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263章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新篇 第263章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即便跑路,王煊满脑子也是刚才那道虚淡的身影,感觉震惊,在这里都能见到乌天,甚是离谱。

    若非他具备精神天眼,都不能辨清究竟是谁,那身影又快又模糊,一闪就没了。

    “胆儿真肥啊!”他不得不感叹,盛会还没开启,乌天就神勇地跑进去了,这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也难怪乌天会被各路强人与大教通缉,比如前阵子,异人蒙隆的桃色新闻,似乎也与他有关,乌天夜会异人蒙隆新纳的妃子,卷走一件稀世奇物。

    王煊和御道旗沟通,请它遮掩气机,无声地退走,目前一切还算顺利,他从造化园的漩涡中摘出来了。

    “这里应该是天空之城的上方,而参加盛会的异人据说都居于天外,相距此地可能不是很远,得小心点。”

    然而,从乌天挖穿的通道中走出来后,王煊一怔,眼前所见,依旧是一片紫竹林,仙雾弥漫。

    庆幸的是,这里没有什么超级法阵了,他谨慎地向前探索,瞬间愕然,这片竹林外有熟悉的景物。

    “紫竹海!”当即他就惊住了,回到了天空之城?难怪觉得这片紫色的竹林眼熟,这是熊山惦记的地方。

    一群国宝曾嚷嚷着,要住进去,私下还和王煊说过,里面可能有十色奇竹。

    甚至,黑孔雀圣山的人以及那群国宝居住的客栈洞府,便毗邻城中的这片紫竹海。

    “我从天外沿着竹林走,直接回到了城中?”王煊讶异,就这么回来了,还真是出乎他的预料。

    他透过紫竹林向外望去,这片地带属于一处较为偏僻之地,“竹林墙”将此地和外面隔开。

    他仔细观察,外面也很幽静,没什么人路过,稍微热闹的地方是远处的一座茶楼。

    王煊没敢直接出去,因为,天上有巡天神镜,一会儿得谨慎一些,隐入虚空才行,要悄然离开才行。

    “嗯?”在他以精神天眼向外观察时,明显感觉到异样,远处有神识在向这个区域探索。

    他一怔,不至于吧?这才刚出来,就露出马脚了?

    他不动声色,蛰伏紫竹临中,向神识所在方向缓慢探去,寻找源头,然后就一阵无言,又是熟人!

    今天什么状况?在紧张中总是“遇旧”。

    茶斋的五楼,靠窗的位置,有帘子遮挡,有窥探的目光,十分隐秘,若非王煊拥有精神天眼,肯定会忽略他们。

    那里有个膀大腰圆的黑白熊,还有一个生有多只眼睛的天妖,熊山和六眼金蝉在那里喝茶。

    这么稳重,有闲情逸致地品茶?不是他们的性格。

    金铭血脉特殊,此时六只眼睛睁开,能堪破虚妄,在那里不时就向这边瞧几眼,明显是盯上了竹林。

    王煊第一时间有所猜测,该不会是六眼金蝉由于眼睛太过特殊,无意间发现了乌天的行踪吧?

    再加上熊山恰好在他身边,国宝对紫竹海念念不忘,一直在惦记,所以这俩货喝茶蹲点呢?

    事实上,确实和王煊猜测的差不多。

    六眼金蝉意外发现乌天的异常,黑白熊一听顿时就激动了,死乞白赖地要求他盯上着竹林那里,他也想进去。

    毫无疑问,这个地方可能又要多上两个嫌疑犯。

    此际,黑白熊和六眼金蝉处在要作案但还未付诸行动的前一刻。

    王煊想出去劝阻他们,但是又觉得,自己好像没什么资格啊,刚从里面出来,真要开口等于主动暴露。

    尤其是,他直接打死了身份与来头可能大的吓人的银发青年韦博,绝对不能见光。

    别人进去,最多也就算是盗采奇物,他的性质则完全不同。

    “韦博可能没有死透。”突然,御道旗暗中告知。

    “什么?”王煊的面色当即变了,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御道旗传音:“你在山腹杀的人死了,但韦博练的是《双子真经》,听那几个青年男女在巨宫中交谈的意思,他有双子身,还有一身在族中。”

    “这件事会不会泄露?”王煊神色凝重。

    “不会,相距太远,两身之间彼此感应不到,不能互通有无。”御道旗告知。

    “那还好!”王煊松了一口气,不然的话,白灭口了。

    然后,王煊就无言了,那俩货下楼了,离开茶斋,装模作样地溜达,就这么过来了。

    竹林外,倒是也有巡城的执法者路过,但明显有时间差,可以让两人接近此地。

    这边的街区路人很少,并有建筑物遮挡巡天神镜。

    看得出他们早就踩好点了,也或者是在照搬乌天的路数,到了附近后,直接就翻进了竹林墙。

    膀大腰圆的熊山和眼睛发光的金铭,鬼鬼祟祟,从王煊眼皮子底下过去了,就这么进了紫竹海深处。

    不得不说,六眼金蝉的目光很敏锐,很快就找到了乌天挖得破洞,无比激动,和熊山一起钻进去了。

    这实在太辣眼睛了,看得王煊都出神。

    “不行,我得赶紧离开,本是造化园,数日后才开启,结果现在就有人偷偷先进场赴会了,而且,还不止一批!”

    可是,他有些头大,现在他应该在青铜密室内才对,如今去哪里,躲城外去?莫名离开青铜密室,解释不清啊。

    “该死的手机!”王煊诅咒。

    “它确实该被捅!”御道旗也开口。

    王煊诧异,感觉母宇宙的第一凶器比他还生气。他有些不解,询问原因。

    “它送你‘惊喜’时,估计把我的力量也计算在内了。”御道旗很不满。

    王煊无言,他是该怪手机奇物,还是要释然呢?

    青铜巨宫中,一座密室内,金色漩涡一闪,手机奇物又回来了,自语道:“我好像听到有人骂我。”

    竹林中,王煊手握御道旗,准备划开空间,借至宝离开天空之城。

    就在一人一旗都在对手机奇物骂骂咧咧时,金色漩涡一闪,它出现了。

    “你还敢来?”王煊握着御道旗,当枪用,直接就刺了过去。

    “停!”手机奇物悬浮,发出光芒,问道:“收获如何?”

    “关你毛事!”王煊看到它就有气。

    手机奇物道:“无论多么曲折,这次结果都不算差,你不是出来了吗?命运不可捉摸,谁都无法看透,更谈不上把握,但人生中总有惊喜。”

    “少废话。”王煊再次扬起御道旗!

    手机奇物快速开口:“我就问你,是不是得到了好处?看样子你收获不小!”

    事实上,王煊在造化园中接连采摘到“壮骨篇”的主药后,心中的恶气就消退了不少,虽然超级不待见手机奇物,但是惊险刺激过后,际遇确实不差。

    尤其是,他得到混元神泥后,心中舒坦了很多。

    砰!

    御道旗没管这些,自己主动攻击,一枪向着手机漩涡扎去。

    “赶紧离开此地,在天空之城动武,容易被人发觉。”手机漩涡传音,它在躲避,屏幕上迅速出现金色漩涡。

    御道旗没理会,没有爆发滔天的至高规则,只是枪尖闪烁寒光,物理攻击,直接抵近手机,刺进那团金光中。

    王煊正攥着旗杆呢,瞬间,他被漩涡淹没,然后他发现自己出现在青铜密室中。

    金色漩涡在密室的虚空中消失,御道旗和手机奇物都没进来,不知道去了哪里。

    毫无疑问,御道旗想扎手机奇物!

    王煊站在安静的密室中,居然又回来了,他自己都在出神,曾经跑到造化园中转了一大圈。

    他仔细检查,龙骨藤、黑金兰草这些稀世奇物都在,阵图中盘坐着混元之身,提醒一切都是真的,他获取了一场了不得的机缘。

    他赶紧将这些东西送进命土后方的世界,想都不用想,造化园被盗,还不知道会出现怎样的巨大风波呢。

    同时间,他心头一动,探查混元之身,最后点头,这具道体没有复刻他命土后的世界,看来所谓的无上限,也是相对而言。

    最起码,专属于他自己的御道核心印记,以及命土后的世界等,泥胎都没有复制到。

    他轻语:“最重要的是,成长性,以及可塑性,承载着模糊的道韵,潜力无尽,未来可期。”

    关键时刻,混元之身可以和他并肩作战,一同杀敌,实力与道行让人没话说,确实厉害的离谱。

    片刻后,金色漩涡一闪,御道旗呼的一声飞了出来,手机奇物也出现,它们居然很安静,没有死磕。

    “这么短的时间,能扎它几枪啊,怎么不继续了?”王煊传音。

    “它给我了一篇至宝经文,有些意思。”御道枪回应道。

    “你就这样被收买了?翻脸啊!”王煊愕然。

    “只给了上篇。”御道旗回应道。

    什么意思?这是说,如果给了全篇的话,它就翻脸了?王煊理解了母宇宙第一凶器的意思,肉没都吃到嘴里呢。

    王煊快速看向手机奇物,道:“你能不能示警,让金铭和熊山注意点。”

    他是真心觉得,这俩货胆子太大了,另外还有乌天,实在是离离原上普。

    他猜测乌天身上一定有了不得的大杀器,不然的话,凿不穿那片超级法阵,那里固若金汤!

    “真有意思。”手机奇物屏幕上发光,出现一片洁白的光晕,如同镜子,照出紫竹海那里的景物。

    竹林中,熊山和六眼金蝉从那口破洞中跑出来了,看得出他们很激动,在微微发抖,同时也有些后怕,似乎知道那片造化园是了不得的地方。

    毋庸置疑,他们都得到了好处,出来后熊山还嘴里还在咀嚼奇物呢,满嘴绽放霞光,一看就了不得。

    两人又是害怕,又是亢奋,在竹林中观察片刻,快速翻墙跑了。

    王煊松了一口气,还好,他们懂得分寸,适可而止,及时逃离现场,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然而,他想多了!

    没过去的多久,熊山又出现了,不止是他自己,还领着十几个膀大腰圆的黑白熊,组队回来了。

    王煊发呆,他这是去摇人的?!

    一群国宝,全都圆滚滚,看起来憨态可掬,可现在都和做贼似的,隐去身形,找到合适的机会翻墙而入,组团去进货了!

    “我去!”王煊被惊到了。

    他就知道,面对这种造化,这种巨大的诱惑,罕有人可以抵抗,一群肉呼呼的国宝,全都鬼鬼祟祟地进去了。

    事情还没完,六眼金蝉也去而复返,他同样是去喊人的,很讲“义气”,将重霄、狼獾、衡澄、长嘴银河剑仙都给喊来了,甚至还有洛莹与陈瑜,这两个仙子也到场了。

    这是黑孔雀圣山一系的人,重要人物一个没落,全被六眼金蝉给带来了。

    身为黑孔雀族最靓的真仙,洛莹很纠结,她觉得这么做不对,但又不想挡了他们的大机缘。

    “万一出事……”她担心黑孔雀圣山名声受损。

    “没事,我们进去,你在外面放哨,作为黑孔雀族的脸面,你的确不能被逮住。”金铭说道,其他人也都点头。

    随后,这群人翻墙而入了,紧随在一群国宝的身后。

    洛莹放哨,依旧不安,她觉得自己得做点什么。然后,她取出超凡通讯器,用暗语联系自己最好的闺蜜,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法不责众!

    时间不是很久,又一队人进去了。

    王煊目瞪口呆。

    总体来说,黑孔雀圣山的人,还有一群国宝,虽然都组团来了,但也都知道这地方极其不简单,十分谨慎,进去后寻了一些造化,并没有久留,很快就逃离犯罪现场。

    王煊以为事情差不多了,然而并没有,风波依旧在上演。

    显然,熊山等国宝,以及狼獾和六眼金蝉等人,都受到了洛莹的启发,匿名和人联系,暗中呼朋唤友,又勾来了几波人。

    王煊简直看傻眼了,他们可真行!

    短短的一个时辰内,先后又来了好几批人。

    最为关键的是,风波还在持续中,各路人马,不断组团来“打卡”。

    两个时辰后,先后起码有二十几波人组团到访,其中不乏王煊的熟人,比如说玄天、黑鹤、金羽等人。

    一群国宝还曾二进宫,装洁白的小花,让人误以为,他们也才得到消息,跟着众人一起进去。

    黑孔雀圣山的人也差不多,也装洁白无瑕,跟着大部队再次深入,甚至连洛莹都放下黑孔雀族最靓真仙的架子,也跑去“进货”了。

    “小安子,我知道一件很好玩的事,我们也去凑个热闹,约不?”

    不久后,身材火爆、面孔清纯的卓嫣然,还有空明出尘的安静琪,这对黑闺蜜也组团来了,无声地翻墙而入。

    王煊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盛会还没开始,各路“消息灵通”的超凡者,皆提前赴会去“进货”了。

    这件事发酵下去,还不知道怎么收场呢。

    此时,乌天刚从一处地窟中爬出来,挖出来一株通体鲜红的宝树,他美滋滋,满脸笑容,道:“世界这么大,满园芬芳关不住,可惜,只有我一人在此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