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283章 吃俺老孙一棒

新篇 第283章 吃俺老孙一棒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纠正,上章应该是用御道旗遮掩气息。)

    书房古色古香,摆着香炉,那里点燃着有助于提神顿悟的极品神香,书架上有一些孤本书册。

    显然,这些比较考究的书册器物等都是凌清璇随身携带的东西,日常起居用度等都非凡物,但是眼下却遭到暴力破坏。

    一根漆黑的大铁棍突兀出现,压裂虚空,让这间书房都瞬间爆开了,御道纹理冲向四面八方。

    现在王煊可没有任何保留,连那个女书童萧悦都极为厉害,就更不要说正主了。

    铁棒现在比神岳都要沉重,打在行星上的话,不用怀疑,直接爆开,现在被王煊抡动起来,落在这位世外贵女的头上。

    一刹那,这里符文冲起,术法绽放,神通瞬发,凌清璇的头上插着金步摇流苏等,璎珞各种饰品晶莹璀璨,全都激活了,皆是稀有的宝物。

    它们自动护主,神光激荡,阻挡那根漆黑的铁棍砸落,消弱御道纹理。

    毫无疑问,王煊这一击太猛烈了,无比的突然,那些宝物仓促间复苏,也难以有效挡住它的去势。

    但是,它们确实在消弱铁棍的部分威能。

    王煊心生警觉,铁棍上的纹理要是被削掉大半的话,还能起到应有的效果吗?

    他感觉有些不妥。

    霎时间,他元神之力沸腾,这是在大爆发的基础上,触发超神感应,自身状态急骤攀升,比正常的他强一大截。

    在这片宇宙中,他极为罕见的动用了杀手锏,不足一秒钟的超脱自我,御道纹理刹那跟着浓郁了。

    “吃俺老孙一棒!”电光石火间,口中肯定喊不出这种话,没那么快,这是精神领域的共鸣,加持,和超神感共振。

    喀嚓!

    在凌清璇的乌黑光亮的发丝间,那些金步摇流苏等,各种饰品几乎同时间炸开,被乌光暴涨的铁棍震碎了。

    所有这些,比闪电划过夜空还要快,凌清璇虽然在第一时间就感应到了危机,迅速动用护体符文,运转真圣功法,但还是来不及躲开。

    她在轻叱,那是来自元神的至高术法,肉身的动作慢了,以精神领域干预现实,要挡住这一击。

    藏在她发丝中的最后一件亮晶晶、如同繁星凝聚的珠花爆碎,大铁棍压落到她的青丝间。

    她元神光沸腾,精神领域扩张,铁棍带着御道纹理突破进来后,确实受到严重的影响,但是没改变趋势。

    咚的一声,这道响声实在太惊人了,宛若天雷撕开苍穹,在整片人间响起,动静太的骇人。

    凌清璇,来自世外之地的贵女,眼前发黑,头部剧痛,青丝断裂,纷纷扬扬的飘落向地面,而后焚烧。

    她的护体符文,御道纹理,精神干预等,都起到了作用,不然来自王煊超神感的最强一击,她哪怕再强,脑袋也要爆碎。

    现在,她头部符文暗淡,精神能量场散开,她的顶骨四分五裂,有鲜红的血水流淌了出来。

    凌清璇遭遇重击,头骨有多处裂痕,但是并未就此加剧,甚至,那些缝隙当场就被她运转真圣功法闭合了。

    最重要的是,其体内一缕神霞蒸腾出来,稳住顶骨,没有让那里再恶化,有神秘规则起了作用。

    她身体踉跄,头颅虽然没有爆碎,但她的元神干预现实,抵御铁棍御道纹理的恐怖一击时,差点被冲散,有些昏沉。

    以她为中心,神光万道,璀璨符文交织,辐射向四面八方,不止这间书房爆碎,连外面成片的建筑物也都解体,化成齑粉。

    “再吃俺老孙一棒!”王煊的精神咆哮,乌光暴涨的铁棍已经落下来了,又来到了近前。

    不过,这次凌清璇有防备,洁白纤手冒出刺目的光,甚至带着丝丝混沌气,向着半空挡去。

    王煊感应到危险临近,不止是此女带来的,还有不远处,书房外的宫殿炸开后,那里有十几名强大的超凡者,一起向他望来,每一个人都血气冲霄而上。

    当中没有一个弱者,最差的都是天级超凡生物,甚至有接近超绝世的生灵,部分人直接显照出御道纹理。

    显而易见,他们都是超级天才,是各域的怪物,都曾在金书玉册留名。

    王煊凛然,有些被惊住了,说好的与真圣后代一对一对决,生死搏杀,现在直接出来一群厉害人物。

    任何一个人,都是五六片星域同级不败的生灵,这样聚集在一起,虎视眈眈,并朝他杀过来了,关键是,都比他境界更高,一旦被堵住,没好下场。

    “狗曰的手机坑物,果然又出事了!”王煊暗中诅咒,转身就跑,第二棍没打中,他适时收手跑路。

    这些人要是和他同级,他直接就扑杀过去了,即便是天级前期的人物围来,他也敢冲过去按死他们。

    但是,有些都天级圆满了,这还怎么打?

    这可不是普通的天级,每一个都是数片星域中的第一人,在这种光环加持附体时,境界又那么高,算是一场血腥死局。

    “凌仙子!”

    “清璇!”

    各种不同的称呼,从一群破限奇才口中传出,有些人显然在真仙领域时就开始走御道化之路了。

    一群力压同辈的顶尖超凡者,呼啸着,像是一整片苍穹坠落,砸落过来,威势太恐怖了,磅礴如星海爆炸。

    各种术法,璀璨的飞剑,破碎虚空,五光十色,神芒万缕,兜着王煊的屁股就席卷过来了。

    身份无比超然、来自传说中世外道场的凌清璇,青丝断落,头上染血,在那里踉跄倒退,不断摇晃着,着实让人觉得心惊肉跳不止。

    一群金书玉册留名者,都深感震撼,连飘渺的至高真圣,其后人都遇袭了?

    凌清璇终于稳住,当真是惊怒与羞愤不已,头都被打破了,顶骨出现九道裂痕,给她凑了个极数,差点就全面炸开。

    她确信,换一个人的话,刚才一击之下,没什么悬念,必然会被爆头,强大如她都险些饮恨。

    这还是满头稀珍奇物饰品跟着一起防御的结果。

    她心中大受震动,自己的书童,被视为姐妹的萧悦刚遇袭不久,她自身也被人暴打了一棍,这是有组织有预谋的行动吗?

    究竟是谁在针对她?难道是某个真圣道场的后人下山,因为一般的超凡者绝对没这个胆子,不敢与世外之地为敌。

    便是真圣后人,没有说得过去的理由也不敢如此,就不怕两大道场开战吗?最终可能会引发真圣复苏!

    她一语不发,冲霄而起,亲自追了下去,现在她还感觉头疼欲裂呢,她稍微用手一抹,不仅有血,还有馒头那么大的一个包。

    这一刻,她真的被气到了,冷静的心,深邃的美目,都发生变化,渐渐被怒意填满,神光似要射落日月。

    事实上,哪怕她快速修复伤体,可是也有人看到了,很是吃惊。

    头顶那片淤肿的区域在没消退前,极其明显,带着血,顶在头上,像是个硕大的血包子,真含苞待放。

    王煊极速逃遁,身后万剑齐发,不同形态的飞剑,割裂虚空,斩破陨石群,让宇宙星空都在破碎。

    此时,他逃离沙漠绿洲,直接进入太空中了。

    轰!

    当他再次躲避,进行变向时,刚才的立身之地,整片虚空都化成漆黑的深渊,被轰穿了,刹那湮灭。

    他瞳孔收缩,那是至宝凝聚出来的规则之光,这要是打中他,且没有御道旗在身上的话,他直接尸骨无存,人间蒸发。

    这哪里还是单对单的决战,他不仅被围猎,对方还有至宝规则之光,而且就是从凌清璇的洁白右手中发出的。

    王煊警醒,难怪他打出第二棍时,感觉到了不对,对方散发着异常危险的气息。

    若非凌清璇险些被打爆头颅,元神之光被震得差点溃散,脑瓜子嗡嗡的,那个时候肯定能更快得激活至宝留在她体内的规则之光。

    这一刻王煊杀心出现,煞气滔天,不就是动用至宝吗?他又不是没有,他一转身就要杀回去,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在这里大开杀戒算了。

    “你要想好,这里在世外之地——悬空岭,固有的势力范围内,有真圣与超级违禁物品共同镇压一切。你在这里全力催动御道旗的话,会惊动不可想象的生物投下目光。”手机奇物提醒。

    “你这坑爹的凶物!”王煊骂道,这是一场值得铭记的热血大对决吗?这简直是来送菜,让一群奇才怪物一起来围猎他。

    他再次跑路,暂时没动用御道旗,逃亡于星海中。

    “你要知道,单一的对决,擂台式的决斗,从来都不是强者崛起的土壤。真正横推星海无对手的存在,哪个不是在最为复杂恶劣的大环境中挣扎而起,逆行向上的?天刀锋锐斩仙道,都是自磨砺出,眼下不正是最好的大环境体验吗?究竟是泼墨出你的灿烂画卷,还是涂鸦出让人发笑的草稿残篇,都由你自己来定,以命书写。”

    “#!”王煊只想口吐芬芳,都到这种关头了,这破手机还给他煽情,讲大道理,也不看看现实状况,他才是真仙而已,那群人最差的都是天级初期的绝顶奇才。

    后方,有一柄无影飞剑贯穿虚空,刹那出来,带着御道符文降临,是来自天级圆满生灵的袭杀。

    噗的一声,王煊后背深可见骨,再晚一步的话,他就被活生生地立劈开了。

    即便这样,剑锋也在他后背上留下很深的伤口,若非他的骨头足够坚硬,后肋骨都要被割掉几根。

    王煊不忿,道:“你要是给我找同级的超凡者,我一个人敢碾压整片星海,你看看现状,这是磨砺吗?这是想让我送死!”

    他闯入星空,开始大逃亡。

    “不是还有我吗,会给你对决的大环境。”手机奇物开口。

    它看出来了,王煊眼冒凶光,杀气确实暴涨到极限,真到了绝境,肯定不会再顾忌真圣道场的威慑。

    手机奇物于无形中相助,提升王煊的速度,拉开和那些人的距离,避开成片的飞剑与术法。

    这让王煊的火气稍微消了一些,一语不发,深入星空。

    “你走不了!”凌清璇开口,精神波动归于平静,恢复清冷的样子,便是元神传音也带着磁性。

    不过,王煊现在没工夫欣赏她的绝世姿容,横贯星河间。

    “有胆子来袭杀,没本事停下战一场吗?”

    “宵小之辈若敢驻足,我一只手镇压你!”

    那群天纵奇才开口,一个比一个自信,不过他们也确实有自傲的本钱,每一个都压得同辈超凡者抬不起头来。

    王煊有点忍不住了,伏击凌清璇,打她闷棍,确实结仇了,但他和这群人没有什么恩怨。他们不过是为了好好表现,希望进入凌清璇的视线,从而进世外之地,甚至成为赘婿。

    “你们这群大天狗,真敢一个一个的过来,我全都打爆。”王煊脾气上来后,话语自然也很不中听。

    “你想要一对一的战斗,好啊,你停下,我和你对决。”凌清璇传音,冷若冰霜,虽然让自己的心静了下来,但刚才的经历,让她这辈子都忘不了,她想亲手击毙这个恶徒。

    王煊直接就驻足了,回首看着他们。

    凌清璇一摆手,一群人暂时都停了下来,立身在星光下。

    “你是谁?”她黛眉微蹙,盯着王煊,看了又看,也没有观察出什么,过去从未见过。

    “齐天大圣!”王煊爆出一个让一群奇才都瞳孔收缩的称号,他提着黑铁棍,在那里昂首而立,一副敢战天斗地的样子。

    “狂妄!”顿时,有人忍不住了,一个年龄不大的超凡者,也敢自号大圣?

    连凌清璇都觉得,这个莫名蹦跶出来男子自信过头了,太张扬自负了,斥道:“真圣飘渺,虽世间无名,但却至高在上,哪个不是俯瞰宇宙星海的存在,你敢这样自称?”

    尤其是,当她看到王煊手中漆黑的铁棍,平静下去的心绪,顿时又要冒火了,头部结结实实挨了一棒,险些被打爆。

    这要是传出去的话,说真圣道场的贵女挨了一棍,还不知道要走样到什么程度呢。

    “现在不行,未来可期,我提前预定了。”王煊不在意,自信而沉静,一副他注定要成为真圣的样子。

    “你来自哪个山门,我们之间有怨仇吗?”凌清璇让自己冷静,这样问道,想弄清楚他的根脚。

    此时,她冰肌玉骨,风姿绝世,带着仙雾,很是出尘,没有什么杀意波动,宛若超脱在世外。

    “我来自真圣道场,花果山,水帘洞,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齐天大圣——孙悟空!”他详细地自报家门。

    一群金书玉册留名者,都瞠目结舌,真来自世外之地?

    “这世间根本就没有这个真圣道场!”凌清璇直接否决了。

    一位天级奇才冷笑:“呵,原来是自欺欺人,没什么根脚,还敢冒出真圣道场的人,就不怕引出大因果吗,那种至高之地,不是什么人都能提及的!”

    另一人也冷淡地开口:“可耻,只敢偷袭的贼子而已,也敢妄称来自真圣道场?恐怕仅此一句话就已经结下大因果,命不久矣,可笑,可悲!”

    “你们一群男人,错,是一群‘秀女’,在这里等着被评价,被人打勾打叉,也敢笑我?”王煊拎着铁棍,睥睨一群顶尖奇才,又看向真圣后人,道:“知道我为何而来吗?我是为她凌清璇打勾打叉来的!”

    感谢:冷眼看世界热心做人、请叫我大叔、在星空下入睡、冤种鹅鹅鹅,五月份的盟主,多谢各位,感谢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