

    他直接迈开大步,向前走去,接近那个极其强到的道场,要去见故人。

    “养生炉啊,我和你也算是有缘吗,竟因为你找到这里,能在这里见到大小两位剑仙子吗?”

    感谢:多喝热水早睡早起0.0、幸福单刀行,谢谢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