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303章 诗酒趁年华

新篇 第303章 诗酒趁年华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云舒赫,左手黑白之光流动,想抽取商毅的记忆。

    剑疯子的元神重组了又破碎,他知道自己凶多吉少,今天如果没有奇迹发生必死无疑,他也曾俯瞰仙道,高高在上,绝不允许自己凄惨地被人翻看元神。

    砰的一声,他直接自爆了。在他看来,被人攫取元神之秘,那是最大的耻辱,他曾无敌天下一段岁月,怎么能被人搜魂?

    “嗯?”远处,王煊时刻盯着呢,发现商毅没死,一张染血的符纸,将他重新凝聚出来,当场复活。

    他拎着御道旗,在旁虎视眈眈,时刻准备着补刀,绝对不可能放走此人。

    显然,云舒赫第一时间就察觉了,他也不会任商毅活着逃走,在他眼中,商毅早已是死人,用以祭祀故人。

    事实上,剑疯子压根也没想走,他知道走脱不了,与其狼狈逃亡,被人像是撵狗似的追杀,还不如轰轰烈烈,痛快消亡。

    “云舒赫,我是杀不死的,未来我必然还会降临世间。终有一天,一个更加强大的我,没有缺陷,全方位无暇的道体,会来到你面前,和你了结!”

    商毅开口,像是在和冥冥中的另一个他共鸣,也是在发誓,要在未来找上云舒赫。

    星空下,云舒赫平静地说道:“你说得是你那手持人世剑的真身吧?我已知道,只要他出现在我面前,他活不了。”

    商毅:“……!”

    临到最后,他还想在云舒赫的心中留下不好的暗示,将来他的真身若是突然出现,说不定就会让对方心神不宁。

    只是没有想到,对方很清楚,他的元神一分为二。

    “星河如画,可惜,我看不到真圣之路了,原本,我有希望接近那个领域。”商毅不甘心,元神焚烧,演化星海,而后化成一道神剑,向着第一人俯冲过去,进行最后的一击,玉石俱焚。

    此时,他焚烧着他的元神,不计代价的破开道基,释放出所有的潜能,一击之下,星空破碎。

    可以看到,元神化剑并燃烧后,周围星河交织,无比灿烂,他宛若调动着一片大宇宙星空而来,撞向第一人。

    然而,让他惊愕的是,云舒赫站在深空中,周身紫气缭绕,躲都没有躲,都不用他去发疯追击,对方安静地等在前方。

    “成为异人了?”商毅叹息,顿时间,他觉得意兴阑珊,还怎么去打?最后一刻,对方似乎迈出那一步了。

    云舒赫开口:“还没有,等杀完你,我就是异人。”

    商毅又惊又羞怒,对方果然是在俯视他,都这种关头了,依旧云淡风轻。

    “杀!”此时此际,他唯有一声怒吼,奇景惊人,大宇宙画卷展开,裹带着元神之剑,铺天盖地而来。

    他虽然无人性,残暴冷血,但确实极度强大。云舒赫并没有轻视他,看似宁静,但出击时并未留手。

    比如现在,云舒赫面色平静地弹指,一粒漆黑的光点出现,那是极阴凝聚的乌光,看着像是一滴黑色的液体,但却凝聚着他领悟最高规则的道韵,像是内蕴着极阴宇宙星海深渊。

    噗的一声,一滴黑色的液体,凝聚着第一人的最高法则,将商毅化成的元神剑胎洞穿了,并撕裂了缭绕着他的奇景。

    轰!

    商毅的元神奇景,那幅大宇宙图卷,直接爆开,被一滴漆黑的液体碾碎,其元神也是一二再地爆碎。

    云舒赫双目深邃,从那些破碎的元神碎片中,看到了上古一些熟人的结局,他安静无声,全部烙印在心中。

    商毅震撼,在各自最高法则的碰撞中,他看到了差距,便是有肉身在此,也必然不敌,会被斩杀个干净。

    自上古之后,他又苦修了数千年,但到头来还是一场空,和那个人依旧没有拉近距离,他心灰意冷。

    他在消亡,快速破碎,元神保不住了,真灵也注定要随风而散,寸寸灰飞烟灭。

    “羽化幡真是不祥啊!”最后关头,他竟想到这个问题,原以为被他炼化了,且知道了内因,不会出事。

    结果,他和历史上那些人一样,最后都走上同样的路,惨死!

    王煊迈步,接近那片地带,手机奇物则在拍摄。

    他自语:“商毅又是持掌羽化幡,又是被手机坑物拍摄,这简直是‘双重祝福’,不祥加遗照,确实扛不住。”

    手机奇物道:“和我无关,我只是在如实地记录……美好生活。”

    “这次我认可你的话,眼前所见,确实很美好,商毅终于要死了。”王煊说道,这种满手血腥与罪恶的人,若是还不死,天理难容。

    “想我商毅,纵横母宇宙,手持羽化幡,只身一人闯入超凡中心大世界,我在创造奇迹,历史上有几人能做到这一步?我竟这样落幕了,不甘啊!”

    商毅元神暗淡,发出吼声,他确实不甘心,一个数千年前死去的人复活了,彻底改变了一切。

    不然的话,今日他将成为异人,将来他要登临真圣领域,他的前途将无比璀璨,可一朝间,全部成空!

    “进入超凡中心大世界,很了不起吗?”王煊出现,手持御道旗,并露出真容,道:“这年头,谁还不是自己过来的?”

    临到死了,商毅一眼看到他,瞬间元神发抖,怎么可能不认识此人,这个当年的“幼鲸”也过来了?

    他怒睁元神之眼,充满了愤慨还有憋屈,临到死了,这个小子出现,说出这种风凉话,这是坏他道心,让他死不瞑目吗?

    昔日这个小子才在什么境界,远未成仙呢,如今他居然也成功过来了?商毅难以置信,心中有一股发泄不出去的火气。

    王煊问道:“你应该是投机取巧过来的吧?生命池与中心宇宙某件违禁物品,曾经共击大宇宙界壁,那次对面有人接引,你该不会是从那里混进去的吧?还是说,你在最高等精神世界发现了捷径?不然,你应该早死了。”

    商毅死死地盯着他,根本没有回应,事实上,他主要是盯上了王煊手中的御道旗,临死前算是破案了。

    不久前,有人阻击他成道,动用御道旗掀开了他的头盖骨,直接让他受阻,若非如此,他或许已经成为异人了!

    然后,商毅又想到,此前他化成王煊的样子,莫名被纸圣殿还有刺青宫的人围攻,也干扰了他的成道时机。

    “你……真是霉运滔天!”他咬牙切齿,自身在暗淡,注定要消亡了。

    “王御圣是你什么人?”最后关头,他实在忍不住,想问个清楚。

    王煊不咸不淡地开口:“大侄子,你都要死了,话还那么多作甚!”

    “#!”商毅在崩灭前,艰难地用手点指着他。

    此时此刻,他回光返照,近乎通灵,他认为,这个年轻人不是单纯的占他便宜,那王御圣应该真的和“幼鲸”有些关系。

    兄弟两人?最后一刻,他做出这种联想,感觉很荒谬,同时也很惊悚,母宇宙难道还有个“老王”不成?

    “你……”他指着王煊,想要追问,想要说什么。

    但是,噗的一声,他彻底爆碎了,溃灭了,连真灵都保不住,在第一人的极阴力量的侵蚀之下,灰飞烟灭。

    王煊不放心,补了一旗,管他还有没有符纸,前方一切都成为虚无了!

    云舒赫身材挺拔,青年人的样子,略带几许英气,剑眉入鬓,双目深邃,颇为沉静。

    他看了过来,主动开口:“虽然初次相见,但是,你恢复现在的真身后,我立刻知道你是谁了。”

    王煊对第一人很有好感,有些人初看就有眼缘,这是他具备精神天眼的通灵直觉使然,而有些人比如商毅,他看到就有恶感。

    只是第一人为什么会这样说?他有些不解。

    云舒赫解释,昔日,商毅打爆王煊的内景地,汲取他的元神、肉身等精粹物质时,等于正式照耀出云舒赫的归期。

    他一直陷落在黑暗中,与外隔绝,而王煊身为幼鲸,其孕育出的某些精粹物质,和云舒赫的本源有相近的地方,可以直接没入命土,以及注入那几块留下御道印记的特殊的骨中,滋养了他,并让他知道了外界的事。

    “我对前辈的遭遇很同情,当年,恨不得立刻打杀商毅,奈何那时境界不如人,力有不逮……”

    两人都是在凡人时期就开启了特殊内景地的巨鲸,又来自同一片宇宙,彼此间天生就有好感。

    尤其是,这一次王煊袭击商毅,为第一人的回归创造出极为有利的条件。

    两人一见如故。

    “轰!”

    在说话时,云舒赫也在出手,弹指间,飞出一滴由金光璀璨又过渡到炽白的神圣液体,打在羽化幡上。

    一滴液体撼动黑幡,去抹杀商毅留下的痕迹。

    他是一个感恩的人,自然不会忘记红衣女子,黑幡中葬下的奇人,他想进攻此幡,相助女子。

    羽化幡震颤,在压制女子时,也想反击云舒赫,更想遁走。

    王煊第一时间拦阻黑幡,如果有可能,他也愿意相助红衣女子,解救她出来。

    无论是女奇人,还是云舒赫,他们一生的经历都太凄苦了,让人同情。

    事实上,仅是幡中的女子反抗,羽化幡就已经难以发挥正常的威能了,自然走不了。

    王煊用御道旗压落在黑幡上,将它禁锢在此地。

    红衣女子开口:“没用的,我离不开此幡,身已死,葬在幡内,这就是我真灵碎片的囚笼,脱困的瞬间,我将随风而散。”

    她很欣慰,第一人脱困了,迎来了新生。

    “有办法解决,若是这一纪不行,下一纪你也应该能脱困出来了。”云舒赫开口,告诉女子,他的元神都被绞杀了,同修极阴和极阳两篇经文,到头来还不是活了过来?发生奇迹。

    女子忧伤地说道:“你有生机浓郁的血肉之躯留下,我只剩下死沉气沉的骸骨,不一样,我现在的残碎真灵也被转化为器灵的一部分。”

    “我们这种人,生命力顽强,确实不容易被彻底杀死。”云舒赫开口,自然是指他和王煊这类人。

    不过,两人也是有所不同的,每一位巨鲸各自都是不一样的。

    他直言,可以用他的肉身蕴含的浓烈生机,渡给女子,终有一天,能接引她出来,让她脱困与复苏。

    王煊也点头,羽化幡对其他人来说或许是凶器,但是对第一人来说,不会出现那种危险。

    事实上,他看到这两个悲惨遭遇的人,心中很不忍,若是这两人在岁月中相伴,一路走下去,或许能冲淡一些悲伤与不圆满,都是有故事的人,且本就是同病相怜。

    接下来,王煊用御道旗压制羽化幡,云舒赫没有矫情,坦然直接炼化,到了他这种高度,一切水到渠成。

    因为,就在此时,他已经成为异人,漫天紫气灌入躯体中,他的生命整体都升华了,提升了,深不可测。

    但他没有立刻去渡劫,以羽化幡遮掩气机,暂时压制了。

    羽化幡有了新主人,被全面炼化。

    接下来,云舒赫将极阴与极阳两篇神秘而又强大绝伦的经篇传给了黑幡中的女子。

    同时,他也让王煊跟着记下来,称这两篇很特别,练到尽头,两篇交融后,御道化纹理自然而生。

    王煊将数日前得到的阴阳篇,也当场送给了他,看是否能够进行有益的补充。

    事实上,这一次小聚,王煊和云舒赫以及红衣女子,聊的非常投机,经文的交流自然必不可少。

    红衣女子曾是某一纪的超凡文明之母,第一人曾经冠绝上古时代,而王煊虽然是后来者,但是收集到的典籍真不算少。

    他们聊了很多关于经义上的东西,因为来自同一片宇宙,在这异域相遇,也算是一种缘分,格外有亲近感。

    “上古时代,也不见得所有人都死去了。”王煊告诉云舒赫,母宇宙有大量的超凡者都跟着过来了。

    主要是古今连着两次去“搬运”,那些没有了希望、注定要在现世腐朽的各路仙魔,都随之而来。

    此外,方雨竹、燕明诚等最顶尖的一小撮人,更是为勇于远行的超凡者开道,带着一大批人渡海而去。

    王煊说这些,是觉得第一人总有些孤独感,因此告诉他母宇宙有大量超凡者在这边,属于一个文明的被动迁徙。

    “前辈,若有时间,你可以四处走一走,找一找那些人,或许能有惊喜,发现故人的后代,甚至有故人未死,一切都有可能。”

    果然,当听到王煊这种话语后,云舒赫内敛的气质露出几许锋芒,眺望浩瀚的星海,他决定了,要去看一看。

    在整理商毅用来储物的“福地”时,云舒赫意外发现当年自己的佩剑,虽然尘封数千年,但依旧锋锐如故。

    许多人都知道,商毅被称为剑疯子,以为他是天下第一剑道高手,却根本不知,上古第一人也擅长用剑,而且更厉害。

    “走了,我要去四处看一看。”云舒赫起身,将羽化幡带在身上,和王煊告别。

    王煊送给他一个超凡通讯器,若有事只要不是极其遥远,身在特殊之地,应该可以联系上。

    云舒赫较为内敛,在沉静中,他终极还是有些落寞与怅然,他踏向深空,孤独地远行,就此在茫茫星海漂泊,不见踪影。

    “诗酒趁年华,仗剑走天涯。”王煊隐去真容,也背上一口神剑,踏向另一个方向的星海,他的心境自然与第一人不同。

    他问手机奇物,四天前看到齐天大圣孙悟空的通缉令时,说还有些新奇的发现,到底是指什么?

    “嗯,某个较为出名的区域,有位猪八戒出世了,扬言要打爆齐天大圣孙悟空。”手机奇物平淡地告知。

    感谢:不爱也是一种痛、小白文、永恒天启浩浩、谁在称无敌_哪个敢言不败、叁生缘仙儿,谢谢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