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249章 真仙对决超绝世

新篇 第249章 真仙对决超绝世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长章。)

    “这个妖王……他没事吧?我怎么感觉他一副很兴奋的样子,跃跃欲试,迫不及待了,是我的错觉吗?”

    有人怀疑自己的判断,盯着铁笼中的孔煊,觉得离大谱。

    旁边有人回应他,道:“你没看错,我也觉得,他还未出手,就已经精神亢奋,一副要按死超绝世的架势。”

    巨大的斗场中,青铜看台上,很多人都发现这一状况,都觉得不可思议,真仙见了超绝世,怎么会是这副表情?

    此时,青铜巨宫第9层,座无虚席,人满为患。这次的真仙对决超绝世,虽然宣传时间有限,但是却获得巨大成功。

    目前票已经售罄,无论是贵宾席,还是普通青铜看台,全满员了。甚至,临时加开的虚空洞府席位,也都卖光。

    第9层巨宫,从座位到台阶等,整体都是青铜材质,长明仙灯照得角斗场灿烂而又梦幻。

    “四方上下曰宇,往古来今曰宙,你我皆在宇宙牢笼中。”略带磁性的女子声音响起,带着奇异的魔力,兽女婀娜多姿地走了出来,道:“今生,谁能超脱,大争之世,其实唯一个‘争’字。”

    “此时此刻,青铜巨宫中,多年难得一遇的破限大战,将为大家演绎‘争’之一字的真谛。真仙孔煊对决超绝世烛海,开战!”

    兽女这次简短扼要的介绍完,立刻退场,也算是功成身退,主持这样特殊的对决,在她的职业生涯中也算是仅见。

    青铜战台被铁笼覆盖,场中的两个人缓缓动了,他们的目光划过彼此,如同闪电般刺目。

    轰!

    整片角斗场沸腾。

    大量的超凡者聚集,哪怕是轻微的议论声,汇聚在一起后,也会成为江海涌动般的轰鸣声。

    有不少仙女凌空施法,为看台上的观战者送上合宜的果品、茶点等,这场超规格对决的票价自然超高,但服务等也相应到位了。

    铁笼中,青铜地面很硬,熔炼进去了至宝级物质,铭刻着各种纹理,踩在上面有些粗糙。

    王煊从福地碎片中缓缓抽出粗大的狼牙棒,眼神锁死了前方的中年男子,开始踱步。

    在他的身上,黑色的妖气蒸腾而起,越来越浓,终于变成了滔天的大雾,属于五行山二大王特有的景象出现在青铜决斗台上。

    众人发呆,前面几场,他已经收起来了,并没怎么对烛龙族的天级高手外放妖云。

    现在烛海出场后,孔煊却摆出这种一代妖王的架势,这是为了体现不凡,还是在轻慢超绝世?

    烛海的脸色顿时黑了,心中不快,你一个小小的真仙,搁这和我讲排场,弄出盖世妖王出世时的景象,给谁看呢?

    偏偏,这时青铜巨宫为了烘托气氛,响起激昂的战曲,铿锵震耳。

    听着战曲,人们再去看五行山二大王孔煊的出场方式,发现竟然很应景。

    烛海,一头青色的短发,外表看起来三四十岁的样子,双目竖着生长,这是烛龙族的特征。

    他立身在那里,不怒而威,在其背后,一片深邃,宏大宇宙模糊的浮出,并有大星出现,围绕着他转动,将他衬托的犹如星空之主。

    下一瞬,大战爆发!

    王煊主动出击,而且是以一种高姿态的方式,不像是真仙面对超绝世,更像是一头神鹰,在扑杀……地面的鼠、兔等小动物。

    那种姿态,霸道无比,让观战的烛龙族人,皆愤懑不已,此妖太他么的强势了,自半空俯冲,拎着狼牙棒,直接就夯下去了!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孔煊的霸道,像是将这里当成了狩猎之地,挟滚滚妖气,覆盖下方的超绝世。

    烛海面色冰冷,他还从未见过这么野的真仙,肆无忌惮,凌空扑杀下来,这是恨不得直接按死他的架势。

    漫长岁月以来,便是超绝世和他切磋,以及交手等,也都是平视,没人敢上来就这样自高空扑杀。

    眼下,这个真仙给他的感觉,就像是老鹰……扑击小鸡仔!

    事实上,其他人也感觉到了。

    “#!”当回过味儿来后,烛龙族一群人都忍不住想骂娘。

    广阔的角斗场中,响起震耳欲聋的规则碰撞声,两人没有任何躲避的意思,直接凶猛的撞击在一起。

    烛海手中拎着一根青色的铁杵,也属于重型兵器,右手持着它挥动时,虚空压塌,而后爆碎。

    他以青色铁杵和黑色的狼牙棒撞击在一起,景象过于可怕,没有雷霆,但符文碎片却比闪电还刺目,爆散开去。

    不足一息间,两人从青铜地面,杀到高空中,再到广阔的铁笼边缘,已经碰撞千百次,快到所有人目不暇接。

    在那里,刺目的符文,像是一颗又一颗流星迸溅出来,汇聚成片,化作光雨,密密麻麻,在整片青铜角斗场中倾泻。

    虚空在两人横掠过去后,才开始大爆炸!

    这一景象,惊的很多人手心出汗,这是真仙级的对决吗?天级高手进去都要被打死。

    “没有白来,值了,这是超常规破限者吗?还是说,是在真仙领域就走了御道化之路的结果,简直为我开启了一扇崭新的大门!”

    有许多真仙当即就惊叫出声,而天级高手也都沉默了,都在死死地盯着,认真揣摩。

    事实上,贵宾席中,在场的超绝世也都一语不发,仔细的凝视,看到这种战斗后,他们也可以回顾自身的路,看是否还有缺憾可以弥补。

    随后有超绝世叹息,有些东西是弥补不了的,五行山的那位不可一世的妖王,虽然嚣张,上来就拎着狼牙大棒,要给烛海开瓢。但他真的很凶很勇,其肉身和精神高度强韧与凝练,简直就像是传说中成仙时保住肉身后,成就的原始仙体!

    甚至,有人心中一个激灵,认为他很有可能就是这样的生灵,不然何以能力拼烛海?

    要知道,烛海是超绝世,早已着手研究御道化很多年,以身印证,他现在重回真仙领域后,很难找到瑕疵,接近完美仙体,但是现在,他居然被生猛地挡住了!

    “真凶啊,或许是我很少走动,很多年没见到这样的真仙了,就他这一棒子下去,天级高手都要被打爆。”有年迈的老者叹道。

    青铜角斗场,足够广袤,有芥子须弥互化的大阵覆盖,宛若一片天地,但是,两人冲霄而上时,还是不时轰击在铁笼上,震得人耳膜都要碎掉了。

    此刻,两人都冷着脸,极其生猛,他们全都披着神圣符文,那是术法附体,化成了护体仙衣。

    两人一个拎着漆黑的狼牙大棒,一个手持青色的铁杵,比闪电还快,再次杀向一起,这种重型兵器的碰撞,让那黑色的虚空大裂缝一道又一道的出现。两人发飙,如同杀神附体,又似魔祖复活,搅动出十分恐怖的虚空风暴,如果没有铁笼覆盖,绝对会波及整片角斗场。

    铁笼中,持续的大爆炸声震得很多真仙脸色煞白,元神竟要离体而出。

    那可不是真正的声音,那是道鸣,可以清晰地看到,规则碎片,道韵,在整片角斗场中浮现。

    场中央,两人搏杀,搅动起规则风云,以及仙道碎片,不断蔓延,倾泻,整片青铜战台上都成为恐怖的毁灭之地。

    换个真仙进来,直接就要被那些风云和碎片等,压制的爆开。

    事实上,青铜巨宫已经在检验了,送进边缘地带一具仙级机械兽,当场炸开。

    接着,一具天级傀儡也被送进去,经过那些涌动的风云,规则碎片冲击后,竟也渐渐出现细密的裂纹,而后四分五裂!

    “我去,好凶!”很多超凡者都被惊住了,但也很欣喜,盯着两人打出来的道韵,看着那些规则碎片,体悟两人的战斗意识,都觉得获益匪浅。

    “仔细看着,如果想要多次破限,看清这两人的的意境,领会他们现在的意识层面,那就够了!”有强者现场教学,指导子嗣去领悟场中那两人周围流动的道韵。

    所有人都意识到,早先,孔煊在真仙擂台的十二连胜,以及在第9层角斗场横扫烛龙族天级高手的战斗,都只能算是开胃菜。

    那些战况,全都呈现了一边倒的架势。

    现在,他才算是迎来真正的对手。

    但是,当想到他只是真仙,而对方是一位修行数千载的老辈人物后,所有人都凛然,震撼不已。

    “真不错啊,估计他也就修行六七百年吧,甚至五百年?”早先在在奇物区,眼睛都不带眨一下就买走青春不老花的中年美妇开口,露出赞叹之色,接着又道:“烛海耗费数千年的光阴,精心打磨出来的仙体,一时间竟拿不下他?”

    角斗场中,刷的一声两人分开,烛海主动倒退出去,右手缩在袍袖中,青色铁杵露在外面,神色凝重地看着孔煊。

    在两人的周围,风云激荡,仙道碎片飞舞,根本停不下来,依旧在扩张,伴着漆黑的虚空裂缝蔓延,极其危险。

    “我看到了,那头老龙的右手在大袖间轻微颤抖了两下。”六眼金蝉开口,他六只金睛全睁开了,发现真相。

    很多人动容,附近一片哗然,超绝世硬撼妖王孔煊,持兵器的右手竟然抖了两下?

    “你看到了吗?”贵宾包厢中,卓嫣然侧头问身边的黑闺蜜。

    安静琪点头,道:“嗯,烛海的手确实抖了,而且,指缝间渗出鲜血,但被他用秘法吸收了,迅速治疗好伤指。”

    “居然这么强,又一个变态啊。”卓嫣然自语,想到了异海中的陆仁甲,她问安静琪,道:“你进场的话,能拿下他吗?算了,又不是没接触过,若是都在真仙境界,他直接上头的话,某人的小蛮腰可能会折断,嘿嘿。”

    ……

    角斗场中,此时两人相距很远,但到了这个级数,再远的距离也不过几步间的事,刹那即可杀到。

    王煊带着浓重的黑色妖雾,右手拖着沉重的狼牙棒,在青铜地面划出一串串火星,他一步一步向前逼去,强势而霸道,还是早先时那种架势,要打猎,恨不得直接按死超绝世。

    对手很强,在超绝世领域中,着手研究御道化,印证自身的道路后,超乎想象的厉害,烛海捋顺了以前的路。

    事实上,烛海对孔煊的评价则是,一位在肉身和精神强度上不讲道理的凶猛真仙,应该是超常规破限者,且疑似是不可思议的肉身成仙,异常棘手。

    “或许是另一种情况,他走了御道化之路后,以各种后天手段弥补肉身,返源成原始仙体?但是,更艰难,需要各种造化物质,而且在真仙阶段就得让御道纹理附骨新生,配合一些古经一起练才行。他到底什么状况?”烛海在猜疑,神色凝重,他是超绝世,居然对一位真仙无比忌惮了。

    “你有点强啊。”王煊右手拖着沉重的狼牙棒逼近,这样说道。

    “#!”

    连烛海都忍不住了,想口吐“清香”,这是你一个真仙应该有的姿态吗?审视超绝世,居然还这么大剌剌地点评,两者的身份仿佛错位了,颠倒了。

    轰的一声,王煊身体四周,金色神芒无数,向四周扩张,炸开,一切都是因为他动了,速度超越极限,肉身破碎虚空。他拎着狼牙大棒再次杀到烛海近前,直接砸下去了,一副要给他彻底开颅,砸成烂西瓜的霸王架势。

    这一次,烛海退走了,拎着青色的铁杵,如同拂动的光,逝去的年华,霎时间,脱离原来的区域。

    他选择避让,顿时,铁笼外的看台上,各方都吃惊,而后议论,连超绝世都需要避一位真仙的锋芒吗?

    王煊拎着狼牙棒,在后极速追赶,肉身横渡,震裂虚空。

    烛海在远处驻足,其双眼先是闭合,竟让整片天地都晃动了一下,并且暗淡了,而当他睁开眸子时,整片铁笼空间却又是那么的灿烂,伴着光雨。

    尤其是,他的右眼变得银白,神圣纹理交织,有一些道则涟漪扩张了出来,竟形成一个螺旋形的通道。

    其形态惊人,仔细看,那些涟漪都是御道化符文,构建成螺旋形通道,自右眼而出,覆盖王煊,要将他捕捉。

    “眼中世界?”贵宾席上有超绝世低语,似颇为忌惮。

    以烛海的右眼为中心,涟漪扩散,层层叠叠,形成通道,要将王煊接引进那银白色的眸光世界中。

    王煊第一时间感觉到危险,元神差带点被剥夺出去,这是想将他的精神与肉身分开。

    不过,在他的顶骨中,内蕴出专属于他自身的御道化纹理,镇压一切不稳定因素,元神稍微震动后,就安然盘坐下去了。

    下一瞬,烛海直接拘禁王煊的肉身,连带着精神,不将形神隔开,要整体纳入他眼中的御道化世界。

    “想捕获我的精神和身体,进入你的御道天地中,好啊,我自己来了!”王煊无惧,拎着狼牙大棒,大步冲了过去,踏着那些神圣纹理,直接向眼中世界闯。

    很多人都紧张了起来,大战到了极为危险与激烈的时刻,双方都出动了御道化纹理,注定将要惊天动地。

    “烛龙族的双目很特别,超绝世练成御道化真眼后,能净化与溶解所有真仙,这个孔煊居然敢主动向里闯?”连青铜巨宫的主管易照都露出惊容,在一个包厢中站起身来。

    事实上,不止是他,还有其他大人物也都跟着动容,凝视角斗场中。

    贵宾席中,卓嫣然转头,看向安静琪莹白无瑕的面孔,道:“打个赌,我认为他可能要用铁头功,信吗,敢不敢与我赌?”

    安静琪侧头,看着她清纯的脸蛋,道:“打个赌,你和孔煊打一场,我认为,你同样要吐啊吐,哭啊哭。”

    角斗场中,御道化符文惊天,王煊拎着狼牙大棒,冲进了银白色的眼中世界,妖气滚滚,在超绝世的右眼中冒出无边的黑雾。

    今天星期六,休息一章的时间,大家不用等深夜那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