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321章 真圣追杀手机坑物

新篇 第321章 真圣追杀手机坑物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手机奇物被人发现是异类,而且被追着砍,让它异常不满,骂持斧的少年有病。

    少年满脸疯狂之色,但是闻听后,却是一怔,道:“你怎么知道我有病?”

    “你……真有病!”连手机奇物都觉得讲不通道理了。

    “那你帮我治!”少年发疯,抡动巨斧,劈开天穹,直接就杀到了。

    王煊惊悚,事实上,在少年没有动手前,他就直接跑了。

    因为,他认出了此人是谁,一旦发发疯,简直不可想象。

    幸好,他有先见之明,第一时间远去,不然的话,等少年挥斧而来,肯定晚了,无论如何也快不过此人。

    如今王煊也算是能以肉身横渡星海的生灵了,可在深空出没,自然具备极速,弹指即可到天边。

    可即便这样,他也感觉身体要爆碎了,这还是少年没有针对他,仅是气息外放的结果,简直恐怖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王煊不得已,将御道旗取了出来,裹在身上,但并没有唤醒它,只是临时将旗面当甲胄用。

    即便逃到了天边,远离了战场中心地带,若是无旗面,他也坚持不住了。真仙、天级超凡者在这里不会有悬念,元神和肉身都必然要爆碎。

    事实上,手机奇物挨劈了,少年一斧剁下去,轰进屏幕中,像是砍进一片漆黑的深渊内。

    少年一愣,接着全身发光,御道纹理交织,天地都因此爆碎了,超凡光海沸腾,大浪击天,淹没整片时空。

    “你有病吧,人在那边呢,他都跑路了,你怎么不去追他,砍我做什么?!”在刺目的光芒中,手机奇物喊话。

    王煊疑惑:“?”

    然后,他就怒了,意识到,狗曰的手机奇物是在撺掇少年来追他!

    真是岂有此理,这坑物毫无素质可言。

    嗖嗖嗖,他迈开大长腿,彻底从天边消失。超凡光海壮阔无边,他肯定不敢深入海中,只能沿着海岸飞遁。

    当然,旗面不离身,他一直裹在身上,以防万一。

    直到很久后,王煊才在一处海岸边停下,光海浩瀚,这地方没有尽头,他坐在一片海崖上休息。

    他见过那少年,没有想到在这里又出现了。

    当初,他和乌天误入错乱时空海,登上浮舟净土,那里居住的人,疑似是某位殒落的至高生灵的后裔。

    随后,在那些人的相助下,他和乌天去了真圣后院抄家。

    最后时刻,浮舟净土上的人吹响骨笛,从一口残破的巨斧中召唤出来一个少年,且他直接发狂,将真圣后院给……打没了。

    “他这么强,跑超凡光海来了,究竟是什么状态,超级违禁物品,还是一位有问题的真圣?”王煊琢磨。

    显然,这个少年不正常,应该是在很久以前就出事了,但是,它为什么要去砍手机奇物?

    “该不会是有过交集,被拍摄过遗照吧?”他这样怀疑。

    他一点也不同情手机奇物,见它被追着砍,反而很高兴。

    手机奇物……太坑了,这次终于算是遇上一个狠茬子。

    为此,他特意将烤全羊又摆出来了,又取出一壶自酿的药酒,在海岸边,自斟自饮,聆听远方的动静。

    可惜,距离实在太远了,无法亲眼目睹。

    “我见过你的本体。”发疯的少年,居然说出这么一句话,这是道音,苍穹之下,超凡光海之上,皆可听到。

    王煊瞬间放下酒杯,他怕错过什么,注意倾听,这可是大秘密,手机奇物果然有其他形态!

    “你是谁,我没见过!”手机奇物回应道。

    “你有病吧,分明见过我,窥探过我!”少年笃定,他们间遭遇过。

    远处,王煊听得无言,自身疑似有问题的真圣少年说手机奇物有病,这还真是奇异,反过来了吗?

    “我对你没印象!”手机奇物否认。

    轰的一声,那片地带,无量光绽放,天地倾覆,混沌大雾扩张,整片超凡光海都剧烈动荡,道韵澎湃。

    大面积的光海居然蒸干了,退潮后,放眼望去,那是宇宙裂缝,那是洪荒平原,那是凄凉的宇宙残迹。

    不过,也仅一瞬间,超凡光海再现,没有人可以奈何它,也只能让靠岸的区域短暂蒸腾而去。

    超凡光海更深邃的地方,从始至终都毫无动静,像是连真圣都可以吞噬!

    “你疯了,屡次动光海,难怪你落得这个下场,注定要除名。”手机奇物这样说道,无比严肃。

    “逐超凡水草而生,有错吗,我要在海中探秘,凭什么这样待我?!”少年似乎受到刺激,又发疯了。

    霎时间,那片地带斧光恐怖,席卷天上地下,连星斗都爆碎了,坠落了,极其瘆人,超凡光海再次大动荡。

    “你的状态有问题,我不和你一般见识,走了!”手机奇物连着被劈,被砍,一路飞遁。

    最后,它化出金色漩涡,从那片虚空中消失。

    “哪里走,昔日,你窥探我,所为何故?!”少年追杀,劈开天穹,也从这里消失,似乎跟了下去。

    王煊发呆,他被丢在这里了,怎么回去?

    这里还是主世界吗?是在超凡中心大宇宙的边缘地带吗?他完全无概念。

    他坐在海崖上,看着潮起潮落,超凡中央大世界对他来说,还有很多神秘,都等待探索。

    只是,他目前实力不到位,许多地方没法深入进去。

    “那少年提到,逐超凡水草而生,和我以前的某些想法相一致。可惜,他只简单地提了一句,还有更深层次的意义吗?他似乎曾因此而遇险。”

    王煊一边吃烤全羊,一边喝小酒,到最后竟有些惬意起来了,唯一的遗憾是,没有亲眼看到少年手持巨斧一路追着手机奇物砍。

    “烤羊好吃吗?”

    “好……!”王煊寒毛倒竖,嗖的一声冲了出去,根本就没敢回头,太突然了,在他身后竟有神秘生灵出现。

    “没事,不用逃。”那声音响在他耳畔,甚至有冰冷的气流吹来,触到他的后脖颈,这说明两者相距太近了。

    他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凭他的强大感知神觉,居然没有提前发现,被人欺身到这么近的距离,这就有点恐怖了。

    最终,他停了下来,缓缓转身,看到一张毛茸茸的大脸,足有房屋那么大,就在他的身后。

    这个生物很高,眼睛有磨盘那么大,深邃无比,体格健壮,看起来是人形,五官大体也是人类的,但全身上下都长满了黑毛,连面部都如此。

    在此人头顶上方,悬着一口黑锅,从锅中向外流动混沌气,在其肩头上方悬着一柄菜刀,房屋那么长。

    天庭饭堂的厨子?!

    王煊顿时寒毛倒竖,这可真是人赃并获,在这里烤羊吃,被人逮住了。

    “没事,自家人吃头羊算什么?”脸上长满黑毛的凶汉,温和地说道,并没有杀意。

    王煊有点懵,不知道什么状况了,怎么成自家人了?

    他打量壮汉,不说其形象,单是他的那口锅就了不得,漆黑如墨,居然从里面向外冒混沌物质,太惊人了。

    硕大的菜刀也不是凡品,上面有神秘莫测的道韵,和超凡光海中的光晕有点相近。

    他认为,拿这口菜刀去剁真龙,为大鹏剔骨等,完全没有问题,极其锋锐。

    “前辈,你是?我错了,被一个怪物带到此地,它骗我烤全羊。”王煊解释,他意识到,此人深不可测,凭他自己肯定对付不了。

    “叫我厨子就行了。”看起来很凶悍的壮汉说道,但其言语真的不凶,反而十分平和。

    王煊有点摸不清他的深浅,到底是什么态度,总觉得此人深不可测,超凡光海附近先后出现的生物都很可怕。

    厨子道:“别紧张,咱们随意聊聊就是了,想什么说什么,自己人不用在意。”

    王煊没敢叫他厨子,谨慎地问他,是不是一位真圣?

    壮汉哑然,摇了摇头,道:“你太小觑真圣了,至高在上的生灵,岂会当厨子?从未有过。”

    王煊发现,他似乎真的很平和,并没有追究的意思,便落在海崖上,很有分寸地和他对话。

    “持巨斧的少年是真圣吗?”他实在没忍住,提及这个问题。

    厨子道:“很久以前应该是,但现在不是了,他死了,自身却还不知,不过是魂血浸入残破违禁物品中罢了。”

    王煊震撼,以少年的眼下的表现,都算不得是真圣?

    厨子像是看出他的疑惑,道:“他应该死去数纪了,目前的状态,自然无法和当年真圣时期相比。”

    “手机奇物被追杀,不会有事吧?”王煊问道。

    “你竟这么称呼它?有趣。放心,它不会有事。”厨子以肯定的语气说道,显然,对手机奇物较为了解。

    “可惜!”王煊心中这样叹了一句,很想看到它被追杀,被教育到底。

    “前辈怎么称呼它?”王煊追问。

    厨子道:“既然它不介意你那样称呼,那么这一纪肯定就是这个名字了。”

    “前辈和它很熟?”王煊问道。

    “是啊,我能存在于世间,是得它相助。”厨子点头,然后又道:“其实我已经死了,早就没有了心。”

    说着,他先是捂着心口,那里没有没有心脏跳动,接着他又指向自己的头颅,那里也没有元神波动。

    厨子道:“我只是残存着,在它的帮助下,自昔日旧照片中截取来部分道韵,注入身体,勉强维系吧。”

    王煊大受触动,他是什么人,手机奇物的真身又是什么?

    “一般它带人过来,吃顿好饭后,估计就要有生死大考了。大多时候,都算是断头饭,你想吃点什么,我帮你去做。”厨子温和地说道,自始至终语气都温和一致。

    王煊认为,他真不会说话!

    “异人餐,真圣茶,您这里提供吗?”他虽然慎重,但还是开口问了,既然对方说得那么不祥,不中听,他也不介意直接点,胃口大一些。

    厨子摇头:“超纲了,你在真仙境界,那些肯定没有,无法提供。”

    既然这样,那王煊就没兴趣了。

    “接下来,它建议你去哪里磨砺自身?”厨子问道。

    “地狱。”王煊如实告知。

    “竟是那地方!”厨子有些发呆,最后才叹道:“当年,连它都非常看好的一个少女,最后都惨死地狱,让它出神很久,就更不用说其他人了。那一次,据悉真圣道场走出来的人,也都是全灭,最终没有一人活着离开。”

    “我……去!”王煊震惊了,地狱这么恐怖吗?离大谱,和他了解到的信息完全不一样啊!

    厨子道:“那次较为特别,应该是很多年都难得一遇的事件突然爆发,无人能挡住,闯不出去,那自然就只能全部战死,全灭。”

    王煊的神色变了,就冲手机奇物那尿性,每次都主动为他找事,这次去地狱该不会又是那种突发事件的节点要到了吧?

    “我有点方!”王煊惊悚。

    他琢磨着,手机奇物一而再地催他上路,这次该不会是真的要重温噩梦般的旧事件吗?

    “它到底什么根脚,什么来历,这样找上我,到底要做什么,有什么目的?”王煊随口问道,也不指望厨子真正解惑。

    “唉,都带你来吃断头饭了,估计也预感你活不长了。你都要离世了,想来也不会泄密了,有些事也不是不可说。”

    王煊真是无言了,这厨子怎么比手机奇物说话还不中听?太不会说话了!

    “任超凡中央大世界变迁,换了一个又一个大宇宙,世间始终都存在一张必杀名单。当然,名单上的人与物,随纪元更迭,生死勾消等,名字变了又变。而它一直都还在,当然,换个角度看,它似乎也被除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