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299章 极阴,极阳

新篇 第299章 极阴,极阳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王煊将旗面攥在旗杆上,这一次,他要当一个刺客,一枪钉穿元神而过。

    旗面猎猎,动静或许很大,暂时被他收起,但关键时刻,可能是绝杀!

    他深吸一口超凡因子,这次,必然要全力以赴,但风险确实不小,他已经做好准备,一击绝杀不了商毅,立刻抽身远去。

    毕竟,一旦出意外,袭杀未成,对方必定会瞬间冲关而过,成为异人,那样再交手的话,真是没有任何机会了。

    王煊真正要纵旗行凶了,但他那经过御道化纹理加持的精神天眼,此时发现情况有些不对。

    “心果然是黑的,在这种关键时刻,他居然佯装要神游太虚,其实还没到那一刻。”王煊发现端倪。

    显然,商毅也知道,他接下来会有一刹那的精神恍惚,若有意外,将很危险,他不仅激活羽化幡护体,还提前试探。

    王煊沉住气,没有动。

    事实上这片星河灿烂,万籁俱寂,没有其他任何生灵接近,毕竟是一片非常荒凉的偏僻之地。

    商毅不动声色,借助羽化幡,悄然外放精神意志,探索宇宙六合,他刚才放声大笑只是表象,其实内心无比谨慎,生怕出错。

    主要也是,连场出意外,让他不得不慎重与严肃,暗中戒备着。

    不过,他的血肉被洗礼,紫气罐体而入却不是虚假的,某种向好的变化在持续进行中,不断提升。

    其手臂上御道纹理灿烂,晶莹透亮,甚至映照出其内部特殊的玉骨,着实有些不同,缠绕上了浓郁的紫气。

    手机奇物点评:“他手中那杆黑幡不简单,是一件可以持续进化下去的违禁物品,想来比最初炼制时强一大截了。”

    王煊顿时一惊,羽化幡不断弑主,连奇人都吞掉过,这是在进化吗,竟比以前强了一大截?!

    他立刻追问御道旗,最后一次和此幡交手,是什么年代?别栽在这里。

    毕竟,御道旗失踪很久,王煊得到旗杆与旗面时,超凡时代都腐朽并落幕了,商毅亦远行而去了。

    最后一役时,王煊并不是持御道旗和对方战斗。

    “确实很久了,怎么也得有两纪元了吧。”御道旗回应,但是它信心十足,一副它老大,天老二,其他违禁物品排老三的样子。

    “这杆幡状态有些特殊,内部葬着一个女子,以人作为器灵的一部分,相对而言,更敏锐,更具成长性。”

    手机奇物继续点评:“违禁物品何以向人进化?因为,相对而言,在战斗中,器物中规中矩,很难演绎出神之妙手。器物有硬实力,可以大开大合,猛烈冲撞与死战,但是却有失某种灵性,缺少关键时刻的顿悟与心性升华的一击。总体来说,至宝缺少某些软实力,这是器物先天的局限性。”

    御道旗冷淡的开口:“你在对我说话吗?”

    “呃……”手机奇物难得的被问住了,忘记身边还有个“器物”。

    “你在对我说教吗?!”御道旗言语不善。

    手机奇物道:“各有各的路。我只是在说,这杆黑幡确实有些特别,在尝试性的弥补缺憾,尽管做得还不够完美,但也不简单。”

    御道旗道:“我是先天至宝,两大宇宙交融生养,会怕谁?!”

    手机奇物闻言,顿时对着它补照,扫描,一气呵成。

    “你再照一个试试看?”御道旗不满,这都是什么臭毛病,它的脾气可没那么好。

    “准备,绝杀!”王煊快速低语,他隐身在黑暗的虚空中,盯着前方璀璨的星海中心,发现异常。

    商毅闭着眼睛,不动声色,但是这次真的要冲关了,血肉异变,精神质变,都即将全面升华。

    “不管成与不成,一击之后,我们都要先拉开足够远的距离,绝不回头恋战!”王煊说道。

    御道旗没什么,自身足够硬,但他不行,万一羽化幡短暂拖住御道旗,他肯定会被成为异人的商毅反杀。

    这一刻,王煊没有任何保留,命土后的世界大开,十几种神秘物种涌动而出,全部灌进御道旗内。

    这些物质烈性十足,远比外界柔和的超凡因子更霸道,适合放手一搏时,全力给予对手致命一击。

    可惜,杀阵图不在身边,被陆仁甲带走了,用以防身,他远走星空,独自去修行了。

    星河流动,银白光辉汇聚,商毅屹立在星空下,手持黑色的羽化幡,一动不动。猛然间,他躯体上某些区域符文交织,他的元神也跟着共振,要催生出部分御道纹理!

    无声无息,虚空被划开了,王煊像是一名刺客,又像是从天外而来的神圣,太突然了,直接杀到。

    在商毅短暂元神共振,开始诞生御道纹理,神游太虚时,刺目的光芒爆发,御道枪锋锐无匹,冲着他的额头就刺去了。

    关键时刻,羽化幡动了,它确实被商毅炼化了,且处在激活状态中,被用来防御最后这一刻。

    轰!

    天崩,星空炸裂,这一击之下,惊天动地!这片地带的星辉都被震散了,紫气翻腾,道韵轰鸣。

    一位异人即将诞生,这里的奇景自然了不得,充斥着大道的痕迹,神圣而又可怕,若是没有这种环境,便无法让人蜕变为异人。

    黑色的幡,其前身曾经是一杆长矛,但炼制时矛锋断了,改炼为羽化幡。其长杆敢和御道枪碰撞,而黑幡舞动,如同来自深渊的无数手臂,要锁住御道枪。

    不得不说,此幡很逆天!

    但是,御道枪更恐怖,火星四溅,去势不改,锋芒爆射而出,想要将商毅钉死在这里!

    事实上,枪尖处的锋芒与纹理早已喷薄出去,轰散了星海,不过羽化幡的御道纹理交织,拼尽力气守护,像是护体甲胄,覆盖在商毅身上。

    王煊和商毅无限接近,他全身十几种光芒沸腾,爆发出来,命土后的世界和御道枪相连。

    有枪芒撕开了羽化幡的御道纹理,当然,那道光束也被最大限度的消弱了,即便是这样,也是噗的一声,商毅的顶骨被掀起来了。

    可惜,受羽化幡极速划过去的幡面所阻,枪芒偏了一些,本应该从眉心刺穿进去,钉杀元神,现在却只是掀盖了头盖骨。

    商毅倏地睁开了眼睛,震惊,愤怒,关键时刻真有人来了,抓住了最后刹那的时机,来击杀他,阻他成道,这种仇不共戴天!

    轰隆一声,像是混沌天雷劈落,那是旗面在抖动,覆盖向商毅,这是王煊临去前的一次绝杀。

    旗杆与羽化幡碰撞,旗面同时震落下去。

    然而,让王煊吃惊的是,隐约间,他在黑色大幡中看到了那个红衣女子,凄然无比,像是对他摇了一下头,又轻微点了一下头。

    羽化幡竟主动守护商毅,全力硬抗御道旗,两者间再次迸发出无量光,御道纹理横扫这片浩瀚星空。

    附近,有些行星等直接就爆碎成宇宙尘埃了。

    王煊没想那么多,此击过后,直接纵旗远去,成与不成都要先拉开足够的距离了。

    “啊……”商毅仰天大吼,头盖骨被掀开,脑浆都溅落出来了一些,最为关键的是,最后旗面下压,伤了他的元神。

    “御道旗居然……再现世间?!”他终究是没死,羽化幡全力以赴爆发,主动保护他的躯体。

    刚才黑幡上的纹理将他彻底覆盖了,护其躯体,但此时羽化幡自身有些暗淡了。

    不过,商毅的元神部位,在防御方面似出现些许瑕疵,有极少许的光透进来,让他负伤不轻。

    昔日,母宇宙直到超凡落幕,商毅都没等到御道旗出现,也曾遗憾过,不想今日在超凡中心世界见到了。

    “你挡不住我成为异人的脚步,我不管你是谁,待我成为异人,君临这片星空,你哪怕躲到深空尽头,也活不了!”

    商毅发誓,声音冰寒刺骨,他确实被激怒了,这么多年来,他阴谋害死过很多人,这还是头一次吃这种暴亏,异人之路险些就此断绝。

    “身体质变在持续进行中,精神异变也逐步开始了,我已经熬过最关键的节点,就等水到渠成,圆满踏足异人领域,你再来啊?!”商毅盯着深空中,但并没有主动追杀下去,他马上就要成为异人了,没有必要提前冒险,时间在他这一边。

    在此过程中,他破碎的头盖骨,还有溅落出去的脑浆,以及受损的元神,都在这种惊人的蜕变中被修复。

    而且,在他头顶上方,那浓郁而又厚重的紫色云雾聚而不散,短暂被击溃后,又迅速重组而来,而且声势似乎更盛了。

    “天命在我!”这一次,商毅冷漠地开口,不再是以前的故作姿态,而是发自内心地说出这句话。

    他经历一次生死大劫后,那种蕴含大道神韵的紫气,贵不可言的奇景,居然没有消失,反而更浓烈了,怎能让他不惊喜,不意外,不自信?

    “一切都圆满了,我要成为异人了!”他可以迈出那一步了,事实上,他真的在付诸行动。

    他抬脚,就要进入紫气中心去,最大限度的异人之躯去感悟,去吸收最后的馈赠。因为他突破后,贵不可言的紫雾终究会散去。

    “嗯?”他感觉面皮有些发痒,像是在动,接着,全身都冰冷,接着又滚滚发烫,极阴,极阳,在猛烈而迅速地交替着,他自身像是在发生着非常恐怖的变化。

    远方,王煊持旗而立,有些震惊,他看到了商毅的某些异常,其全身都在发光,一会儿有冰冷的乌光蔓延,一会儿又有璀璨盛烈的金色圣光绽放,很是离奇。

    最为关键但是,商毅的那张脸,居然不断变化,和其残忍冷漠霸道的形象有些不一样了,持续改变。

    “极阴,极阳,极恶,极善,今天果然发生了很逆天的事,有奇迹在诞生!”手机奇物突兀的开口,悬在王煊的身边。

    接着,它固有的开场白开始了,但这次十分深沉,道:“流金岁月,捕捉大时代缩影,记录美好生活!”

    显然,商毅也在第一时间觉察到了自己的异常变化,摸向自己的脸,用力去搓,去阻止,但是,他全身都在发光,不断改变,连形体都有些不一样了,更加修长强健了一些。

    远方,王煊震惊,他突然想到了一种很难让人相信的可能,觉得太过太过匪夷所思了。

    “那面孔,难道属于昔日的上古第一人?”他觉得难以置信,此前,真的没有想到过,一个被谋害了数千年的人,被人占据了身体,还能显照出来原有的面容。

    “怎么可能?!”商毅的声音在发颤,这个强大之极的冷血人物,一手葬送了母宇宙上古时代诸皇,那些血腥与残酷,大多都和他勾结大瘆灵有关,但现在他却害怕了,像是看到了最为恐怖的事件正在上演。

    “是你吗?你……还活着,又回来了?不可能!”商毅的元神在剧烈摇动,内心在不受控制发颤与悸动。

    昔日,他联合墓、元道、猎龙者、卓空,一群瘆灵出手,哪个不是绝代强者?终于伏杀了上古第一人,绞碎了他的元神,彻底覆灭了这个不可独自对抗的强者,根本不可能复活了才对。

    然而,此时此景,这血肉之躯在发生着惊人的变化,在颤动,持续发光,竟不受他的控制了,极阴与极阳,不断交替着,这具肉身出现从未有过的浓烈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