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297章 天下超凡皆负我

新篇 第297章 天下超凡皆负我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那是一张极其美丽的面孔,笑声清脆,面孔甚至有些天真之感,可是,脸上两行殷红的血迹,破坏了她所有的气韵。

    那是触目惊心的血泪,从雪白的面孔上滑落,鲜红的瘆人。她披散着长发,穿着红裙,看起来原本应该很喜庆的装束,但凄艳的血泪,以及带着无尽凄凉的眼神,让人感觉到一种难言的幽冷与枯寂。

    王煊也吓了一跳,这女人是突兀出现的,毫无征兆,突然间就站在那盘坐在星光下的男子的身边,并伸出了一双手。

    她是从哪里来的?根本没有看清,十分莫名地就出现了。

    她异常美丽,面孔天真无邪,但是血迹还有眼神,却将她推向另一种极端,让人望而生畏,竟有些头皮发麻之感。

    接着,突兀的乐声响起,手机奇物跟着作妖,悬在王煊的身边,如同固定的开机之音:“流金岁月,捕捉大时代缩影,记录美好生活。”

    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中,一般的人肯定要被它突然发出的声音吓一跳。

    “你注意点影响,别暴露。”王煊侧头看向它。

    星空下,仿佛要成为凶杀案现场,那女子伸出苍白的双手,鲜红的指甲暴涨,锋锐无比,对着那男子脖子切割过去。

    王煊看得不自在,那男子果然和他一模一样,看到这种场面,他仿佛看到一个瘆人的丽人在向他索命。

    “唉,果然,传说中的你出现了,这一天终究会到来啊,想不到是在今日,我等候你多时了。”盘坐在星空中男子开口。

    此时此地,星河交织,白茫茫的星光汇聚,这里无比的神圣与绚烂,可是现在却有地狱的森寒气息。

    噗的一声,无尽血花出现,染红了原地,像是猩红的河流滔滔不绝,这本是在安谧而又银辉柔和的星空中,但是现在大环境却变得很极端。

    那不是幻景,大量的血水浸染星空,这到底是杀了多少生灵?

    血河汹涌,鲜红灿烂,这些都是超凡血液,没有凡人之血,竟聚集成一片湖泊,男子站在血湖的对岸,与女子隔湖相望。

    很奇怪,超凡血水出现后,女子竟然安静了,怔怔出神,不再笑,暴涨的尖锐红指甲缩短,恢复成纤纤玉手,洁白指端,指甲鲜红晶莹点点。

    血水成为湖泊,横亘在两人之间,都是男子祭出来的,他必然杀了很多超凡者。

    “我恢复出一个强盛而又灿烂的超凡文明,算是你们的母亲,可你们为何那样待我?!”女子突然抬头,血泪未干,满头青丝飘舞,天真纯净的面孔有些扭曲了,双目更是空洞,深邃的骇人。

    她又一次伸手,要向着湖泊对岸抓去!

    “我查了很久才明白你的身世,确实很可悲,但是,逝者已矣,往事随风,你即便不甘也没用。”

    对面,和王煊同样容貌的男子开口,一甩袍袖,一个青年男子飞了出去,落入女子的指端。

    噗的一声,青年男子爆碎,血雾蒸干,毫无悬念地消亡。

    “他是三次破限者,一片星域中最杰出的真仙之一!”对面的男子说道,他以人命化解女子此时的血怨。

    女子天真的面孔依旧在扭曲,血泪不断滚落,从脸上滑落到洁白的下巴,有的滴落心口,有的则继续滑到雪白的颈项上。

    她在颤栗,在发抖,在其背后,一杆漆黑如墨的幡模糊地出现了。

    “你该回去了,时间到了,血怨需要血来医,未来如果有机会再见,我再为你准备一场饕鬄盛宴。”容貌和王煊一致的男子淡淡地开口。

    女子尖叫,双眼中的泪水不断涌出,在其周围浮现出古代朦胧的景象,很是瘆人,显照在星空中。

    而在其背后,那杆黑色的大幡凝聚,彻底真实降临在此地,并飞出一道又一道锁链,想要将女子锁进去。

    王煊立刻知道什么状况了,那是羽化幡!

    传说中,它很不祥,历代持有者都没什么好下场,甚至有偷袭过奇人的案例,意外之下,奇人惨死,被它吞食。

    现在,它露出异常的景象,有个女子立身星空中,这就是它出现血案的根本原因所在吗?

    女子尖叫,很悲伤,凄凉,被御道化的规则锁链缠绕上,她有无尽的怨气,也有一种落寞之色。

    那片地带,浮现的景物更加清晰了。

    那是一个走向终点的超凡文明,渐渐死寂了,唯有一个女子活了下来,在神话寒冬中熬着,挺过漫长岁月。

    直到下一纪到来,她恢复强大的神力,重新焕发青春,毫无疑问,她已经成为了奇人。

    她在红尘中,在超凡因子刚开始复苏的阶段,就开始收徒,亲自主导与再现了她曾经的那个文明,最起码所有道统都出现了,没有一个传承断绝,都被她传授给了天赋出色的新人类。

    有其他奇人出现,加入这个文明,后来超凡寒冬再次临近,举一个文明之力开始炼制至宝。

    他们想炼制一件杀伤力前所未有的至宝,那是一杆无坚不摧的长矛,希望举族合力,藉此神矛刺穿大宇宙,横渡到超凡中心去。

    但是,他们过于求成,对此矛要求太高,希望它比所有至宝都要强一大截,结果炼制时反而出现问题。

    后面的景象模糊了,只看到矛锋断了,后来加入的奇人不满,离去了。

    最后,模糊暗淡的画面中,上演的是背叛,血腥,女子亲手复苏的超凡文明,和另外那个奇人负了她,偷袭并杀害了她,将她炼入断去矛锋的长矛内,并改练为羽化幡。

    后面的景象断断续续,王煊看得动容,作为一个局外人,他都替女子惋惜,为她而叹,太不值了。

    她亲自主导,复苏的超凡文明,一部分强者竟成为狠毒的白眼狼,和另外的奇人害死了她,这简直像是在弑母。

    难怪羽化幡不祥,自炼制它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它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至宝,充满了血腥还有罪恶。

    “执念很深啊,血也洗不尽你的怨,但是,你已经死了,改变不了这一切。”那个男子站在血湖对面开口。

    说话间,他一甩袍袖,又飞出几人,有男有女,都是他提前准备的,五名天级高手,还有一名竟是超绝世。

    结果,这些被禁锢的人,飞向女子的过程中就都爆碎了,被他血祭,同时血湖涌动,向着女子流去。

    “很多年流逝过去,你才能有机会出来一次,血会压制你的执念,回去吧,有缘再见。”男子平静而冷漠地说道。

    黑色的羽化幡发光,御道化的规则越发可怕了,带着混沌气,缠绕在女子身上,要将她锁进去。

    她在剧烈挣扎,并不想回归幡内。

    直到最后,她渐渐平静下来,脸上挂着血泪,一身喜庆的红色长裙,天真纯净的面孔,带着无尽凄凉与伤感,道:“我视他们为子女,他们却和外人一起害死我,天下超凡皆负我!”

    她很伤心,即将被锁进黑色羽化幡,亲手塑造了一个大时代,却是这样落幕,在混沌气中,她凄婉而神伤。

    轰!

    显然,她还是不甘心,最后要被锁进羽化幡的刹那,她再次发力,血怨前所未有的沸腾。

    她的身体暴涨,手臂探出,雪白的手掌带着御道规则,破碎星空,鲜红的指甲落刺出,噗的一声,任那男子身影幻灭,在星空下躲闪,化实又化虚,都没用,还是被女子抓了一把。

    他闷哼,踉跄倒退,头盖骨上出现五个血淋淋的指洞,元神都受到剧烈的冲击,险些就被全面重创。

    但就在这时,女子的身影全面模糊下去了,被锁走了,没入漆黑的羽化幡内,她的尸骨葬在幡内。

    “这么强吗?她早已死去,只是残念而已,就险些让我发生意外。此时的我已经算是准异人,马上就要全面踏足那个领域中了。”

    男子自语,出了一身冷汗,头骨上的伤口带着混沌气,指洞一时间竟没有愈合。

    “她当年的完整体,一定无比强大,但还是死去了,母宇宙不简单。”男子双目深邃。

    他恢复平静,道:“羽化幡,应该可以安心用上很多年了。这一次,我将它封印在数片星域之外,它都无声地跟了过来,还好,我知道它的过去,算到血怨又到了将复苏的时期,有所准备。”

    远处,王煊意难平,为女子无比惋惜,也为这个男子未死而不甘心,他知道那是谁,剑疯子——商毅!

    “狗曰的商毅,命可真大啊,连羽化幡都没弄死他。别告诉我,他摆脱了太初母舰的护卫舰所察觉到的死气的纠缠,接下来将是另外一种瑞气喷涌,就此洪福齐天!”

    王煊这辈子最惨的一次,就是和商毅战斗时,内景地都被打爆了,他险死还生,历数所有大战,当属那一役离死亡最近。

    当日,他先是和附体齐天的大瘆灵决战,而后又血拼商毅,陷入绝境中,连剑仙子姜清瑶都搭进去了,最后被他放进至宝养生炉内维系生机。

    尤其是,眼前的商毅居然伪装出他的容貌,以他的样子行走在世间!

    这是想在未来,给他拉到无尽的仇恨吗?他又一次想骂人了,狗曰的商毅!

    手机奇物道:“什么叫因果,什么叫命运?你天天假扮别人,伪装成孔煊也就罢了,还弄出一个陆仁甲,这还不够,又再塑出一个齐天大圣孙悟空,这下好了吧?也有人来冒充你了,这就是因果循环。”

    “你还是闭嘴吧!”

    王煊在黑暗的宇宙中,盯着灿烂星光中的商毅,着实不愿看到这个冷血无情而又强大的对头成为异人。

    两者见面的话,注定不死不休,没有什么缓和的余地。

    在来之前,他就有所猜测,母宇宙那批人,进入超凡大宇宙后,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成为异人的超凡者,只有那么有数几个。

    首先就得推商毅和方雨竹,因为是母宇宙中数一数二的超绝世,其次就是妖主妍妍的父母燕明诚和白静姝。

    他没有想到,遇上了最不希望成为异人的商毅。

    仔细想一想,此人比另外几人都年长了几千岁,保守估计,其年岁也在六七千年以上了,他是母宇宙上古唯一活着的顶尖人物。

    事实上,商毅也是一个残忍的阴谋家,原本他只能算是辉煌上古时代的第二人,结果他联合最强大的瘆灵——墓,以及其他几个顶尖的大瘆灵元道、卓空、猎龙者等人,阻击上古第一人,也就是母宇宙此纪第一个拥有特殊内景地的人,将之伏杀。

    这件事很隐秘,直到神话腐朽,超凡末年,商毅去杀王煊,想再次收割一个拥有特殊内景地的人,为他所用,想拥有更具活力的躯体,这才暴露出来。

    因为,那个时候,商毅的本体曾和方雨竹、燕明诚等超绝世在一起,共议超凡落幕之事,结果另一个他居然去杀王煊了,并被意外认出。

    他将元神两分,一半在本体,花费数千年的时间,重新归于巅峰,走到了超绝世的极点,手持人世剑,颇有俯瞰天下无敌之势。

    其另一半元神,则是入主了上古第一人的肉身中,就是手持羽化幡将王煊重创的商毅,也是眼前此人。

    手持人世剑的商毅,究竟是否成功进入超凡大宇宙,王煊并不清楚,但他早就知道手持羽化幡的商毅成功过来了。

    当初,在陨石海时,进入时空秘境中,王煊曾在那座宏大的圣庙附近,看到昔日的残影,有羽化幡留下的痕迹。

    “商毅,你要洪福齐天了?今天,我不信什么大气运,非要阻击你不可!”王煊双目深邃,眼底深处露出杀意。

    这是他的大仇人,而且,商毅居然在冒充他,如果不是提前发现,还不知道以后要为他惹出多么大的祸端呢。

    “浓烈的死气耗尽后,就此吉星高照,福泽绵延无尽,祥和紫气亿万缕?你想强势崛起,将来成为绝顶异人,甚至是真圣?问过我了没有,打断你的进程!”

    王煊用手摩挲御道旗,今天要破戒了,他在等待机会,想真正意义上的纵旗行凶,但他需要谨慎一些,毕竟,对方手中也有羽化幡。

    “他还真被瑞光与祥和之气笼罩了?”王煊皱眉。

    星海中,商毅重新盘坐下去,身边的虚空中插着羽化幡,他被无尽的银色星辉环绕,宛若坐在整片世界的中心,一缕又一缕紫气,还有神圣的光芒,从他头上蒸腾而出。

    “有意思。”正在记录美好生活的手机奇物开口,连它都像是深感意外,道:“极阴,极阳,极恶,极善,今天大概会有很逆天的事情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