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330章 来自真圣道场也要扫平

新篇 第330章 来自真圣道场也要扫平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紫发女子身上的白雾剧烈汹涌,露出一张美丽的面孔,依旧有些朦胧,她仿佛要消散似的。

    她表情痛苦,雪亮的钓钩从她的胸腹刺入,从后背冒出,鲜红的血水洒落一地,让她一个踉跄。

    “我要杀了你!”她竟发出一声愤怒的低吼,钓钩竟然没有全面禁锢住她。

    “过来吧你!”王煊冷声道,猛力一扯鱼线,钓钩冷幽幽,钩住她后,直接向回飞来。

    哧!

    同一时间,另外四组钓钩全方位地飞了出去,都无形无踪,唯有到了近前后,钓钩才会雪亮刺目的显形。

    噗!

    她高挑的身段上又出现一个手臂粗的血洞,被一组钓钩洞穿了。

    但也是在此时,她的身体蒸腾出炽盛的光芒,又一种不同的至宝规则之光出现了,裹带着她,极速向着王煊俯冲过去。

    并且,在此过程中,那些钓钩都被逼退了回来,包裹刺入她身体内的那两组钩子,也都坠落了。

    这一次的至宝之光十分恐怖,带着违禁级的力量照射十方,让附近的虚空都湮灭了,让这艘母舰的船舱都熔解了,异人刻写的云纹法阵根本不够看。

    王煊心中凛然,换成别人必死无疑,紫发女子体内不止一种违禁物品留下规则之光,眼前这一道格外特殊。

    换成部分至宝亲来,都不见得有这么猛烈,会被扫飞出去。

    后方,御道旗没有放大,依旧是轻轻摇动,旗面上涟漪荡漾,飞向那片无比璀璨慑人的规则之光。

    原本紫发女子那里惊涛骇浪,御道之光澎湃,即将要全面奔涌,这艘比行星都要大的母舰都要受损,会被撕开。

    但是,现在光芒初绽,她那里的规则就被一片柔和的涟漪击穿了,压制了,而后碾压成一片神圣光雨。

    “怎么会这样?!”紫发女子惊悚,极速后退了出去,她动用了最强手段,引出一种格外可怕的御道规则,结果还是不行?!

    对面,那杆小旗很精致,并没有放大,只有巴掌那么长,十分袖珍,摇摇晃晃,而后居然打了个……饱嗝。

    她一下子想到早先时,孔煊曾向她索要异宝,而红衣女子与黑衣男子解释,放进封魔室了,难道就是这一件?

    当时她很谨慎,并没有去看,结果现在还是出事了,这哪里是什么异宝?分明是一件顶级违禁物品!

    “母舰上还有封魔室吗?挺好的,刚才那个舱室中奇物丰盛,种类齐全,有不少稀罕物件,呃,不错。”御道旗一边说,还一边又打了个饱嗝。

    我……去!

    远处,那些破限奇才都震惊了,接着寒毛倒竖,这是会说话的恐怖违禁物品,在这里谁挡得住?

    它将封魔室当成自助餐厅了?一副还没吃饱的样子。

    紫发女子也头皮发麻,从头凉到脚,她身上的保命手段不少,但是和这种真正的顶尖违禁物品比起来,那些都无用了。

    她严重怀疑,这可能是花果山真圣亲自掌握的超级违禁物品,那位“道圣”该不会就在附近吧?

    一时间,她脊背嗖嗖冒凉气,寒毛都支棱起来了,想要直接镇压眼前这件恐怖的违禁物品,得出动归墟道场的镇教圣物才行。

    御道旗开口:“你们继续,我只是看不惯违禁级规则之光随意绽放,藉此碾压‘圣孙’。至于其他,我倒是不管。”

    它兴致不错,虽然被人偷拍,因此惊醒,但是满屋子的奇物让它吃得很尽兴,旗面混沌气流淌。

    见鬼的圣孙!王煊面皮抽动,但在这里不想和它多说,母宇宙的第一凶器肯定也早就听到了外面的各种对话。

    这种话语,让紫发女子冷静下来,让其他破限奇才也露出喜色,那杆小旗应该是花果山的镇教之物,虽然出现了,但并不是了为血洗战场,似是在磨砺圣孙。

    喀嚓!喀嚓!

    手机奇物有些过分了,此时拍照发出了声音,就在不远处,多角度为紫发女子等人补拍近景。

    “没规矩!”紫发女子满腔愤慨,直接一掌轰了过去,粗大的雷霆带着丝丝混沌雾气,击向虚空。

    哧啦一声,雷光落在手机奇物上,没什么事发生,都被它吸收了。

    “电流太弱,不足以充电。”手机奇物给予反馈,然后,捕捉了她一张惊愕的近照,这才晃悠悠地飞走了。

    那些破限奇才发呆,这是什么状况?

    紫发女子则是震撼,而后,感觉到了一股彻骨的寒意。

    又一件顶级违禁物品?她第一时间做出猜测,花果山简直深不可测,不是给予圣孙规则之光,而是让他直接带着两件真正的至宝?

    这怎么可能?她心惊了,哪怕是归墟道场,中青代也没这种资格,不是异人,根本不可能持掌违禁物品。

    连她都没有真正的至宝,虽然她有望成为异人,但终究还不是,可那个圣孙有两件!

    此时此景,让她的心情格外复杂,花果山的底蕴超乎她的预料。

    此时,王煊也在叹气,现在这种场面确实很唬人,突显出了他这边的深不可测,但是……虚有其表。

    花果山根本没有真圣,御道旗估计还会再次陷入沉眠,而手机奇物更指望不上,真有惨祸的话,最后关头给他拍张遗照就到边了。

    手机奇物道:“最怕这种突然的安静,让人感觉红尘旧景中也冷冰冰,就如同那畜生换成人形,虽高悬而起,俯瞰深空,但眼眸依旧冰寒,封冻了过往。”

    “向外传递消息,将花果山与五劫山走在一起的事昭告各地,将这里有两件顶尖违禁物品出现的大事件传给归墟道场,花果山的来历神秘莫测,疑似旧圣复苏……”

    紫发女子暗中传音,让那些破限奇才立刻行动起来。

    这是什么地方?一位异人的道场,由一艘超级母舰改造而成,科技与超凡同在,想向外传讯太容易了。

    有人直接去触摸舱壁,也有人看向舱室中的一些纹理,以精神触发,都可以瞬间利用母舰发出求援信号等。

    事实上,早先时,紫发女子就以母舰向归墟传递过一些消息,但是很意外,并没有得到反馈。

    王煊出手!

    因为,有些破限奇才很明显,正在尝试和外界联系呢,精神波动剧烈,和舱壁上的纹理共鸣。

    当着他的面干这种事,瞧不起谁呢?

    噗!

    一片血花溅起,雪亮的钓钩将一人洞穿,有顶骨和血液齐飞,元神更是离体,而后在虚空中全面破碎。

    王煊道:“这是因果钓竿,你们在呼唤援手吗?想要来此击杀我,这就和我因果太大了,谁动谁死。”

    他一点也不会手软,这些人注定都是敌人,如果有什么同情心,最后害得只会是他自己。

    事实上,他的精神天眼变异后,不仅看到他们的动作似乎放缓了,且能截取到部分精神碎片波动,感觉到的都是各种恶意。

    这样敌视,让他更加没有心理负担了,他准备大开杀戒,一个都不会放过。

    当然,紫发女子是他的首要目标,今天绝对不会放过她,管她什么身份,就是真圣的亲孙女也不行,也照杀不误。

    紫发女子开口:“今天到此为止如何?你我都出自真圣道场,背后有高悬世外的至高存在,这样对上的话,引发的后果将无法预料。花果山与归墟两大道场,原本没有任何矛盾冲突,若是因此对立,决裂,甚至引出真圣对决,那种后果无比可怕,谁都不愿见到,你我承担不起。”

    她的语气明显软化很多,不复之前的强势,眼下的状况让她的心一而再地下沉,想让这具身体先走脱再说。

    王煊冷漠,道:“你在说笑吗?早先,我是孔煊时,你让人垂钓并直接度化我,让我遭受重创。而在刚才,你还在和我说大势不可违,谁挡谁死,会被时代大浪拍击成齑粉。现在,一句轻飘飘的话语,就想全部揭过去?笑话!”

    紫发女子道:“你要知道,今夜发生的事都被母舰传出去了,我归墟道场至高的真圣与镇教的超级违禁物品也不是那么好惹的,你如果利用至宝血洗了我们,花果山一定会遭受更为惨烈的报复!”

    不远处,也有破限很厉害的奇才开口:“孔煊,孙悟空,各自退一步吧,真圣道场之间没有必要死磕,你我双方又不是死敌。”

    事实上,现在所有人面对御道旗时,都在冒寒气,心中没底。

    手机奇物开口:“差不多行了,你们别嘴上一套暗中一套,没完没了地向外发消息了。你们不断喊人,想让归墟道场的异人出世,持违禁物品杀来,并对外公布孔煊是孙悟空的‘真相’,你们这些消息……全都发我这里来了。”

    它一副不胜其烦的样子。

    什么状况?!正在暗中联系外界的人,都有点发懵。

    紫发女子也是一惊,她自身也在通过秘密手段向外发送绝密消息呢,现在听到这种话后,感觉大事不妙。

    手机奇物道:“今夜,一切都是突发事件,你们昭告各地,说花果山和五劫山走到一起,准备联手逆大势而行,有些过于歹毒了,这可能会引发猛烈的剧变。这种意外的因素还是不要有为好,让事件正常发展就是了。所以,整艘母舰都被我屏蔽了,你们早先以及现在,发送的所有消息都失败了。”

    当然,也不算彻底失败,很多都被它接收了,窥屏了。

    它虽然经常帮王煊提升各种突发变故的难度,让他处在“水深火热”中,但是,这种有可能会影响历史走向,也许会引发宇宙洪流决堤的时刻,它还是很有分寸的。

    原本没有什么花果山真圣,如果这些人错误地传递出去,会引出乱子。尤其是紫发女子居然在猜测,是旧圣复苏,这样的花果山道场和五劫山结盟,将会出现各种可怕的意外。

    “整艘母舰都被屏蔽了?!”所有人都呆住了,所有的消息都白发送了,难怪没有得到回应。

    事实上,王煊和御道旗沟通时,就已经请它注意封锁此地了,只是没有想到完全指望不上的手机奇物也出手了。

    “来个了断吧!”

    王煊盯上了紫发女子还有这群破限奇才。

    “和他拼了,今天不击败他,无法离开这里。”有人暗中传音。

    然而,其他破限天才心中充满阴霾,感觉到了难言的压抑,但最后还是决定咬牙出手。

    因为,他们已经没有后路,投靠花果山?根本不现实。

    哧!

    因果钓竿挥动间,有雪亮的钓钩飞了出去,敢主动偷袭者,自然要被王煊重点针对。

    噗!

    有人顶骨破碎,元神被击杀。

    “今时此景,哪怕你们这些人都来自真圣道场,我要横扫干净。”王煊寒声道。

    紫发女子杀意汹涌,极速逼迫而来,这次没有催动出规则之光,在她的身边出现一盏九色神灯,一看就不是凡品,应该是异人亲自祭炼的。

    王煊除却祭出五组钓钩外,还在开弓,璀璨的异仙弓爆发出极致强大的能量,他连着向紫发女子射去。

    果然,对面的那盏九色神灯很不凡,可挡异仙弓的神圣箭羽攻击,腾起一朵又一朵九色莲花,防御力惊人。

    甚至,王煊催动五组钓钩时,也被九色神灯数次抵住,这是一件了不得的防御宝物,价值连城。

    “不愧是出自真圣道场的器物,很强。”王煊动容。

    紫发女子头上悬着九色神灯,更是凭着自身超绝的实力,直接杀过来了。

    轰的一声,她毕竟是超绝世级的强者,催动这件秘宝后,简直不可抗衡,尤其是九色神灯发出了花开的声音,同时绽放出九朵神莲,神花初绽,万物像是都要寂灭了,消融了。

    王煊惊悚,面对境界不对等,同样掌握有强大宝物的对手,他确实险象环生,满身是血,在快速倒退。

    “你犯规了,九色神灯中有异人留下的元神之光。”御道旗开口,旗面微微扬起,噗的一声,扫出一道涟漪,让九色神灯绽放的九朵莲花都破碎了,而且神灯暗淡,坠落了出去。

    “哼!”紫发女子一声冷哼,极速俯冲,她已经到眼前了,接连出重手。

    王煊调动命土后方的奇异物质,十几种斑斓的异力滚滚汹涌,全部注入异仙弓、大盾、五色钓钩中。

    轰隆!

    紫发女子身边,她带着的一些异宝破碎,都远无法和那九色神灯比较,她面色变了,无法趁机拿下王煊,极速后退。

    但是,此时已经晚了,她被五组钓钩击穿,将她全面的锁住,连天灵盖都中了一钩。

    这一刻,她哪里还会管其他,至宝的规则之光猛烈绽放,想挣脱出来。

    然而,御道旗就悬浮一边,轻轻一震,那些御道之光全部破散,根本起不到作用。

    “过来吧你!”王煊身上有不少血迹,现在一声大喝,总算是成功了,擒拿住真圣道场走出来的嫡系传人。

    在此过程中,他连着开了三弓,在犁破虚空的神圣箭羽下,紫发女子面色变了,她的身体破碎了大半,险些被射爆。

    王煊扯着鱼线,将紫发女子擒到身前。

    附近的破限奇才皆头皮发麻,连归墟道场的大小姐都落在孔煊手中。

    紫发女子气质出众,此时依旧沉静,稳重,双目深邃地看来了过来,开口道:“你要明白,这么做……”

    王煊打断了她的话语,道:“少给我说教,你以为你是谁?张嘴就世外之地,闭嘴就是大势。你,还有你身后的人,真能代表吗?!”

    当说到这里,他两手左右开弓,噼噼啪啪,上去就给她来了一顿“洗面掌”,响声清脆又震耳。

    强大的惯性,第一章白天,第二章还是到深夜了。下一章还是白天。月初求下保底月票支持,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