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275章 盛会上的刺头

新篇 第275章 盛会上的刺头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到处都是光,人们什么都看不到了,入目所见,那是永恒之璀璨,见证不朽于一朝间盛放。

    一刀劈开生死界限,一狼牙棒粉碎虚空,两件兵器相互对轰后瓦解,消融了,唯有御道符文燃烧成光。

    茫茫一片,圣光在论道之地肆虐,青石地面所有花纹都亮起,五重规则法阵复苏,阻挡这些光。

    还好,论道之地守护大阵足够惊人,是异人的手笔,不然的话,御道符文之光倾泻出去,那将是灾难性的。

    即便如此,场外的人们也感觉到了一股山海决堤般的狂暴气息,又似星空坠落般压抑,心头悸动。

    最后,还是有光飞了出来,那是被五重规则法阵净化后的超凡因子,没有了御道纹理,如河海汹涌,惊涛拍岸。

    许多人都飞了出去,虽然没有被重创,但还是受到了冲击,部分人口鼻溢血,跌到了远处。

    人们想到了此地的牌子,写的很明白:论道有危险,近观需谨慎。

    “我就是凑个热闹而已,想看一看最强真仙的对决到底有多出格,结果直接就断了三根肋骨?”

    有人一脸发懵的样子,而后呲牙咧嘴,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是观战者,并没有入场,结果骨折了。

    “再怎么说,我也是天级领域的超凡者,被很多人喊天才小师弟,不就是站得近点吗?现在他么的,右腿断了!”

    一个年岁不是很大的人族青年,起身后直接开启金鸡独立模式,低头看着右腿,感觉难以置信。

    有人安慰:“兄弟,你知足吧,没看到那边吗?有位道友直接发生了人生惨祸,多断了一条腿,可以去真皇的道场当内侍了。”

    当然,这也只是一种调侃而已,这种级数的生物便是断腿断头也不算什么,很快就能肢体重生出来。

    总体而言,论道之地一片“兵荒马乱”,离得过近的人都被掀翻了出去。

    场中的光消散,两位超越常规范畴的真仙,各自都有些凄惨,早已横飞出去,跌落在青石地面,满身都是血。

    陆仁甲那不染纤尘的白衣,成为破布条,并化成殷红色,他负了重伤,七窍流血。

    另一边,孔煊身上的黑金甲胄也破碎了,满身鲜血,艰难抬头,但他野性不减,淌血的双目中,战意高昂,光束慑人。

    很明显,最后关头,王煊的本能直觉感应到了,有宏大的意志降临,有高高在上的生物观战,顶级异人出现,不止一位。

    所以,他也只能发狠,得卖些力气自己打自己,无论是真身,还是混元之身,都被冲击得露出骨头了。

    甚至,有的骨头出现裂痕。

    这样的假打,比之真打都危险,毕竟一个控制不好,一方的力道稍重一些,便会失衡,另外一方可能会因此成为不完整体。

    这么惨烈也算是真打了,有异人在俯视,王煊没办法敷衍,只得拿出几分凶性来。

    “孔煊与陆仁甲两败俱伤,平局。”一位老者当众宣布,两人被判定实力相仿,平分秋色。

    烛龙族的众人,合道宗的元闳,以及神猿族的袁盛等人都盯着场中,看到孔煊指骨都露出来了,身上有不少血洞,大受触动。

    这个凶妖也有今日?被人重创了,在过去这个霸道的妖王,虽然嚣张,但是真的太强了,同层面没人能降服。

    现在有人将他重创了,可惜,没能杀死,这多少让他们遗憾。

    但是,总算看到能制衡他的人出现了,如果不设限,一直厮杀下去,说不定陆仁甲就能干掉他。

    烛龙族、袁盛等人都在思考,陆仁甲获取那块胸骨上的御道符文后,过段时间是否会更强?这……相当值得进一步拉拢。

    青铜角斗场、财运赌坊的人,在现场观看这一次的最强碰撞后,都眼神火热起来。

    这种势均力敌的绝世真仙大战,眼下只能算是预热,日后若是能撮合两人一分高下,铁笼厮杀,绝对要大爆,会吸引无数眼球,擂台外座无虚席,人们肯定会下注,赌谁胜谁负。

    “太强了,这样的真仙之战实属罕见,这两人站出来任何一个,仅单手就能按死部分天级生灵。”

    人们议论,这里一片喧沸。

    “陆仁甲,还敢再战下去吗?分胜负,定生死!”这很符合五行山二大王的霸道性格。

    他摇晃着身体站了起来,妖气冲天,扬着头,一副天老大、地都排不上老二的样子,唯有他踩着大地,仅位于高天之下的姿态,横行世间。

    “以后再说吧,今天我是为我进中央巨宫而战,想去尝一尝长生果宴。”陆仁甲也起身了,虽然白衣破烂且染血,但依旧云淡风轻。

    两人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风姿与气质。

    “有门!”孔煊的一群对头们,看得眼中神芒流动,心头火热起来,这两人便是短期不会大战,将来也有成为宿敌的可能,值得他们去努力,去推波助澜。

    “将陆仁甲培养起来,耗也要耗死孔煊!”有人琢磨,很希望出现这样的局面。

    “鉴于孔煊和陆仁甲的惊艳表现,可享用长生果,能饮御道美酒。”中央巨宫中,传出声音,正式相邀。

    还沉浸在最强真仙战中的人们顿时都回过神来了,皆露出羡慕之色,这种殊荣以及实实在在的好处,谁不渴求?

    多少年后,这都是谈资,昔日我曾与异人同坐,共品长生果,共饮一坛神酒,许多人心思都活络起来。

    “必须要决战吗?”有人问道。

    “不,只要有在某个领域有独到之处,或者蹚出了一条路,便会被邀请。”现场立刻有一位老者回应。

    “我有独到之处!”远处,立刻有人大喊道,让王煊都不禁侧目,因为听出是熟人的声音。

    “我的特长是长寿,即便神话落幕,在腐朽的宇宙中,我也是长生种,能活上数千年,甚至上万年!”

    这种话语一出,各方震惊。

    然后,人们立刻回头去看,一眼望到一头银色的大龟,正直立着身子开口,正是玄天。

    所有人都晕菜,你好意思吗?千年王八,万年龟,这是种族上限所致,你跑这比寿元来了?

    “退下!”果然,宫中有人喝斥,根本不认可这种特长。

    “我在山川中发现一枚天地自然孕育出的神圣纹理……”又有人开口了。

    “你且走上前来,展示一番。”中央巨宫中有人回应。

    尽管这个人提供的特殊纹理没什么大用,但却让很多人看到希望,胆子大了起来,但凡觉得自身有与众不同的地方,都想去尝试。

    孔煊和陆仁甲换下染血的战衣后,联袂走进巨宫中,刚一进来,就不禁愕然,这地方也太大了。

    说是宫阙,里面简直像是一马平川的大平原,无比的空旷,自成一方天地,殿中巨大的柱子宛若撑天支柱。

    白雾没过脚面,玉石铺地,路的两旁,有七宝灵池,内有珊瑚,栽种神莲,有阴阳神鱼游动。

    说是与异人同在,那些身影很飘渺,甚至看不到,都坐在巨宫最深处,都被混沌雾霭覆盖,模糊不可见。

    孔煊和陆仁甲分别被青春靓丽的女仙引到前方的一片区域,这里摆着桌案和蒲团,就在玉石路的两侧,也紧邻着像是在撑天的柱子。

    关于巨柱,上面刻着很多纹理,也有旧时代的轶事,有纪元末年大战时流血的画面,但是外人很难看明白,应该是给异人看的,能勾起昔日的回忆,凭吊逝去的那一纪。

    聂青和路无法早就进来了,各自独坐于一张玉石桌案的后面,桌上摆着果品,亦有美酒。

    路无法起身,迎接陆仁甲,至于聂青眼皮都没抬,安然静坐,沉默饮酒,他的心情很糟糕。

    孔煊和陆仁甲也是一人一张玉石桌,坐了下去。

    身为刺头的孔煊妖王,顿时咧嘴,有些不满,几个果盘中都有发光的果肉,但都被切成片了,没有完整的,确切的说叫果盘。

    紫府桃,号称可延寿一万载的顶尖奇果,只有三片,王煊估摸着,也就是占了一颗桃子的四分之一。

    桃肉虽然仙光艳艳,紫气腾腾,但是量也太少了。

    “三片桃肉,代表三生万物吗?”孔煊坐在那里,直接就这么说道,随手捏起一片,扔进嘴里。

    负责为他引路而来的女仙顿时吓了一大跳,路无法也露出异色,聂青则更为吃惊,这妖王真是吃了黑白熊心,吞了光暗豹子胆吗?

    “这是传说中的岁月果吗,通体金黄,流动着岁月的力量,可惜只有两小块,哦,其中一块还粘着一小块果核,这是代表着二生三吗?”孔煊说道,一口都给吃下去了。

    接着,他又拎起一个酒壶,颇为袖珍,不过巴掌高,他直接向嘴里倒去,这是还阳酒浆,号称御道美酒,能帮异人练功。

    确实有效,顿时让他浑身发热,御道纹理生机勃勃,但是里面的酒浆少的可怜。

    “一壶酒,勉强两小口就饮尽了,这是代表一生二吗?”王煊再次开口。

    聂青服气了,这位真是敢说话,连他听着都甚是不安,要冒汗了。

    王煊倒也不是冒险,黑孔雀族的老异人就在上面,还有青铜巨宫的异人陈固,也应该端坐迷雾中,都知道他的“底细”,应该会“包涵”。

    “怪话真多,不愧是个刺头。”有人笑着点评,身为异人,自然没那么小心眼,沧海桑田,人间更迭,什么样的生灵没见过?

    他们活的太久远了,随超凡中心转移,经历的大宇宙都不止一个了,到了这个层面,很多人都快活成活化石了,常年古井无波,对于一些另类与异常的人和事反倒会感兴趣一些。

    “前辈,长生果虽好,神酒虽妙,但是,实在太少了。”王煊说道。

    有异人开口:“你以为这种东西出产很多吗?有些品种动辄便需要数千年才能成熟一次,还要送到……未知处一些,要与异人交换一批,本族留下一些,你说还能剩下多少?”

    有一位女异人笑道:“倒是有趣,你想要吃更多的长生果,饮更多的美酒,也不是不可以,去四次破限,打出最强一击,可以考虑。”

    “难为我了。”孔煊重新归于低调。

    “真能做到的话,自有大造化。”女异人微笑。凭着感觉,王煊觉得,这像是丢猫那位。

    旁边,聂青神色复杂,就是这么一个刺头,居然有幸能和异人对话,这对很多人来说想都不敢想。

    异人高高在上,俯视星海,不可接近,便是各族的老祖宗,都很少在本族显神异,现真身。

    “宣布吧,让在真仙领域就走出御道化之路的超凡者入内。”巨宫深处,有异人开口。

    毫无疑问,真仙境界能踏出这种路的人不多,已经被异人初步认可,觉得未来大有可为。

    王煊安静地坐着,这次没开口,他很清楚,能走出这种路的人极少,且被最顶级的大教把持着。

    一般的人连那种经文都没有,怎么去踏出这样的路?

    王煊摇头,无论在哪里都不可能绝对公平。

    果然,稀稀拉拉,进来有限的一些人,洛莹在内。

    玄天,也跟着进来了,他是天级生灵,但是,他在真仙时确实就踏出了那种路,被族中重点培养,类似的还有黑鹤。

    “金书玉册留名者,自然可以入内,规格更高一些。”又一位异人开口。

    的确,那种超凡者,动辄就是数片星域不败的奇才,潜力与实战能力都超强!

    事实上,这种人物,其中一些人早就被通知了,会请他们进来,所以他们很平静,一直安然未动。

    人不多,也只是少数几个,有久闻其名、今日才现身的六域不败的高手夜歌,如今已是天级,更有安静琪、卓嫣然在内,还有另外三人。

    聂青,暗自叹气,自己过早地躁动了,以他的地位原本就该来这里,结果和路无法先战了一场,成就了对方。

    “散修,完全凭借自身之力,以‘野蛮’冲撞之势,二次破限以及以上者,可以入内。”有异人开口。

    然后,有人补充:“但凡借助天地灵物,或者师门长辈相助者,不在此列。我们会认真检查,冒充无用。”

    很多人动容,这也是在给散修机会,事实上,没有顶尖大教的资源,能二次破限的人就很逆天了。

    这种人潜力巨大。

    未来,当他们踏入超绝世,尝试向异人努力时,或许可以大器晚成,也许比借助师门之力才三次破限的人更强。

    数人走了进来,和孔煊有点相近的特质,略带野性,不怎么怯场,散修能走到这一步,蛮横破限而上,着实不易。

    外面乱了,各路天才都自恃甚高,不然也不会被带来参会,别看有些人不足0.9青鸦,但是在本族中也算不错了。

    很多人躁动,都想试试,从特殊领域突破。

    “我六只眼睛睁开,可以堪破虚妄,八只眼睛齐睁,能望穿阴阳生死路!”金铭来了,然后,在人们震惊的目光中,他八目睁开后,真的通过了!

    “这兄弟牛犇啊,就这么进去了,我要去试试!”

    很快,入口那里哗然,一片嘈杂声。

    片刻后,巨宫门口更轰动了,因为那里来了个狠人,颇为逆天。狼獾成功过关,不过还在和人掰扯,问能不能带子入内。

    “这兄弟太狠了,自己砍了自己元神一刀,当众自杀,居然没什么事,仅是头上一根羽毛略微暗淡,就这么活过来了。”

    显然,狼獾头上的翎羽再次变异,比以前更神异了,这种代表真命不朽的翎羽,让门口的老者都略微发呆,对他放行。

    “惹不起,动辄就挥刀砍自己,举办方该不是怕他死掉,这才让他过关吧?”

    “好狠,把自己元神和肉身给劈杀了,但他又活了,真命确实难灭,有真本事啊!”

    狼獾成功携子而来,进入中央巨宫。

    宫阙内,年轻的面孔多了一些,最起码比早先热闹了,进来的人都有过人之处,得以享用长生果宴。

    五行山的二大王,早早就吃光了那些果盘,也喝干了仅有的一壶美酒,站起身来去找熟人聊天,不经意间,就拈起安静琪一片果肉,真就是混吃混喝,瞬间惹来白眼!

    “偏殿中,还有一场小型宴会,可能还有个假面联谊会,那里有完整的紫府桃,岁月果,贵客要去试试看能否过关吗?”

    有女仙竟悄然走到五行山二大王的身边,这样和他以元神低语,秘密告知。

    “嗯?”王煊心头一动,想到了什么,自然要去看一看是否真有世外的人出现,到底有多么惊艳与强悍?

    当王煊来到偏殿时,陆仁甲、夜歌也进来了,另外还有两位青年男子跟进。

    一层朦胧的纱挡在前方,隐约间可见,几张桌案横在前面,有的摆着紫府桃与还阳酒,有的摆放着经书。

    还有的桌案上,摆着发光的骨头!

    一位女仙再次悄然来到孔煊的身边,对他耳语,用元神传音,告知他,只要能穿过那重纱,触及到什么就可以取走什么。

    王煊看了又看,最后发现,在轻纱的后面,白雾中还坐着个女子,此时正手持一页金色的经篇,低头观看。

    她应该不算在可以取走的物品之列吧?

    但是,她手中的金色纸张,竟流动着丝丝混沌气,具有惊人的异象和奇景,着实诱人。

    “真触碰到什么物件,就能取走什么?”王煊开口,这不止是在问身边对他轻语的女仙,也像是在问轻纱后面白雾中的女子。

    王煊盯上了她正在低头阅读的金色纸张。

    “没错。”轻纱后有声音传出。

    孔煊走来走去,要不要试试?

    而且,女子微微点头,甚至略带轻笑,并扬了扬手里的金色纸张,很明显看出他的意图。

    王煊自然是有意让她明白,自己看中了那页经篇,不然很莽的直接去下手,对方挑理以及不承认,那就不妙了。

    现在,女子这样表态,那他就真想试试了。

    王煊走了几步,又皱眉,轻纱内蕴奇异纹理,很棘手,到底要不要豁出去试试?他摸了摸自己的头。

    真长章。今天周六,又到了休息一章的日子,吸收天地灵气去,保障熬夜不朽。更新完了,大家不要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