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262章 隔壁小王

新篇 第262章 隔壁小王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长章。)

    “五色神光演绎五行,又以阴阳二气浇灌,再辅以时光道韵,空间纹理,得以形神俱妙……”王煊研读。

    在石壁深处,藏有一篇真言,更详细地阐述了混元神泥的妙用。

    他已平复激动的心绪,认真体悟。

    “九种物质,对应极数,牵引来一缕真灵,促发十变。”王煊边读边付诸行动。

    瞬间,一滴血包裹着王煊的一缕精神种子,无声地落下,没入泥潭中的那团神泥上。

    一刹那,它除却本身蕴含的九种物质外,现在被注入一种灵性,完成了超越极数的第十变。

    转眼间,这原本就有些向人形转化的神泥,有了莫名的灵韵,仿佛要活过来了,和天地交感,开始诞生九窍。

    蒙蒙雾霭出现,带着丝丝混沌之意。

    混元神泥,十变过后,越发的非凡了。

    即便是王煊促成的,他也深感惊异。它居然承载着模糊的道韵,天生亲近超凡大宇宙的规则!

    这就有些惊人了,颇有深不可测之感。

    “难怪被称为瑰宝级奇物。”王煊叹道。

    按照石壁真言所述,他注入真灵后,神泥就等于被他炼化了,成为他的一具化身。

    而且,这具身体蕴含五行阴阳等九种要素,钟天地之灵秀,第一次附体时,可以直接复制他本体的道行与术法等。

    “这就有些逆天了。”王煊神色郑重,瞬间而已,就能多一个自己,这可不是分身那么简单。

    世间,关于分身与化身等的秘法无数,但再怎么去练,也比不上真身。

    现在,这团混元神泥却几乎能再塑一个自己,刚一诞生就不差于原身。

    王煊看着石壁上的这篇真言,又看向泥潭中的泥人,神色复杂,这是天地造化孕育出的神胎。

    它形神俱妙,最为关键的是,它可以不断成长下去,并非是止步于此。

    按照石壁上所言,它比真身还强,可以称之为一具天生的道体,若是时机成熟,可舍弃旧身,携精气神入主混元之身。

    对此,王煊不服气,外物就是外物,他可以拿来用,但要因此取代真身,那想都不用去想。

    甚至,他琢磨了一番,这个外物将来若是也能修行,差不多时,可以反哺回来,汲取它的本源等。

    “我还真不信你会比我强,现在就附体试试,先让你复制我的能力。”

    王煊让御道旗护法,他盘坐下去,精神出窍,瞬间没入那具人形的泥胎中。

    顷刻间,这具道体就发生了奇妙的变化,主要是,它先天蕴含的造化物质太多了,转化为道行。

    尤其是,混元神泥第十变后,演绎为九窍生灵,现在不仅活了,王煊附体的刹那,此身便开始学习他的能力。

    他真身发光,泥胎如同一面镜子,倒映他的一切,简直就是另一个他。

    此时,它可以称为他了。

    泥胎的形体变了,成为王煊的样子。

    “混元神泥,带了一个泥字,可以千变万化,随意塑形。最关键的是,和真身一般无二,各种神眼、法眼都分辨不出。”

    王煊看着石壁上的记载,又发现了这具泥胎的部分变态能力,若是去作恶,当真是防不胜防。

    因为,他连元神气息,都可以调整,演化出相一致的精神波动。

    此时,泥胎已经化为血肉之躯,依旧在发光,如神镜当空,显照出王煊的真身,复刻他的能力。

    随后,王煊动容,其元神明灭不定,因为,他很震撼,看到这具成为血肉之躯的道体,开始复制他的御道化纹理。

    “这都能行?!”

    他很清楚,自己走到这一步,耗费了多么大的精力,现在泥胎直接就开始获取他这种能力了?

    “帮我看下,有没有隐患,从头到脚地将他梳理一遍。”王煊请御道旗出手,检查这具新身体。

    如果有什么隐患,比如暗藏着九窍泥人的先天灵智等,那祸患就太大了,等于获取了他所有的秘密。

    御道旗发光,没有敷衍,严肃而认真地探查,它是母宇宙第一凶器,见惯了险恶,什么鸠占鹊巢,徒作嫁衣等,各种惨案都曾亲眼目睹过。

    “没什么问题,这就是一件外物,你可以理解为兵器,能全面掌控,且第一时间附体时,培养出了器灵。只是它比较特殊,是人形的,而且复制了你,其成长速度快,潜力无比惊人,上限极高。”

    御道旗反馈,这具泥胎没什么异常,确实是一件难得的瑰宝级奇物。

    王煊松了一口气,看到新身体连御道化的纹理都在复刻,真的让他颇为不安。

    他去观看石壁,研读与琢磨后面的真言。

    按照留言所述,这东西成长到最后,突破极限,超脱世外,有可能化为人形至宝。

    “还真是厉害。”王煊点头。

    但也有一个问题,这具道体的精神先天上要弱于本体,即便内蕴的造化物质惊人,但是也无法直接塑造出不差于本体的元神,这是弱点。

    不过,随着其成长,后面应该可以补足。

    “元神不出窍,他就不会有危险,毕竟头骨御道化了,可以防范任何针对元神的突兀攻击。”

    王煊盯着泥胎,直到镜光渐渐消失,复刻完毕。

    “嗯?”他的元神还未离开,体会到了泥胎的不同处,顶骨上,确实复制了很多御道纹理,脊柱大龙上也有。

    但是,真身顶骨的核心印记,并没有被复制过去,泥胎模仿其形,其神未得。

    为此,王煊依旧在附体,元神在头骨中研究,泥胎的顶骨有各种纹理,但缺失一点特殊的印记。

    他轻语:“专属于自身的道,看来是最珍贵的,连混元之身都无法复刻,需要他自己去悟,摸索出不同的印记。”

    然后,他满脸是笑,这次来得太值了,收获巨大无比,这具泥胎潜力惊人,是至宝级奇物。

    有了混元之身后,他可以做很多事情,世界那么大,多一具泥胎去看一看,将会无比精彩。

    高天之上,虚空中的建筑群间,那座最为高大的巨宫中,几位青年男女争执,讨论,划分地盘。

    平日间,他们或温文尔雅,或气质出尘,或空灵出世,但是现在却面红耳赤,锱铢必较,不肯退让。

    黑发青年郝仁开口:“我们各自退一步吧,园子中奇物很多,没有必要争吵。那些赴会者虽多,但都是陪跑者,不会先于我们找到那些造化。”

    紫发女子颜菲点头,凤目扫过几人,道:“毕竟,有外界异人的后代也会来此,你我不可能取走所有。”

    造化园中的奇物,他们最渴求的、自身最需要的,都已经内定了。

    但这么大的园子,还真做不到一网打尽。

    而且,有部分异人的后代到来,参与盛会,哪怕是巨宫中的几个青年男女也不能太过分。

    留着一头银色短发的男子韦博道:“过两日,你我家里都会有人过来,估计要领外界的异人进入造化园观看。所以,佟兄,你要以疯兽以及异类之血去浇灌‘血道树’,还得等上两天,先避让下风头。”

    肤色微黑的佟铮,身材高大,彪悍而带着煞气,点了点头,道:“没什么问题。”

    一番商议后,他们内定好了各自的奇物,不再争吵,以茶代酒,一起碰杯。

    接着,韦博起身,微笑道:“各位,最近天空之城非常热闹,负有盛名的奇才,异人的后代,名动星空的天仙子等,都相继到了,时常有聚会,且有比斗,你们不去看看,参与一下?”

    说完,他转身向外走去,道:“我出去转转。”

    “你不要惹事!”莹白额头有一缕黑色纹络的颜菲严肃警告他。

    韦博笑道:“放心,我一向低调,只是去感受红尘的美好而已。”

    说到这里,他稍微驻足,回过头来,道:“对了,据悉,有月圣湖的异人出了状况,要踏足凡尘炼心,有可能会体验红尘情,佟兄,郝兄,你们不去碰碰运气?”

    “是吗,你要这样一说,我就精神了。”肤色微黑的佟铮咧嘴笑时,露出雪白的牙齿,他看起来强壮而又凶猛。

    “你们就这点追求?”紫发女子颜菲不屑。

    “颜菲,你们家要是招婿的话,现在天空之城可能有不错的人选。既然那里有不败真仙出没,那也必然会有绝顶的天级高手,以及最顶尖的超绝世,你可以去看一看。”韦博说完,哈哈一笑,刹那消失。

    颜菲莹白额头上,那缕黑色的纹理一闪,一道可怕的御道化之光飞出,轰在巨宫外。

    韦博显形,一声闷哼,迅速远去。

    他穿梭虚空,并未离开离开造化园,而是瞬间出现在地面,临去前想巡视一下。

    “都说混元之身厉害,强于本体,那我试试看,你过来吧。”王煊的真身和泥胎对上了,要检验下这具身体的实力。

    他以阵图封锁山腹,和泥胎对抗,没有激烈交手,只是很凶猛地试了几下。

    王煊点头,很是满意。泥胎非常强,但是,要说超越真身,他不认可,那种传说在他这里没成为现实。

    “银发青年韦博来了。”御道旗示警,告知他有人接近。

    韦博如幽灵,悄无声息地来到这片区域,他心有怀疑,打上标记的所谓不败真仙,在青铜巨宫连胜的奇才,怎么好像在瑰宝奇物附近?

    王煊讶异,此人又来了?

    说起来,双方同在造化园,彼此也算是隔壁邻居,一方在提前内定奇物,一方在用行动收取,可谓半斤八两,都破坏了造化园的规矩。

    王煊一闪身,来到山腹入口那里,坐等此人登门。

    韦博面色阴沉似水,被他打上标记,并且中上了疯兽符的人,怎么来这里了?

    疯兽,只剩下本能,喜欢和凶物厮杀,绝对不会主动寻找奇物才对。

    他留下一道残影进来了,一眼就看到了那状态不对的男子,眼睛虽然通红,但是却没有失去全部的理智。

    “是你……在加害我?”王煊声音嘶哑地问道,没急着动手,想先和他聊一下,“唠嗑”了解情况。

    韦博自语:“没有彻底疯掉,还残留着本我意识,出乎我的预料,不愧是名气很大的一位真仙。”

    他没有搭理王煊,皱着眉头,就要进入山腹。

    “你为什么要害我,我和你之间有什么仇?”王煊问道。

    银发青年止步,感觉到了异样,他的灵觉非常敏锐,这男子莫不是真的不受疯兽符的影响?

    “没仇。”他站在原地,仔细地看着王煊,道:“我曾去过青铜巨宫,看到你在铁笼中和人厮杀,觉得有些意思。所谓不败真仙,既然名气不小,那捉来放进园子中当特殊的野兽,不是很有趣吗?”

    王煊双眼冒火,果然,和对方没有什么大因果,就是因为,对方看了他的铁笼之战,一时兴起,就这么针对他。

    “你这是……无法无天,为所欲为吗?完全凭个人喜好,决定他人的命运!”王煊质问他。

    “虽说是一时兴起,但你也可以那样理解。你我偶遇,顺手将你捕捉来此,没什么大不了吧。世界很大,哪里有那么多的公平,超凡界本就是丛林法则,当然需要遮掩下。可你我间,没有必要如此吧,需要我美化下吗?天下万物,星海各地的生灵,很多都不过是刍狗而已,被人摆布。所谓不败的真仙,也不过是个笑话,就这么简单。嗯,你我之间,确实没仇。”

    “行吧,既然你这么自命不凡,我也懒得和你多说什么了。”王煊眼中的红光消失,恢复清澈,虽然恼火,但没有必要发作,付诸行动就是了!

    “嗯?”银发青年早就觉察到异样了,现在确定后,他的脸色彻底变了,这个人不是残存下本我意识,而是压根没有失去。

    刷的一声,他从原地消失,直接穿梭空间。

    不过他不是逃,而是进入山腹中,很是焦急,来到诞生混元神泥的那处泥潭。

    结果,他又发现了一个人。

    “好大的胆子,你动了神泥?!”他面色冰冷,看着一前一后两个人。

    王煊道:“你自己说吧,什么身份,看在你送我造化一场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你冒犯我的话语了,回头给你个痛快。”

    韦博森然道:“刍狗,你也配?竟敢这么和我说话,纵然你得到了瑰宝级奇物,也得给我吐出来!”

    说话间,他手指端发光,一条淡金色绳子出现,至高纹理交织,很是恐怖,震慑人心。

    “违禁物品……不对,是至宝留下的一道规则,你还真惜命啊。”王煊讶异,但不怎么在意。

    他直接挥动御道旗,眼下也没什么好多说的,原本还想看看这种人到底多厉害,现在对方都亮大杀器了,那直接打杀算了。

    他已经知道,此人在巨宫中没泄露他的根底,而捕获他的布袋亦没有意识,因此,只要灭了银发青年,那么都没人知道他来过此地。

    “这是……”韦博震撼了,而后心颤,惊悚,他第一时间感觉到了对方扫过来的旗子有多么恐怖。

    只是轻轻一触而已,他手中的淡金色绳子就破碎了,消失了,尽管那只是至宝的一道规则,而不是本体被他带在身上,但也足以说明,对方拎着的是超级违禁物品,极尽恐怖。

    同一时间,他的半边身子没了,旗面的纹络扫来,太过可怕。

    “说吧,你的出身,来历,道统,原原本本的告诉我。”王煊森然开口。

    “别问了,立刻杀掉,他的意识海中,被人留下印记,如果触发,可能会引发什么变故。”御道旗传音。

    噗的一声,王煊很果断,直接挥动大旗。同时间,对面那里,泥胎披着杀阵图,也以袍袖击去。

    砰的一声,韦博爆碎,形神瓦解,一缕奇异的光绽放,怒吼,摇曳,但还是破碎了,暗淡了,直接消失。

    “得走了。”王煊让御道旗抹去这里所有的痕迹,他收起泥胎,一转身消失。

    他一路寻找这片园子的破绽,并不想激活超级法阵,希望悄然且从容地离场。他沿途不断试探,最终在其中一个方向的边缘地带,发现一片茂密的紫竹林,一头扎了进去。

    因为,御道旗有感,这地方有缺漏,自成一片洞天,可以藉此地远去。

    “如果我没有预料错的话,造化园在天空之城的上方,在天外。”王煊通过各种信息,比如提前了解到的这次盛会大致在什么地方开启,做出这种猜测。

    紫竹海很广袤,占地不小,他走来走去,最后御道旗确定了一处薄弱之地,他直接开挖。

    “嗯?停,法阵外有动静。”御道旗制止了他。

    王煊一怔,而后,迅速后退,没入竹海中。

    后来,连他都感觉到异常了,大半日后,那块区域冒出一缕缕仙雾,一个破洞出现,让他瞠目结舌。

    接着,人影一闪,有人无声地闯进来了,速度极快,在路上留下淡淡的虚影,没入紫竹海深处。

    “这么眼熟!”王煊惊呆了,这个人当时在青铜巨宫中就曾匆匆一瞥,当时他就觉得似曾相识,事后他推测那可能是乌大郎——乌天。

    哪里都有他,难怪乌天被通缉,得罪了顶尖大教都依旧没出事,连这里他都闯进来了?这让王煊出神。

    然后……他果断跑了!

    又到周六了,休息一章,大家不要等深夜那章,没了。我去吸收下日月精华,补充下元气,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