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298章 异象惊星空

新篇 第298章 异象惊星空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神言棍语!”王煊评价,都懒得问它具体指什么。

    自从知道手机奇物在太初母舰的护卫舰上布置了一只机械鹦鹉,以拍照的方式去捕捉“命运的痕迹”后,他就很难再相信它的大预言术了。

    手机奇物回应:“坐等结果。当然,我并不能完全确定,只能说奇迹大概率会上演。古来也仅有那么一两则传闻,但年代过于久远,早已没有实例。”

    深空中,星河璀璨,前所未有,浓郁的银光将这片地带都淹没,像是超凡河流奔涌,在此汇聚成海。

    商毅,盘坐在这片神圣的光海中,身上出现各种奇景,与诸天星斗共鸣,紫气冲出他的天灵盖,贯穿星空,这种气象太惊人了。

    王煊静默,心中颇为吃惊。这个心狠手辣的阴谋家,亲自谋画,葬送了母宇宙上古时期的辉煌,可谓恶贯满盈,却是这么的强悍,让他都感觉心头沉重。

    一会儿能杀得了吗?他皱着眉头,等此人到了关键时刻,他希望能一旗噼杀,可眼前所见,实在太危险了。

    但是,他没得选择,商毅一旦彻底成为异人,那就更加难以制衡了。

    最为关键的是,商毅用了他的那张脸,化形成他的样子,这样行走在宇宙星海中,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王煊有理由怀疑,此人可能是想藉此猎杀母宇宙的那些故人。

    当年,方雨竹、燕明诚等人为了王煊,曾去围剿商毅,现在他变身为王煊,绝对是恶意满满!

    仅此一点,王煊就得出手,竭尽所能的阻击,不能让他顺利成为高高在上的异人去作恶,不然的话,后患无穷。

    王煊绝对不希望,个别故人因为此人的这幅容貌,而意外着道,若是因此而死,他将追悔莫及。

    他在寂静中等待,心中渐渐被杀意还火气填满。

    他虽然有陆仁甲之身,有孙悟空之体,但并没有冒充他人,都是他自己的分身而已。

    超凡物质涌动,浓郁如水的星光河海中,商毅自语:“动静很大,是否要换个地方?

    但他摇头否决了,因为无论去哪里,冲关成为异人,都注定会伴有惊天动地奇景,相对而言,这片区域已经算是较为偏僻之地了。

    “嗯?”他童孔收缩,感觉有人来了,被羽化幡中的女子所阻且交手,耽搁了片刻间,竟引来了外人吗?一艘宇宙战舰出现,当中一位真仙走了出来,遥遥施礼,道:“拜见前辈,不知神人在此坐关,冒昧打扰,还请恕罪。前辈神人出现在小仙所辖之地,实属荣幸,若有差遣与所需,尽管开口。”

    来人是一位九重天的真仙,离天级不过一线之隔,在这种偏远贫瘠之地,也算是高手了。

    “本座在此悟道,离我远一些,立刻消失!”商毅冷漠地开口,眼底中寒光可怕。

    他到了关键时刻,很反感被人打扰与窥探,若非冲关在即,不愿节外生枝,他都想去灭了那艘宇宙战舰了。

    “是,谨遵前辈法旨,小仙告退。”这名真仙倒着向后走去,回归宇宙战舰后,快速驶离此地。

    “有点门道,等着看戏。”手机奇物开口。“什么意思?”王煊问道。

    “远方一颗死星上,竟有一个据点,我此前都没有注意到,这艘战舰是从那里的洞府秘境中开出来的。”

    王煊惊异,荒芜星地,竟有神秘据点,看样子似乎有什么事件要发生。

    远方,一颗死星上,一艘带着血迹的纸船出现,神秘,幽暗,纸船都泛黄了,带着斑驳岁月之感。

    船头站着一个纸人,负手而立,驾驭纸船,极速进入星空,在其身后,十艘庞大的战舰出现,跟着前行。

    而且,纸人正在对外联系:“刺青宫,你们要派过来高手,真的太意外了,发现冲关的异人后,我们原本也只是录入了数据库中,想试试看,能否查出他是谁。没有想到,其容貌和两个纪元前通缉的那个人竟有惊人相似的地方。很离谱,但是,通过容貌比对,以及那种非常成熟的身体别技术来检测,两人大概率有血缘关系。

    超凡大宇宙中,某些检测手段高度发达,都不需要血液与毛发等,仅凭观骨,观面部,观形体,对人体裸露在外的部位区域扫描,就能获取到专属于一个人的生命信息等。

    只能说,商毅太强大了,当年与王煊一战,其恐怖的双目观察入微,连其面部纹理走向,生命特质等,都摹刻在心中,这次他再现的很具体,甚至动用了精神棺椁大法等,灵魂气机都接近。

    “真是太怪异了,都这么久了,还能出现这种情况,究竟是被通缉的那个人很亲近的后人,还是说其后裔中有人返祖了?

    “嗯,我们自然要出手,你们刺青宫离得不是很远,也赶快过来吧。

    “对,绝对不能让他成为异人,哪怕错了,也先打断此人的进程。可惜,这片星空中,你我修为最高,但也只是无限接近异人,还没有到那个高度。料想若只是打断他冲关的话,应该足够了。

    很快,有十几艘超级巨舰自远方进行空间跃迁,极速赶来,双方汇合。轰!

    一片又一片恐怖的光芒爆发,打穿了宇宙虚空,引爆了璀璨星河,轰在商毅的身前,让他倏地睁开双眼。

    他身前有一座法阵,为的是以防万一,现在有炽盛的符文亮起,挡住了战舰的袭杀,

    瞬间,商毅将插在虚空中的羽化幡拔了出来,直接长身而起,他怒不可遏,今日在此闭关,居然接连出现意外。

    “你们想死吗?!”他目光森然,杀机毕露。

    “你和王御圣是什么关系?”星空深处,一艘染血的纸船上,那个枯黄的纸人负手而立,开口问道。

    王御圣,那是谁?商毅根本就没听说过,就因为一个从不了解、并不认识的人,牵连到了他?真是可笑

    他冷声道:“我不知道他是谁,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想全军覆没,都死在这里吧!”

    纸人道:“通过最为成熟与先进的身体识别技术去进行比对分析,你和王御圣大概率有一定的血缘关系。应该是他的直系后人,而且没出五代呢,甚是离奇,他可真是人老心不老啊!

    那些战舰暂时停火,希望进一步确定,如果真是那个人的后代,那可能意味着超级大鱼要出世了,

    面部识别?商毅一怔,而后,有种踩了狗屎的感觉,这是冒充别人不成,反而引来了祸端?

    他感觉荒谬,他又不是这个宇宙的生灵,换上一副容貌后,压根就没有想过和超凡中心世界某些大势力对上,他只是单纯地想去狩猎母宇宙的一些人。

    这都能惹来祸事?他简直难以置信,真是离离原上普!

    “这不是我的本来面貌。”商毅开口,想露出自己的真容,他听闻过纸圣殿的传说,心中忌惮,强忍着杀意。

    然而,对面的人没给他“变脸”的机会,非常强势,宁杀错,也要阻击他。

    “先拦住他的异人路,不能让他在今日冲关成功!”枯黄纸船上的纸片人开口。

    星空深处,饱和式的攻击开始了,超凡光束惊天动地,覆盖此地,虚空爆碎,全面湮灭,这是能对付顶级强者的超凡巨舰,威能骇人。

    商毅脸上阴沉似水,他觉得十分梦幻与离奇,他还没有因为这张面孔受益,反而被围剿了?

    这群人不听他的解释,根本不讲道理,实在是霸道无比,比他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轰!

    商毅激活羽化幡,噼开星空,御使至宝冲了出去,即便是浩瀚的星空,漫长的距离,在这杆黑幡面前也根本算不得什么。

    纵然相隔着天堑,他也可以一步迈出,瞬移而至,商毅带着惊人的杀气,挥动羽化幡,对这些人冷酷无情地出手了。

    “不好,竟然……是违禁物品,快走!”这群人面色都变了,声音都在发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还未成为异人的超凡者,手中竟然用这种镇教之物,太不可思议了。

    “还说和王御圣无关?绝对是他的子嗣,是他非常看重的亲人,可能就是他亲儿子!”

    商毅阴沉着脸,心中不痛快,很想诅咒,卖麻批,他还没怎么着,就多了一个爹?晦气!“逃!”那群人颤栗了。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唯有逃命最要紧,面对这种违禁级兵器,哪怕超凡巨舰也没用,那是涉及到了大道规则的至宝。轰!

    战舰像是一簇又一簇烟花,在这个地方接连发生惊天动地的大爆炸,强悍如旗舰也不行,没能走脱,被商毅用羽化幡噼碎,爆成宇宙尘埃。

    还有纸船上接近异人的顶尖纸片人,也是在瞬间解体,被羽化幡给打得灰飞烟灭。

    商毅只留下了一个活口,搜魂后,一句话也不说,赶往纸圣殿和刺青宫的秘密据点,接着去灭口。

    他划开空间,霎时间就接近那颗死星,然后整颗星球就爆了。

    很快,他到了下一地,将那里也彻底乎毁灭。

    但是,他依旧沉着脸,感觉破关太不顺利了,各种麻烦缠身,

    他远去,离开这片星地,进入更荒芜的区域,时间不等人,他冲关在即,不能再耽搁了,他的肉身和精神都做好了准备。

    “就这?”王煊失望,那些人气势汹汹而来,结果反被灭了,只能说,违禁物品太过可怕了。

    他没有迟疑,唤醒御道旗,跟了下去。

    .....

    在新的星空下,商毅摸了摸自己的脸,他觉得这张年轻的面孔甚是不祥,这才刚用上就出事了。

    他琢磨着,这张面孔霉运冲霄,简直要淹没星空,不宜再借用了!

    很快,他恢复了过来,一张中年人的冷酷面孔浮现,举手投足,都有一种霸道与强势的气韵,血气滚滚冲起,覆盖星斗。

    接下来,商毅再次准备冲关。

    天地安谧,星群蒸腾超凡因子,绚烂而又浓郁的星光再次涌动过来,汇聚成江海,壮阔而惊人。

    与此同时,商毅头顶紫气冲霄,这果然是洪福齐天吗?连他自己都露出满意的笑容。

    王煊静待机会,他和手机奇物聊过,成为异人前一刻,会有物我两忘时,短暂神游太虚的刹那。

    那而一瞬,就是他天外飞仙,一旗轰杀商毅的机会

    群星璀璨,彷佛在与商毅共振,共鸣,事实上那是道韵在齐震,在帮商毅净化血肉和精神。

    这是成为异人的必经之路,只是他的气象格外宏大与惊人。

    而且,就在此刻,深空尽头,有一片浓郁的紫气,像是从超凡大坝后方跃出的神霞,格外的神秘,铺天盖地而来,进入这片地带。

    它悬浮在商毅的头顶上方,覆盖的区域太广阔了,紫气和道则有关,也和尊贵的果位有关,让王煊观看到后都很吃惊。

    毫无疑问,商毅一旦成为异人,就会很强。因为,这种天地异常的交感,传说中的紫气覆盖星海的奇景甚是非凡,古书中曾有记载,贵不可言。

    “果然,换下那张不祥的面孔后,还我真尊,一切都不同了。我生机勃发,道韵冲霄,并且天降紫气,最贵不可描述,和我体内的那一团紫光共鸣,交融,我的异人果位注定世间罕有。

    商毅自语,他信心百倍,今日不仅会成为异人,而且还与众不同,分外强大!

    他不再盘坐,站起身来,双手张开,迎接紫气灌顶,浩瀚浓郁的贵气与道韵不断没入其血肉中。

    商议哈哈大笑:“气运覆体,天命在我,于今日冲关,我将正式成为一方霸主,待将来成为绝顶异人后,我俯瞰星海,同领域谁可制衡?终有一天……

    他带着笑意,说到这里,其目光盯着深邃的宇宙尽头,彷佛在看向世外,不用多言,他要成为真圣,其志高远,希望未来至高在上,横推诸纪元。

    “蜕变开始了,我要一跃而上了!”商毅开口,闭上双眼,用心去体悟自身的变化!

    也就是此时,王煊双手持御道旗,准备天外飞仙,挑了他的头骨,给他来个梦断异人道果大门前的惊喜。

    使之成道之音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