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307章 激怒大圣爷

新篇 第307章 激怒大圣爷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夜晚,山庄中仙气弥漫,斑斓彩霞流动,实属一家出世的仙家府邸。

    客厅中,冰晶神灯照耀,流动着梦幻般的光彩,高员外设宴款待王煊,在得悉他名叫“无”后,脸色顿时微变。

    这位到底是不是孙悟空,真敢起名字,无有逝者恒神照,排位第一的超级违禁物品的名字都敢这么用?

    夜宴上,王煊注意到,钟诚和他的妻子高清婉在一起时,彼此眼神间确实有着很浓的情谊。

    故人就在眼前,却不能相认,让王煊的心情原本不是多好,面对真圣道场,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但当看到钟诚有这样的归宿,没有独在异乡为异客的落寞感,王煊又释然了,好兄弟在这里一切都好,他就放心了。

    “清婉,把我最好的茶取来。”宴后,高员外开口,说珍藏有一罐超绝世级的悟道茶。

    事实上,高员外人老成精,故意支开女儿,然后他自己也离开了。常青亦起身,跟着离开房间。

    总体而言,他们依旧认为,这个青年可能就是孙悟空,给他和钟诚单独相处的时间,两人也许来自同一个地方。

    仙府中,所有丫髻也都被勒令不得靠近此地,这片超凡因子浓郁的院落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你是我故乡的人吗?”钟诚自然不傻,说到这里,眼角略带晶莹,他看着对面坐着的青年男子。

    他低语:“我很怀念母宇宙,来到这边后,很快就和所有人分开了,从此再也没有见到,有时候倍感孤独。我想那些人了,我姐,老钟,还有老王,以及青木他们。可我一个都见不到了,像是就此天人永隔,再无音信。你……到底是谁?”

    说到最后,他声音发颤,看着王煊,问他究竟是不是母宇宙的人?

    王煊以精神天眼扫视,而后又问手机奇物,暗中是否有人窥视,被告知没有,这里一切正常。

    最终,王煊起身,走了过去,用力一把抱住钟诚的肩头,道:“是我!”

    他露出真容,这么多年独自在异域走过来,能体会到钟诚的孤独感,整片大宇宙中,都是陌生人,见不到故旧。

    “什么,老王,是你吗?竟然真的是你!”钟诚睁大眼睛,然后很不争气,鼻子发酸,热泪直接从眼里滚落出来。

    他很伤感,也很激动与喜悦,深夜的那些梦,居然成真了,在异域见到了故乡的人,而且还是最为重要的一位好兄弟。

    “不用伤感,总有一天,我们可以随意的相聚,找到那些故人一起喝酒。”王煊拍了拍他后背,然后,和他碰杯,一口饮尽。

    “你这样和我相认,万一走漏消息,他们肯定会有各种联想,比如你身上的御道旗等至宝……”钟诚担忧,毕竟,他被搜过魂。

    虽然高员外对他很好,但是,妖天宫的水很深,内部也有争斗,从常青和常明的竞争就能窥探出一二,万一真圣道场的人知道这些,后果难料。

    “我离开前,会请御道旗将你这段记忆重塑。”王煊说道,尽管重逢了,但是他依旧能冷静下来。

    “好!”钟诚重重地点头,现在能够知道这一切,他已经很满足了,终究是见到故乡的人,而且竟然是王煊,竟独自闯过来了。

    两人频频碰杯,想起了太多的往事,也对外来充满期待,钟诚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一直都对王煊有种近乎盲目的认可,他觉得,王煊必将冲天而上。

    “我等你以真名行走世间,威震星海那一天到来!”

    短暂的相聚,安静下来,钟诚主动请王煊重塑他这段记忆,不久后,他迷惑地睁开双眼,心中略有空空落落之感,和王煊碰杯后,遗忘了刚才的事。

    半个时辰后,王煊起身告辞,离开这片山庄。

    常青和高员外一再挽留,王煊告诉他们,若是想找孙悟空,他遇到后会转达的,执意离去。

    当他冲上夜空时,一艘仙舟划破夜色,带着朦胧的光辉,快速接近,并有人传音,请他稍等。

    “请问你是孙悟空吗?”驾舟的是一位女子,竟在真仙九重天境界,追上来只为送一份请帖。

    “不是。”王煊摇头,直接否认身份。

    女子一怔,道:“不管你是不是孙悟空,请帖都要送到你的手中。”

    王煊没拒绝,倒要看看是谁,接过发光的请帖,上面有精神印记流转,微微震动。

    “常明!”他皱眉,不久前还曾聊到此人,是常青的竞争对手,居然这么快就来接触他。

    “行,我知道了。”他点头,打发走女子。接着,他转身又回到高老庄,告知了高员外与常青。

    王煊自然有倾向性,因为钟诚在这里。尤其是当他知道,那个常明对钟诚很不尊重,数次要对其搜魂,他自然没什么好感。

    ……

    “哦,你在远方看到他接到请帖后,又回到了那座庄园?”流花城中,一座宫殿内,常明在饮茶。

    他放下茶杯,脸上露出冷淡之色,道:“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给脸不要脸!”

    对方的倾向性已经有些明显了,真圣道场内部的恩怨与竞争,一个外人也敢参与,在他看来,这个人已经死了。

    当然,很多人都是站在自身的立场考虑,他同样也从外面请来的了一些赫赫有名的奇才,要一起组队进地狱。

    但他双标的厉害。

    他的竞争对手常青接触了这个疑似孙悟空的人,他便觉得被冒犯了,认为那个孙悟空活腻了。

    “绝顶真仙,在数十片星域内,同层面中无对手,可以硬撼天级超凡者中的部分奇才?呵!”常明哂笑,道:“这么厉害?不知道他够不够超绝世一拳轰杀,挡得住真圣道场的至高威势吗?”

    当然,他依旧不想自己动手,立刻联系悬空岭,直接找凌清璇,准备借刀杀人,自己则衣不染血,超然物外。

    山庄中,高员外脸色不怎么好看,这边刚宴请完,那边就送请帖,这是给谁看呢?而且,他意识到,庄子里边有别人的耳目,他要好好查一查,这种吃里扒外的东西,找到一个打死一个。

    “还是去见见他吧,先别得罪死,听一听他说什么。”常青建议,他告知,那个人睚眦必报,不去的话,可能直接就被忌恨上了。

    常青表示,也要去流花河,想来那个人不敢太过分。

    王煊点了点头,无所谓,真要招惹他,地狱相见时,保证直接打死!

    城中,常明得到消息,道:“哦,他赴约了,已经动身?可惜,他醒悟地有些晚了。不过,我还是过去看一看吧,再怎么说,也是个了不得的奇才。真要是回心转意,投效我这边,还是给他机会吧。”

    流花河,一条宽阔的大河,从城前流淌而过,属于此地最负盛名的美景,事实上连城池之名都因它而起。

    夜色下,整条大河都在微微发光,河面上有很多画舫,挂着灯笼,和天上的明月与星斗交相辉映。

    丝竹声,女仙的歌声,在如同巨大湖泊般的河面上飘漾,这里的夜晚很柔和,容易让人沉醉。

    事实上,夜色朦胧下,来这里的超凡者很多,因为那些画舫,那些仙舟上,有部分为真正的仙子。

    除了以此为生的夜歌者和舞仙子外,还有真正道行高深的大教传人,经常在此地出没。

    据悉,流霞星域,有不少道统都讲究先入世,后出世,修行法门特别,需要行走在红尘中。

    常青笑道:“道兄,要不在作诗一首,说不定就能吸引来一位绝世女仙,主动相邀登船。”

    王煊还没开口回应,就听到不远处一艘仙船上,有女仙清唱:“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他侧耳倾听,另一边则有人在唱:“衣带渐宽终不悔……”

    更远处则是:“曾经沧海难为水……”

    王煊有些无言,这些大概都是诗才过人的钟诚的“作品”吧?

    果然,钟诚很不好意思,道:“当年为了饮到真仙酒浆,我只能多次当文抄公。”

    接着他又坦然道:“不过,我可没什么风流韵事,这里都是女仙,很多都是为修行而体验红尘的人,仅是在此抚琴,一展歌喉,最多也就是对饮数杯而已。至于留宿,反正我没遇到过,我岳父知道,因为当初就是他带我来此地的。”

    王煊挥了挥手,和两人分开,独自前往河面上一艘很大的画舫——明月居,来此赴约。

    “孙公子吗,请!”有女仙将他迎了进去。

    船体很大,尤其是内部别有洞天,如同一处仙家别院,白雾缭绕,灵气氤氲,各种果盘中等都是仙珍。

    显然,这艘画舫不简单。

    王煊进去后,找了个座位便坐下了,自己饮酒,并吃了些仙果,竟足足等了两刻钟,对方还没来。

    主人请客,居然迟到,这是给他脸色看吗?不知所谓!

    终于,常明赶到了,他身材很高,容貌着实不俗,一头银发长发很是醒目,双目有神,笑容灿烂。

    “对不住,让贵客久等了,在路上和一位仙子通话,没有办法,我实在得罪不起。来晚了,还请孙兄恕罪。”他在那里赔罪,很是谦和。

    他的话也不完全虚假,刚才在和凌清璇通话,告诉她,赶快过来,孙悟空就在流花河,如果一时间赶不到,可以让悬空岭派驻在这边的人动手。

    “叫我无吧,我不是孙悟空。”王煊说道。

    “……”常明也是一怔,这名字还真是怪异,一般人驾驭不了,不敢乱起,他面色微变。

    不过,他摇了摇头,觉得这人太轻狂了,对其评价降低了几分。

    常明举杯,和王煊轻轻碰了一下,道:“道兄,咱们都是超凡者,我这个人耿直,也就不说那些虚头巴脑的了,加入我这边如何?”

    王煊婉拒,道:“我真不是孙悟空,我只是一介散修,对于世外之地,我得罪不起,不想蹚浑水。”

    常明微笑道:“道兄,此言差矣,人生在世,谁能独自超然物外,当结伴而行,共踏超凡路,彼此联手才能走的更远。”

    然而,任他怎们说,王煊都不答应。

    常明暗自摇头,他觉得,给这个人机会了,却不懂得珍惜,而且,此人和常青走得更近一些,大概是答应对面了。

    他暗中以超凡通讯器发送消息,再次催促凌清璇,让她的人快些来这里击杀孙悟空。

    另一片星域,凌清璇看着超凡通讯器,嘴角露出一缕冷笑,道:“这个人心眼不大,睚眦必报,不会好心帮我通风报信。估计那个孙悟空也得罪了他吧?想借刀杀人,但你借得动吗?先晾着他,如果时间来不及,他自己必然会动手。”

    “那我们还带人过去吗?”女书童萧悦问道。

    “过去看一看。”凌清璇点头。

    常明拖延时间,大半个晚上了,结果愣是没见到凌清璇派人过来,他顿时冒火。当他是什么人了?他有义务陪这个来历不明,只是疑似为孙悟空的人聊这么久吗?

    王煊数次都要告辞了,如果不是这个人讲了一些真圣道场的事,颇为吸引人,他早就走了。

    “麻辣个鸡!”常明发现,自己真快成陪聊了,凌清璇在干什么,怎么还不来?他意识到,那臭丫头故意的!

    “行,凌三,放我鸽子!”常明面色阴沉,他想直接走人,可是,就这么放眼前之人离开,自然不甘心。

    他最后一次拉拢,道:“道兄,你站在我这一边,对钟诚有好处。你和他或许来自同一个地方吧?我若更进一步,钟诚不仅没有麻烦,还会有大机缘,将来送他进真圣道场潜修都没问题。”

    有些话常明说得较为婉转,提及若是站在他那边,钟诚没麻烦,还会有好处,可如果不站在那边,这就意味着有祸端吗?这是在威胁!

    同一时间,常明吩咐下去,让他这边的那位超绝世做准备,一会儿或许需要他在外太空下死手。

    事实上,王煊心中也腾起几缕杀意,敢以钟诚威胁,这要激怒他的大圣之心了,想直接变身为孙悟空。

    “常青,钟诚,我要是动手的话,会对你们有影响吗?”王煊暗中对远处的一艘仙船传音,和那两人以元神对话。

    事实上,王煊在乎的只是钟诚,他如果动手,常青能不能镇住后续风波,并确认不会波及到钟诚身上?

    “什么?!”两人都吃了一惊。

    单是王煊自己的话,他怕什么?一旦他化身为齐天大圣孙悟空,连悬空岭的凌清璇都敢打,哪里还会在乎这里的常明。

    此时,他的齐天大圣之心,处在要解封的状态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