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324章 夜钓王圣

新篇 第324章 夜钓王圣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院落洒满月光,本是柔和的夜色,宁静而安谧,现在却有了血腥味。

    一只松鼠在院中的树上吸月华,可是现在它却惊悚了,蓬松的皮毛炸立。

    它霍的回头,是唯一目睹真相的生灵,看到那个数次喂食它大药的善良妖王满身是血,被钓入夜空。

    “吱吱……”它尖叫,但没有用。

    王煊身体剧痛,那硕大的钓钩有手臂那么粗,尖端雪亮锋锐,刺穿他的血肉,贯穿其心脏,禁锢了他一身的道行。

    血水流淌,滴滴答答地落入夜色中,事实上,他连嘶吼发声的力气都没有。传闻,这种钓具是绝顶异人的因果钓竿。而且据悉,它其实还有更为神秘的源头,出自旧圣时期。

    王煊的精神也受到压制与伤害,同样动弹不得,被禁锢在头颅中,挣扎不出来。

    他的脸上没有血色,出了一身白毛汗,这种痛苦难以言表,让他都难以承受,像是剜割灵魂。

    他的脊椎骨断了,被钓钩无情的刺过,破裂,雪亮的钓钩从心口透出,尖端弯曲向上,直抵头部一侧,流动符文。

    毕竟,这是能够钓异人的器具,他身为一个真仙,哪怕再强大,实力格外突出,也反抗不了。

    他的元神都在跟着刺痛,让他的精神都有些恍惚,险些直接昏死过去。

    大半截身子被血水染红,王煊被禁锢的刹那,就被提走了,根本就不给人反应的时间,没入夜空,直接消失。

    王煊想要挣扎,发出一点元神波动,但是没有用,已进入模糊的虚空中,从现实世界消失。

    他意识到,即便能传讯也没用,当下黑孔雀山上大概没有人能拦住这个敌人,因为,黑孔雀族的老异人在五劫山,二十年来只回来过两次。

    显然,这不是意外,是专门来针对他,对他进行了一次缜密而成功的狩猎。

    敌人究竟是谁?王煊忍着剧痛,一时间,想到了一些人,但都不能确定。

    问题很严重,他想唤醒沉睡的御道旗都做不到,精神无法传递出任何波动。

    手机奇物?根本指望不了,都不在身边!

    20年来,他一直在闭关,手机奇物不时去游历红尘,体验所谓的“温度”,一走就是几个月,甚至大半年。

    而且,它便是在这里,估计也不会相助。没事的时候,它还主动找事呢,为王煊增加各种困境,让他去渡。

    王煊居家的柔软白衣上殷红一片,不断向外渗血,这一刻他深深地意识到,外在一切力量都是虚的,唯有自身强大才是根本。

    他居然没有任何办法,就这样被人钓走。

    思绪起伏间,时间其实很短暂,霎时间而已,星斗变换,时空转变,他从虚无地带中出来了。

    很明显,他被钓到了一片陌生的星空中,不知距离黑孔雀圣山多远。

    王煊再次进入现世,随着因果钓竿提线,他被拉扯着远去,接近源头地带。

    那是一艘壮阔的母舰,远比行星还要庞大,悬浮在暗淡的宇宙中,挡住大面积的星光,冰冷舰体给人一种沉重的压抑感,像是钢铁大陆横贯星海中。

    他被扯到近前。

    幽冷的巨舰上,有一个男子站在舰体上方,当真是在星空垂钓!

    “鱼儿,钓上来了,还不错!”他开口,精神波动不大。

    他穿着长筒龙皮靴,复古,但长裤与外套却是现代装,而材质也较为特殊,应该是柔软的神兽皮炼制而成,隐约间带着云纹。

    “立刻进行空间跃迁,远离黑孔雀圣山所在的这片星域。”他留着一头黑色的短发,三十岁左右的样子,长相普通,冷峻,很严肃。

    “此行真顺利啊!”比行星还大的舰船中,传出一个女子清脆的笑声,启动了母舰。

    王煊沉默无声,忍着剧痛,发现对方阵容庞大,露出精神波动的两人应该都是超绝世!

    这是哪股势力?拥有因果钓竿的人绝非凡俗。他想到了上一次,手机奇物主动让他面对命运因果线时,当时就有人以此钓钩锚他。

    但当时因果线乱了,被韦博截胡,他用兜天盖地的至宝布袋,将王煊收走,并放进造化园中。

    这次钓钩再现,其背后的主人拥有这样一艘庞大的母舰。

    王煊被带进舰舱中,被人猛力甩动钓竿,直接砸进一座金属密室内。

    巨大的力量,猛烈地撞击,让他想闷哼都发不出声音,满嘴都是血沫子,他撞在金属墙壁上,本就断裂的脊椎,现在骨头断茬更是从血肉中刺出来了,顿时染红墙壁。

    “那头老孔雀不在家,护山大阵还那么牢固,幸好有这种钓具,不然还真不好将他掏出来。”

    一个女子走了进来,火红色的长发,一袭红裙,看起来非常艳丽,她面孔白皙,带着愉快的笑意。

    她满面春风,目光如水,很是柔和,但是王煊却对她充满了恶感。

    虽然是在母舰中,但这座金属密室却充满仙道的韵味,与科技无关,无论墙壁还是地面都是稀有秘金铸成,并且雕刻满了规则符文,专门用来囚禁超凡者。

    女子走来并蹲下身子,看着躺在冰冷地面上的王煊,道:“孔煊妖王,最近20年虽然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是,在附近数十上百片星域中,你还是非常有名的,隐约间有第一真仙之名望,不见得比远方那个孙悟空弱。”

    王煊盯着她,无法开口,一动不动,静静地看着她。

    “心里很不服是吧?在真仙境界中,于上百星域间,你颇有些难求一败的架势,但是又能如何?还不是如同鱼儿般被钓过来了。”

    她微笑着俯视,道:“这么看着我也没用,你目光很平静,是在佯装镇定吗,还是说想着以后报复我?你没机会!”

    说着,她以右手拍了拍王煊的脸,这种行为颇具羞辱性,若是在平日,依照五行山二大王的性格,肯定要炸了。

    “呦,孔煊妖王情绪稳定,双目没有波澜,这和外界的传说不一样啊,这么沉得住气,我还以为你要瞬间野性爆发呢。”

    女子看着他,而后开始搜身。

    王煊的心咯噔一下,目光变了,死死地盯着她。

    “呵,目光终于有波澜了,看来身上有好东西,让我找一找。嗯,我很讨厌你这么不友善的目光。”女子说着,用指头戳在他的额头,警告道:“到了这里,什么百域第一真仙,也不过是阶下囚而已,你给我态度好点。”

    她快速将王煊储物用的福地碎片翻了一遍,而后又探向他的命土。

    王煊想要挣扎,但是根本动不了,心中默默一叹,这次确实栽了大跟头。

    别的东西都好说,和孔煊妖王有关的东西,如狼牙棒等,他都带在身边,即便被人取走也没什么。

    重要的典籍、大药等,以及和孙悟空有关的黑铁棍、异仙弓等,都被他放入命土后方的虚无地带,倒也不用担心。

    但是,最重要的器物,御道旗被他插在命土上!

    按照他的本意,万一有生死危机,最后迫不得已时,他会唤醒旗子,但是今天太异常了。

    源自旧圣时期的因果钓竿,无声无息,突破所有阻挡,他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将他刺穿,禁锢了他的肉身和元神,他想唤醒沉睡的御道旗都做不到。

    “不属于自身的力量,总会遗留下严重的破绽,早晚会出意外。”他心中自语,但眼下急切也无用,他无力改变什么。

    果然,命土被探查了,御道旗被红衣女子拔了出去。

    “奇怪,这杆小旗有些异常,我有些看不透。”红发女子自语。

    王煊双目露出冰冷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她,有意为之,希望表现的很在意,让女子更进一步探究旗子,从而惊醒沉睡的大杀器。

    “不要激活它,更不要以元神深入去探查,我有一种感觉,这可能是一件了不得的凶器,大概是绝顶异人才能持掌的稀世宝物。”

    穿着黑色外套的男子走了进来,这样提醒,他长相普通,面色冷峻,看向地上的王煊,冷声问道:“这旗子什么来历?”

    说着,他亲自动手,将雪亮的鱼钩向外摘出一些,让王煊好受了不少,能够开口说话了。

    王煊忍着痛,想以元神冲击御道旗,将它唤醒。

    然而砰的一声,男子先行发难,以元神之光阻挡他的精神力量,并一脚踢在鱼钩上,再次彻底刺穿他,全面禁锢。

    接着,黑衣男子拎起他,直接砸在金属墙壁上,冷漠无比,道:“在超绝世面前,不要耍花样,我感觉到了你的元神将泛起波动,在我面前,不要动精神领域的力量,我只允许你张嘴说话。”

    这么凶猛地撞在刻满符文的金属墙壁上,王煊其他部位还好说,但是断裂的脊椎骨更加的疼痛了,他感觉整个人都被腰斩了,撕裂为两段,血液染红地面。

    来到这片宇宙后,他还没有这么屈辱过。

    红发女子开口:“这旗子确实有问题,我们不要动了,等师傅回归母舰后,交给他处置,现在先将它放进封魔室,绝对安静的空间,免得出问题。”

    “要不要给那位大小姐看一看?”穿着黑色外套男子开口。

    “不必,万一是传说中的器物,被她认出并带走,那损失就太大了,便是师傅出面去索要,都不见得能拿回来。”

    很快,他们从这里消失。

    王煊的心去沉下去了,这两人是超绝世,他们的师傅大概率是一位异人!

    这种道统非同小可,母舰上原本有个异人坐镇,不知去了哪里。

    他想要反击,必须得在异人回归之前行动,不然,多半就彻底没有机会了。

    另外,两人口中所说的大小姐又是谁?王煊心头沉重,生出一股非常不好的预感,该不会是来自真圣道场吧?!

    毕竟,两人之师可能是异人,还这样称呼另外一个女子,这次的麻烦大了,他陷入极其恶劣的生死险境中。

    他还能怎样?

    对方如果立刻杀他,那他真没有任何机会了,但看样子,那两人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还有其他目的。

    “别给我机会,万一解除禁锢,咱们好好算一算这笔帐!”王煊默默等待机会。

    “怎么样?这可是五劫山一系的刺头,名声很大。”金属密室外传来悦耳的声音,出自一个年轻女子。

    “刚钓出来,还没有仔细审问,该走的流程都会走,马上继续,最后再看下,让他完美发挥出最大价值。”这是红发女子的声音。

    王煊心头一紧,这似乎不是他个人的恩怨了,有可能涉及到了五劫山,发声询问的女子应该就是那位大小姐,疑似来自另外一个真圣道场。

    他让自己静心,沉住气,只要给他机会,拔走这钓钩,管他们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