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243章 男女混合双打

新篇 第243章 男女混合双打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卓嫣然钟爱黑色,束腰长裙将无比美好的身材衬托出几条优美的弧线,高挑身段是天生的衣架子。

    她清秀精致的面孔上带着微笑,虽然是初见,但是却在称赞孔煊,一副较为热情的样子。

    显然,她这是在扬煊压琪。

    王煊一副不善言辞,甚至略显局促的妖王样子,挂着质朴的笑容,给予她相应的正向反馈。

    其实他很想多说两句,可惜只能在心中自语:咱们也是熟人,彼此切磋过,当初有些爱哭的人眼泪都掉下来了。

    比斗是一方面,他们也在夜月下的龟岛上饮酒小聚过,确实比较熟了。

    安静琪身材颀长,亭亭玉立,和卓嫣然站在一起,无论是从容貌,还是从气场上,都有些争奇斗艳,相互针对的样子。

    她微转身,侧颜精致,哂笑道:“瞧你这茶里茶气的样子,刚从对面那家‘道茶’店出来吧?”

    这两人一相见,果然就是唇枪舌剑,文争武斗,直接开启互黑模式。两人容貌皆异常出众,气质非凡,在女仙中都很罕见,却这样互怼,着实另类。

    “我又怎及得上你,明明折了细柳腰,现在又一起来撸猫。”卓嫣然脸蛋清纯,黑裙却是成熟风,反差感强烈。

    王煊觉得,这俩姑娘嘴上的战斗力都很强,才见面就刀光剑影。

    狼獾、重霄、洛莹、六眼金蝉几人面面相觑,人还真是不禁念叨,正主这么快就出现了。

    安静琪身段修长,摇曳生姿,来到卓嫣然的身边,很自然地和她并肩而立,然后果断而迅速地摸向的平滑的小腹。

    “还吐啊吐吗?”她侧脸绝美,微笑着问道。

    事实上她并未摸到,到了这个境界,谁也不可能被人轻易近身,触摸身体,卓嫣然体表发光,横移而去。

    “安静琪!”卓嫣然脸色不愉,她觉得对方越线了,有些想发飙。

    “抱歉,忘记场合了。”安静琪大方拎起熊庞,递过去请她撸猫。

    两人间还是很注意形象的,在外人面前适可而止,不会过于激烈地互黑,避免被人看笑话,所以瞬间她们间的关系就又和缓了。

    但是,某些动作依旧能沟看出端倪,卓嫣然没去伸手接国宝,只是用力撸了它两把,又拍了拍它的头。

    熊庞从通红的发光的鲜桃上抬起头,一脸迷惑的样子,怎么又换人了,给竹子或桃子了吗?

    “两位姐姐,咱们一起逛一逛吧。”洛莹上前,邀请她们一起去“捡宝”,奇物区有各种捡漏的传说。

    当然,被坑的人更多,许多捡漏的传闻都是从货主嘴里流传出去的。

    三人走在一起,有说有笑,暂时翻篇。

    这里女仙虽多,但都被比了下去,黯然失色,当然姿容和气质太出挑,也会引来各路的目光。

    期间,卓嫣然在用通讯器和外面的人联系。

    长臂神猿族的店中,袁盛看得出神,还是没打起来?他期待的场景始终没出现。

    玄天也是一脸异色,全程看到了远处的状况,突然,他的面色变了,卓嫣然在联系他。

    “你不是和陆仁甲很有共同语言吗?帮我做点事。”

    玄天一看,脸色顿时变了,这是要和他算账吗?他昨夜曾喊陆仁甲去看妖精打架,而且有图有真相,被抓了个现行。

    “我和他关系一般!”他一口否决。

    卓嫣然的文字瞬间飘过:“我不是找你麻烦,你联系下陆仁甲,在异海月夜下饮酒时,他不是说过……”

    片刻后,手机奇物蠢蠢欲动,又要自动出现,还好被王煊提前觉察,制止了它。

    “你有新消息。”手机奇物告知他。

    “以精神烙印的方式,对我一个人显化。”王煊说道。

    然后,他就知道了,是玄天在联系他:“陆兄,你昨夜害苦我了!”

    接着,玄天就进入正题,问他是否还记得,异海畔,龟岛上,对故友许诺?

    王煊有些懵,许诺?对谁啊,当天对月饮酒,虽然兴致很高,但他没喝醉,曾经说过什么吗?

    “那晚分别之际,你不是和卓嫣然说过吗,如果有需要,可以帮她去打黑闺蜜。”玄天硬着头皮说道。

    王煊想起来了,临走前,他那是为了缓和气氛,也是在和卓嫣然开玩笑,因为听说她开着战舰四处打闺蜜,很有意思。

    当时,卓嫣然听他说完后,脸色就彻底黑了,认为他在取笑,甩给他一个后脑勺,直接远去。

    结果现在她又想起这茬了?估摸着是最近压力有点大。

    玄天此刻真的有些方,私下里帮卓嫣然雇凶,去伏击安仙子,事发后他肯定没什么好下场。

    “真仙级的约战,千万别下重手,点到为止。”他赶紧补充了一句。

    王煊面部表情精彩,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一天内同时借到两份委托,安静琪想雇佣孔煊和卓嫣然对决,卓嫣然买凶陆仁甲,想去对付安静琪。

    气氛真是有些诡异,这事闹的,他有些想笑,但还得克制,只能望着天际。

    这是要答应了,他等于是变换身份,再分别和真仙层面的两女各自打一场,这才是名副其实的男女混合双打。

    当他想到那些画面,觉得异样,居然被两个当事人暗中撺掇去二番战,古怪。

    这要是有一天揭晓真相,安静琪和卓嫣然会是什么表情?别说当事人,就是王煊都都觉得有意思,满脸是笑。

    “兄弟,笑啥呢,脸跟花骨朵一样。”狼獾凑了上来。

    不知不觉间,三女在前面走,由于过于惊艳,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相对而言,他们几人和国宝族走在后面,拉开一段距离了。

    “没啥,不知道今天我们能不能淘换到宝贝。”王煊随口答道。

    前面三个女人进入的店面,里面卖的奇物都贵的惊人,都是奇物中的奢侈品,要价非常离谱。

    王煊、狼獾、六眼金蝉,都不想跟着进去了,就是一群身价颇高的黑白熊都被惊到了,和店主拍桌子,认为价格“令人发指”。

    “别争吵了,不买就是了。”王煊劝道。

    在这些出名的老字号店铺中,一株青春不老花,要价堪比五色奇竹,简直离大谱,但是,在王煊和熊山的目瞪口呆中,一个中年女子相当平淡地就给买走了。

    “又不增长道行,只是让肤色鲜艳几分而已,至于吗?”熊山咕哝。

    “别抱怨了,知道刚才那位是谁吗,某位异人的侍妾。”卓嫣然转身提醒他。

    接着,他们发现,出入这种店铺的人很多,连安静琪和卓嫣然都分别买了一件星辰衣和一件月光披肩。

    “奢侈啊,都能买一张青铜巨宫的贵宾票了。”狼獾发现,在天空之城,他们五行山的两位大王真的很穷,只有咋舌的份。

    王煊安慰他,道:“别羡慕,虽然很贵,但奢侈品最良心的地方就在于,从来不坑穷妖。”

    “好有道理的样子。”狼獾点头。

    但他还是叹气,想给少年狼天买一部天狼经,却被那种天价吓了一大跳。

    狼天倒是很懂事,道:“爹,不用买,我需要的传承蕴含在我的血液中,随着我成长,那些经文碎片自动浮现。”

    最后,王煊和狼天一起为他买了一件异宝,天狼啸月塔,用来防身,经过一群国宝帮忙讨价还价,价格不算离谱。

    “走,走,走,我们和他们三个分开,凭眼光去捡宝。”六眼金蝉说道,拉着王煊等人去前方的地摊,和安静琪、卓嫣然、洛莹三人拉开了一大段距离。

    奇物区很大,是天空之城人气最旺盛的地方,各个种族的超凡者都能看到,当中不乏超绝世。

    甚至,有传闻,某些异人都喜欢来这里感受滚滚红尘烟火气,顺便凭借过人的眼光来淘换宝物。

    可以说,这地方三教九流,形形色色,什么样的超凡者都有,道行都很高。

    前方围了不少人,那个摊位很大,人气非常高,同时隔着很远就感觉到一股强辐射性的能量。

    “嗯?”王煊心头一动,他深吸一口气,这些斑驳的辐射物质中,有些奇异因子对他竟很有吸引力。

    确切的说,是对他练的《星河洗身经》的运转路线有诱惑。

    此时,他的细胞中,星光闪耀,经文自行运转。

    “走过去看一看。”这次他主动向前去,接近这个摊位。

    “卖矿料的,属于罗浮星域的特产,那片星域仙矿很多,开采点密密麻麻,出产的放射性仙料也是五花八门,什么品质与类型的都有。”

    黑白熊族的熊山说道,比较了解,也很有兴趣,因为他的族人曾经买到过羽化金竹,虽然在矿中埋了漫长岁月,成为结晶化的金竹矿料了,但对他们还是有很大的吸引力,能提取出某些物质。

    王煊走来,第一时间知道是什么吸引自己了,有些矿料中蕴含着浓郁的星辉,无比璀璨,聚而不散,这很离奇。

    他动容,这要是找到一堆蕴含着浓郁星辉的矿料,去练《星河洗身经》,有可能会很快破关。

    他心惊,睁开精神天眼的刹那,便看到一些了不得的东西,这地方相当不简单,这些虽然都是明料,但却也另有乾坤,价值惊人。

    有些星辉光团中,居然带着丝丝血迹,那是异人之血吗?很异常,非同小可!

    “各位,这些都是矿料奇物中的极品,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摊主喊道。

    王煊一行人自然围了过来,他仔细查看,发现这些放射性物质确实惊人,如果找对东西,自身的《星河洗身经》很可能会破关,也意味着他自身的境界会提升。

    “你是孔煊道友?”这时,一个灰衣男子走来,带着笑容,很爽朗地和王煊打招呼。

    王煊诧异,不认识他,但还是点头,道:“是我,请问你是哪位?”

    “哈哈,果然是孔兄,一表人才,气宇轩昂,周身都带着道韵,不愧是最近崛起的绝顶真仙。”灰衣人上来就恭维,满脸是笑,让后自我介绍,他来自青铜巨宫,名叫古铭。

    王煊不解,和他并没有什么交集,怎么找上门来了。

    灰衣人古铭道:“是这样,青铜巨宫诚邀各路奇才去角斗场竞技,在和同级别的天才实战中提升自身。我们和很多道统都有合作,为各路青年才俊提供一个能够磨砺自身的平台,我们的主旨是,帮最顶尖的超凡者蜕变,不计一切代价地助他们成长,打破自身的极限,最终大涅槃,实现质的变化。”

    王煊动容,一个角斗场,明明拉人去卖命,集血腥与暴力于一身,结果来人却说得这么高大尚,大公无私,也是个人才。

    “我们会在奇药,经文,还有出场费上,重点向你这样的天纵奇才倾斜,并帮你找到最合适的对手,用来磨砺自身。不知道最近你听说没有,一个叫陆仁甲的真仙,不弱你多少。还有夜歌,六域真仙排位第一,是新晋的金书玉册留名者,也值得关注,适合当对手。”

    王煊露出异色,什么意思,这是想让他自己打他自己?

    突然,惊叫声传来,陈瑜倒退,又惊又怒。

    同时狼獾那里发出刺目的光芒,他有些懵,脑后一根翎羽暗淡,盘坐在其头上的一道模糊的身影炸开了,替他真身而死!

    同时,附近有几名大汉快速围了过来,呼喝着,要继续对陈瑜出手,并对对狼獾下了死手。

    “爹!”少年狼天惊叫,结果他也被针对了,被人一脚踹飞了出去,满嘴都是血沫子。

    轰!

    王煊和重霄、六眼金蝉等人都动了,迅速冲了过去,他们简直难以置信,这可是天空之城,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有人敢这么在城中下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