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266章 众星捧月

新篇 第266章 众星捧月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韦博到来,自然比五行山的孔煊更耀眼,竟临时有人闻讯赶来,加入这次小聚会中,为的就是结识韦家之人。

    真圣不可见,地位实在太超然,历来都只是传说。韦家,能和真圣道统取得联系,各方都很重视。

    一个暗中接到消息、临时赶来的男子,举着酒杯,很郑重地说道:“韦公子,人中之龙,星月精粹环绕仙体,精气神间竟有奇景守护,罕见的异象啊,不久的将来必成异人之身。”

    “希望他年还能有今朝,韦兄成为绝顶异人后,坐望真圣领域时,还能记得此时此景,那时,我愿再为兄斟酒。”

    这种上赶着过来的超凡者,连奉承之语都是一组一组地向外冒,嘴巴,酒杯,星月,相映成辉。

    更有靓丽的女仙,从隔壁的画舫飞来,亭亭玉立,矜持间也尽显动人风情,一颦一笑都是故事,恰到好处。

    这座巨大的仙船顿时热闹了起来,不知不觉间,竟比早先多了数倍人。

    有些是得到田呈、韩青等人的消息赶来的,有些人则是从相邻的画舫踏月而来,加入小聚中。

    倒也不是所有人都畏惧韦家,毕竟,这里有也有顶级家族的嫡系传人,自家就有老异人坐镇。

    有些人便没动,自顾饮酒,即便在相邻的仙舟上也不愿起身,没来这艘大船。

    而也有大教子弟登船,真正在意的其实是真圣道统,若是能结一份善缘,未来有机会去世外觐见,那就逆天了。

    今夜韦博兴致不高,似乎一直有心事,不是在思忖,就是在眺望整片星月河,在寻觅着什么。

    王煊没兴趣上前去奉承,也就是最初时,和众人一起共举杯,算是和韦博碰杯了,饮下一杯酒。

    他暗道,一路走好,安息吧,他敬的是地下那个韦博。

    既然这么多人愿意溜须拍马,挤上前去敬酒,王煊自然乐得清净,站在船舷边上,一手持酒杯,一手不时向银色河面投下仙道食材,喂那头满身都是火红色鳞片的大鲤鱼。

    清香拂动,天空之城赫赫有名的女仙姚筱茜袅娜而来,彩衣生辉,人比灿烂的仙花更娇艳,微笑道:“在星光灿烂间,众人推杯换盏,你却在灯火阑珊处,独自投食喂鱼,像是在缅怀什么?”

    “是啊,想到了一段流逝的岁月,一些旧景。”王煊点头。

    他想到了当年,被财阀孙家以战舰轰炸时,他沿河离开苏城,远去奔袭,曾坐在一条红色大鲤鱼的背上,被它载着行进数百里。

    后来,他还曾见过那条大红鲤,喂食过它超凡因子,岁月悠悠,距离那一年,已经过去201载了。

    他在缅怀那个时期,那些人,由眼前水中这条红色的大鲤鱼而联想到曾经的那些景,那些事,有些人再也见不到了,有些人还有重逢期。

    “好像有一段故事,似乎有遗憾?”姚筱茜一手扶着大船的护栏,一手持着晶莹的酒杯,笑道:“抱歉,你要理解,身为女性看到一些特殊的场景时,立刻就会脑补充出一些或唯美的,或伤感的画面。”

    王煊自顾走神,不怕泄露出什么秘密,因为,他说的是另一片宇宙的故事,在这里找不到痕迹。

    “那段消逝的岁月,我失去了一些朋友,有人穿着婚纱只给自己看,有人合上双眼最后离开时释然,有人苦修苦渡,却最终无果。”

    姚筱茜叹息:“那可真悲伤,在超凡中心大宇宙,这么好的修炼大环境下,过早的遭遇意外逝去,实在遗憾。要不然,但凡有些天赋,也能在超凡路上走出去很远,活上很久。”

    接着她又道:“我听说,因为超凡中心转移,产生剧烈波动,而出现超凡因子的那些偏远宇宙,修行者都很艰难,时间对他们来说远远不够用。”

    这些话其实让王煊心中有无限感触,当年,那些故人所面临的就是这样的大环境,而且是神话腐朽的最后阶段,有人活着离开了,有人就此长眠。

    他轻语道:“好好活着,未来才有或灿烂的或怅然的各种可能。而有些人逝去了,自此就再也见不到了。”

    姚筱茜还没有说话,旁边有人走来并开口。

    来人一只手重重地放在船舷护栏上,一只手持酒杯,面带阴郁之气,道:“想不到,今晚灿烂星河下,所有人都带着笑,唯有你和我心绪共鸣。”

    王煊侧头,发现是韦博。

    他一头银色短发,此时似有愤怒,憋屈,不甘,还有伤感,种种情绪让他忍不住了,不再掩饰,流露出来,心情糟糕无比。

    原本王煊还有些伤感,他想到了吴茵、秦诚等人,在追忆,可是见到此人后,顿时摆脱了那些心绪。

    他很想说,谁和你共情,共鸣了?一边呆着去!

    另一个韦博就是他宰的,结果正主来了,和他并肩站在一起,一同遥望星空,实在是他没法在情绪上共振。

    “韦兄,你怎么了?”身为天空之城最美丽的妖族仙子,姚筱茜待人接物都很到位,适时细声细语地问道,没像别人一样去敬酒。

    “我身边一个很重要的人丢了!”韦博说道,并且举杯,去和王煊碰杯。

    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和人碰杯饮酒,让附近很多超凡强者都惊讶,不过也没人去凑热闹,因为都看出来了,今晚韦博有心病,而且要发作了。

    王煊根本不愿和他喝酒,但众目睽睽之下,且正主这么主动,他只能勉为其难,饮了这杯酒。

    他腹诽,这是什么破缘分,根本不想搭理此人,结果怎么就避不开了?

    “还未请教,兄台是哪里人士,尊姓大名?”韦博侧身问道。

    附近一群人,都露出异色与惊容,今晚的贵客主动找人去聊天了,又一次破例。

    然而,王煊心中真不待见他,只能平静地回应,道:“孔煊,来自黑孔雀圣山。”

    “黑孔雀圣山,其所在阵营很强,有世外的五劫山啊。”韦博看了他一眼,但说了这句话后,就没敢多提了。

    即便他的祖上有人来自真圣道统,但是关于这种势力他也不能多提及,言多会有祸事。

    姚筱茜道:“孔兄很了不起,最近在青铜巨宫中连败各路高手,甚至,同境界打爆了重塑仙体的超绝世。”

    王煊其实不愿她提这件事,因为韦博性格乖张,先前其双子身中的另一具就是因为观看了比斗,觉得将一位不败真仙当作野兽、刍狗投送进造化园中,有成就感,直接对他下手。

    现在韦博有些不同,心境不一样了,此时根本没那个心思,反而动容,道:“确实了不起。”

    王煊有些怀疑,他练《双子真经》是不是练的精神分裂了,前一具双子身那么针对他,后一具双子身居然对他赞叹。

    韦博又一次开口:“今天我心情糟糕,不然我还真会见猎心喜,在此互动下,来场狩猎之战。”

    王煊听他这么所,终于确认,这家伙本性未变,没有精神分裂。

    韦博桀骜,霸道,要出手的欲望,都有所显现,但都被不好的心情给压制下去了。

    “孔兄,真是久仰了,青铜巨宫一战太精彩了,我敬你一杯。”有异人道统的传人走来,和王煊喝酒。

    部分刚赶到的人才注意到,最近的不败真仙孔煊站在一边,露出讶色。

    “我很想知道,孔兄究竟是几次破限?”一位天级高手开口,其实,这也是最近一两天,很多人都在谈论的事。

    就连姚筱茜、韩青、田呈都望来,甚至是韦博也露出异色,向王煊看去,整艘大船上的人都很感兴趣。

    “三次破限多一些,前路艰难,好像走不通了。”王煊说道。

    “嘶,四次破限?!”当场,一群人就震惊了。

    王煊很想说一句,你们怎么听的,我没提四次破限。

    事实上,刚提三次破限多一些,人们就认定了,他大概能摸到四次破限的门槛,举世罕见。

    韩青叹道:“孔兄,你这种层面的真仙,绝对可以做到十数星域不败,只要愿意,很快就能在金书玉册上留名!”

    姚筱茜也美目闪动异彩,盯着王煊看了又看,道:“难怪孔兄那么自信,战前就藐视超绝世烛海,竟是四次破限者,我终于在现实世界中看到了。”

    王煊确定了一件事,四次破限在现世中大多都只是出现在传说中,很难有活生生的例子,他过去的理解有偏差。

    昔日,他在平天书院听燕雀、齐妙几人提及破限的事,说传说中有四次破限者,还以为每片星域都有,现在看来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所有人的眼神都火辣辣,盯着他看。

    王煊赶紧“澄清”,道:“各位,你们误会了,我都说了,我只是三次破限多一点,前路已断。”

    姚筱茜娇艳的面孔上带着笑容,道:“最难的就是突破三次破限的桎梏,只要打开天花板,就是磨,最终也能达到四次破限。”

    “没错,只是时间问题而已!”立刻有人点头附和。

    王煊想静静,原本想谦虚低调些,没想到成为“炫耀”,许多人看他的眼神彻底不一样了。

    一群人在议论,甚至,有人暗中直接对外发送消息。

    韦博开口:“所谓数片星域最强真仙,在有些人眼中也不算过于出奇,如同刍……,其实,四次破限者在现实中还是有的。”

    王煊听到这里,总算确定了,韦博还是那个“味儿”,又要提刍狗,被击毙一具次身并不冤。

    其他人也听出一点味道,不再议论这件事。

    而韦博自己也没法多说四次破限者的情况,大船稍微安静了一些,有些冷场。

    田呈开口:“各位,我刚才接到一则新消息,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天空之城有大机缘,要不要去一起去探险?”

    也有其他人发声,道:“我一个时辰前就接到消息了,但是没当真,天空之城内还有秘境,还有与世隔绝的地方?而且是突然开启,送人大机缘,感觉不真实。”

    “好像是真的,我有朋友进去了,成功带出来一些奇物,各位,我们闲着也是闲着,过去看一看如何?”姚筱茜也点头说道,

    事实上,她已经进去过两次了,为什么今天赴约迟到?就是因为“二进宫”所致。

    现在这么说,是因为她事后意识到那是什么地方了,准备让韦博领头,带着他们去一次,以证她的清白。

    “对,反正也无事,我们一起去看看。”一位有异人坐镇的大教的嫡传弟子也这样建议。

    姚筱茜一眼认出,这个人亦去过造化园,她曾远远地在园中看到过其身影。

    顿时,一群人皆赞成,准备立刻动身。小部分人意识到,这里面肯定有些人和自身一样,去过那里,现在装洁白小花呢。

    “你们说,那里与世隔绝?”韦博瞬间就来了精神,

    听他这样问,再看到他的神色,王煊也立刻来了精神!

    在韦博的猜测中,双子身彼此失去联系,除却其中一方死亡外,还有一种可能,身陷在特殊的小天地中,与外面隔绝了。

    “没错!”姚筱茜、韩青等人都点头。

    “走,我们去探查下。”韦博有些激动了,很积极,非常主动,亲自催动大船,赶向远处岸边的传送阵。

    王煊最后一个走出船舱,将泥胎留下,让他接着赏景,时机到了走天外路线,前往天空之城。

    很快,一群人被传送回巨城中,片刻不停留,杀向紫竹海。

    “我觉得,咱们最好变化下容貌,避免出事。”有人建议。

    韦博并不知道,天空之城的紫竹海连着天外的造化园,所以他急冲冲,很兴奋,越想有越有可能,自己的次身多半进入这片秘境去收割造化了,所以感应不到。

    他冲在最前面,稍微变换下形体的样子,就翻过了紫竹墙,第一个闯了进去。

    “破洞在这里,但被谁给堵上了,太过分了,某些人想吃独食吗?不让我们这些后来者进去。”有人愤懑。

    “太过分了!”姚筱茜也气愤地说道。

    王煊怀疑,这里面可能有资深演员,比如姚筱茜身为天空之城本地人,不可能刚知道消息才对。但是,他也没看出什么破绽。

    “小道尔,这种封印并不难,让我来!”韦博说道,向前走去。

    月底了,各位书友有月票的话别忘投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