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319章 手机奇物被逼到自闭

新篇 第319章 手机奇物被逼到自闭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这是王煊的肺腑之言,他想了解事情的本质真相,彼此心中不设防,坦诚地谈一谈,

    手机奇物安静无声,像是在思忖,很久后才开口,竟有几许苍凉之意。

    “不想骗你,我究竟是谁,确实忘了。”它发出的声音略带沧桑。

    在说话时,它的屏幕上出现一组组久远时期的场景,有黑白照,也有泛黄的照片,很有年代感。

    它像是在回忆,沉浸在不知道什么时期捕捉到的大时代缩影中,在褪色的流金岁月中流连。

    它一副很认真,努力思考人生的样子。

    在那逝去的大时代中,有些景物很血腥,整片大宇宙都血淋淋,天外有朦胧的生物对决,极其可怕。

    王煊怀疑,那是纪元末年各族争渡的残酷画面的一角。

    甚至,他看到一道熟悉的赤光,横断古今,劈开星海,但自身却也被突兀的外力击断了。

    “大赤天刀!”王煊深吸一口星光,内心大受触动,这可是一件赫赫有名的违禁物品。

    昔日,御道旗在母宇宙与之对抗过,那时大赤天刀早已断了,不过是暂时拼接在一起,当时涉及到了最强大的瘆灵——墓,还有机械生物起源72号,以及瘆灵猎龙者等,此外还有火种碎片。

    最终,大赤天刀的器灵逃了,其断掉的刀体落入第一杀阵图中。

    王煊动容,那是什么年代的事,和这一纪相距遥远,恐怕是数纪之前了吧?

    那时,超凡中央大世界肯定还不是这片宇宙。

    可以料想,手机奇物存在极其久远了,那种漫长的年代感,着实有些可怕。

    王煊不敢眨眼,盯着它的屏幕,上面的画面在快速翻篇,每一张照片都很有历史感,像是截取了一段岁月。

    什么样的场景都有,有意气风发的少年,眼角眉梢,无不流露着自信。

    “一段岁月的主角,五次破限,真圣之资,他叫什么的,忘了……”手机奇物叹息,在翻看就照片时,它也在自语,帮自身回忆。

    下一张照片,就是那少年成长起来后的样子,睥睨星海。可紧接着,就是他惨死的遗照,苍白的脸,双目黯淡无光,元神被斩了,他沉沦,坠落下深渊,而后炸开。

    模糊间,有女子为他殉情,冲到他的身边,结果也是形神俱灭,爆碎在宇宙星海的一角之地。

    下一张照片,岁月感更加的浓郁,星海一副凋零的样子,像是黑白照,只捕捉到一个生灵朦胧远去的身影。

    “嗯?”王煊瞳孔收缩。

    他盯着这张宇宙破碎,群星暗淡,一副刚经历过惨烈大劫的画面,那个远去的身影有些眼熟。

    “是他……化形的黑暗天心!”他认出来了,毕竟,当年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

    那可是曾经在超凡中央大世界中排位第三的超级违禁物品。

    在残缺破损,刚临时拼凑起碎块的情况下,黑暗天心就将逍遥舟和生命池打裂,险些全面崩开。

    若非御道旗的旗杆坚硬无比,是先天孕育而生,并且,还带来了第一杀阵图,如此联手大战黑暗天心,才改变战局。

    那一役险而又险,若是御道旗晚到一步,母宇宙很可能就没有至宝了,会被黑暗天心分而击破。

    主要是黑暗天心过于自负,有些大意了,身体刚拼组在一起,且还有些残缺呢,裂痕满身,就走出来了。

    若是给他时间,全面愈合后再出来,简直不敢想象后果。

    “照片中,他还未破碎,那时化形了,应该是处在最强盛时期。”王煊没有想到,居然会看到黑暗天心。

    他不得不叹,手机奇物太古怪了,曾远远捕捉到这样一张留下可怕时代印记的旧照。

    “这张没成为遗照,他还活着。”王煊说道,而后问它,黑暗天心是被什么生物击碎并取代的?

    早年,有两种说法,超级违禁物品黑暗天心涅槃失败,导致破碎,还有一种说法,它是被其他生物击败,打碎,迫不得已诈死,远走他乡。

    “这个人黑凶黑凶的,关于他的过去……模糊了。”手机奇物叹气。

    “会不会是逝者将他击败,并取而代之?”王煊问道。

    最近几纪,违禁物品中排位第三的是逝者,取代了当年黑暗天心的位置。

    “忘了。”手机奇物回应。

    “你再想想!”王煊问道。

    然而,接下来,他疑似看到了太初母舰,庞大无比,简直像是一片星云,横渡大宇宙,贯穿星海,太壮阔了。

    而且,它满身伤口,破损了很多处,比这个时代的太初母舰要狼狈与残破太多了。

    “那是……太初母舰?”王煊问道。

    手机奇物道:“嗯,我还没糊涂到不记得它,如今还在其护卫舰上安排了一个机械鹦鹉呢。”

    “你再想想你自己的过去!”王煊说道。

    “真不记得了。”手机奇物道。

    王煊生出一种无力感,他的话语都说到这份上了,可是,手机奇物不接下去,他又能如何?

    他不知道,这个坑物是真的丢失了过去的记忆,还是在“装死”。

    哪怕他有情绪,也改变不了什么,拎过来打它一顿吗?根本不可行,恐怕反过来要被暴揍一顿。

    “慢点,让我看看!”王煊发现,屏幕上的画面越来越快了,哪怕他有超级精神天眼,也跟不上画面滑动的速度。

    “我在找我自己是谁的线索,翻开褪色的大时代,流金岁月已成过往,存在的注定消散,我在哪里……”

    它如同在梦呓,不知道是真的,还是故意的,那些画面极速消退,一瞬就是无数的照片,代表了一个历史时期,甚至,到了最后,有可能一瞬就是一纪元。

    王煊忍不住了,去按屏幕,想要看清那些画面,因为那里面说不定就有真圣,有超级违禁物品,甚至可能存在无有逝者恒神照的模糊身影也说不定。

    然而,他根本按不住,画面依旧在极速飞逝,而且,他的手不小心就塞进屏幕中了,那里像是深渊,像是空洞的地带,绝非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一刹那,王煊毛骨悚然,赶紧将手收了回来,并快速倒退,他右手的食指前端染着污血,开始消失。

    刷的一声,雪亮剑光照耀星空,王煊很果断,将食指上的部分血肉斩去了,都露出了白骨,这才阻止血肉莫名消失的可怕景象持续下去。

    “那是什么怪物的血?”他有些难以置信。

    手机奇物思索,道:“忘了,总之应该很强,至高在上吧,即便只是捕捉到他模糊的流血画面,但也带着真韵,你去乱摸,可能会出事。”

    “照片而已,都能化虚为实,显照出来?”王煊震惊,感觉不可思议。

    手机奇物道:“因为,他太强了,如今可能还活着,和他有关的东西大概都能由虚而实,别乱碰了。”

    事实上,王煊打死也不会去碰了,摸了一张陈旧的照片,结果真沾出血来了,太离谱与可怖了。

    “你慢点翻照片,让我也跟着看一看。”

    “不行,旧照片太多,我想快速找到线索,我是谁,来自哪里?”手机奇物一副很认真的样子。

    然后,王煊闭上了眼睛,受不了,那屏幕上的画面一瞬真有可能就是一个大时代,甚至是一纪元,时光碎片都溢出来了,混沌气蒸腾。

    砰的一声,就在这时,手机奇物剧烈震动,冒出混沌雷霆,而后屏幕闪耀着:“我是谁?”

    接着,它黑屏了,直接关机!

    混沌雷霆散去,手机奇物没有破损之处,但是死寂了。

    王煊躲避出去很远,总算没被雷光劈中,刚才他寒毛倒竖,说明它关机前的雷霆异常可怕。

    这都能行?他瞠目结舌,看着黑屏的手机奇物。

    它在找自身的线索的过程中,被逼到关机,还是说一切都是假象?王煊无从判断。

    在他看来,手机奇物很异常,可以说深不可测,它如果有目的性的话,要对付的阵营绝对骇人。

    一旦到它发作时,注定要石破天惊,整片宇宙大地震,星海染血。

    等了很长时间,它都没有动静,王煊忍不住用手指头戳它,道:“醒一醒,你该不会自毁了吧?”

    终于,它有动静了,屏幕亮起,并伴着悠扬的音乐,且传出它的声音:“新世界开启,迎接蓬勃大时代到来,记录美好生活。”

    王煊无言,刚才它一副追寻自身根脚到自闭的样子,现在重启后,又朝气蓬勃了?

    “你什么时候会爆发,你是不是有真圣仇家,无有逝者恒神照中,是不是也有超级违禁物品想击毙你?”

    王煊快速开口,想趁它刚复苏,刚从黑屏状态中“活”过来,打它一个措手不及,这样偷袭追问。

    然而,他想多了。

    手机奇物发出幽幽乌光,竟是做出一副哑然的样子,甚至在屏幕上浮现出一对有黑眼圈的眼睛,偏着机身看他。

    很像是国宝的眼睛,很明显,它摆脱了早先的暮气与沧桑,不然屏幕上也不会这个样子。

    它开口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我要是有那么厉害,平日会当一个流浪的艺术家吗,和你一个毛头小子一起在各地拍艺术照?”

    王煊面皮抽动,见鬼的艺术照!不知道它到底收集了多少强者的遗像与大时代缩影,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手机奇物道:“如果我有那么强,去找世外之地的女圣谈理想不好吗?还用跟你在一块奔波,多累,我也就是连着的地方比较多,跑得快而已。”

    王煊没有开口,皱着眉头,静默无声,但按照惯例,他觉得应该将它说的话拧出去一碗水再评判。

    手机奇物叹道:“人生不易,世间沉沦,你我都在渡,红尘旧景中有温度,我比较怀旧。”

    王煊眉头深锁,它什么意思?

    可惜,任他追问,手机奇物都是一副它失忆了、别烦它的样子。

    手机奇物道:“鉴于你活了这么长久,将有奖励,会是一场饕餮盛宴,给予你人生上的启迪。”

    “你什么意思?”王煊神色有些不善。

    “你和我相遇12年了,超过了这一纪其他人。”手机奇物道。

    “你的意思是,你的前几任主人,和你走在一起后,没有一个活过12年?”王煊盯着它,这东西还真是危险,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把人送走!

    “错了,是持有者,是生命中的邂逅,旅途中短暂的伴行者。”手机奇物纠正。

    接着它又道:“你有点特别,我总怀疑,最后有可能是你送走我。”

    王煊看着它,总觉得,它特殊的离谱了。它种种作为,似乎真的将红尘当成了旧景,在寻找什么熟悉的以及失去的东西。

    此外,它的言语,它的行为,像是在游戏红尘,又像是在用平静地话语说着某些其实很残酷的事实。

    它模糊的提及,世间沉沦,所有人都在争渡。似乎……唯它独醒?最起码,有那么一瞬,它曾给王煊这种感觉。

    手机奇物开口:“盛宴,去吗?当然,只是单纯的口福,见见世面,至于其他就不要多想了。”

    王煊审视它,道:“你不会又想坑我吧,把我引到一个莫名其妙,乱七八糟,甚至极度危险的地方吧?”

    手机奇物道:“这不是认识12年了吗,下地狱前,想带你去吃顿好的。”

    这是什么破话?王煊真想捶它,可惜,远不是对手!

    手机奇很平静,道:“你无需多想,这次真没有任何意外,去留随意。”

    “要去哪里?”王煊皱眉。

    并且他先行强调,现在不会前往地狱,不到真仙尽头,他不会冒险。

    “天庭饭堂,永不打烊。”手机奇物说了这么一句。

    “去天庭饭堂?!”这确实在王煊的意料之外,不是地狱,方向似乎完全反了。

    手机奇物道:“一个破饭馆,有什么好去的,我们去天庭饭堂取食材的地方,自己选取,丰衣足食。”

    “多久?”王煊问道,不想有任何变故。

    “一顿饭的时间。”

    “那还等什么,走!”他同意了,主要是因为,记着它不经意间说的话呢,想去看一看,到底能有什么人生启迪。

    金色漩涡的出现,然后,王煊抬脚就迈进去了,接着又是一步,直接来到了目的地!

    “什么,这是?!”眼前所见,让他震撼,在母宇宙时,他就曾见到过这种壮阔,这种宏大无匹的盛景。

    这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海,流动着道韵,散发着神圣光辉,这片发光的海浩瀚没有尽头。

    时隔多年,他居然又看到了,它是超凡光海,也是方雨竹、老张、剑仙子姜清瑶、妖主等人横渡的那片海。

    王煊震撼,心中惊涛拍岸,竟在今日,在这里见到了它!

    岸边,草木丰盛,有生物在远处啃草吃,不远处就有一只四根犄角的羊,但怎么看都像是神话生物。

    王煊没理会,向着海中眺望,啊的一声惊叫,那壮阔的海中似乎有人在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