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280章 对不起打错人了

新篇 第280章 对不起打错人了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剧痛难忍,白衣女子感觉头骨都被砸裂了,最后那一下到底是什么东西,不像是那硕大的拳头,怎么像是那说话的“教唆犯”在头上开口?

    手机奇物出奇的坚硬,连王煊都觉得,平日揣在身上,不用来砸头铁的人,都有点对不住它这种属性。

    “鉴于你不尊重我的表现,我在某项评价上,为你打了个X。”手机奇物发出幽幽乌光,开口说道。

    王煊理都没理它,现在他已经是五X强者,在麻袋中女子的评体系中垫底,也不在乎多一个“黑物”对他点评。

    白衣女子被套麻袋后,精神感知与外隔绝,只隐约间听到“为你打个X”这几个字,顿时体温飙升,剧烈挣扎,对抗。

    这是什么状况?有人对她下黑手,还有某种评价体系,要打什么X,她简直要疯了。

    还是说有另外一个世外之地的弟子在场,这是在故意奚落她,毕竟不久前她在为其他人打叉。

    王煊二话不说,邦邦……又给她来了十一拳,劈头盖脸,连砸再用头撞,力道生猛。

    来自世外的白衣女子如同网中的猎物,虽然实力极其强横,但是被伏击在先,一时间挣脱不出,束缚在御道麻袋内,吃了暴亏。

    王煊惊异,换个人头颅早裂开了,看不出这个女子身段婀娜纤柔,却这么抗揍,实在出乎他的预料。

    他感觉到,此人道行极为高深,所以,他也没留情,换了金角大王时期用的黑铁棍,曾经将金阙宫核心弟子莫青打爆头,性命呜呼。

    然后,白衣女子就身体摇晃了,神通本领再大也没用,被人提前准备好的密密麻麻的御道符文困住,头上接连挨闷棍,她确定骨裂了,头都要炸开了。

    接着,她全身上下,无处不被重击,包括面孔,现在去照镜子的话,所谓的仙女面孔,肯定肿成包子了。

    “悠着点,别出人命。”手机奇物开口,悬浮在一边采风,搭配上了周围的美景,附近花树成片,落英缤纷,灿烂的花瓣飘落,颇有意境。

    当然,配上中心地带的激烈动作片,反差就有点大了。

    “啊……”事实上,谁都有个承受极限,即便来自真圣道场的生灵也不例外,无论身份怎样,她都到点了,实在受不了,被打得痛叫出声。

    有心杀敌,报复对方,但是现在她真无力,她确定自己鼻青脸肿,额骨都出现裂痕了,肋骨都断了两根。

    王煊为了达到效果,没怎么手软,管她是贵女,还是谁,打过再说,反正他绝对不会去当车夫。

    他不下重手,对方就会让人用锁龙桩将他捉走,所谓先下手为强,打到这个贵女没脸见人,自己跑路,那就完美了。

    手机奇物觉得差不多了,劝道:“效果达到了,反正也不是正主。”

    “你说什么?!”王煊当时就是一僵,这破手机果然每次都出“事故”,但这次太离谱了。

    他都快打完了,告诉他,打错人了?!

    可是,他确信没认错,这就是书房中那个戴着白狐面具的贵女,元神气质也没变,理应打对了人才对。

    麻袋中,白衣女子也听到了手机奇物的话语,顿时要崩溃了,这两个恶贼伏击她,下黑手,好像找错对象了?

    她不知道是该愤怒喝斥,还是该庆幸这场惨案要结束了,真是激怒攻心,哇的一声,连着吐了几口血。

    她感觉体内怒血沸腾,并羞愤无比,有种想哭的冲动,也想爆粗口:老娘今天真是太倒霉了!

    最让她七窍要飙血的是,她身负重伤,被错打之后,那个凶徒将她丢在地上,一屁股坐在了她的身上,丝毫没有道歉与挽救关系的意思,当麻袋般坐在下面,在这里休息。

    白衣女子萧悦爆发,不惜鱼死网破,一副玉石俱焚的架势,结果被王煊用御道符文交织的黑铁棍敲在头上,终于撑不住,眼前发黑,昏昏沉沉了。

    她努力挣扎着,不肯昏过去,怕出现不可预测的事,但反抗力气没那么大了。

    手机奇物平静地开口:“她好像是真圣道场那个贵女身边最信任的人,被视为姐妹,从小一起长大的伴读,女书童。”

    这就是它说的“出了一些状况”,它捕捉到白衣女子萧悦对外通讯的部分内容,确定她是正主的女书童,被当作亲信,姐妹。

    原本在昏沉中萧悦顿时感到惊悚,这对凶徒太残暴了,来头得多大,竟是冲着真圣后人去的?

    王煊捶完人后,坐在那里,右手支着头部,一副思考人生的姿态,似乎也没打错人,毕竟要解决的就是想锁走他去当车夫的人。

    “这么大的动静,异人没听到吧?”王煊问道。

    “我把这里与外界隔绝了,没事儿。”手机奇物淡定的回应。

    王煊不置可否,连人都能打错,手机坑物实在不怎么靠谱。

    “该撤退了吧?”王煊问道。

    手机奇物道:“我寻思着,这次送惊喜活动出了纰漏,是不是重来一次,将你送到正主那去,再打一顿。”

    当然,这次它很注意防范,屏蔽了麻袋中的白衣女子萧悦,避免提前走漏风声。

    “她人在哪里?”王煊问道,而且不禁叹气,如果正主也在盛会现场,不打一顿的话,这事肯定没完。

    那位真正的贵女若是在附近,肯定不会就此离去,必然要发飙,处理与解决好这件事,他唯有再打一次,赶走才行。

    但是,他也警醒了,一个女书童就这么厉害,看来真圣的后人确实很有料,估计十分棘手。

    “既然打错了,那就去找正主?”王煊问道。

    手机奇物同意,道:“我琢磨着,这次的送惊喜失误了,你没能体验到一场完美的生死大对决,确实该去补打一顿。”

    王煊瞪着他,听这味儿不对,他可没心思专门找人去厮杀,他只是想解决眼前的麻烦问题。

    他阻止手机奇物,道:“你先等下,正主现在究竟在哪里?”

    “她的眼光比较高,看不上你们,翻过图册后,就扔给她的女书童了,让她代为行走四方,来这里审视你等。”

    手机奇物说道,它的感知超乎寻常的敏锐,捕捉到了萧悦对外通话的的部分讯息。

    听到这种话,王煊确实想去打一顿正主,但是他发现,手机奇物还是没有说对方在哪里。

    他就这样看着它。

    “这个……她应该在数十片星域之外吧。”手机奇物告知。

    “可以离开这片花苑了。”王煊面无表情地说道,人在数十片星域之外呢,正主管天管地,还能干涉这里将他带走啊?

    显然,打过地上的女子后,一切麻烦都被圆满解决了,他可没心情跨域去和真圣后人对战。

    “你不气吗?她没看上你们这批参加盛会的奇才,而在另一地却降临,亲身去观察了,进行评价。”手机奇物不死心,还在撺掇王煊。

    “有什么好气的,真圣后人又能怎么样,什么贵女,站在我面前,我也得先给她们打一顿勾叉。”

    王煊催它赶紧回去,别一会儿露马脚,好不容易将人暴揍一顿,别最后被让人察觉,功亏一篑。

    “行吧。”手机奇物开启通道,因为还在惦记让他补打那位贵女的事,它在这里倒是没闹妖。

    金色漩涡出现,直接连着那间安静的书房。

    “对不住,打错人了,有缘再见。”临别时,王煊将白衣女子翻了个身,面部朝下。

    虽然在道歉,但是,他最后又不忘记补了两拳,必须得打的对方脑瓜子嗡嗡的,神识紊乱,不然的话撤掉御道纹理构建的麻袋,对方可能会感知到什么。

    砰的一声,伴着痛叫,以及元神昏沉,双眼冒金星,白衣女子萧悦好长时间都没能动弹一下,缓了很久才起身。

    至于教唆犯与凶徒,早就没影了。

    “气死我了!”萧悦站在花苑中,雪白衣裙都被捶爆了,衣衫褴褛,发丝凌乱,至于脸上没法看了。

    现在的她,白狐面具早破碎了,鼻青脸肿,原本秀雅美丽的面孔,现在肿胀的像是个大包子,顶骨破了,额骨裂了,鼻梁断了,肋骨折了,浑身上下没有好地方,不是骨断就是淤肿。

    她竭尽所能的护着的超凡通讯器闪烁,还在通讯中!

    她是怕自己昏厥过去,或者被击毙,故此过程中一直保着它不碎,想关键时刻将她“遇害”的经过传出去。

    不过,刚才手机奇物隔绝外界,通讯器也没能时时对外传讯,只是记录了小部分能听到的内容,现在才开始向传递消息。

    “萧悦你怎么了?”超凡通讯器中,传来带着磁性的女子声音,有些急切,终于再次联系上了。可是,她听到的都是什么?延迟传递过去的痛叫声,邦邦的拳头砸击声。

    “清璇,你要为我做主,给我报仇啊……”终于,白衣女子忍不住了,彻底崩溃,哭嘤嘤。

    “什么,你被人……装麻袋了?!”对面,来自真圣道场那位贵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女书童,视为姐妹的萧悦,在一场宏大的盛会上会有这种经历。

    王煊平静地坐在书桌后面以悟道神藤编织的椅子上,安心打坐,一派安谧祥和的样子。

    此时,他全身都在流动柔和的光彩,朦胧出尘,无比空明,与世无争,仿佛得道的大贤,随时要成圣。

    随后,他脑后更是弥漫出一道又一道神环,越发神圣,像是在普照十方,要净化现世的一切浊气。

    就他现在这幅模样,说是大贤大圣都有人相信。

    “过了,别忘了,你是五行山的二大王。”手机奇物难得的好心提醒了一下,主要是它还在惦记另外的事。

    “是啊,我是孔煊!”王煊点头,收起祥和,扬起妖王的霸气,顿时滚滚黑雾弥漫整间书房,当然该有的道韵也不能少。

    萧悦化成一道流光,横穿花苑,极速向着盛会现场赶去,她只通话了瞬间,就全面清醒了,要封锁盛会现场,调查都有谁远遁而去,她想找出凶徒。

    如果不将那两个恶贼揪出来,她感觉自己会被憋死,太可恨了,太可耻了,说打错人了,最后还邦邦给她补拳,现在别说杀人,她活吃了对方的心思都有了。

    回归的刹那,她立刻联系一位老异人,同他们这一真圣道场有往来,快速而简短地告知,说有紧急情况,不要让任何人离开盛会现场。

    在途中,她换上新的白裙,又戴上一张白狐面具,先冲进偏殿中,找到四名亲信,了解这里是否有异常,有没有人离开。

    她觉得,作案之人不是上了年纪的老家伙,老辈应该没那么跳脱,对方市井气很重,还很黑心,言行偏年轻化。

    “是否有人离场?”她急促地问道。

    四名青年男女都诧异,这里很平和,告知她没什么情况,同时他们注意到萧悦的青丝略微凌乱。

    而且,他们很敏锐地注意到,萧悦似乎换了一件裙子。

    至于她身上的伤倒是没留痕迹,萧悦丢不起那个人,第一时间就将乌眼青、断裂的鼻梁骨都恢复了。

    “不对,孔煊呢?!”萧悦回来后,自己也在扫视,她对这里的几个刺头格外关注,自然在第一时间发现某个霸道乖张的妖王不在现场。

    “他顿悟了,在书房中。”戴着真凰面具的男子告知。

    萧悦胸部起伏,努力的深呼吸,压制自己满腔的愤意,她在挨揍,那个有些嫌疑的刺头跑她书房去悟道了,这么巧吗?

    该不会就是此人吧?施了什么障眼法,瞒天过海,其实早就逃离了会场,不在此地。

    她留下一道白光,刹那就冲了过去,猛力推向那扇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