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248章 面对超绝世很兴奋的真仙

新篇 第248章 面对超绝世很兴奋的真仙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人们怀疑,超绝世很有可能会下场!

    主要是烛龙族今天过于不堪,在实力上被人碾压,六位天级高手竟然被一位年轻的真仙全面压制。

    同时,烛龙族在风骨上也有污点,有两人畏战而逃。如果不是最后的烛铮赴死一战,今天烛龙族会被人轻视到脚底板下面去。

    现在桀骜不驯的孔煊又盯上了烛海,毫不掩饰自己的野性目光,烛龙族的超绝世还能忍得住吗?

    原本喧嚣的第9层天级角斗场竟渐渐安静,很多人都看向那两人,有时候无声也是一种语言。

    兽女感觉自己都不会解说了,究竟是要宣布散场,还是等待异常重大的意外发生?

    “有‘加急场’是吧?”烛海开口,很平静,面色也十分淡然,询问青铜巨宫的人。

    轰的一声,整片第9层角斗场都沸腾了,超绝世真要下场了?

    谁都知道,“加急场”是临时安排的生死决斗场,因突发事件而起,更加吸引人。

    “有……有!”能说会道、伶牙俐齿的兽女,都有些口齿不利索了,分外紧张,到头来真吸引超绝世出手了?

    她看向王煊那里,后者对她笑了笑,微微点头。

    “我就知道,烛海要下场,终于坐不住了。”

    “也对,烛龙族表现糟糕,这里是第9层的天级角斗场,而非第3层的真仙级‘公平擂台’,结果该族的天级高手下场后,却被一个真仙全灭,很丢人啊。”

    也有人摇头,道:“老烛不明智,竟亲自下场,胜之不武,败则丢人。”

    一时间,各方议论。

    九成人都激动了,他们是观战者,不嫌事大,只怕不够激烈,现在有超绝世要进铁笼中,都亢奋了。

    谁管出场人的身份是否合适,对比越是悬殊,越让看台上的人期待,希望真仙掀翻超绝世。

    “你还行吗,可以再来一场吗?”烛海问道,话语依旧平和,面色淡然,似乎要下场的不是他。

    “真男人永远都行!”王煊说道。

    他能够看出,对方确实想一巴掌拍死他,若是在星海中相遇,两人必然只能活下来一个,今天要是有机会干掉对方,王煊绝不手软。

    所以,他现在竟有些激动,甚至兴奋,想在这里借助擂台规则干掉一位超绝世。

    “你们准备‘加急场’吧。”烛海开口。

    “烛兄,你是角斗场的贵宾,这是要亲自下场?真是了不得的大事件。”青铜巨宫第9层的主管易照出现,满脸的褶子都笑得舒展开了。

    因为这是他的业绩,烛龙族的超绝世出手,必然人气爆棚,关键是那种爆炸性的新闻效果,难以估量。

    “来人,安排,布置!”主管易照吩咐下去,让人立刻行动起来。

    “你们先布置吧,我联系一下,让人赶紧过来。”烛海说道。

    “嗯?”青铜巨宫的这位主管一怔,瞬间反应过来了,烛海并非自己下场,而是喊人来?

    主管易照脸上的表情略僵,非超绝世下场,他根本不会亲自过来招待,这是表错了情,浪费!

    “什么玩意,不是烛海亲自下场,白让我激动了!”

    看台上很多人都不满,误会很大,白白期待了。

    贵宾席上有人点头,道:“我就知道,老烛不会失去理智。毕竟,他是超绝世,怎么也得自恃身份,真要下场的话,还未战从名声上讲就已经输了。”

    王煊面色冷漠,他不满了,当他是什么人了?随便找个人来就想和他打,妖王孔煊没那么廉价。

    顿时,他翻脸了,道:“不是你的话,恕不奉陪!”

    烛海转过身来,此时通讯器还没有拨通出去,他看向王煊,冷淡开口,道:“你算什么东西,一个小小的真仙也配让我出手?我喊来的后人,自然可以匹敌你,甚至说句不客气的话,应该能碾爆你。”

    人们哗然。

    所有人都看出来了,烛海带上了情绪。不然的话,以他的身份说不出这样的话。

    烛海看向众人,道:“怎么了?超绝世也是人,心中不舒坦,我自然要直抒心意,没有必要虚伪地笑给谁看。”

    接着,他又叹气,看向烛龙族的真仙与天级高手,道:“一群没用的东西!”

    烛龙族一群人都羞愧地低下头,今天他们确实表现地极其糟糕。

    然后,烛龙又无比强势地看向王煊,道:“换个地方的话,我一个小手指头就直接戳爆你!”

    “这老家伙真狂!”狼獾低声叫道,异常不满:“真是要在同境界,我五行山的二大王,绝对能直接按死他!”

    “情况有变,烛海要找谁来?”连玄天等人也都在狐疑,甚至,他们猜测到了陆仁甲。

    铁笼中,王煊脸色冷冽,道:“既然你想戳死我,直抒心意,那就进来呗,痛快到底,别在乎那些虚名,直接下场。我也不要求你去第3三层真仙级公平擂台一战,就在第9层这里,你可以保留天级前期的道行出手,敢否?实不相瞒,我想打爆你!”

    一群人惊叹,而后是一片嘈杂声。

    这位妖王也是上来火气了,敢当面这么和超绝世叫板,相当的暴脾气,毫不掩饰地说,要打爆烛海。

    黑孔雀族的晴空长老很平静,没有开口,但一直在关注现场,必要时她准备下场去解决掉烛海!

    “你不配我亲自下场,身份不够。”烛海看着王煊说道,然后,他转身看向青铜巨宫的主管,道:“安排个真仙级的擂台吧,我找的人是聂青,如今已经击败四域真仙未尝一败,再挑战一两个星域的话,他便可以在金书玉册上留名。”

    “是他?”易照露出一缕笑容,脸色顿时就好看多了,早先的不满全面消失。

    身为角斗场的几位主管之一,他自然一直在关注星空中的顶尖奇才,知道聂青,也了解他在真仙领域的至强战力。

    他很清楚,聂青确实有资格被严肃重视起来,此人在五六个星域的真仙中,拥有统治性的实力。

    易照微笑道:“确定了是吧?我让人安排,必须以高规格接待,静等聂青到来。”

    他想了想,补充道:“还是在这里吧,既然两人都是真仙,也不需要什么公平擂台了,就在这第9层天级角斗场进行吧。”

    “你们问过我了吗?”王煊冷声道,准备掀桌子,不管是青铜巨宫,还是烛龙族的超绝世,真当他是可以随便听他们安排的小妖王了?

    “小友,对不住,刚才失礼了,我当然尊重你自身的意见。”青铜巨宫的主管赔不是,带着笑意,道:“那是一位不败真仙,按照我们青铜巨宫的规矩,你如果答应和他对决,会有无比高昂的出场费,以及此次大战收益的大比例分红。”

    然后,他又暗中传音,道:“我们这里典籍很多,不乏超凡者梦寐以求的至高篇章,甚至有和真圣相关的孤本手札等。我青铜巨宫在培养天才方面,真的是不遗余力,只要经常出场,持续大胜,就可以兑换到那些传说中的东西。”

    王煊面色微变,尽管知道对方在诱惑他,但他确实动心了,如果击毙烛海看重的不败真仙聂青,就能观阅那些神秘篇章,也不是不可以考虑。

    在此期间,王煊被请出铁笼,因为有专人在清理青铜台,为的是下一场可能更为轰动的“加急场”。

    那些人在去除血液痕迹时,相当的奢侈,竟然以仙花汁液清洗,让现场空气都变得清新芬芳起来。

    “烛嫣,你们都在天空之城吧,请聂青来青铜巨宫,让他替我出手一次。嗯,什么?”

    贵宾包厢中,烛海联系自己的侄女,发现出了意外,他的脸色微变。

    他的侄女烛嫣是不败真仙聂青的女人,因此,烛龙族和对方的关系相当的近。

    但是刚才烛嫣告知他,聂青去金书玉册战场了,准备和下一个星域的十位最顶尖的真仙对决。

    快的话,聂青赢下这一局,他便可以在金书玉册上留名,成为真正的不败真仙!

    烛海放下超凡通讯器,有些出神,事情出乎他的预料,他要找的人目前来不了,这就有些尴尬了。

    原本他很平静,因为知道聂青在真仙领域的统治性战力,无论是破限,还是御道化之路,聂青都有非凡成就。

    “烛兄,怎么了?”青铜巨宫的主管易照开口,其实他已经听到了,但想拿捏一下,这边都准备好了,结果被告知人无法到场?

    “聂青去金书玉册战场了,即将在那里留名,眼下时间有些冲突,他过不来。”烛海说道。

    易照蹙眉,道:“这不太好吧?烛兄你虽然是我们的贵宾,但是,也要为我们考虑下。就在刚才,我们已经将消息放出去,横幅都已经挂在青铜巨宫外。说即将有神秘强者到来,其身份显赫,要与孔煊一战,属于一场势均力敌的龙争虎斗。你这样临时变卦,让我们失信于人,没法做啊,损失将无比惨重。”

    烛海面色冷淡,他觉得对方是在故意作态与拿捏,但他也不想欠青铜巨宫的债,他不动声色地去探查。

    此时,他很想说一句,易照很不要脸,心肝都黑了。外面真有人挂上了横幅,但那些动作等,却是和易照说话时同步完成的。

    易照说道:“要不,烛兄和聂青约定下,让他那边战毕,速速赶来即可,稍微晚些也不无妨。”

    “不必了,这一役对他很重要,那个星域也有一位极其厉害的人物,现在和他说这些容易分心,不好。”烛海一口拒绝。

    最后,他冷笑连连,道:“既然这样,我自己下场,我心坦然,没什么好在乎的。”

    可以说,峰回路转,颇为曲折,兜兜转,到头来还是要超绝世下场,让易照都愕然,而后喜出望外。

    至于看台上的超凡者,更是感觉惊喜,什么聂青,在远方很有名气,但是在这里超绝世更震撼。

    晴空长老离开贵宾席,直接下场,来到几人面前,看着烛海道:“我和你打!”

    她面色平静,气质冷艳,说是打一场,但是谁都看出来了,她这是想杀生。

    “可以安排在下一场。”青铜巨宫的主管易照满脸是笑,他不嫌下场的高手多,越出名越好。

    王煊赶紧拦住晴空长老,暗中传音,他自己就可以。

    事实上,他的精神头一下子就上来了,看向烛海,道:“好啊,咱也别废话了,就在这片铁笼中,我以真仙之体出战,你以天级前期道行下场即可。”

    “我和你打,还要高你一个境界?你在埋汰我,还是在羞辱我?!”烛龙冷漠着说道,转身告诉易照,准备真仙级“公平擂台”。

    “行,你不愿意,我还能省些力气呢,自然没问题!”王煊说道,这种强势,面对超绝世时都不怵的样子,让很多人都心惊。

    易照开口:“就在这里比斗吧,第9层巨型角斗场,可以调节,压制到真仙级公平擂台,没有任何问题。”

    这里已经清理完毕,易照亲自去调节,顿时整片角斗场都符文流转,某些大阵复苏了。

    青铜巨宫的人通知在场的人,道:“各位,对不住了,这是另外一个‘加急场’,一个时辰后准时开放,请重行购票进场。”

    “#,真黑啊,又重开加急场了,还要再购票?”顿时,有人不满。

    “可以理解,毕竟,这是不败真仙孔十拳和超绝世间的对决,如果青铜巨宫不藉此赚个盆满钵满才怪呢。”

    ……

    晴空长老告知王煊,不要大意,烛海这个人很强,当年破限就很厉害,虽然成为超绝世后,才开始接触御道化符文,但造诣非凡。

    “他不会成为异人了吧?”王煊吃了一惊,超绝世研究御道纹理,自然不简单。

    晴空长老摇头,道:“没有,需要御道化一定的程度,才有机会成为异人,这一纪他应该可以成功。”

    王煊严肃起来,这个对手哪怕压制到真仙境界,其破限和身上的御道化纹理等也都不会消失。

    而且,成为超绝世的人,必然会弥补以前道路上的缺憾等,再现真仙之身后,在这个领域会极为强大。

    时间到了,王煊也进入铁笼中。

    然后,人们就看到,入场的妖王孔煊,那种表情,那种神色,相当另类。

    他面对超绝世,竟似在激动,眉梢扬起,仿佛实力超群的老猎人要去狩猎,要去进山货!

    人们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野性真仙,面对超绝世时,无惧,竟还有些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