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241章 古今回归之劫

新篇 第241章 古今回归之劫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当年一别,古今贯穿两大宇宙间的通道,时间过去很久了,可此前一直没有它的消息,这点让人十分奇怪。

    王煊心有疑虑与不解,颇为那群故人担心,今天意外听到关于它的消息,自然要刨根问底。

    “八十多年前,甚是离奇与瘆人,一位天级大圆满的强者,甚至半只脚都迈进超绝世领域了,那次来天空之城,在青铜巨宫中的体验,其经历震动星海。”

    重霄提及当年的事,神色有些凝重。

    那样的一位高手,都快进入超绝世领域了,但在生死角斗场中“梦游”后,足足昏迷了10年。

    期间,各路“名医”以及高手帮他治疗,都没将他唤醒。

    “最后,他自然苏醒,精神疲惫到极点,一切都是因为‘梦游’期间,看到了古今和一个莫测生物的比斗,画面模糊,他隔着浩瀚深空都被波及了,心神损耗的厉害,且触及了莫名的道韵。”

    那一役,黑木盒子中走出一个模糊的身影,应该人形的,被混沌气笼罩,和另外那个的存在激烈搏杀。

    “当年,‘梦游’到战场边缘的那位天级大圆满,感觉自己像是一只蚁虫,抬头看到了一只猛虎和一头雄狮激烈厮杀。又像是低空飞过的鸟雀,看到了云层之上,两头巨龙在血拼,鳞甲冰寒,各自血淋淋,任意一滴血落下,都能让一群飞雀瞬间爆开。”

    按照那位亲身观看到这一战的高手的说法,即便隔着无尽深空,有混沌雾气阻挡,他也吃不消,认为自己要死了。

    “古今的那位对手,不止有一种形态,无比可怕,但实在太遥远了,而且双方都笼罩有莫测的道韵,大雾覆盖,难以窥到全部。”

    恍惚间,那位天级高手,被古今的对手隔着无尽深空扫了一眼,他瞬间就僵住了,元神似被冻住。

    那一刻,他的眼中,他的内心世界,看到的是青色的眸子,巨大无比,像是一片天穹那么壮阔,抵临他的面前,冰冷无情,让他动弹不得。

    除此之外,他什么都感应不到了,无边无沿的深空,浩瀚壮阔,却只剩下这大到无边、让人窒息而僵硬不能动弹一下的冰冷眸子。

    “然后呢?”狼獾催问。

    不止是王煊想知道那一役,在场的人也都听得入神,80多年前那一战实在太惊人了。简短的描述,让人觉得自身过于渺小,无法对面虚无缥缈中的存在,但是却又迫切想去了解。

    “有血溅起,或许是血吧,也或许是道韵在瓦解,古今和那个存在对决,应该都负伤了,而后整片深空炸开,混沌流散,青铜巨宫强行终止了这次‘梦游’,那个天级大圆满的高手昏死10年之久。

    不过,在他醒来后,恢复枯竭的元神,不足两年,他就成为超绝世,他虽然险些死去,但也是幸运的,梦游时观摩到了一些难以言说的道韵。

    返祖异人的后代,衡澄听得很投入,回味了片刻才道:“这究竟是旧圣时期的战斗,流逝过去无穷岁月了,还是新出现的战斗?”

    因为,重霄此前已经说了,有些人认为,此战可能发生在现世外宇宙。

    六眼金蝉开口:“让人动容,悠然神往,那是怎样的层面?在我们不知道的领域中,竟有至高级的对峙与血战,可惜,你我根本看不到。要是随时都能窥探到就好了。”

    “你别悠然神往了,那种事真要发生在眼前,想逃都逃不了,注定会出现末世一样的场景。”洛莹说道,并且提及,那种级级数的对决,或许只有纪元末年,超凡中心转移时才能出现,被各族看到。

    狼獾道:“最后竟然是战斗画面爆碎,无法看到此战的结果,让人遗憾,很不甘心啊。”

    重霄道:“那一役,不见得是彻底落幕了,双方级别太高,如果谁都奈何不了谁,也许此后会对峙,就此对立,贯穿一两纪下去也说不定。”

    “你认为,谁更具优势,哪一方赢面大一些?”王煊问道,毕竟,他所知有限,不如重霄了解的多。

    “我觉得,古今可能稍微劣势一些,首先,它消失太久了,失去了曾经的地盘,缺少强大的底蕴支撑。”

    重霄所说的底蕴,是指族群,统御的星海,下辖的道统等。

    比如,异人带着族群迁徙,不仅在庇护本族,其实也是为了提升自身,族群越大,对异人的修行越有利,可以说彼此相互成就。

    涉及到更高层面,或许也如此,虽然说这不是决定性的因素,但如果双方道行很接近,一些因素就不能彻底忽视了。

    就如同黑孔雀圣山,该族的老异人曾经在五劫山修行,并成为山外护法。

    虽然五劫山飘渺,不可见,不可寻,地位非常超然,但细究的话,在外也是有各种底蕴的。

    狼獾点头,有些感触,道:“和我们五行山差不多,古今也需要部众,需要地盘,需要新妖加入。”

    陈瑜白了他一眼,道:“用你山大王的思维考量,虽然有些问题,但也勉强可以这样理解。”

    重霄又道:“其次,古今消失很久了,有多纪未现,曾经属于它的一切肯定都被各方瓜分干净。回归后如果不能稳住,狩猎者不见得只有一位,其他存在若是也下场,古今一个弄不好就会崩盘。”

    “有道理。”王煊点头,神色凝重,古今的处境确实很艰难,希望它能安然渡过回归之劫,前期稳住。

    不过他操心也没用,事情过去多年,该发生的事情早发生了。

    “想得真简单,一群毛头小子不要以演义故事的思路去揣度那个层面的争斗与对峙,比你们想象的可凶险复杂多了。”

    一个圆脸少年走过,很青涩,面貌相当年少,淡淡地看了众人一眼,竟做出这种点评。

    “这是谁家……”狼獾张口就来,但总算他反应神速,一把捂住自己的嘴巴,把即将脱口而出的“孩子”两字给堵了回去。

    圆脸少年瞥了他一眼,倒也没计较,身份显然很高,不至于因为一句话就生气。

    “还请前辈见谅。”洛莹赶紧行礼,甜笑中带着敬意,然后还顺势请教,自然缓和与调整了气氛。

    “那个层面很复杂,有些存在上榜了,有的要被销毁,有的要被抹杀,恐怖啊,算了,大人的事少打听,我知道的也不多,不敢多言,免得横死。”

    圆脸少年一闪身,就此远去了,再迈出一步后便彻底不见。

    “嘶,异人!”狼獾寒毛倒竖,先给自己来了两个嘴巴,让自己警醒,时刻记住这是什么地方。

    在天空之城,偶然见到异人并不稀奇!

    王煊静默,当年他便简单听到过几句,某些违禁物品是要被销毁的,这着实有些瘆人。

    他意识到,超凡中央大世界的局势远比他想象的要复杂,就比如古今早就跨界了,但是至今没听到什么大动静。

    “我们进去看看?”六眼金蝉看着前方的高大建筑,跃跃欲试,那里面太神秘了,竟可以“梦游”到很离谱的年代,很遥远的地带。

    青铜巨宫足有数千米高,如同一座大山,算是天空之城的地标建筑之一,没有人知道它的来历。

    它很奇异,在里面一些角斗场中,可以让人精神远渡,至今没有被摸索出“原理”。

    几位炼器领域的泰斗级生灵都来过了,可是在这里研究很久后,两眼一抹黑又都走了。

    “各位有预订吗?目前各层角斗场几乎都满员了,贵宾席还有一些,我们的价格是……”

    当青铜巨宫门前的几位女仙非常客气而又有礼貌的询问,并顺带介绍了价格后,狼獾和六眼金蝉都挺胸抬头说,预订了,但记错了时间,明天再来。

    走出去一段路,离开那座巨大的青铜建筑物后,他们才摇头,太他么贵了,别说贵宾票了,就是普通场次的票都是天价,需要的奇物足够他们修行上几年。

    “也没什么,过几日盛会开启后,真要论道到激烈时,必然会有人下场动手,到时候应该会选在青铜巨宫中进行,参会者都可以进去。”洛莹开口,等上几日就是了。

    重霄建议:“现在去奇物区吧,那地方最热闹,每天都人气爆棚,因为真有可能会遇到好东西,有人在那里淘宝,低价买到过异人遗宝,也有人在那里发现可炼制违禁物品的稀有材料。”

    奇物区很大,一眼望不到尽头,有很多地摊,而那些上档次的门店,都内有乾坤,是由洞府改造而成。

    即便是没有盛会,这个地方平日间人气也很旺,各族各教往来于天外天,兜售与购买奇物等,很多人都选此地。

    不用怀疑,这里好东西很多,比如说神药区,连一些天级大圆满的生灵都在流连忘返,移不开脚步。

    但是,这里的奇物真的很贵。

    比如,那群圆滚滚的熟人,一群黑白熊被货主报出的天阶砸得受不了,在那里哇哇直叫。

    “三色奇竹!”六眼金蝉惊道。

    一群大熊猫正在盯着一根流动三种色彩的奇竹砍价还价,该族很富有,但依旧觉得这里奇物死贵。

    但没办法,他们看到这棵竹子就移不动脚步了。

    洛莹心情复杂,在陨石海时,曾发现一株五色奇竹,遗憾错过,落入一伙冒充刺青宫的骗子手中。

    当然,那伙骗子又被一个自称金角大王的大妖黑吃黑,一铁棍子打破刺青宫假弘道的头颅,夺了五色奇竹。

    王煊也是心情异样,喝过五色奇竹的灿烂汁液,但和八色奇竹与十色奇竹都错过了。

    熊山一眼看到他们一行人,立刻喊道:“重霄,孔煊,你们来评评理,这店家也忒黑了,仅是一株三色奇竹而已,他竟敢收我五色奇竹的价钱,你们说我要不要邀他比斗一场,去青铜巨宫血战,寻求公平?”

    这只天级黑白猫急眼,一副要和店主决一死战的架势,拉熟人过来,帮他站台。

    店主也有点懵,虽然很想宰这群黑白熊一刀,但是被他们惦记上,好像也不妙,主要也是因为,这族的老异人太记仇了。

    “行了,我怕你们了,便宜卖了!”店主不想和这群五大三粗的黑白熊闹僵,适当让步。

    “孔煊?!”远处,地摊区,一个身材颀长的女子回头,她有一头蓝色的长发,莹白的瓜子脸,双目深邃,与之对视,心神都要沉陷下去。

    这是一个沉稳、安宁、有静气的姑娘,不过当她展颜一笑时,却又显得十分妖媚,顾盼生姿,气质与风采远超周围的女仙。

    她在逛奇物区,听到国宝族的熊山喊孔煊,立刻回头,原本略妖的笑容渐渐收敛。

    她一眼看到王煊,直接走了过来。

    “这不是被青春闪了一下腰的那个姑娘吗?”狼獾说道。

    少年狼天道:“爹,你如果不说话,我二爹和那位安姑娘的脸色一定会好上不少。”

    来人正是安静琪,自然听到了这边的对话,脸上的最后一缕笑容也没了。

    长臂神猿族在奇物区有个门店,售卖仙桃,当然,紫府桃属于战略性奇物,一颗可延寿万载,根本不卖。

    此时,袁盛也在店中,正招待身负雪白龟甲的玄天呢,发现远处的情况,道:“有人要倒霉了,和安仙子巧遇,这下有好戏看了。”

    玄天诧异,回头道:“安静琪?正忙着和她黑闺蜜死磕,不过,那个人该不会就是……一头撞了她腰眼的孔煊吧?”

    “没错!”袁盛笑着点头。

    玄天顿时来了兴趣,道:“孔煊很强吗?最近,某两位女仙彼此互黑时,提起过这个名字,好像很厉害,孔煊和陆仁甲对比,孰弱孰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