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238章 现世背后的世界(两章合一)

新篇 第238章 现世背后的世界(两章合一)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金色的通道中,神圣粒子蒸腾,宇宙星海的深邃场景浮现出来,近在咫尺,磅礴无匹,整条道路像是宏大世界画卷中微不足道的一条线。

    “我们成仙了!”少年狼天兴致高涨,看什么都觉得惊奇,转头向狼獾问东问西。

    通道中超凡因子浓郁,光粒子无数,星海翻转,各种奇景在身边划动而过,非常瑰美。

    狼獾尴尬,他从来没进过仙界,是个野仙。

    事实上,五行山的二大王孔煊也是个黑户,安静如落花。

    “其实,仙界与现世,不过是一体两面而已,也没什么大不了。”一头老孔雀开口。

    他为少年狼天解释,道:“之所以有飞仙后要进仙界这个说法,主要是为了为了保护现世的稳定,普通人和超凡者对比,非常脆弱。尤其是真仙,若是在一颗生命星球上动手,动辄就是毁城,蒸海,放任不管的话,危害太大了。凡人是一切的根基,真仙、异人也都是由普通人进化而来。”

    各教都颁布了规则,针对毁城、大肆杀害普通生灵等事件,都会严厉追杀。

    最好的办法自然是隔开仙凡,便于管理。

    所以一旦成仙,很多生灵都被要求进入仙界。

    当然,也不是不能回来,现世也需要高级超凡者维系,而各教的核心弟子就更不用说了,穿梭仙凡两界间。

    比如,黑孔雀族第一真仙洛莹,天级核心传人重霄等,都早已成仙了,在仙界有修行之地,在现世中也常现身。

    他们是黑孔雀族的杰出传人,常代表该族赴会,探查各地的异常事件等。

    “狼兄,你该不会是第一次进仙界吧?哈哈,过去你可真自由啊。说起来你这样的人是我们重点规劝的对象,要及时进仙界才好。”六眼金蝉笑道,对五行山的两位大王很感兴趣。

    狼獾是黑户,一直待在陨石海,他闻言后,避重就轻,纠正自己是孔雀之身。

    “我在仙界也有府邸,回头要是在圣城停留数日的话,可以转道去我家饮酒,我带你们好好转一转。”六眼金蝉金铭热情相邀。

    “我看你成仙了,不也是常年在圣山修行吗?”狼獾问道。

    金铭道:“我是两地跑,哪里需要便向哪里搬,再说,待在黑孔雀圣山上,和在仙界也没什么区别。”

    一头老孔雀开口道:“你认为仙界是怎么来的?其实,在圣山上待着,也等同待在仙界。”

    不仅少年狼天好奇,需要被普及知识,连王煊这个“外来户”也很感兴趣。

    “一体两面而已,仙界是基于现世开辟与演化而来,和现世对应,有密切关系。”

    老孔雀举例,黑孔雀圣山庞大无边,比很多星球堆积在一起都要大很多倍,算是现世中一个极其重要的超凡之地。

    而这片星域对应的仙界,其主体自然也便和黑孔雀圣山演化出来的仙道空间有关。

    老孔雀道:“可以说,你们正面看到的是黑孔雀圣山,附着在它背面的就是这片星域的仙界。”

    这个说法让王煊都讶异,感觉新奇,黑孔雀圣山正面是现世,背面就是仙界,这么说他们现在也就是来到了“山后的世界”。

    狼獾点头,道:“仙凡隔开,挺好。”

    天级奇才重霄开口道:“就是有你这样的黑户,我们才不得不时常在各地行走,进行招安。你们还好了,只是不愿意进仙界,但有些是真正的凶犯,血案累累,屠城,甚至灭掉过一整颗生命星球,留在现世危害实在太大了,不得不围剿。”

    狼獾讪讪的,道:“给组织添麻烦了。”他自然是故意作态,当然他也强调,从来没有为非作歹过,未做过伤天害理的事!

    五行山的二大王,也是有些无言了。

    六眼金蝉比较接地气,道:“没事,你别听重霄假正经,现世有大机缘出现时,各教弟子还不是直接冲出来。”

    他解释,只要行得正坐得端,没什么可在意的,在哪里都一样。

    “有道理,我只愿在滚滚红尘中当个俗仙。”狼獾点头。

    穿行过通道,那些宇宙星海奇景消退,王煊这次敏锐地发现一页金书闪过,看来各大仙界和金书玉册联系紧密。

    不用想,黑孔雀族的老异人身为一域之主,掌握有一页金书。

    “成仙了,来到了仙界。”少年狼天撒欢,站在这片神圣的土地上,看什么都觉得惊艳。

    整片大地都仿佛在发光,超凡因子太浓郁了,湖泊蒸腾仙气,里面灵鱼成群成片,崖壁晶莹,长有芝兰奇草等。

    巍峨的大山上云蒸霞蔚,仙家气韵十足,不过那飞过的是什么?一艘战舰,好像画风不对。

    不过,当他们走出这片自然区域后,也就见怪不怪了,因为,看到的是现代化的城市,非是古风。

    六眼金蝉道:“除了一些老家伙的闭关地,古色古香,要么铜殿,要么茅屋等,年轻人都喜欢现代城市配上洞府,宜居,住着舒服。”

    这种话语直接招来旁边几头老孔雀狠狠得瞪了他几眼。

    野仙狼獾比他儿子强不了多少,回头向后看去,狐疑道:“这里是黑孔雀圣山的背面?现在一点都看不到了。”

    洛莹微笑道:“一体两面,只是比喻而已,你可以理解就在圣山后面,也可以认为,跨界了,远比相隔亿万里还要遥远。”

    自幼伴她长大的陈瑜,和狼獾非常熟,说话没什么顾忌,道:“像你这样的野仙,早该登记在册,送进仙界了。”

    “我又不是凶犯!”狼獾说道。

    “你另一重身份被通缉了!”陈瑜不客气地说道。

    “这些你都知道?”狼獾惊了,立刻道:“我身负不白之冤,心中苦啊!”

    “算了,谁没点‘过去’,真要较真的话,你们五行山的二大王情况更严重。”六眼金蝉说道。

    “怎么扯我身上来了?”王煊一副小白花的样子。

    洛莹撇嘴,道:“你可别洁白了。”

    狼獾伍行天来了精神,问道:“我家二大王怎么了,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案,有怎样了不得的根脚,很严重吗?”

    “爹,你怎么胳膊肘向外拐,我和二爹决定将你从五行山革除!”少年狼天笑着说道。

    “孔煊,查无此人,你说严不严重?”洛莹说道,长裙出尘,气质冷艳,但现在却在笑,很明显孔雀族虽然查了,但没计较。

    孔煊实力非凡,最为关键的是,他通过了“照心墙”和传功山的心性检测,对黑孔雀族有善意无恶念。而且,在和长臂神猿族的对抗中,他尽心尽力。

    “从此以后就有来历了,你就是五行山的二大王,黑孔雀圣山的孔煊。”晴空长老在远处开口。

    如果有人去查,不再是查无此人,黑孔雀族有了安排。

    王煊能说什么?在盛会上,如果有什么对立阵营找麻烦,在真仙这个层面,他包圆包场就是了!

    前方的城市,建筑物都不高,城中有山水湖泊,非常宜居,不用多想,无论是景物,还是各栋建筑物都有仙道法阵等。

    大长老晴苍打趣,道:“短暂休整几日,洛莹、重霄、陈瑜你们几个带着黑户们熟悉与适应下仙界的大环境与注意事项等,然后我们再上路。”

    “走吧,进我们的金蝉城,我请你们喝金蝉族酿制的三生酒,有些酒浆储藏数百上千年了,喝一坛就飘飘欲仙,喝两坛就感觉成了天仙,喝五坛就认为自己是异人了,美妙无穷。”金铭邀请一行人去金禅城品酒。

    “你那完全是醉鬼的体验,而且一般人喝不了你的酒。”洛莹说道。

    王煊、狼獾、衡澄、长嘴银鹤族的仙剑等黑户,确实需要对仙界加深了解,闻言都欣然同意前往。

    不得不说,这片仙界真的太广袤了,要去金禅城的话,最起码需要横渡八十万里。

    五行山的两位大王眼睛发直,虽然说他们能飞过去,但是,喝个酒而已,要不要跑这么远?

    “没事,乘坐列仙号,每天都有十几个航班,走吧。”六眼金蝉一摆手,说他都安排好了。

    “做飞船过去?”狼獾问道,总觉得,都跑仙界来了,还要乘坐科技飞行工具,有点怪异。

    金铭为他们科普,道:“坐什么船啊,还得买票,安检,各种麻烦。乘坐空间穿梭器,就是去亿万里之外也很快,天堑变通途。”

    王煊觉得,还是很有必要四处走下的,不然弄得他和狼獾好像没来过仙界似的,缺少见识。

    嗖!

    他们乘坐密闭的“空间穿梭器”,一眨眼就从原地消失了,感受到轻微的晃动,他们直接到目的地了。

    这么快就到了,八十万里瞬移?狼獾睁大眼睛,这要是去打人,袭杀的话,太方便与恐怖了。

    “因为是固定航道,所以比较快。”重霄告知。

    金蝉城很有特色,站在空中向下望去,就像是一只振翅的大蝉,城中多植被,都是金蝉族爱吸吮汁液的树木。

    城中,参天的大杨树,如同山头般庞大的柳树,无比繁茂,当看到这些树种以及一些蝉族在取树汁后,王煊顿时感觉不妙,这该不会就是酿酒原料吧?

    “我平日不喝酒!”洛莹在来的路上就摆明了立场。

    “我最近练功岔气了,喝不了酒。”重霄也在不久前说过。

    满城都是蝉族,但是六眼金蝉只有一个,金铭是变异的血脉,想找个和他一样的蝉族太难了。

    “来吧,这是我族最古老与最纯净接近自然的酿酒方法发酵出来的三生酒,嗯,储藏千年了,我花高价求购来的几坛,来,一起享用此稀世原浆。”

    金铭抱来几坛酒,竟是存贮在透明的晶石坛子中,五坛酒五种色彩,绿油油的,鲜红的,白莹莹的,很是惹眼。

    在场几人都很平静,唯有狼天是少年心性,迫不及待捧着杯子,等待蝉族原浆倒出来。

    事实上,狼天也是第一个尝酒的人,一饮而尽,然后,这孩子就哇的一声吐了,不仅嘴里绿油油,连脸都绿了。

    “苦啊,这是胆汁,还是树汁啊?”这孩子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他觉得喝得是最苦的树汁,仔细想想,还是上千年的“陈汁”!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狼獾打圆场,毕竟这是金铭的一番心意,是他珍藏的最昂贵的美酒,就是不好喝也不能这么直接说出来。

    “我尝尝,真是好酒啊……啊啊!”他想多说点好话,但是味道不允许,口感太刺激了,居然还带着超凡属性,苦得他舌头都不利索,打卷了。

    “爱喝就多喝点。”金铭笑道,给他换了个海碗,并倒满绿莹莹的液体。

    狼獾嘴巴里被刺激的酸甜苦辣都要分不出来了,苦到了精神元神领域,这口酒还在嘴里含着没咽呢,看着手里的大碗,他直接眼冒金星。

    “爹,你爱喝,我的也给你!”狼天将他手里的酒杯也塞给了他。

    想来喜好喝酒的狼獾,现在感觉有点晕酒。

    王煊碍于情面,尝了一小口,这滋味……别提了!

    酒味很淡,应该掺了树汁,或许,确切地说是,一坛子树汁掺了一点酒,简直是在绞杀舌头,苦得受不了。

    剩下的大半杯酒,王煊果断送进杀阵图化成的袍袖中,罐给了被封着的巴掌大的小猫。

    这只猫来自九灵洞,过去锦衣玉食,偶尔连还真鱼都能吃到,可谓含着金汤匙长大。

    现在,它直接“喵”的一声,全身皮毛炸立,在那里像只狗般吐着舌头,眼睛都没焦距了,想将被灌下去的“陈汁”吐出来。

    金蝉城之行,非常短暂,实在是这里的美酒让人敬而远之。其他人还好,主要看异域风景,如城中的蝉湖、蝉洞等。

    离开时只有狼獾面色不对。

    “啊哈,这酒什么都好,就是有些上头。”金铭说道。

    狼獾很想说,这是“上脸”好不好?他喝了一碗两杯后,整张脸就和那掺酒的树汁一个颜色了,绿油油!

    接下来,他们去了英灵岭、异人崖、飞船坞、无人区冰原……

    几个黑户对仙界的最直观感觉就是大,几天下来也不过逛了一隅之地,这还是有空间穿梭器的结果。

    总体来说,他们对黑孔雀圣山所统驭的这片仙界,只有笼统的认识,稍微具体一些,依旧是两眼一抹黑。

    “仙界很大,和我们所在的星域的所有超凡生命星球都有关。”洛莹说道。

    每个超凡生命星球的“背面”都对应着一片仙道小世界。

    现实中的超凡生命星球彼此在星空中相距很远,但是它们对应的仙道小世界之间,却没有遥远的路途,近在咫尺。

    那些超凡生命星球的“背面”,和黑孔雀圣山的“背面”,彼此交融在一起,便构成了一片宏大的仙界。

    “一片星域,对应着一片交融的仙界,对应着金书玉册中的一页。”

    每个大星域“背后”都有一片仙界,宇宙星海,超凡星域自然不少,对应着一页又一页金书玉册。

    各大星域“背后”的仙界,彼此是分开的,并未交融,但有通道相连。

    五日后,晴空长老召集,一行人再次上路。

    这一次是跨仙界之旅,盛会地点位于“天外天”,不属于任何一教的管辖范围。

    天外天,不与现实世界的星域对应。

    它与各大仙界都有通道相连,因此,算是一个高等级的仙道空间,四通八达,因此这里非常繁华。

    如果想去很远的仙界,许多人都会经这里中转,不然有的仙界彼此相隔实在太遥远了。

    “天外天,属于仙界之上的一方空间,很热闹,各族各教往来于此,什么样的高人都有。”大长老晴苍提醒。

    即便沿着通道而来,他们也花费了数日的时间,入眼所见,山河壮阔,超凡因子浓郁,云霞缭绕,湖泊腾紫气。

    盛会在天外天举行,黑孔雀圣山一行人来的不算晚,进入了天空之城,一座漂浮在天上的巨大城市。

    整座城市较为复古,宫阙林立,仙山一座座,城池无比巨大。

    进入城中,随便望一眼,就给人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有山岭,有紫竹海,有巨大如山的青铜建筑刻写着生死角斗场几个字,有云雾飘渺的异人山等,更有热闹无比的坊市……

    远处有人惊呼:“九灵洞的异人亲临了,刚才重新提高了悬赏,谁若是找到那只猫,将给予六滴还真液。”

    王煊转过身去,结果却看到一群国宝。

    “凭啥,我就想住进那片林子中,喜欢那样的环境!”远处起了争执,一群圆润的黑白熊非要住进城中的紫竹海。

    “别闹,赶紧过来!”虚空中,黑白阴阳二气流转,一只毛茸茸的黑白大胖手一把将一群国宝给抓走了。

    王煊默然,再次转身,结果发现远处云雾飘动,瑞霞蒸腾,那片区域再次引发惊呼,竟是月圣湖的一群仙子飞过。

    异人黎琳所在的道统?王煊不得不再次转身,这次却直接见到一群猴子,主动过来找茬,和重霄、洛莹等人吵了起来。

    他倒吸冷气,就这么片刻间,和他有因果的异人与族群,就遭遇了好几波,这是开局不利吗?

    王煊对长臂神猿族的人瞪眼,恐吓这群好战的年轻猴子。

    该族第一青年高手袁盛看了过来,微笑道:“孔煊,你还真敢来啊,安仙子最近脾气很大,如果看到你,哈哈,你绝对没上次那么幸运了。”

    王煊觉得,这猴子很坏,想激他解释与放狠话吗?上次分明是他一头撞在安静琪的肚子上,痛得她差点发飙与落泪。

    “嗯,安仙子和他有恩怨?看不出啊,这是谁?”有人问道,是个天级高手,看起来很强,和袁盛走在一起。

    “他啊,孔煊,自称五行山二大王,惹了安仙子,估计会被暴打!”袁盛笑道。

    他身边的褐法男子摇头,道:“安静琪虽然来了,但近期恐怕顾不上,她正在和她的黑闺蜜比斗与互黑呢,可谓是文武并进,‘混合双打’。”

    一群人闻言后:“……”

    “猴子,上次你没被打惨吧,要不要现在就切磋一场?”王煊看向袁盛。

    狼獾道:“得了吧猴子,上次我兄弟又没败给安仙子,到是你出气多进气少,差点就挂掉。”

    “这个孔煊,如此厉害吗?”袁盛身边的褐法男子被惊到了,瞳孔收缩,盯着王煊看了又看。

    “你想多了,上次安仙子大意了,她站着都没动……”袁盛不敢直接说出来,暗中传音告诉了此人。

    褐发男子道:“那也了不得,这个孔煊只是真仙境界,难道超越了10青鸦之力不成?”

    王煊顿时惊了,青鸦这个衡量单位普及到天外天来了吗?这个褐发男子当日该不会也在异海吧。

    “听说异海那边出了个陆仁甲,很厉害,回头你安排下,让我见见。”袁盛说道,带人和那个褐发男子一起远去,倒也没有和黑孔雀族纠缠。

    黑孔雀族早已预订好房间,不然的话,现在的天空之城人满为患,无论古典洞府,还是有现代感韵味的酒店等,都被人订的差不多了,主要是这次来参会的人实在太多了。

    大长老订得这片复古式客栈很好,重重院落很大,尤其是周边景色优美,挨着一片紫竹海,也毗邻一个湖泊,相当的有意境,紫霞与湖雾流动,如诗如画。

    只是,住在隔壁洞府院落的邻居,不怎么让人省心,爬墙头向这边张望,竟是那群国宝!

    他们没能住进紫竹海,选了这里。

    狼獾、金铭、洛莹等人都没什么,本就好客,邀请一群黑白熊过来小聚,结果一群胖熊身手矫健,联手以阴阳二气直接就穿透了墙上的法阵,翻墙就过来了。

    王煊倒是对他们没意见,事实上,他很想把最小的那个步履蹒跚的迷你熊猫给抱过来,揉吧揉吧,看着它憨态可掬的样子,实在太好玩了。

    只是当想到那头嚷着夺笋必报复,要反夺其孙的老黑白熊,他就心中没底了,住这么近,会不会直接遇上国宝异人?

    还好,他很快了解到,异人另有居所,住在穹顶之上,也可能是天外更远处,在城中并不怎么露头,超然物外。

    很快,王煊得悉,最小的那头黑白熊,走路都摇摇摆摆,居然是黑白熊异人的第五代孙,很近的血缘关系,而且它非常讨老异人喜欢。

    不然的话,它这么小,是没资格跟过来的,据说它返祖厉害,和老异人当年很像,被特许带过来见见世面。

    王煊和一群国宝聊得很投机,什么都侃,将母宇宙竹笋的一百零八种烹制之法,一一讲给他们听,着实刷了一波好感。

    最后,他更是成功拎起了最小的国宝,不动声色地撸了两把。

    老黑白熊曾发誓,要夺他的孙。王煊在心中评估,现在先拉近关系,万一把他惹急的话,先夺了老黑白熊的孙子。

    “那片紫竹海中有好东西,属于稀有的天地奇物。”一头天级黑白熊告诉重霄,城中的紫竹海中有造化物质。

    “可惜,不让进啊,不知道那片竹林属于谁,有强者拦阻。”重霄摇头。

    “我们过去看看,不进竹海中,守在外面,说不定也会有奇物自动跑出来。”这群黑白熊中的天级核心强者熊山说道。

    “什么奇物?”六眼金蝉来了精神,他有六只金睛,可看破迷雾等,若是寻宝占据先天优势。

    “据说,可能有十色奇竹!”熊山神秘兮兮的告知。

    王煊听闻后,用力撸了一把手边的圆滚滚的小熊猫,惹得国宝很不满。

    他着实心惊,十色奇竹?他可不陌生,当初在错乱时空海抄真圣的后院,那可真是盆满钵满,收获巨大无比。

    其中,十色奇竹并未找到,没在那片秘境中。

    净土浮舟上的人,以及乌天还有他,一致确认,真圣后院有多处,十色奇竹在其他秘境中。

    他现在怎能不惊?那片紫竹海该不会是和真圣有关的所在吧,一片秘境?一座后院?都有可能!

    “走,去看看!”重霄、狼獾、六眼金蝉起身,洛莹、陈瑜怕他们惹麻烦,也都跟着。

    就这样,一群国宝在前领路,临近了那片一望无垠的紫竹海,到处都是紫莹莹的霞光,氤氲灵气缭绕。

    王煊也跟着来了,主动照料最小的那只国宝,肉肉的,圆圆的,有时候拎着,有时候抱着,手感真不错,可惜条件不允许,不然非养一只不可。

    最小的熊猫似乎也感觉到了,王煊在撸它,顿时呲牙警告,不准对它不敬!

    对此,王煊从储物的福地碎片中,选了一株黄金参,大方地递给它,当大萝卜,也是当竹笋喂它。

    结果,这只小熊猫顿时顺毛了,吭哧吭哧直接啃了起来。

    王煊顺势撸熊猫,它不反抗了。

    他暗道,老熊,钓走一小块黑白阴阳玉竹笋而已,现在喂了你孙子一整株大萝卜那么粗的黄金参,扯平了。不然的话,夺孙?谁怕谁!

    “我去,这竹林有古怪,眼睛疼,流血了!”六眼金蝉低声叫道,他以正常的眼睛观看,没什么问题,但是露出六只金睛时,瞳孔受伤,淌落下血液。

    “真痛啊!”实力最强的那只熊猫也捂住眉心,那里有一只阴阳竖眼缓缓闭上,淌落下几滴血水。

    这地方很古怪,正常去看,什么事都没有,可是一旦涉及到规则神眼,动用了有道韵的法眼等,会被反噬。

    王煊没试,他不觉得奇怪,要知道混乱时空海的真圣后院,那可是用残缺的圣斧,以及撑天支柱等,从世外的浮舟净土上高速打击下来,这才贯穿。

    他确实有些怀疑,这里或许真是另一处“真圣后院”!

    “哎呦,这不是黑孔雀一族的各位仙子吗,真是有幸遇到。”

    另外一个方向,一群人走来,认出洛莹、陈瑜等人的身份,这样笑着打招呼。

    这群人中,有不少人长相奇异,眼睛竖着生长,给人很怪异和凉飕飕的感觉。

    洛莹、重霄等人一眼认出,这是死敌——烛龙族!

    生在超凡中央大世界,任何族群与道统都有对手,甚至,连虚无缥缈的传说中的真圣都在对峙,甚至有血战。

    黑孔雀族自然也不例外,相对而言,长臂神猿族是对头,而烛龙族则更严重,双方私下见面不死不休。

    双方有从上两纪延续下来的血仇。

    “卓叔,你不是说,天外的异人们需要有人照料起居吗,那片广袤无垠的宫阙缺少童子与侍女,而黑孔雀族当年舞姿冠绝天下,给他们一个机会,去接近异人吧。”

    烛龙族一位女子虽然满脸是笑意,但是竖眼总给人冰冷的感觉,让人觉得像是被一条毒蛇盯上了。

    她向旁边那个黑发中年男子建议,可让黑孔雀族的年轻男女去天外巨宫。

    “烛姌,你给我闭嘴,别以为我在这里不敢杀你!”洛莹开口,满脸冰霜。

    “你找死吗?”重霄更是脸色铁青的喝道。

    他们两人确实怒了,最忌对手揭这段伤疤,当年黑孔雀族很惨,沦为舞姬,被人圈养,经常被大人物随手送人。

    烛姌身条细长,竖眼灿灿,笑道:“呵呵,两位,你我皆仙人,怎么能这样情绪起伏剧烈?不要动怒,你们二人修身养性方面的功夫有所欠缺。”

    “烛龙族你们有些咄咄逼人,太过分了!”国宝族中的熊山开口,连他们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烛姌不在意,微笑道:“昔日,黑孔雀族一舞天下惊,舞姿无双,相传,连真圣都很满意,点头称好。如今天外有异人驾临,给你们一个近身请教的机会,有何不好?”

    她这是赤裸裸地挑衅,故意激怒黑孔雀族。

    “找个地方,城外,或者城中的生死角斗场,咱们打一场,不死不休!”洛莹寒声道。

    她和重霄压制了其他黑孔雀族人的怒火,绝不可能当街厮杀,不然的话,谁先违背了规矩,谁便会被城中维系秩序的强者直接击毙。

    “这么大的火气?”烛姌带着冷笑。

    王煊开口,道:“咱们俩对决,我十拳打爆你,做不到的话随你怎么样都行。”

    “你说什么,十拳,狂什么,你是真仙吗?整个黑孔雀族都没有人敢这么对我说话!”烛姌冷声道。

    “那就别废话,找个地方,十拳解决战斗,逼叨叨干什么!”王煊快刀斩乱麻,他实在看不惯这种人。

    烛姌道:“好啊,十拳,你做不到的话,让黑孔雀族这群人去天外献舞,也在城中献上一段舞姿!”

    “滚,我和你斗,不会拿整个族群赌斗,你配吗?不想比斗,你立刻消失,滚蛋,想打的话就别废话。我做不到,我自己的命运可以随你处置。”王煊说道。

    他自然有信心,但却不能代表黑孔雀族答应这种事。

    不管输赢,真答应这种赌注的话,都落了下乘,烛龙族肯定会大肆宣扬,说黑孔雀族以舞姿为筹码等,用心恶毒,藉此再揭对手血淋淋的过去。

    “行,生死角斗场上见!”烛姌也怒了,在真仙领域,放眼星海,她就不信有人可以这么藐视她。

    她这次出关后,想去金书玉册上留名,先从一片星域开始,斩了黑孔雀族的洛莹等几位顶尖真仙,是她预定的祭旗之战。

    远方,那座宏大如山岳的青铜建筑物,便是生死角斗场,负有盛名,来到天外天后,很多人都愿买票进去观看各种生死决斗。

    “既然是十拳,还去什么青铜角斗场,直接在城外速战速决就是了。”那个卓姓中年男子建议。

    不然的话,还要去角斗场预约,安排场地等,而角斗场为了生意,也可能要给他们预热,要等上数日。

    “那就去城外!”王煊说道。

    天空之城的外面,不再管辖范围内,真要是双方愿意比斗,随意,别破坏城中秩序就行。

    云朵之上,巨大的天空之城矗立。

    王煊摆手,让洛莹、重霄等人无需多说,他心意已决,要和对方一战,直接出城。

    “这兄弟真干脆。”黑白熊族的天级核心人物熊山道。

    城外,白云缭绕,远处有巨大的猛禽飞过,这里是天外天,往来无弱者。

    “开始吧!”

    没有任何废话,出城后王煊和烛姌便直接动手了。

    烛姌冷笑,她精通空间术法,熬也能熬过十拳,先避而不战,坐等对方自己作死,输掉比斗。

    轰!

    虚空炸开了,王煊上来就不留情,御道化纹理在眼底深处浮现,锁定了对方,直接杀了过去,躲藏虚空中?没用!

    事实上,如果真的生死对抗,他觉得自己三五拳就能打爆对方,但为了避免过于惊世骇俗,引人注意,他“谦逊”了很多。

    当然,落在外人眼中,“十拳”依旧很惊人,甚至说是霸道自负了。

    天空崩碎,烛姌狼狈出现,披头散发,接连躲避,不想与对方硬撼,但是,她发现如果不抗击,被动逃窜,可能依旧会被对方击中,败得会无比憋屈。

    最终,她躲不掉,直接出手了,竖眼符文密布,双手璀璨夺目,身后龙尾摆动,横抽过来。

    砰!砰!砰……

    自她迎战后,一切便都不可避免了,已经躲不开,她后悔了,不该答应这场对决,开始怀疑人生,最后关头她觉得自己大概没资格在金书玉册上留名。

    不多不少,整整十拳,然后烛姌爆开了,形神俱灭,她被贯穿,粉碎,血液四溅后又蒸干!

    王煊转身,身影一闪,直接进城。

    “啊……杀了他!”烛龙族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黑孔雀族早就得到王煊传音,先行后退,也都进城了。

    “来啊,杀我,不杀我的话,你们都是这只黑白熊的孙子!”王煊重新拎起最小的国宝,再次撸了一把小熊猫。

    “来啊,出手啊?”重霄和狼獾以及六眼金蝉皆不屑地喊道。

    王煊转身,直接向城中走去。

    突然间,他身体微僵,但很快又克制住情绪,恢复平静。他看着一个方向,内心涌起滔天大浪,竟发现一条熟悉的背影,大概……遇故了,那是母宇宙的人!

    这其实是三章的量,这次真是大长章,合在一起发出来了。大家不要等深夜那章已经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