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332章 必杀名单难测

新篇 第332章 必杀名单难测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蒙蒙紫气流动,让星海都昏暗了,像是被巨大的阴云遮蔽,诸星蒙尘,即将不可见。

    这一景象让王煊心头大地震,起初他还没在意,以为只是手机奇物思忖时造成的些许奇景。

    但他没有想到,越演越烈,紫雾如带尘沙,无声无息就这么扩张出去了,让星空都像是在熄灭。

    “我刚在说到哪里了?畜牲脱了皮毛,高坐在上,人失了心,变得冰冷……!咦,我刚才说得是这个吗?”

    手机奇物流动雾霭,泛出微光,一副思索人生的样子,在原地不动了。

    王煊真想捶它一顿,不是在计算化形的违禁物品的数量吗?它走神到哪里去了,一副健忘的样子。

    而且,这些出格的话,它以前确实说过一些,但是,当时它直接就醒悟了,并没有再向下讲。

    现在它什么状态?似乎不像是装的,真的陷入追忆与思量中。

    “嗯,说完了。”手机奇物回过神来,蒙尘的紫气渐渐消散。

    王煊就知道,关键时刻它靠不住,还等着它道出真相呢,结果就这?!

    他不得不郑重提醒,道:“你的心灵,嗯,芯片,是不是坏了?出什么状况了,我在问你别的问题。”

    “你说!”手机奇物道。

    “化形违禁物品的数量。”王煊耐心地问道。

    “这种存在真要出现,那可真是一个比一个恐怖。初步化形也就罢了,若是全面化形,不再‘循规蹈矩’,确切地说是不再‘死磕’与‘硬来’,进攻时有了灵性,出现神之妙手,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那么就真的可怕了,颇有些有难以制衡之势。”

    手机奇物认真点评,并揭秘,并没有直接忽略过去早先的问题。

    “徒具其形者,就不多说了。全面化形的超级违禁物品,不是很多,比真圣少的多。但是,这种生物有了血肉后,最好祈祷不要遇上,因为实在是不好对付。”

    手机奇物进一步强调,一旦违禁物品彻底化形,从实力方面来讲,将会非常瘆人。

    接着它又道:“对了,关于真圣的数量,你搜魂看到的结果,实在太保守了,肯定比十几位多。”

    王煊并不意外,他自己也有过各种猜测,黑衣男子受限于眼光,人生经历等,不可能全部知晓。

    手机奇物道:“岁月苍茫,虽然一纪又一纪远去,但神秘与未知的领域,始终存在,总会有些痕迹可寻。”

    它总结道:“想那么多做什么?只要你足够强,未来的大雾会主动为你散尽,去找女真圣喝茶,都不是问题。”

    难得它今日谈兴不错,没有装死,王煊趁机多问了几句,比如最棘手的问题,五劫山注定要崩塌吗?

    他真正在意的是黑孔雀山,如果最高处的古老真圣消亡,对于这些围拢在其身边道统而言,杀伤力实在太大了。

    手机奇物道:“差不多吧,上了必杀名单,这一纪他应该遭不住了。”

    王煊面色微变,失去真圣庇护后,水下的大鳄出现,血腥猎食,黑孔雀山、国宝族的黑白竹园等地,即便有老异人坐镇也不够看。

    “改变不了吗?”他心头沉重地问道。

    他在想,如果晴空、狼獾、金铭、洛莹等人提前远行,还会被人追杀,会被彻底剿灭干净吗?

    “也不是绝对没有转机,但是,一旦获得那种机会,谁都不会转让出去。”手机奇物说道。

    “嗯,还真有转机?”王煊惊讶,这超出了他的预料。

    “我不是和你说过吗,要去地狱,找到那半张名单。”手机奇物平静地告知。

    “半张名单,竟还有这种这种效果,可带来生机?”王煊心惊,神色郑重。

    手机奇物道:“我没说可以改命,只能说得到它的话,有一线生机。即便这样,名单一旦出世,也会让各方打破头颅,不惜为它血战。”

    王煊问道:“得到后怎么用它,来扭转出一线生机?”

    “自然是想办法划去上面的名字,更阴损一些,那就是改个名字。”手机奇物平淡地说道。

    “这都能行?”王煊出神,这有点离谱,名单上的名字消失后就意味着安全了,甚至能诛杀对手?

    “前提是,你能做到,实在太难了,需要严格遵守某些流程与规则,那些条件几乎不可完成。”

    即便是这样,也足以让王煊震动不已,围绕这半张名单,居然可以产生各种变数,相当的慑人。

    难怪各方都想抢到手中,关乎太大了。

    “自旧圣时期,到这一纪,传说也只有一两个成功案例,但是,都没有留下什么可信的证据,不可考证了。”

    “你该不会就是这种避劫成功的生物吧?”王煊问道。

    “你看我像吗?”手机奇物今天话比较多,没有过早地沉寂下去。

    “你太神秘了,说不好。”王煊摇头。

    “其实,便是改命成功,也并不意味着,就彻底避劫了,下次说不定依旧是你上名单。”

    这种话语如同冷水泼头,让王煊冷静下来。

    很快,他又问道:“这个名单究竟是怎么产生的?”

    必杀名单,实在是太神秘了,从哪里流落出来的,又是谁拟定的,还是说涉及到了某种规则机制等。

    “水很深,我劝你不要问,把握不住。呃,我说什么了?”手机奇物似乎又出了点“故障”。

    王煊哪会在乎水深,想在就是想迫切了解,道:“该不会是世外之地,一群真圣共同商议,而后将名字写上去的吧?”

    若是这样的话,这水不仅深,而且浑,显得过于可怕。

    “若是共议,而后拟定,简直是一场最高规格的游戏,合纵连横,阴谋与血腥……”虽然只是猜测,更不要说去参与,单只是是想一想,王煊就觉得瘆人与可怕,那绝对是一群最高端的玩家。

    但是,他又觉得,没有什么道理,为什么要这样?

    手机奇物道:“别猜了,远比你想象的水深,这个话题打住,多谈容易出问题,冥冥中或有感应。”

    王煊点头,不久前,手机奇物冒出带尘的紫雾,确实异常,某些禁忌领域当下确实不易去触碰。

    但他问了另外一个问题,道:“那个名单似乎是有形的,是固定的纸张,每次都在上面书写,就不能将它毁掉吗?”

    “早有人试过了,可惜毁不掉,即便有猛人当时撕了,事后它还会复原,再次出现。”

    当手机奇物说完这些后,附近的星空似乎又蒙尘了!

    王煊不问了,目前看来,地狱他肯定是要去一趟的,近期他要苦修,先将道行提升到真仙尽头,这样才会更稳妥一些。

    “我要去见一见陆仁甲和小熊。”他从陨石上起身。

    一人一熊,远行20年了,沿着机械天狗还有太初母舰远去的方向,一路游历下去。

    而不久前,王煊搜魂时,也了解到了一些其他的事情。

    紫发女子名叫紫莹,这是王煊搜魂黑衣男子的破碎元神时得悉的,她确实是归墟道场的嫡系,潜力极强。

    这一次,紫莹在外调查机械天狗和火种的事,当然她这个级别不可能临近与接触,只是负责收集消息。

    按照归墟道场掌握的信息来看,火种真实出现了,而且最前沿地带打起来了,有过激烈冲突。

    王煊自语:“这么久了,太初母舰、机械天狗死追着不放,甚至,悬空岭的真圣都曾去探查,不知道最后结果会怎样。”

    手机奇物道:“悬空岭的真圣回去了,并没有参与,那颗火种对有血有肉的生物来说,没那么大的吸引力。”

    其实最渴望的,当属机械天狗和太初母舰,对它们有特殊的意义。

    昔日,机械之祖强大绝伦,哪怕消失了,大概率殒落了,也给世外之地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现在,疑似是它的涅槃火种,又或是另一颗完整的至高火种出现,自然格外引人瞩目。

    即便自身不需要这颗火种,其他道场也在关注这件事。

    “某些违禁物品,说不定也感兴趣吧?”王煊问道。

    “嗯!”手机奇物只吐了一个字。

    “我们也跟过去看一看,我这里有因果钓钩,是不是有些机会?”王煊问道。

    他不是了为自己,火种对他没用,但对机械小熊意义重大无比。

    在母宇宙时,他就得到过很小的残片,送给了机械小熊,让它在神话腐朽后,不再呆板,重新灵动起来。

    手机奇物警告:“你想什么呢,那个层面是你能掺合的事吗?绝顶异人去了都得暴毙!”

    王煊对它热情而又亲切地笑道:“不是还有你吗?”

    “恕不奉陪!”手机奇物拒绝,很快它又补充,道:“你要也去也可以,我只负责拍摄遗容。”

    王煊诅咒,天天被它这么念叨,真是有些不祥。

    “老道,旗哥,枪兄,醒着没有?”他联系御道旗。

    然而,他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手机奇物流动乌光,道:“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旗。”

    “狗曰的手机,我原本都要沉眠了,你又偷窥我?”御道旗发声,居然真的没睡呢。

    王煊自然帮御道旗说话,告诉手机奇物,不能这样了,没事就和做贼似的给御道旗拍遗照,太不像话了。

    “这次真没有,它自己不睡,防备我呢!”手机奇物解释,然后又道:“在母舰中,我那么做,还不是为了唤醒它去救人?一颗热忱的心尽付东流水!”

    王煊才不信它,当御道旗被惊醒时,他自己都已经反杀对手了,挣脱了出来,原本他自身都可以去唤醒御道旗了。

    他撺掇母宇宙第一凶器,道:“要不要去转一转,看一看?这次还不知道你要沉睡多久呢,错过这次的超级违禁物品大战,着实有些遗憾。那只大天狗很强,还有太初母舰排位第七,更是了不得,它历经多纪了,还是一棵常青树呢。此外,肯定还有其他怪物登场。”

    “那就下去看一下。”御道旗自然感兴趣,它也是违禁物品,自然很想了解超凡中央大世界的同道到底多强,估量一下这池子水有多深。

    能不能有收获是其次,王煊确实有些惦记机械小熊了,它和他一同贯穿大宇宙而来,一直在养伤。

    伤势好不容易好了,但是又不宜将它在黑孔雀山上放出来,就让它和陆仁甲一起去星空游历了。

    不久后,王煊联系陆仁甲,很快就接通了,对方的通讯器也是手机奇物送的,亦具备极其非凡的特质。

    “王煊你在哪里,我很想你!”机械小熊的声音先传过来了。

    “我这就过去!”王煊回应道。

    金色漩涡开启,他携带御道旗还有手机奇物动身了。

    这些年,陆仁甲自然在修行,实力稳步提升,虽然也遇到一些危机,身披杀阵图行走星空中,都被快速化解了。

    王煊来到一片陌生的星空,定位相当的准,一眼就望到了前方陨石上的白衣出尘的陆仁甲,还有萌萌的机械小熊。

    “王煊!”大眼灵动、心灵早已不再蒙尘的小熊,发出惊喜的叫声,直接就扑了过来。

    王煊揉了揉它的头,对它自然是充满感情的,当作自己的子侄,尤其是想到,小熊曾陪着他的三个子女王晔、王昕、王晖一起长大,他感觉温馨的同时,又有无尽的酸涩与悲意,有些事不能回头去看去想,容易让人伤感。

    “最近几年前方的星域动静很大,我不敢追下去了。”陆仁甲告知。

    “还真有些门道不成?”手机奇物开口,第一时间去监测,了解最新情况。

    “确实打起来了,在天外,有无法回避的大战,那颗火种说不定会被打崩!”手机奇物道。

    “我有些期待了!”御道旗开口,它想看违禁物品间的激烈大战。

    他们一路跟了下去,两个月后,有刺目的流星划过大宇宙,结果一只庞大的爪子探了下去,将一片浩瀚星域都覆盖了。

    “机械天狗!火种果然是崩裂了,它抓走了一块,这么看的话,有些机会,可以等待下去。”

    很快,大只大爪子收回去了,压抑与恐怖的气息消失,覆盖整片星海的巨大阴影不见了,机械天狗身在天外。

    王煊拎着六根钓竿,擦拭很久了,他自己自然不敢下手,因果实在太大了,他真承受不起。

    最近他都在瞄手机奇物和御道旗,嘴上说着,想送子侄机械小熊一件礼物,不知道送啥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