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273章 黑马崛起

新篇 第273章 黑马崛起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不需要。”王煊拒绝了,谁知道又会出什么事,都不止一次了,手机奇物自带坑爹属性。

    他在盛会现场,万一出现一个金色的漩涡将他吞进去,没法解释,暂时真没这个需求。

    手机奇物道:“这是一次全新的体验,前所未有,分外不同,婉拒,还请慎重。不要因一时执念,而在未来回首往事时悔恨,不要因为今日之迟疑,将来扼腕长叹,抱憾终生。”

    这是婉拒吗?王煊给它纠正,这是直接拒绝好不好!

    “鉴于过于重要,暂且为你保留选项。”手机奇物说道。

    王煊不理,将它无视。

    论道之地,地面铺着青石,刻着模糊的规则花纹,地方开阔,足够两人施展伸手。

    聂青,很注重自己的形象,发丝整齐,没有一根凌乱,流动着朦胧的光。

    他身材笔挺,银色制服,现代装束,但明显是特制的,没有一点褶皱,长发飘起的刹那,身体神圣化,格外璀璨。

    可以看到,他周围的虚空都因此而扭曲,各种景物或拉长,或缩短了,给人造成很不适的感觉。

    另一边,路无法静默无声,像是一杆标枪钉在地上,细密的纹理自脊背腾起,蔓延向全身。

    没有任何话语,两人爆发,全力杀向一起,如神虹射穿天日,似星芒撕开冰冷的宇宙,一刹那的交锋,让整片论道之地风云突变,苍穹被两道身影划开。

    这两人太快了,从很多人的眼中消失,甚至,从感知中消散了,两人都发生了特殊的变化。

    聂青,除了从手臂那里调动御道化纹理,进行护体外,血肉中还有金属光泽流动,那是一种奇异的秘金,可用来炼制最顶级的兵器,化为液体,和他自身结合,如同血液被输送到全身。

    他的体表除却御道细纹外,还金属化了,异宝化了。

    砰的一声,两人没有躲避的意思,第一击就全力以赴,术法粉碎虚空,肉身碰撞在了一起。

    第一式对轰,简单而野蛮地一次冲撞,撼动论道场,让这片空间都轰鸣了起来,地表的青石更是花纹交织,规则呈现,守护此地。

    这只是前奏,下一刻,虚空中,裂缝演化为漆黑的深渊,成片的出现,这是被他们的肉身撕开的。

    两人肉身对轰,坚持的刹那,简直要毁灭立身之所,从所有人眼前消失了。

    因为,他们都跌入了次元空间。

    噗的一声,路无法冲了出来,在肉身的第一次凶猛碰撞中,他多少有些吃亏,血肉模糊,臂骨、指骨都露出来了。

    他七窍流血,尤其是双目那里,两道殷红的血迹现在都没有止住,他倒飞出去很远,还在滴落。

    他的脊背发光,龙吟响彻四方,在御道符文的蔓延下,他总算是稳住局面,肉身快速愈合。

    另一边,聂青银色制服破碎部分,但他依旧挺的笔直,身上也有血迹,秘金之光流动,和御道纹理交织,明显比路无法伤势要轻。

    “活性的大罗金母,这是炼制违禁物品的辅料,被他以特殊的超凡之法融入血肉中,确实了不得。”

    场外,有人发出精神波动,不然的话,指望开口,场中早已瞬息万变,跟不上节奏。

    “了不得,难怪聂青自负可以横推一方无对手,他另辟蹊径,走出了一条可怕的道路。难道他想在将来,将自身化为违禁物品,演绎成人形至宝吗?”

    各方动容,很多青年男女大受震动。

    “聂青,应该可以大胜。”烛龙族有人以精神交流,甚至想大喊出去。

    该族有人立刻制止了,道:“闭嘴,聂青目前不会去战孔煊,相反,路无法的师傅陆仁甲倒是有可能会出手。”

    “太现实了吧?”

    “闭嘴!”

    ……

    场中,路无法站在虚空中,精神半出窍,伴着一株大道神莲,青碧翠绿的叶子摇曳,银色的花蕾盛放,流动丝丝混沌气,和他的元神共鸣。

    对面,聂青极速接近,不仅身上御道符文流动,在头部的元神中也有纹理浮现,如星河环绕,他预感到,对方要对他进行精神攻击。

    聂青右臂发光,像是有一口圣剑在复活,所谓最强的杀手锏,就是要一击毙命,他准备直接斩掉对手。

    路无法的双眼很特殊,昔日病变,而后异化,在其视野中,极速运动的物体可以变得缓慢,他能清晰捕捉到各种轨迹,寻出破绽。

    果然,他发现对方一些细微的防御漏洞后,抢先发难,以自身脊椎上的御道纹理构建神虹,防备对方的右臂圣剑,眉心则爆射出一道符文神箭,和那御道奇景——青莲,结合在一起。

    哧的一声,这一刻,路无法无视了空间,也像是超脱了时光,青莲神箭破开迷雾,快到不可思议,到了聂青的眉心前。

    聂青身上御道纹理交织,,覆盖向头部,刹那阻挡,到了天级领域后,他已经能够灵活调动体内的纹理。

    可是,那青莲也是御道化的奇景!

    噗的一声,聂青眉心淌血,元神虽然没有被射中,但是额骨却被穿透了,血肉撕开,莹白的额骨上不仅有血洞,还有细密的纹理,十分吓人。

    “我去,路无法这么恐怖,差点就绝杀掉聂青!”有人惊叹,感同身受,这精神之箭若是飞向自身,绝对避不开,大概要被钉死。

    所有这些都是电光石火间的事,连以神识交谈的人都跟不上那两人的速度了。

    聂青吓了一大跳,险些饮恨,对方的精神攻击太超常了,捕捉到他留下的一缕细微的防御缺口,差点击毙他。

    他全身纹理沸腾,除了元神和右臂,其他地方近乎放弃防御,因为,他调动所有御道化纹理,化成圣剑,右臂扬起,要劈杀对方。

    这一剑祭出的话,若是对手避其锋芒,躲避与防御等,那只会加快死亡,这一剑彻底锁定了对方的精神印记。

    路无法感知敏锐,双目交织纹理,发现端倪,事实上他也没想躲避,两式过去了,还差最后一式分胜负,他原本就是想主动进攻。

    一声龙吟,激荡九天。

    路无法后背上,脊柱仿佛有单独的生命,霎时间复活,一条大龙从那里向上攀登,从其头部飞出,冲霄而上,格外璀璨,向着聂青俯冲过去,猛烈而霸道的扑杀。

    论道之地剧烈颤动,各种法阵相继复苏,守护此地,虚空爆鸣,黑色的大裂缝交织,一道又一道。

    所有人都倒退,感觉异常危险,人们意识到,最后一击有结果了,决战短暂而慑人,最强碰撞即将落幕。

    一口由御道化符文构建的大剑从聂青的手臂中飞出,他带着冷意,要去屠龙!

    虚空炸开,如同圣剑横空,接近龙首,要斩杀那气势磅礴的大龙,虽然都是御道化的奇景,但是很真实,有龙血流淌了出来。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很紧张,仿佛是自身在场中决战,即将分出输赢与生死。

    噗!

    大龙瓦解,化成璀璨光雨,许多人惊呼,路无法的御道化大龙被屠掉了?

    “大龙蜕变?”

    那条大龙一刹那散掉了,在光雨中,竟有一个人形生灵出现,拎着一杆金色的长矛,如同羽化飞升,刺向圣剑。

    路无法的演化的大龙竟可以升华,着实惊人。

    真龙再变,这是路无法演绎的脊椎骨御道化纹理,让王煊都在暗中不断点头,他练过这一篇,自然看出,路无法这是蹚出了自己的路。

    锵!

    圣剑和御道化的长矛碰撞,震耳欲聋,响彻在所有人的精神世界中。

    神圣化的纹理大爆发,最后,让很多人都不得不闭上眼睛,部分人哪怕相隔很远,强行去观看,也是眼角淌血。

    当绚烂的光消散,场中的圣剑折断,长矛消散,人影朦胧,踉跄倒退。

    聂青和路无法的真身爆出一个又一个血窟窿,满身是血,骨断筋折,甚至眉心都有血洞,各自的真身都受到剧烈冲击,横飞出去,现场寂静。

    “两败俱伤,平局!”有一位老者在远处开口。

    片刻后,两人艰难地坐起,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路无法战意高昂,他最需要的就是这种磨砺,找最可怕的对手磨自身之锋芒。

    聂青面色苍白,带着无边的怒意,平局收场,让他恨不得再重打一场,今天他带着希望而来,想表现的完美一些。

    可是事与愿违,他一而再的陷入不利的局面中。

    人们哗然,在这之前,很多人都不知道路无法,仅去过异海的人知晓,完全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聂青名气何其大,是五域不败的真仙,带着辉煌的战绩,破关到天级领域中,这样的人居然拿不下一个相对而言默默无闻的人。

    对于光芒万丈的聂青来说,平局就算失利了。

    “大黑马啊,路无法居然这么强,战平了聂青,自从之后,再也不算是籍籍无名,天下谁人不识君。”

    “早先受烛龙族影响,聂青还和孔煊不对付,现在看他终究差了点事啊。”

    “确实,孔煊与陆仁甲齐名,陆仁甲指点过的路无法都能和聂青战成平手,对比太明显了。”

    这种言论一出,聂青接连又咳出去两大口血,感觉窝火,满心的愤懑,但是他又无可奈何,今天在这里他的战绩确实不具备统治力。

    当然,他也不忿,路无法晋升天级了,而陆仁甲还是真仙,孰弱孰强,不战过怎么知道?

    果然,现场也有其他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直接开口问路无法,现在是否可以挑战指点过他的陆仁甲了?甚至已经超过了。

    “即便陆师还是真仙,我也不是对手。”路无法直接了当地回应。

    一群人面色都变了,内心大受震动,他是谦逊,还是真心话?可是,当所有人看向他时,发现他很认真,没什么夸大的意思。

    中央巨宫中有人开口:“路无法和聂青战绩非凡,在御道化的路上摸索出适合自身的法,未来璀璨可期。现在,特邀你们二人进入中央巨宫,得享长生果宴,饮御道美酒。”

    现场顿时轰动了,一场对决,虽然是两败俱伤,但是太值了,这两人受邀,即将进入异人所在的中央巨宫中,那里的顶尖仙果和神酒等都是罕见的奇物。

    部分人更是知道,里面应该还有来自世外的生灵,只要能入内,就会进入贵人的视线中。

    很多人都激动了,想要表现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尝试下,想办法进入巨宫,那里有机缘,有造化,也有未来。

    孔煊和陆仁甲各自站在一方,遥远地对视了一眼,要不,打一场?

    至于死磕,血拼,毫无必要,王煊觉得一击足矣,打出气势与大场面,能进去混吃混喝就够了。

    “陆兄,你看到了没有?那两人都被直接邀请进去了,有出尘的仙女引路,要去享用异人盛宴,其中一个可是你亲自指点过的弟子啊。我等盼你也能入场,期待你在这里大显身手,睥睨诸教弟子,被邀进中央宫阙。”

    有人过来,撺掇陆仁甲下场,展露绝学。显然,醉翁之意不在酒,大显身手怎么能没有对手?

    自然是有人希冀,陆仁甲大战孔煊!

    王煊心境平和,暗道,我是给你们演猴戏的人吗?

    当然,如果有人能拿出御道骨,或者失传的御道经篇,他可以考虑下假打,陆仁甲和孔煊对轰一掌,然后联袂而行,双双进入中央巨宫去喝酒。眼下,就看有没有人足够大方了,他倒是颇为期待。

    感谢:悠哉大王想摸鱼,昨天多次发盟主。

    感谢:指尖一流沙、陈词旧调、雷城56、浅海老王,谢谢各位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