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318章 星空大地震

新篇 第318章 星空大地震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妖族的真圣有宿敌,不应该主动树敌了吧?不过多想也无用,来什么解决就是了。”王煊琢磨。

    妖天宫,虽然至高在上,是妖族心灵力量的源头,是无数大妖的信仰,但确实有恐怖的大对头。

    王煊思忖:“问题不大。”

    花果山崛起,被证实有真圣,谁都不会轻易对上。而且,种种迹象表明,此道场或许还和古今有些关系。

    妖天宫一定会明白,这个道统来自天外,因为名字在钟诚的元神中可见,而古今也在那片宇宙也出现过。

    “希望来自母宇宙的人,尤其是被然发现并被搜过魂的故人,自此之后,生存环境会变好。”王煊自语。

    他双目深邃,看向璀璨星空,无论如何,今日之战影响深远。

    这早已不是年轻的破限者之间的冲突了,已经上升到世外之地真圣的层面!

    “该做的我都做了,现在是时候离开了。”王煊踏着星辉,一个人上路。

    这里大妖依旧很多,但是没有一个人阻拦。

    王煊平静无比,从各部妖族大军中穿行而过,现场死寂,鸦雀无声,任他自顾远行。

    远处,依旧残留有庞大的五色仙船,另一侧也有部分超级战舰,皆如钢铁大陆般壮阔,但都悬浮不动,没有任何反应。

    所有超凡者都在注视,看他从容离去,其背影竟显得出尘,孤单,超脱,让众人心情异常复杂。

    无人之地,金色漩涡出现,王煊一步迈了进去,彻底离开流霞星域。

    然后,他身后那片星空才渐渐有了人声,开始喧哗,而后全面沸腾。

    今日之事确实无比敏感,便是异人都心头满是阴霾,脚步沉重了很多,西天来到了世外之地。

    他带着不安,忐忑,还有负罪的心情而至,他希望事情没有恶化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西天有罪。”离那飘渺的所在,超脱世外的真圣道场,还很远时,他就已经低下头颅。

    ……

    流霞星域,东林区,星空还染着血,众多超凡者没有散去,许多人到现在都没有彻底回过神来呢,直到被其他人的热议惊醒。

    真圣降世?传说中的至高存在,古籍中都少记载,模糊不清,无从了解。

    那只存在一向被认为活在传说中,住在人们信仰的源头,今日居然真的出现了。

    而且,那位直接出手,目光所致,异人都双目爆开,血流如星瀑。真圣一指点出,异人西天瞬间爆碎,景象太恐怖了。

    “我这是不幸,还是幸运呢?竟见证了历史,看到了传闻中的真圣。妖族各部铩羽而归,我也险些就死掉,我周围的妖将,曾成片的炸开,惨烈,还好,我活了下来。”

    妖族大军彻底麻了,所有人都心绪起伏,没办法宁静!

    其他族的超凡者,跑过来看热闹的人,也是头皮发木,晕晕乎乎,现在还有些怀疑在梦中。

    不过,现场那座庞大的五行山,由大量钢铁战舰碎块与数颗行星熔炼而成,矗立在那里,成为此次事件的地标与证据。

    一些人快速与外界联系,他们都知道,今日注定会被载入史册中,影响深远,波及范围极广。

    此时,外界也有人在主动联系此地的超凡者。

    比如,凌清璇的超凡通讯器就响了,她处在“神游”状态中,今天发生的事彻底“超纲”了,连她都有些难以置信。

    直到最后孙悟空离开时,她都没有缓过劲儿来,更不要说去拦阻了。

    她心情复杂,这仇实在不好报,孙四棍居然真的喊来了花果山之主。

    “本纪元第一次,真圣在现世降临,于众目睽睽之下显圣。”她自语,觉得有可能白挨打了。

    “不行,找机会,我还是要报仇!”她越想越气,凭什么被无缘无故打了四棍?到现在她都不明白。

    招灾惹祸的源头——女书童萧悦,小声提醒,道:“清璇,你的超凡通讯器响了,看闪烁的画面应该是安静琪”

    凌清璇下意识地接听,不止有精神波动传来,还有画面,对面的人在和她视频通话。

    “凌三,你那边情况怎样了,听说要召唤真圣,有结果了吗?”安静琪一直在关注这次的大件事。

    然后,她突然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而且是忍不住,不顾及形象,笑得前仰后合,花枝乱颤。

    “安姨娘,你有病吗?!”凌清璇不满。

    “凌妞,你可真是英姿飒爽,气质非凡而又超然。别说,你这身装扮真好看。哈哈,你居然顶盔掼甲,一身银装素裹,成为白袍小将。你什么时候戴上的头盔,该不会又挨打了吧?!”

    安静琪实在忍不住,还没说完呢,又在那边笑得弯下腰肢,在咔咔声中,开始截屏,保存照片。

    “安姨娘,你滚!”凌清璇意识到出了什么问题,恼羞成怒,这可真是戳了她的痛处,她果断挂断。

    然而,对方锲而不舍,一再二地骚扰,不断要求和她继续通话。

    “凌四,和我说说呗。”无法视频通话后,安静琪便发来文字消息,开心的不得了。

    “我刚才了解到,原来你在灵秀星的外月亮上,真的又被打了一棍!”对面,安静琪简直要笑疯了。

    凌清璇咬牙切齿,被气了个够呛,还无法有效反击,道:“安姨娘,你不要幸灾乐祸,早晚会有报应的!”

    “嘿,我和卓嫣然去分享快乐!”

    “你……!”

    ……

    毫无疑问,流霞星域事件,第一时间传播出去了,引爆各地,外界传疯了,这件事想瞒都瞒不住。

    想都不用想,当日,关于花果山和世外真圣,以及孙悟空这个名字,成为了各地最爆热的新闻。

    那些关键词,空降各种热搜榜,直接点燃各地超凡者的情绪,很多人都被惊得目瞪口呆。

    真圣行走世间,本纪元第一次在星海中,在大量超凡者面前显圣?想不引发轰动都不行。

    等安静琪想去了解现场的第一手的资料,再去和凌清璇通话时,被拒绝了,再骚扰时,直接被暂时拉黑。

    她很是不满,道:“凌小四太小气了,我祝福你,温暖四季,很快变成凌小五。”

    世外之地,传说中的真圣道场,缥缈的妖族祖宫之一,渐渐远去,模糊了,而后不可见。

    异人西天心灵恍惚,脚步有些发飘,他走神严重,等他再回头时,妖天宫在远方隐去了,不见了。

    事情没有恶化到让他担心的那种地步,妖天宫不会追责,更不会显圣,这件事需要低调与谨慎地处理,不可发酵,不能任人挑拨,这是他和绝顶异人相见并密议后,了解到的真圣道场的态度。

    事实上,妖族真圣这一纪的道侣,那位女异人后来也出现了,明确提及,花果山既然由虚而实,不管它过去如何,现在都算是有真圣坐镇的恐怖道场之一了,不可轻慢。

    而在西天离开前,绝顶异人也安慰他,说此事不会恶化了,到此为止。但是,真圣确实不可辱,西天的弟子吴道被镇压五百年,就先冷处理吧,暂时就不要想着解救出来了。

    真圣的道侣,那位实力很强的女异人,也告知他,妖天宫的真圣正在闭关,为的是应对生死大敌,这一纪注定要有个了断,不能再分心了,哪怕是一位新圣,刚崛起而已,也不能去树敌了。

    妖天宫的高层安抚了西天,而调子也全面定了下来。

    异人西天心情复杂,一路都在出神,到现在他都没明白,花果山和孙悟空这种名字明明是外宇宙的“故事”,怎么真就化虚为实了,成为严重事故?

    赶回自己的道场后,他第一时间吩咐下去,让灵秀星的高员外对猪八戒钟诚好点。

    在路上时,西天就在思忖怎么破冰,如何缓和与花果山这处真圣道场的关系。

    他觉得,可以从那个宇宙的人去入手,也许可以让钟诚成为中间人,充当彼此往来联系的使者。

    老家伙想得很多,思路也很清晰,他意识到,根子可能就出现在那片偏远宇宙的人身上。

    甚至,他怀疑,花果山的出现,该不会就是一次目的明确的震慑吧?

    想着这些事,他回到自己的书房,当看到连草稿纸都没了,连桌子和蒲团都不见了后,他又一声闷哼,血差点吐出来。

    “那本经书,不止是文字经篇神秘,兽皮上繁复如星海的无尽纹理也无比重要!”

    当他看到远处的药园子时,又胸闷了,心都在滴血,感觉自身要走火入魔,数以万年的培育,那些钱奇物都被挖掘一空,实在是让他眼前发黑,一口气差点上不来。

    这次,他损失惨重,从弟子到神秘经书,再到药园子等,至于他的面子问题,都不去考虑了。

    他的心拔凉拔凉的,感觉雪花飘啊飘,北风萧萧,有种的难言的落寞与怅然,打个真仙而已,都出严重问题,损失惨重,他心中颇感凄凉。

    外界,天翻地覆,全都是花果山与道圣还有孙悟空的新闻,星空各地的头版消息都与此有关。

    但王煊本人却不受影响,现在他从金色漩涡中走出来了,徜徉于安静的星空下,独自漫步。

    “要下地狱吗?”手机奇物泛出幽幽的乌光。

    这是在回归的途中,一片无人之地,此刻万籁俱寂,它又一次劝说。

    王煊沐浴星光,独自行走,身与心都平和下来,摆脱了此前的战斗心绪。

    他抬头仰望浩瀚的深空,身为最顶尖的真仙,他已经很强了,但是在整片大宇宙中还只是一点暗淡的星火。

    “真圣有多强,排名前几的违禁物品都有什么来历?”他问手机奇物。

    “不要好高骛远,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关键是,不要成为流金岁月中的一张陈旧照片。”手机奇物平静地回应。

    “为什么来到我身边?”王煊问它。

    “你想多了,你和我确实只是偶遇,没什么道理可言。”手机奇物流动乌光,一副很深邃的样子。

    王煊停下脚步,他变得异常的严肃,决定要和它好好地谈一谈。

    这次,他想彻底问清楚!

    王煊转头看向它,道:“我们开诚布公地聊一聊吧,彼此都不设心理防线。”

    手机奇物沉默,最后才道:“你想聊什么?”

    王煊站在星空下,道:“你究竟是谁?想颠覆一个至高在上的真圣道场,还是想干掉某个神秘莫测的超级违禁物品?比如,无、有、逝者、恒、神照。还是说,你另有其他目的,到底为什么找上我,最终,你想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