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239章 他乡遇故

新篇 第239章 他乡遇故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他乡遇故,本就是一件让人喜悦的事,更何况是在另一片宇宙?

    举世茫茫,王煊独在异乡为异客,意外重逢故人,心情可想而知,情绪曾在瞬间起伏剧烈,一些尘封的记忆打开。

    但是,他强制自己冷静,这里不能表现异样,他现在是孔煊,天空之城高手如云,被人看出什么就不好了。

    那是一条颀长的背影,连穿着都很“母宇宙化”,十分另类,西短加衬衫,这么多年她还是这种喜好。

    她背负神金炼制的一对神翼,像是携带着粒子炮等科技武器,偶尔转头,露出侧颜,戴着一副特制的眼镜,符文流转,文静中带着书卷气。

    不过,当她摘下眼镜,盯着如山岳般高大青铜建筑——生死角斗场,又露出几许野性,以及妖媚,和身边的女子在以神念在交谈着什么。

    周青凰,一位故人,在王煊心中的排位,不是第一档想要见到的人,但也是非常熟悉的同城好友。

    她由仙界进入现世,在红尘中“打滚”一百多年,大多数时间都居住在旧土的安城,由风华正茂到满头银发。

    第一遇到她时,是在旧土外太空的秘境中,她和顾明曦演双簧,“垂钓”王煊,可惜演砸了,王煊果断吃了香饵,吐了钩,差点将顾仙子活活打死。

    后来,随着熟稔,彼此到没什么芥蒂,渐渐成为好友,尤其是神话腐朽后,周云等新星财阀弟子对她们不友好时,王煊还曾帮她们教育过周云等人。

    同在安城一百多年,祁连道、鬼僧、老钟、陈永杰、周青凰、顾明曦,不时在黄铭和孔毅的谪仙茶斋小聚,追忆旧日超凡盛景,看彼此一年一年的老去。

    王煊心情大好,在这片新宇宙中,终于见到母宇宙的一位熟人,这意味着其他人也有机会寻到,终有重逢的一天。

    “希望都好好的活着。”他心中自语,他最怕与最担心的就是,有些莫测的事情发生。

    周青凰如今成仙了,并不让人意外。

    她、孔毅、顾明曦、曹清宇等人,本就是仙界最负有盛名的年轻天才,“挨刀”进现世前,都已超越地仙,接近养生主。

    神话末年,她被一震再震,生生打落下逍遥游境界,最后甚至沦为凡人。

    一百多年的沉沦,身与心都被熬炼,道行被夯实,又被击散,心在煎熬中渡劫,由高高在上的仙子,到被财阀弟子惦记的弱女子,再到绝世容颜渐渐老去,满头白发。

    后期时,她连王煊都不想见了,和顾明曦一起隐居,因为青春不在,芳华逝去,不想自身老去的样子被熟人看到。

    她的经历,只是列仙坠落后的缩影,如果将来超凡中央的世界神话落幕,同样会无比惨烈,不可能所有族群,所有超凡者都可以随“中心”转移而去。

    不过,周青凰也是幸运的,在母宇宙超凡落幕104年时,“古今”再现,出现转机,它带走了一代经历过神话高峰、又体验过超凡腐朽最低谷的人。

    如果认定两片宇宙时间流速一样,王煊的母宇宙超凡落幕已经201年了。

    百年沉沦炼心,又经百年苦修提升,作为体验到两大宇宙不同规则的天才,周青凰贯穿养生主,最终成仙很正常。

    “流金岁月,记录……”手机奇物发声,又自己解锁,悬浮出来了,就要挑选角度拍照。

    “我去!”王煊手疾眼快,一把攥住了它,赶紧给硬塞回福地碎片中。

    “兄弟,你也看到那个带眼镜的文静姑娘了?内行。”狼獾凑过来,挑起大拇指,道:“刚才她摘下眼睛,野性十足,这是可文静可妖媚的类型。”

    “孔煊兄弟眼光不错,戴眼镜的姑娘最淑女漂亮了。”黑白熊族的天级高手熊山也点头附和。

    狼獾诧异:“戴眼镜有加持效果?”

    “当然,或许是爱屋及乌吧,我喜欢戴眼镜的秀气女子。”熊山憨厚地点头。

    你那是墨镜好不好?在遮挡无比浓重的黑眼圈,狼獾鄙视,但没敢和他犟,这头黑白熊实力非常彪悍。

    “在这个领域,我和你们没共同语言!”王煊现在可不想和他们探讨这个话题。

    “拉倒吧,你刚才通讯器都拿出来了,拍到没有?”狼獾咧嘴在笑,头上三根羽毛支棱着,若隐若无间,头上盘坐的三名大汉也在咧嘴笑。

    “别乱拍,那几位女仙应该是九灵洞门下,身份都很高。”黑孔雀族的天级核心高手重霄走过来低语。

    “是丢猫的那家,疑似出过圣殒事件的恐怖道统?”六眼金蝉惊异地凑过来。

    重霄提醒王煊,真想拍的话,换个地点,隐蔽一些。

    王煊看着这个平日很严肃与正经的大好青年,也不知道说啥好了。

    “男人啊!”洛莹甩给他们一个后脑勺。

    手机奇物除了总想给王煊拍遗照外,还时不时给他添乱,他干瞪眼,此时此景,真解释不清。

    现在,他不可能和周青凰相见,时机不对。

    而且,他有理由相信,周青凰的根底早被九灵洞查过了,他真要去接触的话,可能会引发什么变故。

    周青凰能来参加盛会,除却天资不凡外,估计也和她的根脚有关,在两大宇宙待过,属于十分特殊与珍贵的经历,这也是一种底蕴上的积淀。

    “孔煊,你给我站住!”烛龙族的人追进城中,气势汹汹,该族第一真仙被人十拳打死,让他们又惊又愤,同时还有些忌惮。

    现在,该族天级高手带头跟了过来,杀气很盛,如果刚才在城外截住对方,直接就下死手了。

    王煊没搭理他们,天级了不起啊,又不是没杀过。天级后期也就罢了,居然有天级前期的男女也对他恶意满满,换个地方的话,他保证“摸摸哒”,让他们的顶骨比翼齐飞。

    “孔煊,我烛堃想借你的头骨炼制储酒的容器,敢不敢再出城一战?你要是怕了,我自缚一只手和你打。”烛龙族一个男性真仙笑着挑战。

    王煊反向挑衅:“想激我出城,然后以天级高手杀我?有本事就在这里对我下黑手,不然还是那句话,孬种,你们都是这只小黑白熊的孙子。”

    他抱着圆滚滚的熊庞,不时揉两下。

    “你都说是孬种了,我怎么可能会有的这样的子孙?”小国宝熊庞居然不满地发声。

    “行,等着吧,找个机会,咱们生死角斗场中见。”烛龙族有一个青年发狠地说道,指向远处那座山岳般高大的青铜建筑物,然后,他们一行人就迅速离去。

    夜晚,客栈洞府吹来湖面上带着氤氲灵气的风,也飘来紫竹海的阵阵草木清香,月光洒落,宁静平和。

    王煊在修行,从平天书院带出来的《元神图谱》是他最近研究的辅助经文,和《精神棺椁大法》印证着练。

    主要是,在异海时,老龟太敏锐了,居然感觉他和王御圣有相似的生命特质,让他警惕了起来。

    万一再遇上一个见到过王御圣的异人,也觉得他异常怎么办?

    所以,最近他精研各种法,效果很明显。

    当然,近期他主修的是《星河洗身经》,炼体效果极佳,能遮盖住本源特质。

    深夜,星光洒落,缓缓流淌进王煊所有细胞中,洗礼全身,远看他被星光淹没,若是内视,入微探查,他每一个细胞都犹若一颗星辰,全身都被点亮了。

    数以万亿计的光团,他全身璀璨,神圣祥和,像是坐在宇宙星海中,体质缓慢提升。

    随后,星火摇曳,轰的一声点燃星海,照耀冰冷的宇宙,深空刹那间绚烂到了极致。

    还好,这些星辉不是他今夜一次性接引而来,而是最近三个月的积淀,不然若是瞬间倾泻下来这么多星辉,肯定会引发各方关注。

    王煊的身体像是被点燃了,所有细胞共鸣,共振,体表冒出真正的火光,烧得皮开肉绽,五脏略糊,骨骼焦黑。

    这不只是宇宙星火,还伴着混沌气,以及业火等,积淀到一定程度后,焚烧了起来,洗身,炼体,竟散发着毁灭性的气息。

    很久后,王煊睁开眼睛,道:“换个人就死了,洗礼全身吗?我感觉这是火化素养的自我提升,送命经!”

    他上下一片干枯,轻震身体,簌簌坠落下一层死焦黑的死皮,露出新生的肌体!

    虽然这篇经文有莫大的风险,而且无比难练,但他的底子太厚实了,远非常人可比,在今夜他将前面的八层经文全部练成了。

    还剩下最后三层,他数次尝试,都遇到了无比强大的阻力,深厚如他的底蕴居然都无法贯穿。

    换个真仙,刚才就烧死了,王煊只脱了一层皮,并无大碍,前八层圆满后,他的体质确实又提升了。

    “强行去练后三层,估计要闹出很大的动静,需要接引来漫天的星光,眼下不合宜。”

    他仔细揣摩,研究这篇可以确定是真圣留下的经文,向着御道化方向去印证,一时间他又被柔和的星光淹没了。

    很久后,王煊睁开眼睛,露出凝重之色,他参悟出一些门道,后三层经文其实能分解成“新六层”。

    这就有些恐怖了,前八层加新六层,那就一共就是十四层心法!

    看着这个数字,他有点怀疑,这或许和破限有关。

    他露出异色,以九为极数圆满来算,难道需要破限四五次的人,才能真正将这篇经文练到圆满?!

    难怪强如卓嫣然,背景深厚如玄天、黑鹤、金羽等人,都说这篇经文练不通,无法抵达最高境界,最后只能自损道行,斩去此经施加自身的各种影响。

    “有意思,这篇经文值得严肃揣摩,认真研究下去。”王煊自语,越发感兴趣,暗叹不愧是真圣所留!

    ……

    被王煊想到的几人,其实也在天空之城,比如玄天、黑鹤、金羽正坐在如山岭般高大的一段城墙上,对月饮酒。

    “真激烈啊,互黑完了又开始真人对决,文斗武斗,混合双斗,也没谁了。”

    他们很谨慎,在暗中交谈,怕被城外决战的两人听到,两女实在太凶猛了,御道化纹理在交织,让他们看得直起鸡皮疙瘩。

    “不知道陆仁甲来了没有,我觉得只有他出现才能吸引一些火力,浇灭这对黑闺蜜间的一些火气。”

    “不是互加通讯器好友了吗,要不现在就联系一下?他要是在城中的话,立刻给他留言,让他速来,就说我们正在偷窥一对妖精打架,衣服破烂,但很唯美,动作十分激烈,看的人血脉贲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