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267章 得知真相要自闭

新篇 第267章 得知真相要自闭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清风吹过,紫莹莹的竹林发出沙沙声,韦博来到最前方,研究堵住洞口的法阵,得出结论。

    “不难,不过是七转太阴阵,还没到九转之顶,封住道路的人虽然不俗,但还是欠些火候。”他出手了。

    至于其他人都站在后方,等着他破阵,准备进造化园中去薅一波羊毛。

    王煊有种感觉,这群超凡者中,有相当一部分人都是老六,躲在后方,等着韦博过五关斩六将。

    一声闷响,破洞中冲出一片极其阴冷的黑雾,七转太阴阵被意外激活,将韦博震退出去,他的双手血淋淋,极速倒退。

    韦博皱眉,道:“有点意外,布阵之人有些门道,留下暗手,七转尽头之后,八转跟进,但应该可以破解。”

    “韦兄高才,连这种封门杀阵都了如指掌,佩服。”有人开口,在那里赞叹。

    到了现在,王煊不认为所有人都在溜须拍马了,这里面有一群资深演员,“素养”极高,让人难辨真假。

    “嗯?”这次,韦博很谨慎,第一时间发现问题,八转尽头,九转太阴法阵再生,让他的脸色沉了下来。

    幸好他很谨慎,有所准备,不然的话,这次要是引动封门之阵,他双手和半边身子都可能没了。

    他冷着脸,没有再耽搁时间,右手中浮现一条淡金色的绳子,细密的纹理交织,化作一条金龙,噗的一声,将堵住洞口的法阵贯穿。

    有人动容,道:“韦兄真是深不可测,我等难望项背。”

    “如此手段,便是超绝世被击中,大概也要负伤,甚至饮恨!”一位女仙妖惊叹,红唇微张。

    一群人都点头,这次虽然有老六,有演员,但很多人真心吃惊。

    王煊清楚,那条淡金色的绳子是至宝凝练出的一道规则之力,他早就见识过了,属于消耗品。

    韦博一脚踹出去,让堵路的残余法阵破碎,他当先走了进去。

    “嗯?”

    里面也有一群人,原本十分焦急,现在见到法阵突破破开,立刻向外闯,和韦博等人撞上了。

    “你们是谁?”韦博神色不善地问道,他性格有些霸道,堵住这些人的去路。

    “我们来自狼族,各位,赶紧进去吧,里面奇物很多,我等要出去喊熟人一起来,根本采摘不过来。”为首之人开口,金色瞳孔绽放神芒。

    韦博冷哼了一声,倒也不愿节外生枝,迅速向里闯去,进入超物质格外浓郁的林海中。

    那群人退后,很有眼色,等韦博等人进去后,才开始向外跑。

    王煊看得清楚,这群人虽然化形,改变容貌掩饰了,但有人不小心露出猴子尾巴,这是长臂神猿族的人?

    他确信,这群天级猴子差点被人封堵在里面,现在冒充狼族跑出去后,肯定不会再来了。

    “赶紧走!”一群猴子翻过竹林墙,在袁盛的带领下,飞速的跑了。

    天空之城外面,乌天皱眉,心有所感,自己布下的法阵这么快就被人破开了?

    他今天心情很不好,自己辛辛苦苦凿穿了一条路,结果一愣神的工夫,跑进去一大群“硕鼠”,将他都给整懵了。

    最为可恨的是,他想要的混元神泥没了!

    他翻遍整片造化园,也没找到那个暗中截胡的人,最后,他很不爽,心情恶劣与愤懑不已,临走前封门,堵住了一批薅他羊毛的人!

    他胸闷地远行,得换个身份再来了。

    破洞后方还是竹林,伴生了一些仙草,灵物等,品级还不算很高,但浓郁的超凡因子从远处涌动而来,让人意识到,那是一片极其了不得的地方。

    一小部分人真心激动,包括韦博,因为,虽然还没有正式踏足前方的那片“净土”,他已经有所感应,次身好像来过此地。

    也有一部分人面色激动,心中冷静,因为自身早就来过了。

    “为了避免彼此争夺奇物,伤了和气,我们还是提前在此分开吧。”有人建议。

    “好!”立刻有人响应。

    嗖嗖嗖……

    瞬间,很多人没影了。

    王煊也果断远去。

    韦博对他印象不错,觉得在星月河上时,短暂地和他同病相怜,原本还想喊他同行呢,但张了张嘴,又放弃了,还是找次身要紧。

    他施展秘法,贯穿竹林,冲进前方真正的“园区”。

    王煊第一时间沿着原路跑了,刚冲出那个破洞,立刻就看到姚筱茜摇曳生姿,驾驭仙光,紧随其后,破洞而出。

    两人对视,都很自然,没什么尴尬之色。

    “我觉得,这样闯进去不对,所以临阵退缩了。”姚筱茜说道,用纤手拢了拢秀发,颇为妖艳靓丽。

    “是啊,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王煊点头。

    嗖嗖两声,他们翻竹墙而去,回归天空之城,然后,他们就在远处看到,那片竹林接二连三,不断有身影翻出来。

    王煊愣神,躲在茶楼看了一会儿,着实有些傻眼,大部人都跑出来了。

    除却他和姚筱茜外,第一个跑出来的就是那个盛赞韦博为人中之龙的超凡者。

    第二个翻墙出来的超凡者,就是那个说等韦博成为异人后,再忆今朝时,还要为韦博斟酒的笑面虎。

    嗖嗖嗖……

    一群人冲出,瞬间分散消失。

    王煊琢磨着,这简直和母宇宙的某些诈骗团伙神似,一个人进群,整个群都是骗子,都和这个人“掏心窝子”交流。

    当然,眼前这些人彼此间没交集,只是不约而同这么做而已。

    “看来大家觉悟都很高。”王煊感叹。

    早先在星月河时,他还有些看不上这群人,觉得部分人在那里谄媚,实在是过于现实了。

    现在看,似乎还是……很现实,但是味道完全变了。

    姚筱茜也发呆,她也没想到,同道中人居然这多,都不是善茬儿。她也只能矜持地笑了笑,道:“看来大家都懂得进退,觉得那里异常,似乎是有主之地,提前退场了,人性本善啊。”

    王煊还能说什么,跟着点头。

    “孔兄现在如果没什么安排,不如和我去财运赌坊试试手气,如何?”姚筱茜邀请,传言这个大赌坊身后的东家就姚家。

    王煊点头,道:“好啊,正要去见识下,来到天空之城后,我都没怎么走动。”

    “身为本地人,我要尽地主之谊,我来招呼孔兄,走吧。”天空之城第一女妖仙笑着说道。

    两人一起离开注定要成为暴风眼的地方。

    “神圣净土啊。”韦博赞叹,因为,这里龙岭起伏,神湖成片,大地腾紫气,绝对是了不得的秘境。

    这次虽然是他们几家负责主持造化园,但他的主身一直没过来,次身负责在这边忙碌,所以他现在还没察觉异常呢。

    很快,他就皱眉了,这片大地但凡有奇物的地方,都被人光顾过了,山崖被剖开,药田凌乱,都跟狗啃过一样。

    他向前走去,有些地方还残留着嫩苗,让他一眼认出,那是星河花,他倒吸冷气,这种奇物都曾有一大片?

    接着,他又看到,龙骨藤残留的叶子,可惜,这片山地彻底光秃秃了。

    “来晚了一步。”他很遗憾。

    韦博没有停留,快速向前闯去,他确定次身来过这里,残留着淡淡的气息。

    “这片黑色雪山,曾经生长有很多黑金兰草,这种罕见的奇物,非特殊之地培育不出来。”

    韦博驻足,露出惊疑之色,主身此前即便没有亲临造化园,但是,他也看过部分资料,这种漆黑的雪山很特殊,让他过目难忘。

    一刹那,他感觉不妙,快速取出一册图谱,仔细去翻看,当时头皮发炸,此地怎么很像造化园?

    他还没拿到地图,但是,图谱上记载了一些奇物等。

    韦博当场惊呆了!

    这一刻,他手脚发凉,手指头都在轻微发抖,天空之城的紫竹海难道能够直接通向天外的造化园?

    他颤栗了,该不会是来到了自家负责主持的园子吧?

    可是,盛会还没开启呢,怎么会出现一个盗洞,谁凿穿的?

    他放眼望去,整片园子都被薅秃了。

    但凡有造化,有奇物的地方都光秃秃,到底来了多少贼,根本无法估量!

    甚至,连他都是一群贼中的头领,这一刻韦博头皮发麻,简直要原地爆炸。

    韦博要疯了,极速飞行,要捕捉到几个贼人,弄清楚怎么回事,这件事影响巨大无比,太恶劣了,多半要形成恐怖的风暴。

    他刚进来,和那些同伴分开没多久,没多长瞬间,他就找到两人。

    “说,你们怎么知道这里,哪里获得的途径,是如何进来的?”他寒声道。

    “韦兄,这……不是你带我们进来的吗?”被堵住的人也有些发懵,满脸不解之色。

    韦博心态炸裂,道:“你们是否看到,还有其他人在园中,有比我们先进来的贼人吗?”

    “那边有!”两人点指。

    韦博怒不可遏,猜到这是什么地方后,再用心去观察,立刻都能一一印证。他在山林中刻意避开异类等,那些怪物都红着眼睛,应该是几家有意投放的,但还没有彻底激活疯兽符。

    “你们怎么看家的?!”他怒了,就要大喝。

    但是,突然间,他如同被冷水泼头,次身哪里去了,为何在园中消失?他冷静下来,难道被人害死在此地。

    他严重怀疑,该不会是被熟人给加害了吧?

    他一语不发,暂时没有联系其他人,极速飞遁,去寻找次身。

    最终,他接近一座大山,通过特殊感应,寻觅残留的气息,追查至此。

    然而到这里后,线索就中断了,再无任何痕迹。

    他凭借着强大的神识,在这片山地中扫视,找到一条路,直通山腹中,那里有孕育出混元神泥的特殊泥潭。

    “这该不会是诞生了瑰宝级奇物的地方吧,我的次身怎么提前来这里了……”他一阵出神。

    算一算时间,造化园该封场了,便是他们几家都不能随意入内了,因为万一缺失了哪种奇物,有些说不清。

    除非几家商谈好,一起行动,才能进来。

    一时间,他面色阴晴不定,想了很多,甚至怀疑是那几家害了他的次身。

    还有一种可能,难道次身叛变了?想做主身,提前夺走混元神泥去补短板,新塑造出一个次身?韦博顿时身体发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有雷霆般的声音在两千里外的天空中炸响:“好胆,你们是什么人?竟敢闯进造化园!”

    高空,云朵之上,那里有一片隐约间可见的建筑群,冲出来十几位老仆人,他们皆震惊与愤怒不已,竟有外人摸进宫殿中来了。

    这是什么状况?那些老仆简直难以相信,不是封场了吗?将疯兽送进造化园后,几家暂时不会去了。

    要等上一两日,等族中的异人到来,招呼其他顶尖大教的异人观看造化园后,几家的后人才会再进去,浇灌那株血道树。

    关于几家提前内定,瓜分各种奇物,这些老仆人根本不去管,因为本身就是为这几家服务的。

    一些人在逃。

    他们得到消息时太晚了,进来后发现造化园被一批又一批提前组团来的人薅秃了,没多少奇物了。

    有人眼尖,而且大胆,发现远方云朵上方有隐藏的宫殿群,伙同友人,直接摸了进去,也正是因为如此,惊动了那批老仆。

    “你们走不了!”一群老仆大吼。

    “激活疯兽符!”有老者喊道。

    最宏伟的那座巨宫内,紫发女子颜菲从闭关中睁开眼睛,得到禀报,眉心一缕黑色的花纹轻颤,发出刺目的光。

    她腾的起身,来到一座祭坛上,瞬间激活了造化园中所有异类、怪物体内的疯兽符。

    瞬间,造化园中兽吼震天,猛禽展翅,原本就失去本我意识的那些怪物,彻底狂暴了,杀气滔天。

    造化园中,疯龙腾空,凶鸟毕方长鸣,全都血气滔天,在这片园子中肆虐,看到生灵就去追杀。

    同一时间,颜菲请出至宝布袋,拎着它冲出巨宫。

    “韦博,你在哪里,出事儿了,造化园遭贼了!”肤色微黑的大汉佟铮第一时间联系韦博。

    “我在……”韦博心神都在发抖,他有些懵了,自己也是带队的贼头之一,这他么的……

    佟铮急切无比,道:“我在星月河泛舟赏花,郝仁在天空之城,你应该也在外面吧?现在只有颜菲在家,我们得立刻回去!”

    “我知道……”韦博苦涩,此时,他简直要自闭了。

    “哪里走!”高空中,颜菲祭出至宝布袋,袋口张开的刹那,逃遁的超凡者,直接被收进去了。

    布袋放大,横过大地,神光亿万缕,景象恐怖,像是能装进去星空,将一些极速逃遁的人收了进去。

    “我是……”韦博想大喊出声,但是没用,根本来不及了,他被无量神霞覆盖,被兜天的布袋直接收了进去。

    月底求下月票了,感谢各位书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