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296章 捕捉到命运的轨迹

新篇 第296章 捕捉到命运的轨迹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王煊在站在星空下,取出自己那块正常的超凡通讯器,进行定位,结果显示,距离黑孔雀圣山所地,相隔已有304片星域。

    他出神,处在怀疑人生的状态中。

    这才多长时间,他觉得仅迈了两步而已,一步进入金色漩涡中,一步从那里走出来,结果就到站了。

    他感觉比上一次去三打白骨精还要快,瞬间到位,进入从来没有来过的陌生深空中。

    宇宙广袤,深空没有尽头,只有他一个人漫步,漆黑的天幕中,唯有星辰闪耀,像是来自远古的呼唤,又像是史前的呢喃,无垠的空旷,深邃而又悠远,让人心静后,又渐渐涌起一种孤独感。

    “你到底有多强?”王煊忽然开口。

    “你又多想了,其实,我只是连着一些特殊的地方,仅仅是跑得快而已。”手机奇物说道。

    “和我的命运有交集的人呢,他或者她在哪里?”王煊问道。

    手机奇物道:“深空无尽,谁能有那么大的神通,精准定位一切?我也只是认准一个大概方位过来了,在这里等待就是了,会出现的。”

    “老伙计,你能破开未来的迷雾,看到命运的一段前路,听到它的脚步声吗?”

    这一次,王煊呼唤御道旗,想听一听它的看法,了解一下这个高度的违禁物品有什么见解。

    等了片刻后,御道旗才短暂地复苏,如今它彻底沉浸在化形的世界中,不可自拔。

    “什么迷雾,未来,命运的脚步?很像神言棍语!”它不怎么认可,觉得这十分神棍。

    然后,它就又入静了,打穿进超凡大宇宙时留下的九道裂痕,出现光团,交织细密的纹理,演化九窍。

    王煊对它的回应并不觉得意外,御道旗一向强势惯了,母宇宙第一凶器,一言不合就开战,没有什么不是一枪一旗面解决不了的问题,一击不行那就再来几击!

    他转头看着漂浮在身边的坑物,道:“你在神言棍语?”

    “术业有专攻,不同领域的人很难有共同语言,无法相互理解。”手机奇物很平静。

    “那你和我说说,你到底如何神通广大,算出这片星海中有和我命运相关的人与事出现。”

    反正时间还早,三五日才会有结果,因此王煊不怎么急切,反倒主动和它唠嗑,想多做一些了解。

    “世间万物,皆有痕迹,大到宇宙,小到一粒尘,彼此间都有因果。冥冥中,便是一朵凡花的绽放,都可在宇宙中留下专属于它的声音,那一瞬的灿烂,于它来说便是永恒,心若通明,你我便可与此花同在,沐浴到永恒的瞬间。”

    手机奇物一副很平静很深沉的样子,泛出幽幽的乌光,与这漫天的万古星月共映照。

    王煊惊异,这坑物严肃起来还真是让人摸不准脉搏,感觉深不可测。

    “命运也如此,它也有痕迹,可被捕捉,万物来到世上,都是可以用道理来描述的。”手机奇物说道。

    它没有了黑坑属性后,像是一个知识渊博的长者在传道受业解惑。

    王煊肃然起敬,向它请教,怎么捕捉命运的轨迹,看清未来走向,不仅对超凡者,对任何人来说,都实在太重要了!

    “有很多方法。”

    王煊问道:“这次你从哪种方法入手的?结合这种实例讲一下。”

    “我啊,从太初母舰入手。”

    什么意思?王煊看着它,涉及到排名前十的超级顶尖的违禁物品,似乎太高端了。

    “确切地说,我是从太初母舰的一艘护卫舰入手,通过它捕捉的画面,采集的信息,发现了命运的部分痕迹。”手机奇物告知。

    它进一步解释道:“也就是说,那艘护卫舰,拍照采样时,我通过它,发现了可疑的人。”

    王煊:“?”

    然后,他就想说,麻辣个鸡!这就是你捕捉命运轨迹的方法?这很物理!

    亏他还肃然起敬,虚心请教,认为那不可捉摸的命运,太神秘了,手机奇物可能踏足进了某种极其特别的领域中。

    结果,它告诉王煊,是通过一艘宇宙战舰拍照,常规采集等,获取得信息。

    这种反差,实在是太过分了,原本很期待的神秘玄学,结果变成物理科学采样了。

    王煊都有点不想搭理它了,但是,他又不得不问,到底拍到了谁,还有,这坑物有点离谱,竟入侵了太初母舰的护卫舰?

    “没有想象的那么玄乎,太初母舰很强,不好接近,即便是它的护卫舰,也复制了它不少能力,我真正入侵的是护卫舰上那只负责瞭望的机械鹦鹉,这还是很多年前布置的后手呢。”

    王煊一阵无言。

    “前两日,火种出现,机械天狗追下去,太初母舰则在后方悄无声息的追狗子,其护卫舰相距遥远,迂回从两侧前进,包抄,其中一艘路过这片星域……”

    王煊闻言,不仅一怔,跨星域去打凌清璇时,确实赶上一出恐怖的大戏,天狗出行,母舰尾随,最后连悬空岭的真圣都疑似带着镇教违禁物品跟下去了。

    “是谁?”王煊问道,他皱眉,不认为手机奇物了解他那些故人,不应该见过。

    “不知道,甚至是男是女都不清楚。”

    当听到这种回应后,王煊更加不满了,不是以物理方式捕捉到照片了吗,难道这还不能确定?

    “的确无从判定,不信,你自己来看。”手机奇物发光,投影出几张照片,拍摄得都有些模糊,但是,依旧能够看清其背影,其中一张照片上更是有侧脸的容貌。

    “嘶!”王煊倒吸进去一大口星光,他看到了谁?太眼熟了,那是他自己!

    不是孔煊,不是陆仁甲,也不是孙悟空,而是他的真身王煊的模样,哪怕是侧面照片,也很传神,能辨认出来。

    甚至,此人连衣物都很母宇宙化,王煊过去曾经那样穿着过,这就不能认为是一场意外与巧合了。

    “这人是谁?”连他自己都改变容貌,未用真容行走世间,结果此人摇身一变,成为了他,这是怀念,还是带着恶意?

    第一批从超凡光海远渡而去的人,代表了母宇宙金字塔顶端那一小撮最强者,或许认为他不可能来到这个中心世界了,生错大时代。

    那时他没有跟着上路,在故人看来,他大概没有机会了,毕竟,那时他的境界太低了,逍遥游而已。

    随后,古今先后带走两批人,有些人见证了他在枯竭时代依旧高速成长的过程,倒是能有些遐想。

    是方雨竹、燕明诚、老张、剑仙子那批人?还是陈永杰、青木、老钟那批人?亦或者是仇敌?!

    “太初母舰的护卫舰,这么闲吗?路经一地,便四处拍照?”王煊问道。

    手机奇物道:“当然不是,一切都是因为,这个人非常特别,不然怎么能筛选出来,被特别留意。”

    那艘护卫舰很了不得,复制了太初母舰的一种很彪悍的能力,能观摩到一个人身上各种特殊的“气”。

    此前它拍照,只能算是物理手段,而这种复刻的违禁级别的“观气”能力,才算是其超凡手段之一。

    手机奇物解释,那个人很另类,身具一种莫名的死气,似乎注定要死掉了,可是,另有种气,似乎预示着洪福齐天,纠缠在一起。

    当然,最重要的是,此人有可能要突破了,有可能要晋升进异人这个高高在上、可俯视星海的领域中。

    那种即将突破的内敛的血气,以及特殊的精神气,都引起了那艘宇宙战舰的注意,远远感知到,而后拍照了。

    如果是平日,太初母舰应该会关注,可是,当时它在暗中追踪机械天狗,每时每刻都在横渡无垠的星海,即便护卫舰禀告了,它也根本不可能驻足。

    “母宇宙的人吗?竟要突破成为异人了。”王煊双眼深邃,这件事确实不小,关键是,对方保留着他的容貌。

    无论如何,他都要弄清楚。

    手机奇物道:“此人在养气,三五日内应该会尝试破关,晋升异人,冲关时的动静很大,只要还在这片星空,必然瞒不住。”

    王煊沉默着,随后,就近找了一颗生命行星去落脚,也是想在附近打探一下,最近是否有什么异常的事。

    一颗水蓝色的星球,像是蓝钻一样晶莹美丽,点缀在前方。到了王煊现在的境界,自然可以无声地穿过大气层,隐身进入一颗行星的地表。

    主要也是,这颗行星上没有超大型门派,成就最高者也就是在真仙境界,是此星的几位守护者,因此根本察觉不到特殊的域外来客降临。

    这算是一颗蛮荒星球,古代的城池很雄伟,让王煊无言的是,这才两日而已,孙悟空的通缉令就贴到了这里。

    他感觉宇宙很大,星空浩瀚无垠,结果,在看到齐天大圣通缉照的刹那,他有点绷不住,世界没有想象中那么广袤啊。

    他只能感叹,悬空岭真的太恐怖了,其至高在上的地位毋庸置疑,超凡神威居然能辐射到这里。

    那是以星砂炼制的仙纸,映现有孙悟空的照片,具有超凡属性,难以朽坏,可常年贴在城头上无变化。

    上面用红字标明此人极度危险,属于五星级大逃犯,发现后需要立刻上报等。

    “这就五星了?”王煊觉得离谱,不就是打了三棍吗?都没死人。他有股冲动,找时间再去找凌清璇谈人生,再给她补上两棍,凑够五棍五星之数。

    当然,鉴于她对孔煊妖王伸出橄榄枝,态度不错,且相约一起去地狱,他又释然了,感觉再下手就不好了。

    “以后让她补偿,凭什么三棍就扣上五星大凶犯的帽子?”

    还好,整颗星球,只有最大的这座城池南门贴着一张通缉令,这里终究是过于偏远了,估计上面的人也就是走个形式而已。

    “嗯,事实上,还有个人和孙悟空的命运有交集,虽被大雾遮掩,但命运的脚步声很近了,能聆听到一些状况,疑似是你的故人。”

    “你又来了,还是同一种说法,很不靠谱!”王煊说道。

    “不,是实情,不过等你了结此地之事后再说吧。”

    在这颗行星上,王煊并未发现任何异常事件,没有打探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最后无奈再次进入太空中。

    四日后,远方传来巨大的波动,一时间,星斗漫天摇曳,所有的大星都似焚烧了起来,无比的璀璨。

    像是山海世界决堤,超凡大坝破碎,无量的超凡因子滚滚而涌,海量的星光一下子就沸腾了!

    前方,相距很远的地方,有人在冲关,引发了不可思议的天地奇景,这片星空从来没有像今日这么璀璨过。

    附近的生命行星,有真仙在颤栗,感觉即将有前所未有的大事件发生,最起码,他这一生从来没有经历过。

    王煊神色凝重,这就是异人冲关的景象吗?太宏大了,波及的范围过于广袤,难怪有些人可以熬过纪元大劫,甚至能活上几纪。

    事实上,每一位异人都极强,高高在上,可俯视一片浩瀚的星域,算是真正的一方霸主了。

    毕竟,真圣属于传说,无比的飘渺,平日间根本不可见。

    王煊将御道旗取了出来,用以防身,来到这种地方,面对一个很可能要成为异人的存在,再怎么谨慎都不为过。

    他动用黑孔雀圣山秘制的隐身符,悄然前行,且更是在用旗面护体,与外界彻底隔绝了气息。

    深空中,无比绚烂,星光如水,有一个人盘坐在中心之地,满身都是规则在交织,手臂等一些部位,有御道纹理在构建,不断轰鸣。

    “呵呵……”浓郁的星光中,女子银铃般的笑声响起,然后,一张姣好的面孔上竟流淌下来两行血迹。

    感谢:细嗅书香闻蝉语、会会方方、寰天殇,谢谢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