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236章 王御圣的处境

新篇 第236章 王御圣的处境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老龟在拿捏?

    王煊估量了一下,这么大,堪比陆地般壮阔的一头龟,真打起来的话肯定惊天动地,会引起海族异人关注。

    算了,他不喜欢打打杀杀,忍了它吧,爱说不说。

    “我总觉得,你们骨子里的生命痕迹相近,想知道他说了什么吗?”老龟宏大如山岳的头颅,偏转过来,仔细打量着他。

    “我虽然很好奇,但真没见过王御圣,不知道他的过往,你愿意说与否,都请随意。”王煊开口,确实不知道兄长的人生经历。

    当然,他心中很牵挂的,尤其是知道,刺青宫所有高手齐出,联合各顶尖大教围剿王御圣,让他心头格外沉重。

    按照老龟所说,那次的宇宙星空大战很激烈,杀到异海,血战过后,王御圣离去,再也没有出现。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龟终有一死,有些话我不想带进棺材里,还是说出来吧。主要也是,我认为,你们的生命特质很像。”

    王煊没求它说,老龟反倒主动了,不想藏着掖着了。

    “他说,想家了,但回不去了。那时,他血淋淋,身负重创,每步落下都是一个血脚印。他坐在我身上,眺望虚空。”

    王煊听到这种话语,眉头微锁,不在意老龟是否在观察他,他意识到,自己的兄长面对的大环境很不好,让人揪心。

    “他说,刺青宫是某个阵营中的一员,迷雾中的对手实在太强横了,有超脱世外的生物。”

    老龟在转述,显然,王御圣的处境很不好。

    接着,它告知了王御圣很决绝的那句话。

    “将来,我得站到真圣领域中,不然没有活路,更无法去屠圣。”

    这是王御圣的留言,彰显了他的决心,也揭示了他所面对的可怕景况。

    “我想念家乡了,梦见父母,真想接你们过来啊。”他再次上路时,曾这样自语。

    王煊仿佛看到自己兄长前路上的景象,荆棘与鲜血遍地,一座又一座如同大山般的可怕敌人横亘前方。

    “我一直在想,王御圣是有了乡愁,在特殊的残酷环境下思念亲人,还是想请来极为强大的援手。”老龟开口,看着王煊。

    接着它又叹道:“王御圣都那么强了,还有父母在世吗?”

    王煊没搭理它,思绪飞扬,为自己的大哥担心,为他而忧,感受到了他的部分心情,只身一人上路,独自面对有真圣的至高阵营,那条路很不好走,必然要留下血色的凌乱脚印,独身斩敌前行,注定十分艰难。

    “好了,该说都是说了,为的是和你结个善缘,将来要是有一天见到或者从地下挖到我的那具新躯体,务必帮忙治疗,我觉得我还能挽救一下。”

    老龟说完,便转过去了那雄浑如山岳般的巨大头颅,不再开口,闭上眼睛,寂静无声了。

    同一时间,四野浪涛落下,大雾散去,不再与外界隔绝,王煊重新出现在路无法、卓嫣然几人的视野中。

    “刚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有一片水雾,什么都看不到了,前辈你怎么不说话了?”玄天不解,有些迷惑。

    金羽扑棱棱抖落身上的海水,也一阵怀疑,刚才突然就被水雾隔绝了。

    “时间不早了,咱们享用完这条还真鱼,也该上路了。”王煊开口,他萌生去意,在异海待的够久了,出来两个多月了,该得到的奇物等差不多都捕获到了。

    “来,一场饕餮盛宴,还真鱼啊,这可是价值连城的稀有奇物。”玄天高兴地说道。

    几人都知道,食用此鱼对走御道化之路有很大的好处。

    接下来,这片地带火红霞光灿灿,还真鱼被分割,从鱼头汤到烤鱼,再到生切,各种吃法都有。

    “饮尽最后一杯酒,我们下次再聚。”王煊开口,去意已决。

    “好,下次好好聚。对了,陆兄弟你如果没事的话,最近一年半载别远行,到时候会有一场聚会,除了异人子弟外,可能还有飘渺的超脱世外的……道统,你明白吧?那种地方的人有可能会出现!”

    “对,保持通讯器畅通,别到时候联系不上。”

    玄天和金羽都先后开口,提醒他别错过。

    王煊怀疑,这该不会就是黑孔雀圣山的晴空长老所提及的半年后动身,要去参加的某个盛会吧?

    “你现在还没走到真仙尽头?”卓嫣然也难得的主动和王煊说话,清纯动人的面孔上露出异色。

    她也是在今夜看到王煊破关后才知道,他居然没将这条路走到尾声呢,确实让她吃了一惊。

    “还略有潜力可挖。”王煊微笑着说道。

    看到他那张略带矜持的面孔,卓嫣然顿时想一拳糊在他脸上,怎么看都觉得,他这是在炫耀,孔雀开屏!

    玄天叹道:“陆兄弟真是生猛啊,放眼整片星海,我都没听说过有几个真仙可以强到这个地步。在盛会上,若有真仙论道,你必将大放异彩,一朝间名动星空!”

    路无法直接点头,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陆师傅”到底多厉害,在真仙境界,御道化纹理就已经附骨,而一位顶尖异人的脊椎大龙的秘密,陆师不足半日就全部观摩完毕,烙印进心神中。

    金羽点头,道:“你一定是超常规破限者,再加上提前‘上路’,我觉得可以在这次大会上争一争,即便遇到从未知之地走出来的真仙,也不见得会败!”

    卓嫣然也看了他一眼,道:“大争之世,论道胜出者,有很大的机缘。”

    其实,王煊不怎么感兴趣,他很清楚自己未来要面对的是什么,不想过早的进入某些人的视线中。

    当然,如果能够合理的,不至于很出格,不会被某些莫名的生物盯上,他也不介意下场干掉一些人。

    比如刺青宫,还有它所在阵营的一切成员,真要是有他们的传人出现,找机会全都给打杀掉。

    他为自己兄长担心,目前,他也只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打遍这个时代那些应景的对手。

    金羽、玄天等人毕竟也是好意,不了解他的情况,王煊自然附和着点头,笑着感谢,表示已了解。

    分别之际,手机奇物添乱,又自动飞出来了,选了个角度,要为他们一起拍照。

    王煊想攥碎它,这是想给他们拍集体遗照吗?

    “流金岁月,记录大时代下的回忆。”它还发声了。

    王煊腻歪,却不得不为它洗地,兜着,说这是他炼制的异宝,结合了科技智能,目前还很粗糙。

    “笑一笑,那个女人,说你呢,张嘴喊茄子,不要冷着脸,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手机奇物作死,竟这么提醒卓嫣然。

    “我……!”王煊觉得,替它擦屁股快忙不过来了。

    显然,卓嫣然认为,这是他控制智能通讯器,在数落她。

    手机奇物快速拍摄,定格下一张合照,甚是满意,说这是在捕捉时代的脉动,很有意义。

    “你该不会是有所预感吧,难道要出事,我们这些人都要死去?”王煊暗中严肃地问它。

    “世上谁人能不死?大争之世一切都有可能。不过这次我不做预判,只是在纷乱前捕捉一些值得回味的画面。”

    说完,它给那庞大惊人、矗立到云层中的老龟的头颅也拍了个特写,惹得老龟心有所感,有些狐疑。

    分开前,卓嫣然的通讯器发光,她接到密报,姓安的召集部分女子准备伏击她,让她都顾忌了,真怕被人堵住爆捶一顿。

    “啊,她们联手了?”玄天和金羽惊讶后都无言。

    王煊听闻后,笑着问她,需不需要他帮她去打各路闺蜜?

    瞬间,卓嫣然的脸色就黑了,傲人的身材因呼吸急促而有些起伏,曲线惊人,然后转身飞走,没有搭理他。

    “几位再见。”王煊也直接飞遁远去。

    他暗中和路无法提前打过招呼了,提醒最近别待在异海,谁知道那位顶尖异人是否还会回来。

    路上,王煊和手机奇物交涉,他原本在黑孔雀圣山上,结果瞬间被一条怪鱼钓进了异海的海底,现在怎么回去?

    “你得负责送我回去!”他已经了解过,异海距离黑孔雀圣山所在地,最起码隔着二十几片星域,路途太遥远了。

    这次,手机奇物倒是很痛快,没闹幺蛾子,告诉他回海底,从哪里来的还从哪里回去。

    王煊以阵图防身,贯穿异海,又来到了寂静的海底区域,面对的是灰蒙蒙的天空,混沌雾丝流动的苍穹。

    “无有逝者恒神照,超凡开门!”在海底,手机奇物居然神叨叨,念起了咒语。

    初闻这句话,发觉那竟然是排在前五的违禁物品的名字,王煊的心着实被震动了一下。

    很快,他认为手机奇物在装模作样,想暴打它一顿。

    随着手机屏幕上某个图标发光,成为一个旋转的灿烂光晕,海的这一侧,灰蒙蒙的天空确实打开了一道门,出现一个混沌漩涡。

    刷的一声,王煊穿行过去,回归现世中。

    他有些出神,就这样回来了?二十几片星域,原本相隔无比遥远,现在抬脚迈步就回到了原点。

    他立身在黑孔雀圣山这座山顶城市的独门小院洞府中,很安宁,解除出口的封印后,他推门而出,外面朝霞灿烂,洒满院落。

    住在隔壁的少年狼天,听到动静后,第一时间跑过来了,热情地问候与行礼。

    “二爹,你每次闭关都要好久,这次说短暂思索个修行上的问题,一下子又过去了两个多月。”

    “又长高了一些。”王煊看着他,而后问道,狼獾伍行天呢?

    “我爹看你总是闭关,他也发愤图强了,关闭洞府,苦修一个多月了。他准备将头上的三根彩羽练成三大道体,将身后的五色神羽练成五行世界,充分积淀,将来一举冲霄而上,成为天级高手中赫赫有名的人物。”狼天告知情况。

    王煊笑着点头,想了想,给他们父子割了一大块银色怪鱼的肉,这种东西可补本源,是无价奇物。

    他没有送还真鱼,因为他们还未走御道化之路,根本用不上,现在服食纯属浪费稀世神物。

    王煊道:“好好修行,当年和你一起从神巢中带出来的神卵,甚至是圣卵,都出世了,不知道如今有多强,不久后你们大概率会有切磋与对抗。”

    关于狼天的身世,他和狼獾都没有隐瞒,也根本瞒不住,都如实地告诉了他。

    11年过去了,狼天已经是一个少年,陨石海时空秘境中,圣庙那里的争斗竟还没有落幕,实在惊人。

    “我知道,同辈中,我不怵任何对手,和二爹一样有信心!就是我爹有些拉胯。”狼天说到后来,赶紧压低了声音,生怕狼獾出关听到。

    当然,他又补充了一句,道:“我爹走的路好像有些不凡,从头上往下跳大汉,尾巴上的五行神光更是能自洽闭环,生生不息,要是能够积累足够深厚,他没准可以走大器晚成那种路线。”

    王煊吃了一惊,两个月没见,这个少年懂这么多了?!

    “这是我血液中的一些道韵复苏后,让我知道了这些。”狼天挠头,一副淳朴少年的样子。

    事实上,这孩子绝对不木讷,很机灵,只是有意低调而已。

    王煊沉思,以前是戏言,说有圣卵,其实是代指异人的亲子,现在看,狼天似乎真有些不凡的根脚。

    “嗯,你去吧,以后若是能觉醒什么御道化之路,可以来和我探讨。”王煊将他打发走。

    接下来,王煊没有走出去,专心在洞府中闭关,琢磨自己的路,研究御道化纹理。

    此外,他开始很严肃与认真的参悟一部至高典籍——星河洗身经!

    这部经文的来历实在太大了,是王煊身上已知的,目前唯一可以确定的,真圣遗留的至高经篇。

    当初,卓嫣然猜测他是投效海族的奴人,给了他残篇,想要算计他。

    王煊肉身成仙,且走出了自己的御道化之路,体质强大的离谱,若非这样的话,练此经文残篇真会出事。

    这部典籍,太过恐怖了,高深莫测。

    不过很可惜,最后卓嫣然给他补全后,也只是完整的上篇,而且明言,这一篇最后三重境几乎无人可以练成。

    “确实精妙,了不得啊,属于至高炼体秘籍!”王煊翻阅后,忍不住赞叹,经义玄奥,有诸多独到之处。

    可惜,没有下篇,据说这是从殒落的真圣洞府中寻到的,各教争锋,寻找下部,都很失望,竟不可得。

    王煊没有立刻去练,而是反复研究,他觉得,这部典籍对他有很重要的意义。

    “最后的三层心法,没有错误吗?很不好练,难怪挡住了后世人,人们将它放弃了。”王煊皱眉。

    星河洗身经哪怕只有上篇,名气也巨大无比,可惜,最终挡住了参悟者的脚步,让人又爱又恨。

    它很奇异,一旦练了此经,想要摆脱它,得自废由此经所练出的种种奇景,会折损部分道行,才能挣脱出来。

    “不急,我得研究透了。”王煊没有急躁。

    时间很快,一转眼过去了三个月,他闭关的洞府门外被人留下精神信笺。

    “兄弟,该动身了,我们即将去仙界,然后再去赴会。”狼獾留言,亲自呼唤他出关。

    “时间这么快吗?”王煊起身,走出洞府,来到小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