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258章 给命运照个相

新篇 第258章 给命运照个相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这破手机,就没有消停的时候。每当它稍微安静下来,那也只是在酝酿,要不了多久,保证要出事端。

    来自手机奇物的“问候”,或者说“事故”,有可能会迟到,但从来看不会缺席。

    “你要干什么?”它一副不解的样子,面对手持御道旗的王煊,它流动波纹,忽明忽暗,像是在真实与虚无间转换。

    “你如果想不声不响地把我送到莫名之地,那就不妨试试看,我保证先给你来一下!”王煊威胁,手中的御道旗已经抵到近前,要触及它了。

    他身在天空之城,即将参加一场盛会,如果不声不响的消失,这算什么事,况且他压根也不想被动入局。

    最关键的是,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要去哪里,前路如何。

    什么因果,什么命运,在他看来都非常“虚”,他压根就不相信这些。

    手机奇物道:“我也不知究竟,我从万千繁复的表象中,抽出那么一缕本质,世界是平衡的,命运的天平一端已经倾斜,需要你去还债。”

    它无比郑重,道:“我发誓,所见为真,所言非虚。这次涉及到你的命运轨迹,需要你去抉择,应主动入局,比逃避和得过且过要好很多。因为,你终究要去面对。”

    它这么严肃确实很唬人,让王煊都有些没底了,想不重视都不行。

    在他的评价中,手机奇物神秘,危险,很坑,但是,它提及的事最后总有应验的地方。

    王煊琢磨近来的事,有什么大因果可以牵连与困扰他?

    “我最近与世无争,没惹出什么祸端,不应该这样啊。”他自语道,感觉最近不染尘埃,没有因果。

    他皱着眉头,是烛龙古祖吗?理应被震慑住了才对,就是想报复也要掂量下,不会这么快。

    国宝,黑白熊族那位老异人?也不至于,便是想夺他的孙,也还很远呢,反倒是老黑白熊的孙子随时可以落在他手里。

    黎琳刚见过,和她无关。九灵洞丢猫的那位,也不会想到是他。长臂神猿族被薅走一撮猴毛的老圣猿,也不像,性格那么暴烈,真要知道是他的话,早就一筋斗云杀过来了。

    当想到这里,王煊默默擦去额头上的几滴汗,好像接结下的因果也不算少,而且都和高高在上的异人有关。

    手机奇物道:“你自己想一想,身上是否有什么沉重的包袱,心底是否有不可言说地秘密。说出来的话,我可以帮你解析,仔细推演,探究这次命运轨迹剧烈波动的原因,关乎未来走向。”

    王煊听到这种话,拎着御道旗,在其屏幕上敲打了两下,道:“你想知道什么,跟在我身边有什么目的,你究竟是谁?”

    手机奇物的屏幕很结实,估计大天劫中带着混沌气的雷霆都劈不碎。

    “我是谁,真的忘记了,和你相遇,只是偶然。在你之前,又不是没有人伴我身边,很明显,你想多了。超凡中心终将更迭,一切美好都会消散,我只是在记录当下的灿烂,时代的缩影。”它的声音有些穿透力,像是在深邃的星空中传来。

    王煊看着它,道:“你以前的那些主人都没什么好下场……”

    “错了,是持有者,是生命中的邂逅,旅途中短暂的伴行者。”手机奇物打断他的话语,进行纠错。

    王煊神色不善,道:“听你这意思,以后也打算把我送走吧?”

    “我没那意思。”手机奇物否定。

    王煊在手机奇物的最后一个图标中,曾经看到过一些短暂的记录,美其名曰,展示美好生活,但其实都是前任和前前任等惨死的模糊视频,大多都只能听到声音,非常惊悚与瘆人。

    总体来说,它神秘而又危险,探不出一点根脚。

    手机奇物又道:“没办法,铁打的我,流水的持有者。虽非我意,但他们都成了过客。岁月静美,唯我独自安静前行。”

    王煊不想搭理它了,无法和它愉快交谈了。

    手机奇物主动开口,道:“你再仔细想一想,尽量往大了想,哪些人与物以及事件,可以牵涉非常大的因果,有可能会扰动你的命运。”

    虽然不待见它,但王煊还是回思了一下,双眉深锁,是古今吗?

    他曾经答应过古今,在母宇宙那个神话腐朽的年代,只要它带走他那些未成仙的故人,并送到安全的地方,将来便会去为它出战一段时间。

    难道是它在施法,知道他进入这片宇宙了,要将他寻出来?它早在旧圣时代,就已经存在了,至高在上,在超凡中心多次的变迁中,它长期排名第四,有莫测的手段。

    即便它如今被取代了,违禁物品排行榜上没有了它,可它依旧让各方敬畏,尤其是它曾秘密发生过一次蜕变,实力绝不会差,甚至可以说更恐怖了。

    “它在什么地方?至今都没有它的踪迹与传闻。我如今实力不高,便是过去,又能为它做什么?”王煊思忖。

    除非是涉及到了双方阵营间的某些赌斗,有真仙级角斗的需要,那样的话,便是异人子女出现,他也有信心撂倒,纵然是真圣晚年得子,亲生儿女降世,他也不怵。

    除了古今还有谁?王煊立刻又想到了他的兄长——王御圣,当年浴血杀出去后,就此杳无音信。

    上次,他在异海见到那头庞大的老龟,居然被它捕捉到了相近的生命特质,让王煊警醒和心惊不已。

    “该不会与此有关吧,由此泄露了根脚,涉及到了和王御圣有关的因果?”

    他皱眉,又向其他方面联想,瞬间,心头剧跳,想到了和乌大郎一起抄真圣后院的事!

    这件事要是泄底的话,那问题将会严重到他无法承受的地步。

    想到这些,他心中一动,青铜角斗场大战落幕时,他曾看到一个人,虽然容貌不同,但依旧让他觉得似曾相识,现在他意识到,那可能是乌天。

    “原来我身上的事情真不少,有些不好确定,不过,大多都很隐秘,谁能查到?”他默默思量。

    王煊站起身来,在青铜密室中活动筋骨,准备出关,并对手机奇物道:“能不能给我一些提示,要不然,我真不怎么相信这次的事件。”

    “即便你我只是偶遇,可也算是有缘,同行了这么久,帮你也是理所当然,我就尽心帮你看一看。”手机奇物开口,还真要尽一份力。

    这倒是出乎王煊的预料,这他的印象里,它自带凶物属性,黑坑属性,十分不靠谱。

    然而,仅出现瞬间的好感,他就又眼冒凶光了,因为,手机奇物要为他拍摄,正在挑选合适的角度。

    它似乎也知道对方要冒火了,立刻道:“别紧张,我这可不是为你整理遗照。”

    “我有什么好紧张的,我只是想掂量下,你到底有多强!”王煊神色不善地说道。

    手机奇物道:“平复心绪,不要焦躁。我准备施法了,需要你安静凝神,身心空明,万不可情绪激荡起伏。”

    “你想怎么做?”王煊问道。

    “我想尝试给命运拍个照。”手机奇物回应道。

    王煊:“?”

    这凶物拍照上瘾了,到处想给人留影也就算了,现在还给虚无缥缈的命运拍个遗照?它疯了吧。

    手机奇物开口:“你不要过多脑补,我只是尽力尝试一下,拍摄命运的朦胧轮廓,看一看在你身上的影响,捕捉其模糊的轨迹。”

    这牛吹大了吧?王煊盯着它,这是个凶物,也是个奇物,真是有点离谱。

    “那你试试看!”反正他又没什么损失,不怕它闹妖,先披好杀阵图,又拎上御道旗,真有变故他也无惧。

    “一会儿我所照出来的东西,只有你自己能看懂,别让我分析,因为我不清楚,也看不到。显照的是基于你自身与命运冲撞后,所显露出来的各种可能,以及部分波动轨迹。”

    “开始了,放松,身心空明,让命运显形,我来拍照,一,二,三!”手机奇物喊完,喀嚓一声,它那里发出一片繁复而璀璨的符文。

    接着,那片地带就变了,它的屏幕由符文构建,竟演化为一面光滑的镜子,映照出王煊的身影,以及和他有关的人与事。

    瞬间,他的脸色就变了!

    因为,那面镜子中的人与事,都对他无比重要,他的父母出现了,看不真切,带着混沌气,瞬间消失。

    接着,承载古今的黑木盒子显踪,停滞了瞬间,十分模糊,难以细观,极速逝去。

    随后,烛龙、国宝、暴躁的猴子、黎琳、九灵洞的异人、安静琪等一些相关的人,也都一闪而过。

    王煊皱眉,这些都是他刚才心中想过的人与事。

    在嗖嗖而过的画面中,错乱时空海与浮舟净土出现过。而后,一个容貌和他有些像,疑似他大哥的男子远去。再然后,剑仙子、张道岭、陈永杰、方雨竹等一群熟人快速转过,居然也显现了。

    这让他动容,如果这次的命运和这些人有关,那他真坐不住,来到这个世界很多年了,关于那些人始终没有消息。

    他只偶然发现周青凰,但他相信,应该是古今履行当初的承诺所致,将实力弱的人无序传送,分散到了各地。

    接着,燕明诚、妖主妍妍、冥血等人的面孔一闪而过。甚至有剑疯子商毅,拎着羽化幡进入星海!

    有些人和他关系太密切了,有些人如同亲生父母,如果事关燕明诚他们,无论在哪里,他都要主动赶过去,这种命运的抉择,其实不需要思考就可以做出决断。

    画面轮转,果然也有老龟,更有真圣后院的景象,甚至还有海底钓台。

    时间不是很长,大量的信息,很多的画面就浮现过去了,接着全部消散。

    “我尽力了。”手机奇物不再发光,恢复到常态。

    王煊眉头深锁,原本他不怎么信这次的事端,甚至不想搭理手机奇物的各种建议,但是当看到那些故人后,他有些不安,不能置身事外了。

    当然,此次命运的抉择,不一定真个涉及到那些熟悉的面孔,他只是在以防万一。

    “你看到了什么,想怎么做?”手机奇物问他。

    王煊叹息,在这座青铜密室中走来走去,道:“我准备主动入场!”

    接着,他暂时出关,打开青铜密室,要和外界联系下,做些安排。

    兽女第一时间出现,确实是服务周到,亲自处理他的各种问题。

    “我要闭关,也许一天,也许数日,不要让人来打扰我。另外,不需要接引星光了,这次我只想静静地悟法。”

    “好的孔哥,没问题。”兽女扭着腰肢离去,第一时间做了安排。

    接着,王煊联系狼獾等人,告诉他们,他闭关了,尽量在盛会开始前出来,避免这些人着急来此地寻他。

    青铜密室关闭,王煊披上战袍,握紧御道旗,一切准备就绪。

    他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稳妥起见,不以真容入场,刹那间,他的元神气息变了,容貌也截然不同了。

    “可以了!”他告诉手机奇物。

    “无有逝者恒神照,门,开启!”手机奇物发声,在其屏幕上方,出现一个金色的漩涡,带着混沌雾,快速旋转,越来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