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308章 无

新篇 第308章 无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怎么突然想杀他?”常青心惊,这位早先并未表态,没有想到,现在突然化身为过江猛龙,要干掉常明!

    背负神剑的青年如果是孙悟空,且和常明对立,自然是常青愿意看到的,但是如果直接下死手,他强烈反对。

    “无,道友,兄,千万别冲动!”常青肝都在颤,连称呼都在一变再变。

    他刚夜会过“无”,如果对方突兀地袭杀,收割常明,世外之地的族人必然会认为他破坏规矩,买凶杀人。

    妖天宫允许门徒竞争,遵循强者上位的原则,但绝不允许这样内耗,没有比这更恶劣的事件了。

    “我感觉,他要杀我。”王煊暗中回应,原因自然不是这个,他自身不在乎。

    主要是因为,常明话里话外,在以钟诚威胁,这个人如果在竞争中胜出,日后钟诚处境堪忧。

    “不能杀。”钟诚也吓了一跳,常明出身世外之地,真要死了的话,必然会惹出非常恐怖的高手,他担心“无”会因此出事。

    虽然排除了是王煊的可能,但钟诚却认为他大概和母宇宙的人有关,不能让他招惹世外道场,送掉性命。

    他急切地阻止,并告知:“真圣不会管,目光不会停留在这个层面。但是,常明这一脉的血亲中有异人,实力很可怕。”

    常青迅速传音,说想杀常明,除非是在地狱中,那地方非常混乱,纵然是真圣亲自指点过的后人战死,都很正常。

    “无兄,你千万不要冒险,犯不着将自身搭进去,常明若是对你有杀意,我会出面阻止,你别冲动。”常青再次劝阻。

    一时间,他感觉十分荒谬,常明是什么人?来自世外之地,属于真圣后人,居然要他这个对头来求情保命?

    王煊没有再说什么,将视情况而定。

    当然,稳妥起见,他还是去地狱猎杀比较好。毕竟,飘渺传说中的真圣高悬世外,没有超凡者敢说,自己可以纵横星海。

    月光如水,洒满流花河,水中有很多灵鱼飞起,漂浮在夜空中,形态不一,五彩缤纷,居然在起舞,在夜晚煞是美丽。

    同时,优美的乐声响起,有悠扬的笛声,也有叮咚的琴音,化成有形的符号,在夜空绽放,伴着仙雾流动,于朦胧中有种神秘的美感。

    常明站在画舫上,凭栏而望,道:“无兄,好好欣赏一下吧。今夜,你运气不错,能看到神月仙子亲自起舞,以后不见得能见到了。”

    他为眼前之人判了死刑,过了今夜,将彻底从人间消失。

    “为何?”王煊站在船头,看着波光粼粼的宽阔河面,又望向夜空中的仙雾与柔和霞光。

    一个彩衣仙子踏着月光,从仙雾中穿行而来,青丝飘舞,于朦胧中,无比的圣洁与出尘,在夜空下翩然起舞。

    常明开口道:“神月仙子入世多年了,在红尘中的历练即将结束,该出世了,要去缥缈宫闭关,以应对地狱之旅。”

    他举杯,遥遥冲着夜空中的神月仙子致意,露出灿烂的笑容,脸上满是欣赏之色。

    缥缈宫不是一般的地方,是流霞星域赫赫有名的顶尖大教,最为关键的是,有关于真圣的传说。

    昔日,一位失忆的青年男子流落在缥缈宫,事后轰杀来犯的两大异人,带着照顾他的女子,飘然远去。

    常明道:“有异人志向的超凡者,都会去一次地狱,不然会觉得修行路上有缺憾。”

    流花河两岸人满为患,而各大画舫上也有许多身影望着夜空,都在举杯,看着在月夜下起舞的身影,发出阵阵赞叹声。

    毫无疑问,缥缈宫得真圣庇护,该教的重要弟子行走在人间,也因此倍受瞩目,尤其是今夜可能是最后一舞了。

    “如何?”常明问道。

    王煊点头,道:“不错,舞姿不染烟火气,与星月共辉映,有种道韵,我看很多人都因此入神了,入静了,在精神上跟着共鸣。”

    然后,他意识到,这是缥缈宫超凡经篇的奇异之处,利用诸多观舞者的精神共振,来练自己的法。

    神月仙子翩然起舞,像夜空中的精灵,确实具有无限美感,无可挑剔。而且,她自身也陷入某种妙境中,利用众多超凡者的精神领域共鸣,她因此而顿悟。

    “走了,再见。”王煊告辞,纵天而上,进入夜空中。

    这一次,常明没有挽留,因为决定自己找人动手,凌三放了他鸽子,暂时无法借刀了。

    “一路走好!”常明淡淡地开口。

    王煊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于冥冥中感觉到一股恶意,但他不在乎。

    “有缘再见。”神月仙子舞罢,也腾空而起,落在一艘大船上,穿云破雾,就此远去。

    流花河畔,很多人都没有回过神来,还沉浸在刚才的空灵舞姿氛围中。

    “老何,可以动手了。”常明开口,他面色平静,道:“天赋再高,不为我所用,也等于没用。给你机会不要,站错了队,那就早点消失吧。”

    “老何,你要去哪里?”常青出现,站在夜月下,脸色有些冷,截住去路,道:“无已经答应与我同去地狱,你来自世外之地,不守规矩,想下场干预我与常明间的事?”

    一个中年男子皱眉,这倒是难为他了,真圣道场内门徒的竞争,他确实不能干预,不然事后会被严厉追责。

    “呵,就知道你会阻止!”画舫上,常明早有所觉,露出冷淡的杀意,手持超凡通讯器,道:“莫琳,人已经上去了,开始吧,用异仙弓爆杀他!”

    一片规模不大的云层上,有一个身材修长、小麦肤色、尽显力量感的女郎,如同猎豹般蛰伏,手中持着一张黝黑的大弓,能量化的箭羽已经搭在弓弦上。

    这是异人以元神和真血祭炼多年的神物,异人殒落后,成为无主之宝,可以说这张异仙弓威力强绝无比。

    即便女子只是天级超凡者,可掌控此弓在手中,对超绝世都有威胁,更不要说是真仙了。

    当然,她最多也就能拉开弓弦两三次到边了,她在这个境界想要开弓太难了。

    “轰隆!”

    天穹出现一个大窟窿,那种声音远超过雷霆,整片云朵都爆开了,彻底消散。

    人们的耳膜都要被撕裂了,而等听到这种声音时,那支恐怖的箭羽早就远去不见了。

    以女子为中心,犁出去一道可怕的光束,破碎苍穹,那种粗大的通道极其骇人,贯穿到外太空。

    王煊寒毛倒竖,身后一道光束追了上来,刹那就要接近了,威力异常强绝,他知道肉身挡不住。

    “不是违禁物品散发的御道之光,但是,却远超其他武器,这应该是异人炼制的大杀器。”他第一时间就猜测到是什么级数的宝物了。

    他极速变向,朝着远处遁去,一艘五色大船也刚到外太空,他横掠而过,结果那支威力强绝的大箭,同时跟着改变轨迹跟了过来。

    能量符文箭羽选取最优路线时,原本应该擦着船尾后方过去,但此船非凡,防御极强,自动腾起符文光罩,守护船体。

    砰的一声,箭羽擦中光罩,引发巨大的爆炸声,船体都跟着剧震不已。

    “过分了,连我们都攻击吗?”船上一个老妪开口,神月仙子则蹙眉,也有些不满,秀发飞扬,但没说什么。

    经此阻挡,王煊远去,进入陨石区,发现能量箭羽极速而来,并未有任何减缓攻势的意思。

    并且,有个女子驾驭一艘特殊的仙舟,破碎虚空,也追了上来,她再次张弓,又一箭射来。

    外太空,再次大爆炸,虚空出现一个巨大的窟窿,极其恐怖,一支更惊人的能量符文箭羽飞了出去,犁出可怕的道路。

    至此,女子莫琳停下,她的元神无比疲累,肉身快力竭了,动用异仙弓消耗太大了,持大弓立在仙舟上眺望。

    远处,王煊多次变向,没入陨石群中,他依旧没用动用御道旗。

    因为,他回首时已经看到,足有十几艘超凡战舰和仙船从凌秀星飞了出来。

    他皱眉,暗自一叹,算了,还是依靠自身来化解吧,况且未来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应该学会减少对至宝的依赖。

    他从身上掏出一撮猴毛,撕破手指,染上了自身的鲜血,然后向后面祭了出去。

    瞬间,神猿出现,但第一时间就被他以血结成的符文之光覆盖了,代他受过。

    这种金色的猴毛,来历很大,是当初在异海垂钓时,以因果钓竿,从长臂神猿族的老猿头上薅走的。

    当日,老猿暴跳如雷,实在气坏了,至今都没找到偷袭的凶手呢,耿耿于怀。

    那些金色兽毛,落地成猴,但都被符文血光覆盖,远方的人看不真切,只能见到朦胧的人形,在噗噗声中,十几根猴毛化成的猿身先后爆碎,连宇宙尘埃都没剩下。

    第一支箭羽跟着暗淡,瓦解,在这里消失。

    第二支箭羽飞来,这次王煊足足消耗了二十九根染血的猴毛,那些身影先后被杀爆,第二支箭羽才暗淡,解体。

    这片陨石区域发生大爆炸,彻底被摧毁,光芒席卷,威势震撼人心。

    王煊看了一眼,神猿族老异人的猴毛消耗不少,倒是没什么可心疼的,原本就是意外所得,平日见不得光。

    他在这片地带演化奇景,显照出真身被射爆的画面,让人看到形神俱灭的假象,至于能不能彻底瞒过对方,他并不在意。

    他以隐身符没入虚空,从这里消失。

    莫琳眺望,并未接近,很快就驾驭仙舟远去了。

    五色仙船在这里稍微停留,有神识扫过,而后大船驶离,没有过多干预。

    “那个青年不像是死了。”船上的老妪说道,她感知敏锐,认为那真身被射爆的景象存疑。

    “不关我们的事,走吧。”神月仙子道。

    流花河上,常明坐在大船上,对月饮酒,十分平静。

    “射杀了,形神爆碎。”如同猎豹般矫健有力的女子莫琳返回,小麦色泽的肌肤在月光下很晶莹,她告知情况。

    “无,这次真没了。”常明说道,然后联系凌清璇,直接告诉她,欠了他一个天大的人情,帮她解决掉了孙悟空。

    凌清璇手持通讯器,道:“把他的精神气息,以及元神图谱,描述一下,我来确定是不是那个人。”

    很快,她露出异色,道:“应该是他。”她结束通话。

    “那个三次偷袭你的孙恶棍,真被常明杀了?”萧悦愕然,很是吃惊。

    凌清璇摇头,道:“当然不是。他与孙悟空交恶,却杀了别人?有意思了。”

    外太空,王煊杀气腾腾,他在反思,在回顾,如果不是身上有老异人的那一小撮猴毛,这次他真需要动用御道旗不成?

    那种大杀器锁定一个人后,要么目标被射杀消失,要么箭羽被目标强悍的打爆。

    王煊脸色不是多好看,他自身还没有强到可以徒手打爆那两支箭羽的地步,那是异人亲自祭炼出来的大杀器所凝聚出来的符文箭羽,虽然比不上违禁物品,但是射杀真仙与天级高手不难。

    他比较了一下,异仙弓比尹墨白的那杆破损的阴阳幡更厉害。

    当日,阴阳幡就曾将他重创,一些伤口让他的身体前后透亮,而这异仙弓则是足以射爆他!

    可惜,那女子没有一路追杀下来,真要到了无人之地,他说不定能夺得一件异人级的大杀器。

    有仇怎能不报?况且,他原本就在考虑要对常明动手呢。

    顷刻间,他的容貌变了,眼角眉梢都在发光,变得桀骜不驯,昂首向天,释放出齐天大圣之心,手持一杆漆黑的仙铁棍。

    “俺老孙来了!”这次,他是无声地潜行回来的,依旧是流花河上。现在他是孙悟空,无所畏惧,不需要遵循什么规矩,闷棍,袭杀,大闹一场,全都是可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