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325章 与世外大势相悖

新篇 第325章 与世外大势相悖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虽然无法动弹,没办法抗争,脊柱断裂之痛难忍,但王煊依旧渐渐宁静了,心神平和下来。

    他反思,琢磨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也许还有反杀的机会。

    总体而言,这20年来,他深居不出,一步都没有离开过黑孔雀山,低调的彻底淡出人们的视线。

    他已经足够谨慎,不履红尘,待在一片星域最强道统中,结果还是出意外了,被人无声地钓走。

    他认为,这已经不是他个人的问题,而是一股大势碾压了过来。

    总的来说,并不是他自身疏忽所致,而是有庞然大物在悄然逼近,谁都防不住。

    当思及这里,王煊心头沉重,这应该是涉及到了世外之地的对峙与争斗。

    他早先的预感成真,五劫山历经漫长岁月,来到了第五纪,多半要出事了!

    而在外面,有大鳄似乎也闻着血腥味儿来了,或许是五劫山的对头开始行动了,或许是想在“鲸落”中分一杯美羹者的提前布局。

    “他底子不错,有可能四次破限,手段不要过于激烈。”那个只听到悦耳的声音、还没有见到真人的年轻女子开口提醒。

    红发女子笑道:“放心吧,大小姐,没有比他更好的人选了,不会让他死掉,只是‘净化’他而已,自然要发挥出他的最大价值。”

    当听他这里,王煊更进一步确定,有真圣道场插手了这件事,非是他个人之危,而是涉及到更高层面的争斗。

    “这一纪,还没开始多久,各方就准备下场了?”王煊思忖,此刻,他不再急切,心神稳固了。

    当他想到狼獾的来信,五劫山的真圣为异人讲经,亲自指点有望成为异人的超绝世晴空等人,他蹙起眉头。

    这些都可以印证某些事,情况似乎比预料的还要严重。

    身穿黑色外套的男子走了进来,相当的高冷,压根就没有过笑容,从头到脚检查王煊,不止一遍。

    地面上,散落了一堆东西,包括妖王孔煊最顺手的兵器狼牙棒等。

    “应该没问题了,搜干净了。”红衣女子长裙拖在地面,袅袅娜娜,倒是很爱笑,但是同样让王煊充满恶感。

    无论是钓他的黑衣男子,还是这艳丽的红裙女子,都让他心中憋了一口浓烈的恶气,升腾起杀意。

    “都说你野性十足,但目前来看,你也不是那么莽,很是敏锐,大概能猜测出我们来历不俗吧?”

    红裙女子微笑,白皙的面孔,一对桃花眼流动光彩,站在前方,审视王煊,道:“若是有所觉,就尽量配合下。”

    这时,黑衣男子猛力一拔,雪亮的钓钩带出一大滩血水,从王煊身体中脱离出去一部分。

    王煊在剧痛中,感觉可以开口说话了,道:“怎么配合?”

    黑衣男子冷漠开口:“倒是不算笨,通过我们两个超绝世,就立刻意识到,在面对一个至高在上的庞然大物。”

    “这一纪,五劫山会腐朽,坐在这种注定要沉没的烂船上,没什么好下场。”红裙女子开口。

    她接着道:“事实上,所有追随五劫山的强族与大教,如果不及时抽身,这一纪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王煊问道:“你怎么知道,五劫山的真圣熬过五纪了,实力强大绝伦,谁敢说,他这艘大船要腐朽沉没了?”

    虽有猜测,但他还是想了解到更多。

    红裙女子这次没有笑,道:“有些事情,不要说是你,就是吾师都接触不到。但是,你想象不到的地方,却有人可以洞彻一切。现在,世外之地已有定论,五劫山的真圣这一纪要消亡。”

    黑衣男子道:“哪怕他强横的逆天,硬撑住了,那么下一纪之初,他也会轰然崩塌,会更为惨烈!”

    “你们倒是真敢说话。”王煊明白了,那些猜测大概都成真了,老真圣应该是上了必杀名单。

    红衣女开口:“怕什么,我又没直呼他的名字,而五劫山护山大阵全面开启,与外隔绝,他还能知道我在这里谈论不成?”

    “你们属于哪个道场,是不是同我有仇,来报复我?”王煊更进一步问道。

    红衣女子拢了拢秀发,露出淡淡的笑意,道:“你太高看你自身了,不过是一介真仙,跟我们能有什么交集?无仇。若非涨潮了,大势将起,你值得我们出动因果钓竿吗?”

    王煊沉默,果然,因为世外之地的对立,在不可阻挡的洪流面前,他遭了无妄之灾。

    但是,这更可怕,真圣道场间的对抗,一个浪涛下来,就足以碾压一切,真仙、天级超凡者根本挡不住。

    王煊有了切身体验,原本和他无关,躲在一域最强道统中,真正做到低调,与世无争了,但还是被波及了。

    他开口道:“我只是真仙,不值得你们钓我吧?”

    红裙女子笑道:“你是很好的人选。”

    王煊皱眉,道:“这么说,只怪我倒霉,避世不出都不行,被你们恰好盯上。”

    “应该说,你很幸运,被选中了。”黑衣男子冷淡地开口,道:“五劫山大船将沉,你有了一次改换门庭的机会。”

    王煊恨得牙根都痒痒,他最讨厌别人逼迫他,还这么霸道,刺穿他的身体,冷血地钓到此地,还想让他替这些人做事?

    红裙女子更是直接,说明选中他的缘由。

    “你桀骜不驯,打了伍临空,因此而没有去五劫山,而且以后你也有理由,可以常年不前往,可以避开五劫山真圣的目光,发现不了异常。而你和黑孔雀山绑在一起,依你心性,不会背叛,且你有四次破限的潜力,未来有机会成为异人,会被无比看重。此外,你的那些朋友,狼獾、金铭、重霄等,都已经被选中,进入五劫山……可操作的范围很广。”

    “你们让我当卧底,内应?”王煊沉声问道。

    红裙女子妩媚一笑,道:“我们很看好你,会尽可能培养你,争取这一纪让你成为异人,那样的话,你的作用更大。不需要你自身暴露,关键时刻,你可以施加影响,让你的那些友人代劳即可。”

    “你们这样信任我?”王煊问道。

    “不怎么信任你,所以在此之前,想请你放下成见。”黑衣男子冰冷地说道。

    砰的一声,他一把拎起王煊。

    霎时间,王煊身上血液长流,他断掉的脊柱那里,骨茬白森森,刺出血肉之外,他的身体都要断裂为两截了。

    “坐在这里。”黑衣男子将王煊放在一个蒲团上,然后,他在对面坐了下来,道:“听我为你讲经。”

    接着,他将鱼钩又拔出一些,为的是让王煊的元神可以共鸣,有波动,不然的话,精神被禁锢在那里,反倒成为一种保护了。

    下一刻,诵经声响起,不止是黑衣男子,那红衣女子也照做。

    两人宝相庄严,全身发光,神圣符文显化虚空中,而后向着王煊飞去,竟从头到脚洗礼他的全身。

    “这是什么经文?!”王煊的脸色变了,那诵经声竟影响到了他的心神。

    “归化经!”

    “每天三遍经文,长此以往,便是自己人。”红衣女子微笑道。

    王煊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异常,被这种经文散发的神光洗礼,对那两人的恶感居然减弱了一些,实在太诡异了。

    此时,他身上的钓钩被拔出去了一截,他的元神也能有波动了,但是,他却没有以元神对抗。

    他相信,对方肯定有制约的办法。

    相反,他内心最深处一片沉寂,元神无波,他在无声无息地观想,动用昔日的精神病大法,如今被他称呼为《真一经》。

    这篇经义,讲的是唯我唯真唯一,很适合用来对付归化经。

    此刻,王煊的精神核心处于一种分裂状态,部分沉浸心底,古井无波,观想世间唯我真实的场景。另一部分元神显露于外,去阻挡归化经的冲击,其实是主动接触,从表象上来看,算是在被度化,被洗礼过程中。

    足足一个时辰,那两人才停下。

    “今天功课且到此,你觉得如何?”红裙女子微笑。

    “你们想控制我的元神?!”王煊问道。

    红裙女子道:“不,斩掉我们之间的恶果,种下善因,最后你会心甘情愿,和我们走在一起。”

    黑衣男子道:“你藉此改换门庭,抛下五劫山这个即将沉没的腐朽巨船,那里的真圣注定会殒落。我们等于救了你,你的命运被改写,未来将一片光明。”

    王煊心底最深处,对两人反感到了极点,恨不得立刻击毙他们,两人这是想度化他,难怪不怕他反水。

    “敞开你的心神,让我看一看你的过去,你身上的秘密。”红衣女子嫣然一笑,而后,一指点向他的眉心,要搜他的元神。

    “与其赤裸裸,毫无尊严地被你们搜魂,不如立刻就死去!”王煊喝道。

    他元神发光,顶骨御道纹理交织,竟挡住女子指端发出的光芒,女子第一次竟没有入侵进去。

    “停下吧,我不搜了。”女子后退,这样喊道。

    “这么急做什么,让他情绪如此剧烈波动,刚才诵经一个时辰,等于做了无用功。”黑衣男子不满。

    女子点头,要不了几天,等归化经起了作用,想审问什么,想看他的元神印记,都不成问题。

    金属密室外,早先那个年轻的女子开口,暗中问道:“这样催动归化经,会不会将他废掉?有望四次破限的生灵,不仅是根骨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元神的悟性,修行过程中的那一缕灵光。”

    红衣女子笑着传音:“放心吧,大小姐,我们会最大化的利用好他,发挥他应有的价值。”

    而后,一男一女离开金属密室,去外面和那女子交谈。

    王煊看到了那个年轻的女子,紫发,黑衣,身段曲线很美,笼罩着白雾,但他没心情欣赏,有的只是想反杀。

    他心头沉重,现在完全可以确定了,真圣道场对上了,虽然未必这个阶段就生死相向,直接开战,但是有些动作已经展开。

    隐约间,滚滚宇宙洪流仿佛已经逼近了,大势所向,有些恐怖与血腥的巨大波澜注定无法避免。

    王煊认为,五劫山这一纪很难,多半危矣。

    这一系有很多人都是他的亲朋好友,晴空长老对他那么好,怎么可能看着她出事?

    狼獾、金铭、重霄、洛莹等,黑孔雀山的人和他关系都很近,他都想保住。

    只是眼下,他还没有那种对抗世外之地的实力。

    再者,谁知道五劫山真圣的落幕,会以怎样的方式展开?也许是对头下死手,也许是分一杯羹而来的大鳄出击。

    也许是那张神秘而可怕的必杀名单,有莫测的力量使然。

    当想到这种至高层面的对抗,王煊有种窒息感,接下来的大势太严峻了,过于可怕,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与大势为敌,自然是死路一条,可是,他不想归化于眼前的真圣道场,不愿和他们走到一起。

    他不想违背自己的初心。

    然而,这样走下去的话,他算是在逆大势而行吗?

    他内心自语:“五劫山,在这一纪落幕,不代表马上就崩坏与发生圣殒事件,我还有一定的时间。”

    不过,现在想那么多也没用,还是先解决眼前的问题吧,得从这里脱困出去与反击。

    “问题不大,他们并不是要取我性命,机会随时会出现!”自始至终他都很冷静,坐待那一刻出现。

    外面,两位超绝世面对真圣道场的年轻女子,很是客气,不敢有丝毫怠慢,以元神谈了很久。

    “在两位超绝世近前,在一位异人的母舰中,在真圣道场走出的贵女面前,你们依旧刺穿着我的血肉之躯,就这么不放心吗?”

    王煊主动开口,这么拖着不是办法,他依旧处在半禁锢状态中。

    红裙女子道:“这倒也是,总被钓钩穿着身体也不好,相传这是旧圣时代流传下来的宝物,共十只钓钩,可惜,很难整合到一起了。”

    “都在传,你有四次破限的潜能,甚至有了那种实力,正好藉此检验下。”黑衣男子开口,他念了声咒语,钓钩极速缩小,嗖的一声,从王煊的身体中飞了出去。

    而后,黑衣男子转身看向那个被白雾笼罩、朦胧发光的紫发女子,道:“贵女,让世外来的几个破限很厉害的年轻人下场吧,检验下孔煊的成色究竟如何。”

    “可以!”来自真圣道场的女子点头。

    此时,王煊解除禁锢,第一时间对接脊椎骨,重组破裂的心脏,全身都在发光,骨节噼啪作响。

    他面色平静,元神流动应有的灿烂符文与道韵,但是内心最深处,却是发出了一声咆哮。

    转机出现,今天如果不反杀对方,他怎能咽的下这口恶气?

    他表现的很正常,关键时刻不能大意,过于平静也不好,他在活动筋骨,舒展四肢,血气蒸腾,御道纹理交织,恢复血肉之躯。

    “会与大势相悖吗?”他心中早已有答案。

    我觉得有情绪起伏的章节很正常吧,但个别书友很激动,觉得虐了,我也是有些无言。不过九成以上的书友觉得没什么,那应该也不算问题。月底了,大家还有月票的话不要忘记投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