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290章 比精神病都横

新篇 第290章 比精神病都横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精神道场内,有巍峨的高山,有流动的大河,也有宏伟的宫阙,这是纯精神领域的地带,肉身在里面行走十分艰难,仅此一关就拦住很多人。

    凌清璇除了关注那扬着下巴的妖王孔煊和空明的陆仁甲外,也在注意观察其他人,比如乌天也被她注意到。

    毕竟,乌天现在身家清白,代表的是一方的绝顶奇才。他连行走间都有奇景相伴,真龙和白虎在背后隐现,龙吟虎啸,金翅大鹏和不死鸟在头上盘旋,恣意显照异象。

    “这妞看我干啥?!”场中,乌天心中咯噔一下,他最为心虚,没办法,他一屁股债,经不起深查。

    眼下他光环璀璨,表现自己,是为了巩固破限加提前御道化这种奇才身份的光环,用以掩护自身,结果却被满世界寻找齐天大圣孙悟空的五X贵女给盯上了?

    夜歌、路无法等人也被凌清璇的目光扫过,她听取了萧悦的建议,要和一些路数较野的怪才接触下,算是广撒网。

    除却王煊、乌天这种有案底的人谨慎对待,内心抵触外,自然也有人想主动接近世外之地的贵女。

    比如聂青,他很激动,来参加这次的盛会,最大的心愿就是被世外之人选中,进入真圣道场。

    他早有耳闻,此次最大的造化,不是造化园子,也不是精神道场,而是成为世外道统的门徒!

    郝仁、佟铮等人也都脸色严肃无比,他们和韦博的家族一样,属于“外戚”,表现地很郑重。

    王煊的混元之身——陆仁甲,无所谓,他羽衣飘飘,清新脱俗,全身心投入在寻找机缘中。

    “嗯,武神草,好东西!”陆仁甲凝视,他在路上看到了模糊的半空中,悬着一株奇物,扎根虚空中。

    草叶呈淡金色,共生有九片,形态有些像兰草,这是滋补元神的一种少见的大药,他来了个开门红。

    附近,也有其他人发现那发光的奇药,快速逼近,想要争夺。

    “嘶,就是凡人,普通的武者吃掉它后,都能诞生出元神,实力暴涨,从此踏上修仙之路。”有人眼热。

    面对可补元神的大药,没有人不在乎。

    然而,很多人付诸行动,但发现临近这片区域时,如陷泥沼,前路艰难,被精神道场的规则所阻。

    孔煊没有过去,不可能和陆仁甲竞争,同时也对混元之身有信心,在这里应该如鱼得水才对。

    因为,混元神泥塑造的躯体,被誉为道体,最适合悟法,是天生亲近大道的体质,被很多人称为道胎。

    聂青离的也不算远,但是,当看到陆仁甲身体发出道鸣声,一路破法而进后,他的面色变了。

    陆仁甲大袖飘展动,双足下竟诞生出金色的莲花,那是道韵,承载着他,像是超脱红尘浊世上,快速临近了。

    其他人叹息,都主动放弃了,没有人去阻击。

    陆仁甲探手,没入模糊的虚空中,那里金色流光四溅,一声轻响,他成功采摘到武神草,惹来很多人羡慕。

    他没有犹豫,直接塞进嘴里,顿时,一团黄金光没入他的体内,接着冲向他的元神,确实有奇效。

    王煊感觉元神顿时饱满不少,混元之身什么都好,是天生的道体,但是,当初复制他的能力时,也曾出现一项短板,那就是元神强度。

    精神道场,生长有各种罕见的元神奇药,对混元之身来说是最好的猎场,需要严肃而认真对待。

    “此物与我有缘。”乌天微笑,身形如鹏鸟,破开大道迷雾,冲向半空中,一把抓住一串生长在空中血葡萄。

    噼里啪啦!

    一片血色闪电落在他的头上,直接轰击他的元神,但他却没有任何的不满,相反主动接引。

    血葡萄,这是一种特殊的精神奇药,蕴含元神闪电,可帮人淬炼精神,纯化元神之力,有时更可助人打破关卡,元神更上一层楼。

    他也没耽搁,大口吞咽,元神闪电交织,轰鸣,一边淬炼其精神体,一边又滋补其精气神。

    “好东西真不少!”所有人都意动,开始提速,但却只能遵从此地规则,需要悟道,悟法,以此开路。

    王煊起初横向探索了一片区域,而后开始提速,向前奔跑。

    在这片地带,身为五行山二大王的他,体现出了应有的凶妖水准,在有些人步履维艰时,他迈开长腿,脚下生风,嗖嗖前行。

    突然,他看到了自己的机缘,前方,一座精神凝聚的石山,崖壁上迷雾浓郁,但却也难掩一团金灿灿的神光,在这片道场中,渐渐藏不住了。

    他快步前进,看到了那如同真实太阳烈焰般的光团,一株花,偶尔划开规则大雾,照耀出刺目的黄金光。

    临近石山时,横向里有人突兀地阻击他,这片地带的精神道场都剧烈轰鸣不止!

    一只大手如磨盘向他拍击过去,带着黑色的御道化纹理,很明显,这是一位天级超凡者。

    不过,在精神道场中争斗,会被规则针对与压制,此人虽然激烈出手了,但神威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王煊冷漠地看了他一眼,避开了。这位天级领域中的奇才,当初在真仙境界时应该在金书玉册留名了。

    王煊与道韵交融,脚下生辉,像是有一朵祥云托着他,凌空而上,破开半空中的大道迷雾,直接向着石崖上的奇药冲去。

    轰!

    那人击空后,紧跟着追击,这次换成拳印,短暂地击穿规则阻挡,拳光无量,如果是在外界,直接就打爆星辰了,是个大高手!

    王煊演绎精神病大法,在这片精神道场中,尤适合施展元神功法。同时,他也结合了星河洗身图,诸天星斗浮现,随着他挥拳,有一片宇宙星河在和他共振,共鸣,一同镇压此人。

    另一侧,又一位天级超凡者杀来,同样是罕见的高手,阻击王煊的同时,也快速冲向石崖,想截胡他的造化。

    嗖嗖两声,又有两人杀上来了,都是天级领域中天赋极强的超凡者。

    而更远处,烛龙族的烛宏、长臂神猿族的袁盛,也看到了此地的造化,发现是孔煊在争夺,两人也都竭尽所能地提速,不在乎能否夺得,只要能过来干扰孔煊就算有功,出一口恶气。

    转眼间,这片地带就有四位天级高手针对孔煊,还有两人在快速临近,很激烈,爆发了争夺大战。

    不过,短暂交手瞬间,所有人都被规则反噬,压制了,陷入泥泞的道韵中,因为他们的所做作为与道场的悟法大环境相悖。

    王煊冷冷地扫过几人,深吸一口超凡因子,陷入精神病大法的道韵中,世间唯我唯真唯一,且,他悄然触发了超神感。

    霎时间,一切都不同了,他不仅能腾空了,而且,真的像是个精神病患者,迈着六亲不认的脚步,朝着一些人撞去。

    事实上,王煊触发超神感后,短暂陷入精神病大法的最高领域中,观想世间唯吾自身为真,演化万物皆为虚。

    这一刻,在他的观想中,附近几人都是路边纸糊的骸骨,是虚假的,随着他临近,自燃了,开始焚烧,都在化成虚雾。

    刹那间,其中一位天级高手骇然,他的右手焚烧了,已经烧掉四根手指,而后,小臂也被莫名的道火点燃。

    “我……!”他震惊了,对面那个横冲直撞过来,眼神,还有元神状态,很像是精神病患者的妖王,他发傻。

    孔煊的眼神凝视过来后,竟造成这种可怕现象?几人心悸。

    另一人也倒退,肩头噗的一声着火了,在虚化,这十分诡异,让他措手不及。

    第三人也面色变了,转身就走,他头发着火了,头皮剧痛不止,同样是被那精神病般的眼神盯上所致。

    “怎么可能?他在精神领域中观想,难道契合了精神道场的悟法真谛?不,他的观想之法,太妖邪了!”

    烛龙族第一天级高手烛宏刚到,原本在动用烛龙族特殊的瞳术,涉及了时空,可是,噗的一声,他的左眼绽放出一朵硕大的火花,烧了起来,他大叫一声,扭头跑了。

    噗!

    袁盛更是狼狈,用力拍打屁股,本体都被烧出来了,身后金灿灿的猴毛少了一撮,屁股上秃了一块,他气愤得怪叫。

    这一刻,所有人都被镇住了,因为这个场景太异常了,有点恐怖,也有些妖邪,和常规战斗完全不一样。

    凌清璇和萧悦其实就在不远处,在孔煊的一侧,但是并没有临近,看到这一幕后都动容。

    “像是个精神病,但是,很强!”萧悦暗中评价。

    “那是精神领域悟道与观想,涉及到了真实与虚无,道韵十分瘆人!”凌清璇见多识广,在这里静观。

    事实上,这种效果也超出王煊自己的预料,当他从这种状态脱离出来后,有些感触,以超神感立足在精神病大法的最高领域中,原来真的可以将真实存在的化为虚无,将虚假的向真实转化。

    这门大法,值得他深入挖掘!

    当然,这也和此地是精神道场有关,非常适合他施展这篇经文。

    附近区域,很快安静了,自动清空,原本有些天级领域的强者还很有心气,虽然认可孔煊在真仙领域难敌,但他们身为天级超凡者,难道还怕真仙不成?

    眼下,五行山二大王以他精神异常者的霸道方式,向一群人展示了什么叫惹不起,眼神很横,脚步六亲不认,几大高手围攻他,却都各自吃亏,直接跑了,让其他人能怎样?招惹不得,那就躲呗!

    连乌天都躲他远点了,原本两者相邻,他倒也不是害怕,主要是他不想和一个比真精神病还横的人发生冲突,想低调点。

    “麻辣个鸡!”袁盛比谁都气恼,猴子屁股被烧着了,感觉十分丢脸。六大天级高手不怀好意的过去,结果都吃瘪了,被对方的观想之法融掉了部分肉身!

    其实,此刻的六人心中略微颤栗,因为,刚才那一刻,竟给他们一种惊悚感,远比外人看到的更瘆人。

    烛宏转身就走,一句话都没有说,左眼焦黑,到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呢,他去找陆仁甲了。

    目前来看,在不引起高层面强者反感的情况下,合理对孔煊出手,或许唯有陆仁甲可与之一战!

    相对而言,陆仁甲这边仙气蒸腾,一片平和,没有人围攻,顺风顺水。

    连凌清璇都在点头,认为这是一位有道真仙,与世无争,路上各路人马都没有人去和他竞争。

    “陆师,我这边发现一株黑耀神花。”路无法想要赠药。

    “不需要,你自己服食吧。”陆仁甲摇头,怎么可能要弟子的机缘。

    横向区域的一侧,较远处,那对黑闺蜜也进来了,安静琪道:“陆仁甲很出尘,无人阻击,当初在异海,你怎么就和对上了呢?看来要从你自己的身上找原因。”

    卓嫣然清纯的脸蛋顿时就黑了,真实的陆仁甲绝对不这样,以青铜漂流瓶传递抹香龙恶臭的分泌物,和她对决时,那可真是什么手段都敢用。

    她反击道:“我看孔煊也不像是惹是生非的人,针对的都是主动招惹他的人,你没事去黑孔雀圣山,结果自己吃亏了,看来也是怪你自己喽。”

    “应该把你那清纯的小脸和你那成熟的身材互换下,眼睛成熟一些,擦亮一些好不好?就他那种嚣张的样子,你也好意思美化,说他不主动惹事并与人为善?你什么眼神啊!”

    王煊顺利采摘到一株黄金光芒耀眼的花朵,瞬间花瓣在迷雾中飘落,竟凋谢了,露出一个金色圆盘,有点像葵花?

    圆盘上有很多种子,和葵花籽也不太一样,更像是某种坚果,不多不少,一百零八粒,每一粒都有手指头那么长,通体金黄,剥开后,果肉也金灿灿,香气扑鼻。

    然后,他就体会到了,果然是大补物,刚才施展精神病大法,有所消耗,结果瞬间就元神力量旺盛了。

    就这样,他一路向前走一路剥金瓜子,精气神在提升,元神都在缭绕金霞,效果极为显著。

    凌清璇开始付诸行动了,首先通过萧悦和乌天联系了,让后者心中直接一个激灵,剧烈翻腾了一下。

    还好,乌天发现虚惊一场,并不是怀疑他,而且,这种接触对他而言很有好处,多了一种身份作为掩护,现在他算是世外之地后人的合作者。

    接着,凌清璇又通过萧悦和五行山的二大王接触。

    王煊很想说,二位,缘分啊,才打过没多久,就又相见了。

    但是,大势之下,他也只能顺势而为,纵使相逢也不识,扬着下巴,诧异地看了她们两眼。

    “这里很多人都知道,我不喜欢打打杀杀,不愿涉足其他人的恩怨中。”孔煊很平淡地说道。

    凌清璇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是说此人是这里最凶的妖吗?赫赫有名地刺头,他在说什么,不喜争斗,是认真的吗?!

    她看了一眼萧悦,后者摇头,暗中告知,从别人嘴里了解到的孔煊最凶,最霸道,敢挑衅超绝世,并在青铜角斗场险些打死一位!

    看着孔煊高冷的样子,凌清璇倒也有些佩服了,难得很有风骨的一位妖王,竟拒绝了她,难道说他还不知道自己来自世外之地?

    “孔煊,凌仙子这样看重你,那就暂时追随在她身边吧。”一个黑衣男子走来,破开大道迷雾,脚下生出莲花道韵,带着淡淡的笑容。

    “你谁啊?”五行山的二大王毫不意外地展示出他应有且一贯的野性,横眉冷对,谁能为他做主?

    黑衣青年并没有理会他,而是对凌清璇暗中传音,道:“我姓伍,清璇仙子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在这里我说话还是管些用的。”

    接着他转头,道:“孔煊,一会儿你和凌仙子一起走。”

    “你精神病吧?!”尽管五行山的二大王孔煊,在不久前,自身表现的像是个精神异常者,但他还是想评价下别人,认为来人精神有疾,且自己身上黑雾已经腾起,不拿正眼看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