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261章 世界那么大

新篇 第261章 世界那么大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留心一些,别被其他家钻了空子。”肤色微黑的壮汉说道,这次造化园由他们几家主持,自然要拿走大头。

    紫发女子开口:“其实,为了避免伤和气,我建议,我们几家可以提前划分好区域,井水不犯河水,各取所需。”

    她觉得提前内定好,避免盛会开始后,他们几家之间起冲突,出现流血厮杀之事。

    黑发青年男子点头:“有道理,我想要那片星河花,最近在研究诸天星斗大阵,尝试铭刻在我的右手上,需要这种奇物。”

    他赞同,并且说出了自身所需。

    “你的胃口太大了,谁不知道星河花世间罕见,那么一片花圃,你都要了?”肤色微黑的壮汉不满。

    黑发青年道:“可以商量着来,我们先说出各自所需,然后尽量交换与调配等,补偿其他人。”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来说自己的诉求,我最想要那株虚空金莲。”紫发女子微笑道,莹白额头上的黑色纹络发光,让她看起来十分妖媚。

    园子中,王煊通过御道旗,隐约间听到虚空中巨宫中几人的议论,着实动容,先不说星河花,他不知道有多珍贵,单是那虚空金莲,就绝对价值连城。

    当初,他和乌天一起抄了真圣后院,也只得到一株虚空金莲而已,是酿造“御道药酒”的主药之一。

    他露出凝重之色,这地方很不一般!

    他默默思忖,还好早先因为忌惮这里可能是世外的真圣道场,没有对银发男子韦博下手,不曾打草惊蛇。

    王煊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世界那么大,园子如此的广阔,他想去看看!

    宏伟的巨宫中,那些老仆都默不作声,任几位青年男女争论,共议。

    肤色微黑的壮汉开口:“既然你们都说了诉求,我也没有必要瞒着,我想要那株‘血道树’。”

    “可是,它还没有彻底成熟,若是过早采摘的话,岂不是暴殄天物?”肤色白皙的紫发女子质疑。

    壮汉道:“疯兽、凶物那么多,此次准备的太充裕了,可以让它们厮杀,都是稀有异类,皆是各地很厉害的怪物,取它们的血液去浇灌‘血道树’,我觉得可以提前催熟。”

    一直较为安静,正在思忖的银发男子韦博,这时点头表示同意,道:“疯兽,怪物,都是一次消耗品,取些血液自然可以。就是你想要我带回来的那头最凶的‘野兽’的血液,都没什么问题,刍狗而已。”

    “多谢韦博兄弟,你想要什么?”肤色黝黑的壮汉投桃报李,询问他的诉求。

    韦博一身现代装,留着银色短发,根根晶莹,他的眼窝有些深,但双目炯炯有神,道:“我想要混元神泥。”

    然而,他这种话一出,几人面色都沉了下来。

    就是刚才要回报他的壮汉,也面色很冷,道:“韦博,你在说什么,一个人想独吞瑰宝级奇物?开什么玩笑!别的奇物即便稀有,也可以商量与调剂。唯独混元神泥,没得商量!”

    黑发青年沉着脸,道:“混元神泥,谁不渴望拥有?能炼制出一具可成长的道体,比之真身都要强。谁舍得送出去?你想要的话,免不了要和我决战一场!”

    韦博开口:“你们误会了,我不想独吞。你们知道,我练的是双子真经,只要部分混元神泥即可。因此,我不会下场血战去争夺它,谁要是胜了,匀给我一些就行。”

    “你退出……不争夺这种奇物?那倒是可以商量!”

    ……

    世界那么大,王煊迫不及待了,他听说这里物种繁多,想去看看它们都什么样子,增长见识。

    很快,他就付诸行动,已经在路上。

    一条黑色的大河流淌,寂静无声,他追溯源头,直接来到一片黑色大山区域,从山上溶化漆黑的冰雪,汇聚成河。

    他的目标是黑色山体上的黑金兰草,他听那几人谈论,这种兰草很惊人,有强筋壮骨之效,对超凡生物有妙用。

    直到亲眼看到,他心惊了,乌光流动的兰草,在黑色的雪山上生长,蕴含着勃勃的原初生命之力。

    “对上号了!”王煊惊喜。

    在错乱时空海的浮舟净土上,他从殒落真圣的后代那里得到六种药方,其中之一,便是那可帮人练御道化经文的药酒。

    第二种药方则是壮骨篇,明确写着,能壮御道骨。这张药方上,便有眼前这种植物的图文,对上了。

    “主药之一!”王煊心头震动,而后,无比喜悦,实在没有想到在此地遇到这种稀世的植物。

    显然,那几人对黑金兰草了解不深,它远比他们提及的价值更惊人!

    药酒还没发威,大部分都存储了起来,等到年份足够了,哪怕是他超绝世,甚至到了异人阶段,都能用上。

    因此,他没怎么喝,不想过早的挥霍,好钢要用在刀刃上。

    现在,第二张药方,壮御道骨的主药之一,又被他遇上了,令他振奋而又激动。

    甚至,他对银发青年韦博,敌意与杀机都减轻了一点,对方以至宝“捕获”他来这里,竟让他发现这种主药,无比惊人。

    “同你算账时,就不扒你的皮了,直接打死就行了。”他自语,登上大山。

    所谓黑色的冰雪,其实是因为蕴含着奇异的超凡物质,正是在这种大环境下,才能长出黑金兰草。

    王煊动作很快,将所有成熟的株体全部采尽,只留下一些幼苗。

    “帮我掩饰一下,不要留下我的任何行迹,便是有强者追溯,也不可查。”王煊和御道旗沟通。

    “你还想善了?”御道旗诧异,身为母宇宙第一凶器,它的脾气可不是多好。

    “万事和为贵,尽量先不要打草惊蛇,我担心这几家涉及到了世外的真圣,在这里捅几枪的话,不知道会惹出什么样的至高生物,完全不可揣度。”王煊叹道。

    说到底,还是他实力不够强,需要克制。

    他觉得,此时闷声发大财就是了,别在这里瞎折腾,弄出大动静。

    至于该算的账,回头找机会解决掉。

    “月亮谷,这地方确实很美啊。”王煊赞叹,又换了一个地方,整片山谷幽静,腾起氤氲霞雾,在圆形的谷地中,犹如腾起一轮柔和的圆月。

    这里有一片月亮树,银白成熟的果子都没了,他只留下一些青涩的果实,事了拂衣去。

    “造化园很大。”王煊估量了一下,最起码有八百万平方公里,说是园子,若是放在行星上,都已是很大的国土面积了。

    这地方很广袤,各种奇物都隐藏着生长,他不能一一横推过去寻找了,还是先按那几名青年男女所提及的地带,将一些重要的稀世奇物采摘到手吧。

    他在一片开阔的平地,发现一片璀璨的花圃,如同满天繁星坠落在这里,汇聚成一小片星海,芬芳扑鼻,让人沉醉。

    “这是他们说的星河花?好东西啊,回去再研究怎么用,绝对算是稀有奇物。”王煊不客气,将成熟体全部采摘。

    高空中,那座巨宫内,几位青年男女还在争论,共议呢,内定地盘,划分各种奇物的归属。

    王煊通过御道旗听到了,如同在现场。

    此时,他像是在按图索骥,一路沉稳而又平静地采摘奇物。

    “这是……龙骨藤?!”当来到一片山岭中,看到所谓的奇藤是什么后,他又一次激动了,热血涌动,这是壮御道骨的药方上记载的另一种主药!

    这片龙骨藤,占地面积不算小,藤蔓弯曲,给人很有力量的感觉,整体洁白,像是一条条老龙之骨攀爬向天。

    “命运不可捉摸,这次的因果线,也没想象中那么糟糕,这条岔路也还不错。”王煊释然,甚至,眼下颇为满意,快速采集龙骨藤。

    然而,嗡的一声,他乐极生悲,被一片白芒淹没,居然没能避开,别处也就罢了,脸破防了,没挡住。

    “!”他剧痛难忍,双手捂着脸,瞬间就跑到数十里地之外去了,满脸大包,迅速浮肿,甚至整张脸都发黑了。

    他惊怒,气愤不已,强大如他,居然都没防住,也没来得及催动杀阵图,被一种神秘毒蜂给蜇了。

    “居然能刺破我的脸?”他简直难以相信,从脸上扯下一只手指肚那么大的雪白毒蜂,尾端的毒刺,寒光闪闪。

    “异种毒虫,食龙蜂?天生可隐于虚空中,我这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吗,还是说幸运呢?”他愤懑后,露出惊容。

    这是一种奇虫,其长处就是隐身,剧毒,兼且成熟体不断蜕变后,其毒针会渐渐无坚不摧,一窝毒蜂能食龙,不是说笑,而是真能做到。

    顷刻间,王煊身体发黑,这种超凡毒素很可怕,剂量足够大的话,能将真龙放倒。

    王煊眼前发黑,坐在一块大青石上,足足缓缓了半刻钟,脸上的黑气才消失。

    “我这是倒霉过后,补偿了一些幸运。”他自语,这种食龙蜂以及它的蜂巢,也是壮骨篇的主药之一。

    “难怪在药方上,龙骨藤和食龙蜂巢并列画在一起,这种奇虫就是在龙骨藤附近安家,可叹我被毒打了以后才了解。”王煊揉自己的脸,向回走,又过了半刻钟,他脸上的大包,那恐怖的浮肿,才慢慢消退。

    经此一难,他谨慎多了,回来后没再被蛰,顺利采走奇物。

    接下来,王煊像是赶场子似的,奔赴一处又一处有稀珍奇物的地带。

    当然,这片造化园太大了,物种繁多,他一个人不可能光顾各地,有些奇物采集时,需要小心翼翼,颇耗时间。

    事实上,他压根也没想采光,将那几个青年男女的“心头好”都得到就行了,捡最稀有的下手。

    毕竟,后面还要举办盛会,各族各教,大概会有一部分年轻人有资格进造化园寻机缘,还是给后来者留些吧。

    血道树,名字虽然不俗,但王煊到了附近后,闻到血腥味刺鼻,他觉得和自身不甚契合,最终没下手。

    最后,他找到了瑰宝奇物所在地,在一座大山的山腹中,要不是听那几人共议,他大概发现不了此地。

    “这地方……真不简单啊!”王煊动容,睁开精神天眼,仔细凝视。

    山腹中,五行神光流动,阴阳二气蒸腾,并且时光略微扭曲,空间时断时续,很难接近那里。

    所有这些景象,以及非凡的物质,都是从一口泥潭中发出来的,源自一块成型的泥巴。

    “这就是混元神泥?难怪会有这样的名字,它具备五行之力,流动阴阳二气,还有时光因子凝聚,空间之力蒸腾,九种物质,达到了极数,号称混元。”

    泥潭中,成型的泥巴共分九色,氤氲超凡因子蒸腾,很神圣。

    王煊盯着它,发现这块泥巴竟然初具人形了,相当的古怪,为什么成型后,会是这个样子?

    很快,他在山腹的一些石壁上,看到了前人的遗刻,那人意外发现此地,等了很久,都未见造化成熟,不曾孕育出混元神泥,与无上奇物错过。

    “评价这么高?”王煊讶然。

    那人死在这里,带着无尽的遗憾。

    为了等混元神泥成熟,此人没舍得走,而这片园子定期关闭和开放,一旦封闭,留下的人熬不下去,会被超级法阵抹杀。

    “他是上次盛会留下的人。”王煊看着枯骨,挖了个坑给埋了,又用御道旗一拂,抹去石壁上的字迹。

    “嗯,还有字?”他的精神天眼发现,山腹石壁内部还有一篇真言。

    瞬间,他震惊,无比喜悦,这混元神泥当真了不得,不愧是瑰宝级奇物,他认为这次来得太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