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328章 花果山圣孙大猎杀

新篇 第328章 花果山圣孙大猎杀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黑衣人被雪亮的大钩子刺穿,他根本挣脱不出去,全身都血淋淋,手臂粗的钓钩将他锁住了。

    这一刻,他终于体会到妖王孔煊之痛,这种经历实在难以忍受,他面孔扭曲,不受控制的颤栗。

    最为关键的是,他的灵魂都同样被刺穿了,被禁锢在残破的肉身中,现在根本逃不走。

    他看到第二支神圣光束飞来,他的脸上写满绝望之色,沿途的虚空都爆碎了,这是能将天穹都犁开的箭羽。

    噗的一声,超绝世的血四溅,让巨大的金属密室中都一片殷红,分外的凄艳,墙壁上满是血迹。

    黑衣人的外套是以黑蛛皮炼制,防御力惊人,但是依旧不行,被刺穿,被射爆了,这一次他大半边身体都没了。

    他身上四只雪亮的钓钩却未松开,而是刺入残存的血肉与灵魂中,牢牢地将他钉在虚空。

    “啊……”他凄厉的惨叫,但是,却发不出声音,被禁锢了,只能在自己的心中嘶吼。

    王煊等反击这一刻太久了,他原本与这些人毫无交集,结果却被夜袭,被异人的钓具无声的钓走。

    虽然时间不是很长,但是他却经历了断脊柱之痛,心脏破碎之苦,非常惨烈。

    那一刻,他全身动弹不得,被人提着,猛力砸在金属密室的墙壁上以及地面上,现在这里的墙壁与地面还残留着他的血迹呢。

    王煊手持璀璨的异仙弓,速度快如光电,毫不留情地射出第三支刺目的神箭,如一挂混沌天雷轰出去了。

    对方毕竟是一位超绝世,他觉得,直接打残后,再去炮制比较好。

    那么粗大的箭羽,光芒耀眼,砰的一声,轰在黑衣男子的头上,顿时,让那颗脑袋像是西瓜般破烂了。

    不得不说超绝世很强,这一箭并没有让他全面消散,从而毙命。

    但是,眼下的他不成气候了,身体和头颅消失八成,元神被射爆,只残留一小团,接近一成。

    王煊没再动用异仙弓,不想再浪费自身的元神之力,他比雷霆还迅疾,瞬移到身边,先剥夺了黑衣男子的钓竿。

    到了这一刻,黑衣男子依旧无法发声,绝望无比,因为,一根雪亮的大钩子,刺穿其元神。

    这不止是痛,还有无尽的屈辱,他在内心嚎叫,他可是一位超绝世,居然让一个真仙给反狩猎了。

    尤其是,这个妖王孔煊,是被他亲手垂钓回来的,不久前还在被他折腾,拎起来就朝地上砸,断其骨,伤其魂,结果现在反过来了。

    王煊冲到近前,啪的一声,将他残存的一块满是裂痕的头盖残骨,徒手打爆了,就是这么的暴力。

    黑衣男子眼前发黑,耻辱,剧痛,绝望,凄凉,后悔,各种负面情绪浮上他的心头,他很想吼碎星空。

    王煊过来,自然是为了搜魂,不然留他性命作甚?

    噗!

    黑衣男子另一块残破头骨也爆碎了,在有“前科”的“开颅手”面前,他肯定保不住那莹白的超绝世头骨,哪怕是残碎的也不行。

    王煊搜魂,为的是取回御道旗,担心那所谓的封魔室中有各种凶险的布置。

    “你难道……也是孙悟空?!”这一刻,黑衣男子终有所觉,而后震撼了!

    他发不出声音,心中悸动,在心底大叫。

    因为,对方身前悬着的异人的盾牌,还有那张璀璨的大弓,无不揭示着,来头很大,非常特殊。

    20年前,孙悟空大战流霞星域,闹出天大的风波,到最后连花果山真圣都出世了。

    在那期间,异仙弓多次显威,成为一把“名弓”。

    那么大的事件,新的真圣道场问世,黑衣男子当年自然在关注该事件,从报道中,看到过异仙弓的图片。

    “怎么可能?!”他感觉难以置信,充满野性的妖王孔煊,居然和那个将天捅出一个大窟窿的孙悟空是一个人?

    这两名真仙,各自都负有盛名,曾引发外界关注,都号称是各自所在地,百域内第一真仙!

    结果,他们是同一个人?!

    黑衣男子心神大乱,这次踢到铁板,竟惹了花果山?

    他虽然被射爆了,被人控制了,且在被搜魂,可他终究是超绝世,意识还没有全面崩溃,想到了太多的事。

    他竟发现这种巨大的秘密,真圣道场花果山和五劫山有关系?

    “居然是……花果山的圣孙!”他心中叫道。

    所谓圣孙,是20年前那一役后各方对孙悟空的称呼,因为他居然引来真圣降临,被认为多半是真圣的嫡系子孙,兼且他姓孙,就被这么称呼了。

    “圣孙你四大爷!”王煊一巴掌落下。

    黑衣男子元神紊乱,后悔,痛苦,绝望无比,他知道,今天肯定没有好下场,但是,他真不甘心啊。

    哪怕让他吼出去一嗓子,他也要将这种秘密传扬出去。

    “他身上……居然有五组钓钩!”这同样让他心颤,黑衣男子的师傅按照线索苦寻多年,也只在遗迹中找到一根因果钓竿而已。

    所有这些都是电光石火间发生的。

    两个钓鱼佬之间的相互伤害,最终是“钩多者”占据绝对优势,直接还以5倍之痛,报仇了。

    王煊一气呵成,没有半点停顿,在冲过来搜魂的过程中,就已经剥夺对方的储物的手镯,取出一套崭新的外套等,和黑衣男子身上的款式一模一样。

    同时间,王煊的容貌在发生变化,成为黑衣男子的样子,而后连元神气息也在模仿,都在跟着变化。

    “归——墟!”王煊低语,通过搜魂,知道了这些人背后的真圣道场,那个庞然大物名字就叫归墟。

    这是一个古老而又可怕的道场,归墟中的真圣和五劫山的真圣是对头,极其强大。

    王煊心头沉重,然后,拎起黑衣男子的残身,砰的一声,砸在金属墙壁上,而后更是以大盾轰砸过去,打成血泥。

    接着,他以极阳篇真经炼化,火光腾起,血肉成灰,那被搜魂后的残存的元神也消散了,形神俱灭。

    所有这些,从抛钩子,到射箭,再到搜魂与变身,以及抹杀黑衣男子最后的痕迹,王煊快得让人眼花缭乱,所有动作都如同行云流水,瞬间完成。

    他收起钓钩,拉开金属舱门,平静地走出去了。

    不管母舰中那些人是否听到,或者有警觉,反正他很平静,步履坚定而有力,准备开始全面猎杀!

    红裙女子已经开启封魔室的舱门,这地方十分特殊,共有九层空间,意味着有九层封印之门。

    但是,她才开启四道,就感觉到不对劲儿了。

    还隔着几层空间,并未真正进入封魔室呢,她就听到了动静,像是有喀嚓声。

    这……怎么可能?她当场就被惊住了,头皮发麻!

    此地是封魔室,与外隔绝,还有五重封印之门没有开启,内层小世界的声音怎么传出来了?

    她很清楚这地方的重要性,是他师傅镇封特殊宝物的地方,其中不乏一柄异人级的神圣古剑。

    但是现在,他疑似听到剑鸣声,以及喀嚓声。

    霎时间,她彻底惊悚了,寒毛倒竖,满身都是冰冷的鸡皮疙瘩,心一下子像是沉入深渊中。

    红裙女子转身就走,一刻都不想停留,甚至,她都没有去找黑衣男子,哪里还顾得了别人,先逃为敬。

    难道是那杆小旗所致?红裙女子身为超绝世,自然无比敏锐,本能的直觉与心灵感应十分恐怖。

    那是什么级数的凶器?似乎在吃她老师的各种稀珍材料,要知道,里面有个别可是至宝级的奇物!

    同一时间,她刚关上两重封印之门,心头就涌起强烈的不安,隔壁密室中似乎有动静,怎么会这样?!

    那个孔煊只是一个真仙而已,难道还会有什么大问题,让她的同门难道失手了?

    红裙女子留下残影,剩下两道门顾不上封印了,刹那远去。

    她不敢发声,怕惊动暗中的“大凶”,她不知道现在什么状况,想立刻找到真圣道场的贵女。

    王煊走出来了,速度快得吓人,立刻感觉到了气流猛烈的动荡,还有红裙女子极速远去时残留的气息。

    “带着御道旗,走脱了?”他生出这样的担心。

    嗖!

    瞬间而已,他挥动因果钓竿,在心中观想那个女子的样子,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些钓具的精准用法,他只是摸索着来而已。

    五枚雪亮大钩子飞了出去,无形无影的鱼线跟着消失。

    王煊向封魔室中望去,有两道门敞开着,而且,他也听到了特殊的声音。

    “你复苏了?”他不确定地问道。

    果然,里面传出御道旗的波动,道:“狗曰的手机,一声不吭,无声无息,暗中来到我身边,对我偷拍!”

    它不防底层超凡者,但是,涉及到违禁级的人与物,它自然有防范。

    手机奇物很强,悄无声息地出现与接近,对它暗中拍摄,御道旗直接就被惊醒了,第一时间复苏。

    它自然气得暴跳如雷,要扎死那个破手机。这是在给它拍遗照?活腻了吧!

    手机奇物开了一个金色漩涡就跑了。

    而御道旗看到满屋子的稀珍材料,本着走过路过不能错过的原则,想吸收最本源的几缕灵性之光,为旗面补一补。

    至于旗杆——御道枪,先天之物,在两大宇宙交融之地诞生,它不需要吸收奇物的本源等。

    御道旗传音:“你先去吧,我随时能到,这处异人道场藏着不少奇异的材料,我来看下。”

    王煊点头,一路追了下去。

    “狗曰的手机奇物!”王煊也忍不住骂道。

    御道旗曾经显圣,如今沉眠,确实没有办法。但手机奇物不知道什么时候跟过来了,可它却一直没有露面,还跑去给御道旗拍照了?!

    他叹气,这坑物的尿性,果然始终未变。

    当然,换个角度看,它对拍摄的执着,恒心与毅力等,也是够可以的,数纪如一日,这变态爱好从来就没变过。

    王煊迈开大长腿,嗖嗖追下去了。

    事实上,他和御道旗短暂的交流,连一瞬间都没有,而因果钓钩已经有动静了。

    “啊……”远处,传来一声凄惨的尖叫声。

    这艘母舰足够庞大,比行星还壮阔,红裙女子身为超绝世,行动自然非常快,瞬间就远去了。

    但是,她没有能够逃过因果钓竿的“清算”。

    事实上,这种钓竿的名字不是白起的,她和王煊之间确实有了大因果,动用钓竿正合适。

    噗!

    五个明晃晃、雪亮的大钩子飞来,是从虚无中凭空出现的,根本无法躲避,将红裙女子洞穿,有的钓钩刺穿她的胸骨,有的钓钩刺断了她的脊椎骨,锁住了她。

    事实上,她也只是发出那样一声惨叫,就无法出声了。

    霎时间,王煊提竿,红裙女子满身是血,直接凭空出现。

    身为超绝世,她感应敏锐,本能直觉强大,立刻意识到危矣,尤其是知道中了因果钓钩后,无比震惊。

    她很清楚,两者间因果越大,这东西越能发挥奇效。

    “妖王孔煊,你竟有五组钓钩?!”她心中大叫,尽管对方在冒充黑衣男子,但是,她能够通过一些细节认出,这不是她的同门师弟。

    那么,不用多言,她那位同门出事了,被一位真仙反杀?

    事实摆在眼前,连她都中招了。

    不过,看到五组因果钓竿后,她也很震撼,对方手中的钓竿居然比她老师还要多,接着她便是毛骨悚然,

    “给我爆!”她在心中大叫。

    她体内有一道禁制,一旦她的肉身和元神出事,这道规则禁制会自动激活,爆发出去。

    不过,她看到的是,孔煊扬起大弓,异常绚烂,对着她就直接爆射,她的禁制之光虽然冲出去了,但是被一箭射爆了!

    接着,又是一箭射来,她的身体爆碎大半截。

    “谁在加害我归墟道场下的门徒?!”远方,传来紫发女子的声音,她带人极速赶过来了。

    红裙女子身为超绝世,发出的那一声惨叫自然传的很远,惊动了紫发女子。

    瞬间,她带着那些破限奇才,出现在近前。

    王煊冷漠,没有搭理他们,如同虎狼般扑了过去,拎着漆黑的大盾,轰在身体破败的红裙女子身上。

    顿时,她更加凄惨了。

    王煊当着紫发女子等人的面,拎起红衣超绝世,一顿大耳光就扇了上去,噼啪作响。

    在金属密室时,他被这个女子羞辱性地连着拍脸,现在总算出了一口恶气。

    “孔煊?这是你的选择吗?原本我还想将你从一艘破烂将沉的腐朽大船上,接引到我们这一光明灿烂的真圣道场,而你却要与我为敌?!”紫发女子问道。

    “自以为是,真圣道场了不起吗,你真当我怕你们吗?!”王煊寒声道,说着又给了红裙女子两个大嘴巴。

    紫发女子来自世外之地,身为真圣的嫡系后人,敏锐地注意到了对方的几组钓钩,以及那把异仙弓还有大盾。

    她瞬间心惊,自然比黑衣男子更敏锐,一下子就产生了联想,动容道:“花果山的圣孙?!”

    王煊的脸一下子就黑了,怎么就成圣孙了?平白降了两辈。

    同时,他看到了手机奇物,这货终于出现,就在不远处,在很认真地……拍照!

    周末,按照惯例休息一章吧,最近太阴间了,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