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260章 捕煊为兽

新篇 第260章 捕煊为兽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兜天盖地的布袋,淡金色的绳子,皆有御道之光流动,还没有见到正主,就先出来了两件违禁物品!

    王煊神色凝重,这是来到了“大户人家”?收异兽与拿人,居然出动两件至宝,家底得有多厚?

    那条绳子腾空而去,松开袋口,疯兽和怪物像下饺子似的,噼里啪啦地向外落去。

    王煊心情沉重,这绝对不是一般的门庭,以前遇到的势力都不具备两件违禁物品,形势严峻。

    他混在凶禽、怪物中,跟着向下坠落,入目所见,原始森林茂密,湖光潋滟,山岭横亘,异类出没。

    “这个园子很大,四野有超级法阵封锁出路,不乏一些至高级纹理。”御道旗暗中告知情况,没有妄动。

    王煊心中自然有所猜测,或许和绝顶异人有关,或许更进一步,来到了和真圣有关的世外之地。

    御道旗对两件违禁物身后的人,倒是不怎么看重,因为那是一位年轻人,站在远方一座雄浑的大山上,收走了布袋和绳子。

    它判断道:“他应该只是持有者,或者说借用者,不可能是违禁物品的主人。”

    山体雄浑,银发年轻人向下俯视,看着那些疯兽和怪物,以及王煊,道:“异类,凶物,收集的差不多了。”

    相距很远,且对方身上有至宝,原本王煊是听不到这种自语声的,但他带着御道旗,第一时间感应到了。

    山上的青年身材笔挺,银色短发未过耳,现代装束,五官较为立体,眼神锐利,此时嘴角不经意间,露出淡淡的嘲弄之意,但瞬间又敛去了。

    王煊没有抬头,完全是通过御道旗传给他的声音和画面,感知到此人,对方在看他时,迅速消失的笑容不怎么友善。

    “他将我和疯兽、异类、怪物等并列在一起,什么来头?”他思忖,这是什么因果线,他自认为和银发青年没有交集。

    此时,他已经落在地面,旁边一头山峰般巨大的黑熊,赤红着眼睛,一巴掌就向他拍击过来了。

    一头非常厉害的天级疯兽,熊掌巨大,像是一片厚重的黑色云朵压落,阴沉,恐怖,带着规则纹理。

    王煊避开,没必要同疯兽纠缠,一闪没入林中,他怀疑进入了绝顶异人的道场,甚至是真圣的地盘。

    “你听到手机最后的自语了吗?”他问御道旗。

    “听到了。”御道旗开口。

    王煊深呼吸,想让自己平静下来,但脑袋上依旧有青筋浮现,这次实在被手机奇物气了个够呛。

    眼下所见,以及经历,超出了原本的因果线,属于偶然事件,不属于应该去对冲与平衡的命运轨迹,是一场意外的变故。

    造成这一切的自然是手机奇物,说什么主动抉择,早些入场,结果他莫名被人用布袋捉来了。

    最让他冒火的是,手机奇物拍个照就走了,根本没管这些。

    “命运充满变数,人生就是一场场意外啊。”青铜巨宫中,金色漩涡一闪,手机奇物回到密室。

    “其实,也不是偶然,因果线有迹可循,在青铜巨宫一战时,他被人盯上,注定会有事端。”

    手机奇物复盘,研究这件事的轨迹,最后,不忘给这座青铜密室补拍了一张照片。

    巍峨的大山上,银发青年鼻梁高挺,眼窝略深,他观察下面的疯兽,又看向王煊,自语道:“拥有绝代妖王之资,就这?真仙领域的最强者之一,同级不败?可笑。既然有这么大的名气,那就化为这个园子的异类、怪物之一,等着被人围猎,那就有意思了,呵呵。”

    “形神气韵都不同了,有些门道。先打上标记,这头野兽特殊,可别走丢了。”银发青年韦博平静地说道,手中的至宝,那条淡金色的绳子漂浮起来。

    密林中,身上带着御道旗的王煊,全程都听到了他自语声,心有杀意,但却不得不克制着。

    他担心这是真圣的地盘,万一惹出超然世外的生物,那就麻烦大了!

    无声无息,天空中一条淡金色的绳子盘绕,如同结网,并没有落下,但其纹理纠缠间,直接禁锢下方大地的一切景物,锁困时光!

    王煊站着未动,他身上有超级违禁物品,若是反击的话,自然定不住他。

    御道旗传音,道:“不急,先看一看有没有所谓的真圣,以及还有没有其他违禁物品。”

    它也纹丝未动,并没有复苏,僵化在这里。

    周围,其他疯兽和异类都安静了,根本不知道被禁锢这件事,光阴在这一刻凝固,这就是金绳至宝的可怕之处。

    银发青年韦博祭出一张红色的符纸,抖手扔了下去,没有波澜,悄然就贴在王煊的背上,赤影一闪,消失无踪。

    “特殊的疯兽,不允许跑掉。这下放心了,回头再炮制下。”韦博说完,收起淡金色的绳子,抬脚迈入虚空中,向着云端而去,那里有成片的宫阙。

    森林安静后,王煊动了,感受了一下,红色符纸对他没影响,被他以杀阵图化成的银袍挡住了。

    “视我为野兽,早晚和你算账!”他自语,此地情况复杂,不知道是否有绝顶异人,甚至真圣,他快速在密林中穿行。

    同时他在皱眉,这次事件导致他跑到“岔路”上来了。

    当想到“主路”,他一阵头疼。

    不久前,他被一条金色的道路接引,可是路的尽头是滴血的大铡刀,他也被九色星云捕捉,它带着滔天血气,还被数尺长的鱼钩在虚空中锚个不停,更被大网捕捞。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因果线,他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出现,怎样和他纠缠。

    “这次,我突然被捕猎,各种因果都出来了,到底是什么本质状况?”王煊问御道旗。

    “那一刻,你踏进金色漩涡形成的门户后,算是瞬间揭开了自身的伪装,等于主动站了出去。”

    王煊闻言后,脸色有些黑,这就是主动抉择,去平衡命运轨迹的结果?合着是他自己站出去。

    他调整心境,放下那些问题,先渡过眼下的难关最要紧,他问道:“探查完了吗,这是什么地方,不会真的是世外真圣的道场吧?”

    “嗯,很异常,那些法阵有御道级纹理,封住四野。天空中有一片宫殿,像是一片行宫,除了刚才那两件至宝外,还有违禁物品,但没有所谓的真圣级生物。”

    王煊听闻,心头狂跳,布袋和淡金色的绳子还不够吗?此地还有其他大杀器!

    御道旗道:“有点特殊,几件违禁物品居然没有自己的意识,皆有至高规则纹理,有御道化的威能,但是,核心意识不见了。”

    王煊惊异,兜天盖地的布袋,以及淡金色的绳子,都没有至宝意识了?发生了什么异常状况。

    御道旗提醒,道:“不要小觑,它们复苏后,威能还在,至高规则完整,成为了纯粹的大杀器。”

    王煊惊讶的同时,也神色凝重,连强大的至宝意识都被抽取走了,这越发说明施法者的极尽恐怖。

    御道旗让他不用担心,道:“此地并不隶属于一个道统,似乎有几家在这里。”

    王煊松了一口气,这意味着,最起码此地不是某位世外真圣的专属道场。

    ……

    虚空中,殿宇成片,似是一处行宫,又像是一处别院,但现在除了一些老仆外,以青年为主,最起码面孔都较为年轻。

    一座恢宏的巨宫中,一些青年男女盘坐。

    “韦博,这次去搜罗疯兽和凶物,还算顺利吧?”一位黑发男子问道。

    旁边的紫发女子肤色白皙,不以为意,道:“他携带两件违禁物品,沿途有异人照拂,再出意外的话,干脆将他自己化成凶物算了,投入那片造化园中。”

    银发青年韦博点头,道:“此行很顺利,途中,我还去了一趟天空之城,看青铜巨宫的角斗,有些意思。”

    “你没惹事吧?盛会就要开始了,造化园子即将开放,可别惹出什么乱子。”另有一个肤色黝黑,身上流动符文的壮汉开口问道。

    韦博道:“怎么可能,我本分守纪,从不会惹事。对了,这次我收集的疯兽,有些很凶,各位到时候要小心,别被伤了身体。”

    “能有我上次收集的那头凶吗?”肤色微黑的壮汉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我抓的那可是一头多次变异的凶物,若非在某颗星球屠了五座城,我都想收走,养起来了,而不是用至宝禁锢后点化为疯兽。”

    韦博笑道:“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下场时,别因为大意挨上一爪子,意外被它伤到,那脸面就不好看了。”

    “听你这意思,是一头疯禽?”紫发女子额头上有一缕奇异的纹理,美丽的面孔因为此印记而显得颇为妖异。

    韦博喝了一口茶水,道:“化形为人形生物了,很有意思。早先我就注意过这头猛兽,但不方便捕捉。可在我回归的路上,它突兀出现,离我不是很遥远,我顺手就祭出违禁物品给抓了回来,真是生灵的命由天定啊。”

    黑发青年道:“这次,你我几家共同主持造化园,堵了其他家的路,可别被人挑错,谨慎点吧,园子应该养出了不得的东西了。”

    韦博一拍额头,道:“忘记将违禁物品还回去了,不过,在这之前,我还得走上一趟。给我一张疯兽符,我自己的都用完了,还没给那头凶物打上呢。不然的话,这么放它进园子中,它有自我意识,被它吞了一些奇物,夺走一些机缘,那就不好了。”

    “那还不快去!”其他人面色都微变,造化园中的神物,不容有失。

    因为,这次的盛会,那些赴会者多为配角,来那么多人都是陪跑者,最好的奇物肯定会落入他们手中。

    韦博接过一张疯兽符,瞬间消失。

    “麻辣个鸡!”王煊又不能动了,他克制着,忍着胸腔中的杀意,那个银发青年又来了。

    时光在这一刻凝固,景物成为一幅立体画卷,寂静无波,连附近那些凶物的思绪都停滞了,不再运转。

    高空中,韦博俯视,拎着淡金色的绳子笑道:“什么不败真仙,未来的盖世妖王,刍狗而已,在这里就当个失去本我意识的野兽吧,在山野中游荡。”

    他抖手间,一张青色符纸飞出,纹理凌乱,望一眼就让人要疯狂。它划破虚空,瞬间到了王煊近前,没入他的后背。

    “等着,不管你是绝顶异人的子孙,还是真圣的后裔,早晚和你清算!”待高空中的身影消失后,王煊赤红的双眼恢复清澈。

    他忍住了,因为,他怕打草惊蛇,准备先探究下这片被超级法阵围住的园子,看一看到底都有什么。

    虚空中,成片的宫殿群中,那座最宏大的巨宫内,韦博上交了布袋和淡金色的绳子,而后又和那几位年轻的男女坐到了一起。

    “这一次,造化园中应该出了非常了不得的东西,你们说,要不要上报?”黑发青年问道。

    肤色微黑的壮汉立刻反对,道:“真要报上去,有人下来的话,还有你我的份吗?!”

    “造化园中,根本没有瑰宝级奇物,都很寻常,没有必要上报。”那个紫发女子凤目扫来,额头的那缕黑色花纹也在发光,平淡地说道。

    韦博也淡定地点头,道:“没错,造化园早就不出产瑰宝级奇物了,虽然有些许稀珍奇物,但也没有必要报上去。”

    黑发青年道:“嗯,那就这么定了,你我几家竞争,莫要伤了和气,到时候悠着点来。另外,可千万别被那些陪跑的人得了最好的几种奇物,那乐子就大了。”

    韦博道:“放心,他们不了解这里的布局,山川地势每年都在调整与变换,等到他们寻到时,我们早就采集完奇物离开了。”

    紫发女子皱眉,道:“我最担心的是其他家,若是有人莫名出现,那会很麻烦,得防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