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235章 剩者为王

新篇 第235章 剩者为王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玄天懵了,这座岛,确切地说是这只龟,送走了他玄龟族的列祖列宗,这是什么时期的古龟?

    金羽化出本体,准备扶摇直上九万里,跑路而去,主要是太瘆人了,堪比一块浩瀚陆地的岛屿居然是一头活着的龟?

    卓嫣然失神,曾经和黑闺蜜们一起游过此岛,钓到海中稀珍奇物后在这里庆祝,可是,脚下的大地居然是个活物?

    这么壮阔的龟,活了那么久,大概率是个资深异人!

    王煊袍袖展动,第一杀阵图略微复苏,随时可以纵天而去。

    “连眼神都一样,当年你爷爷的爷爷的……也都是曾经这么看着我。”天穹上,那庞大的龟首开口,话语声隆隆,头颅和眼皮上都有巨大的石块滚落,砸落在海中,激起冲天大浪。

    玄天晕菜,这位活化石见证了多少个时代?

    他既震撼,又伤感,玄龟族人口数量稀少,死去的都是直系祖先,皆是鼎鼎有名的世间“名龟”,却都被眼前化石龟给送走了。

    “岁月,天才,最不值钱,总在重复,一茬又一茬,一代又一代来了又去,萌芽了又凋零,鲜活了又腐朽。”巨大的化石龟开口,瓮声瓮气,像是雷霆轰鸣。

    它并没有什么危险气机,广袤的陆地之躯很稳,只有那雄浑如同大岳般的头颅在动。

    岛上几人心中稍安,没有飞天而去。

    王煊出神,据他所知,异海、起源海等,也会随超凡中心转移,届时会杀红海水,这老龟莫不是存在几纪了?

    他暗叹,这还真是桃花依旧笑春风。

    上一纪今日此海中,龟面浪花相映重,玄族列祖列宗不知何处去,陆龟依旧矗立汪洋中。

    壮阔的化石龟道:“还有,金色的小鸟家族,你们家一代又一代先人,当年也没少来,都是不安分的主,总喜欢站立在我头上,彰显自身飞得高,最过分的是,有鸟在我头上拉屎!”

    “我的……祖宗啊!”金羽眼晕,那都是什么年代的祖先,都干了什么事,不会怪罪在他这个后代头上吧?

    “也就是我睡着了,不然的话,鸟脑袋我给它打成狗脑袋!”老龟虽然慢吞吞,但声音震耳,有种气吞异海的苍茫霸气。

    卓嫣然暗自庆幸,自家祖上没有那么多事,不至于被揭短。

    然而,下一刻他们这一脉也被揭底了,化石龟道:“你家先祖中有人哭塌了八百里真圣残宫,也有人哭得死亡沙漠洪水如海,还有人哭的纪元末年血泪滔天……”

    这……是真能哭,还是有些恐怖啊?

    “你们这一族,整体本分木讷,喜欢苦修,没什么黑点。”化石龟也给路无法这一族来了句点评。

    “前辈,你是不是我们玄龟一族失踪多年的老祖宗?”玄天开口,眼神热切,无比地期待。

    该族的初祖失踪两三纪了,当年离开后就再也没有回来,玄龟一族能走到今天着实不易,还好后面又出了位异人。

    不然的话,根本无法随着超凡中心转移,早就被遗落在被抛弃的旧宇宙中心了,神话腐朽后,注定归于平凡。

    “不是,远亲而已。”老龟回首,那颗顶入天穹的巨大头颅,如同石化了,覆盖有土石,长着草,它回思道:“它是玄龟,血脉惊世,我仅是一只凡龟,虽然同生在一个时代,但境界上落后它太多了。”

    老龟并不回避,它血脉很差,天赋一般,完全是靠熬岁月,最后才渐渐变强起来,印证了剩者为王这句话。

    “那您知道,我家老祖宗去哪里了吗,是否还在?”玄天进一步问道,颇为希冀,当年的龟祖那可真是强横无匹,无限接近真圣领域了!

    那一纪,即便是放眼整片大宇宙,玄龟族都是超级霸主级存在。

    “消失这么久,估计死了呗。”化石龟平静的告知,对于生死之事早已习以为常。

    因为它见到了太多,目睹过宇宙星海第一天纵之资的生灵惨死,也看到过异人中无对手的顶尖霸主一夕间崩灭,还曾远远地看到过真圣宫莫名染血炸开。

    “死了?!”玄天失神,族中一直都有些念想,希望有朝一日玄龟初祖再现,重新归来。

    现在,这个神秘的老龟,活了不止一纪的存在,却这么淡定的告诉他,那人已经死去,让他叹息。

    “当年,他去冲击真圣境界了,可那个领域过于飘渺,实在太难渡了。这么多年他都没有出现,而超凡中心世界都转移两三次了,他留在旧世界,不可能成功,应该是当日冲关失败死去了,故此没能跟上超凡中心一起转移的节奏,再也见不到了。”老龟说道。

    虽然早有猜测,但玄天还是有些失望。

    王煊动容,真圣领域似乎远比他想象的还要艰难,玄龟族的初祖已经极致强大,但依旧死在接近更高层面的路途上。

    “前辈,您的境界……达到了什么高度?”卓嫣然忍不住开口询问,这该不会是一位龟圣吧?

    毕竟,它活的太久远了,最起码有几纪了,没多少个比它更古老的生灵,惊世骇俗!

    “我啊,只是一个异人,是生生熬上来的。”老龟没有隐瞒,直接就告诉了。

    它说自己是异人并不让人意外,主要是这座岛屿之身实在太磅礴巨大了,一望无垠。

    随后化石龟又补充:“这座岛屿是我的本体,但当年蜕变时被我舍弃了,只余一缕残念附着在上,各方道友还算给老龟面子,一直没有人毁掉它。”

    这种话一出,让岛屿的几人都颇为吃惊,现在的岛屿不算是他的主身了?

    “唉,当年舍弃这具笨重的躯壳后,我那新身体出了一点状况,后来又遇到纪元末年大劫,伤得颇重,我都不知道如今他在什么地方,希望活得还好吧。”

    这是它脱下的旧壳,难怪都被土石覆盖,并长草了,常年横亘异海中,非是真正的异人在此。

    “小友,我看你有点眼熟。”老龟回首,空洞的双目看向王煊,终于将目光投在了他的身上。

    王煊凛然,有种感觉,老龟很可能主要是想找他。

    在此过程中,化石龟头上有陨星般的石块脱落,砸向海中,溅起的浪花,形成大雾,遮盖在这片天地中。

    “放心,外面没人能窥探到。”老龟开口,盯着王煊,此地与外隔绝了。

    王煊一直没吭声,就是不想引起它注意,没有想到,最终还真是被它重点关照的对象。

    它微笑开口:“其实,我这具被舍弃的躯体以及那一缕残念,之所以在今天复苏,就是因为你啊。虽然容貌不一样,气质截然不同,但是,我就是有种感觉,你很像一个人,说不出道理,确切地说,你们骨子里的某种生命气息有点像。”

    王煊心中不安,老龟的目标果然是他。

    可是,他确定自己和它没什么交集。

    “我以前和前辈并不认识。”王煊说道。

    化石龟道:“大概两纪前吧,曾有个人大战星空中,又血战异海,那一役他被围猎,身负重伤。最后,他在老龟我的头上戳了个窟窿,躲在当中,是老龟我帮他遮掩掉最后的痕迹,蒙混过去的。”

    王煊心头泛起波澜,他自然已经想到一个人,该不会是从未见过面的兄长王御圣吧?

    老龟接着道:“当年,刺青宫高手尽出,还联合了一些顶级道统,追杀这个神秘人,实在是惊天动地。”

    当听到刺青宫三个字时,王煊心头一沉,这也是他未来要面对的大敌,他那位从未谋面的兄长被围剿,曾血战星海各地。

    “当日,他手持一柄裁纸刀,真锋利啊,直接就剖进我头中,我帮他掩盖住破绽后,他曾经说过,欠我一个人情,必有厚报。这么多年过去,不知道他有没有去找到我的的新身体,给予回报,帮其疗治大道根基之伤。嗯,他最后告诉我,他真实的名字叫王御圣,但平日不怎么用。”

    裁纸刀,昔日在母宇宙时,王煊的父母提及过,那是旧圣的遗物,被他大哥得到,此刃无坚不摧。

    王煊听到这里后,虽未动声色,但是内心却掀起滔天波澜,在超凡中央大世界,第一次听到自己兄长的消息。其名字与事迹很激烈,撼动星海,染着血,过去很多年了,不知道他到底怎样了。

    显然,那一战并不是在这片宇宙发生的,还是旧宇宙中心的血战呢,漫长岁月过去,他去了哪里?

    王煊心头沉重,为兄长担心。

    “前辈,我不知道王御圣,他究竟什么状况,是怎样的一个人?”他问道,不可能透自己的底,毕竟,他并不曾真正了解老龟。

    “你什么也没说,反而来套我的话。”老龟看了他又看,道:“不管你承不承认,我觉得,你和他骨子里有相近的生命痕迹。”

    它想了想,道:“你是他转世回来了,还是他的后人返祖了?别告诉我,你们有相同的父母,那样的话,当我什么都没说,老龟我有点害怕!”

    王煊哑然,这老龟还真是脑洞大开,相隔不止一纪的人,它都敢联想到有相同的父母,估计也就是这种生活节奏慢吞吞、熬过无穷岁月的生灵,才会有这种龟式思维吧。

    “当年,临别之际,王御圣曾和我说过一句话。嗯,你要是和他无关的话,那就算了吧,没必要说了。”老龟淡定地提了一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