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233章 历经圣劫不死

新篇 第233章 历经圣劫不死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它在记录什么生活?路无法发呆,觉得陆师炼制的这件异宝……颇为另类。

    不过他又理解了,心有所感,道:“的确,一切美好,终将成为回忆,余韵袅袅,在岁月中无可奈何地消散。”

    他产生共鸣,发出感慨,认为陆师傅心怀星空,记录大时代的缩影,留下异人与大世更迭的余韵。

    王煊一把攥住手机奇物,心中骂它,听到路无法的话,他又不得不矜持地微笑,然后将此凶物迅速塞进储物的福地碎片中。

    雷洪死了,这是超级大事件,短暂寂静后,嘈杂声席卷异海,无数人热议。

    接着,海面上各种超凡通讯器都在发光,消息第一时间传向外界。

    闪电兽族的异人战死,被手持铙钹的顶尖强者收割,引发各方震动,无数目光一起投来。

    本是异海发生的事,开始在外界发酵,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异人的背后涉及到的是一个文明,非常严重。

    消息在猛烈地传播,快速蔓延向星海。

    当然,事发地还是风暴中心,毕竟,各方的反应都没有那么快,想过来的话路途也实在太遥远了。

    “老祖!”海面上,流鸣震惊了,身体在颤栗,脸色发白,雷洪老祖竟然惨烈“飞升”。

    但是,这和他所期待的得道飞升完全是两码事,现在他彻底绝了跟着鸡犬升天的心思。

    银发女子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双唇都在发抖,这对闪电兽族来说,不亚于天塌地陷,异人战死,至宝被毁,撑天支柱断了!

    灰发男子瑟瑟发抖,早先他们三个虽然明面上不居功,但内心却认为尽了一份很大的孝心,帮了自家老祖大忙,可是转眼间,就要为异人老祖披麻戴孝了!

    异海起了大雾,王煊躲在阵图中,无声地远离那片区域,示意路无法保持平静,继续蛰伏。

    整片海域都给他很危险的感觉,那位实力顶尖的异人不见踪影,绝非离开了,而是依旧处在狩猎过程中。

    甚至,有那么一刻,他都有些心头悸动,又以御道旗覆盖自身和路无法,退出去很远,那种不安才消失。

    他意识到,那位顶尖的异人收割掉闪电兽族的老祖雷洪后,在施展可怕的秘法,寻找他身后的异人。

    他在那片空间秘境中说过,去找异人做主,很快就会回来,言下之意靠山就在异海中。

    这位顶尖异人想要连着出手,希冀再吞食一位异人来恢复自身,而且,这次不是钓鱼了,而是要直接用大网来捞,明着去杀。

    星河灿烂,但海面却阴沉沉,覆盖上了大雾,很多人都强烈不安,深感恐惧。

    淡淡的虚影横贯异海,极速而过,让所有天级生灵都惊悚,感觉全身的血液在瞬间被冻住了。

    他们意识到,是那位顶尖异人路过,冰冷的目光所过之处,让他们产生一种星空塌陷,世界末日到来的压抑感。

    一对雪白的铙钹,一个在天上,一个在海中,流动着蒙蒙光辉,巡视天上海下,这一刻竟无人敢出声,无人敢反抗。

    因为,异人雷洪的血还未干,雷道至宝——磨盘,被击碎后还残留着道则余韵,谁敢撄锋?

    现在各方都能确定,这是一位最顶级的异人,实力强横与恐怖无比,当下谁站出来都要死。

    事实上,这件事惊动了海族,在那无尽海底深处,有恐怖巨宫矗立,其中的生灵被惊动,但最后只是默默仰头观看,没有妄动。

    “铙钹,这对法器来头甚大!”海底有声音传来,然后,便彻底沉寂下去了,没有海族异人出现。

    可见,这位顶尖强者的来历确实惊人,没有人拦阻,他极速掠过,在异海寻觅。

    轰隆!

    最后,异海上的大雾散去,这位顶级异人驾驭铙钹,没入璀璨星空,撕开了空间,直接消失。

    他离开异海,果断而又干脆。

    他非是海族,只是在这里养伤,如今泄露行踪后,瞬息远行,踪迹渺然。

    “上一个超凡中央世界被放弃时,各路强者争渡,此人疑似被卷入真圣对决的战场中,都以为他死了,没有想到还活着。”

    “除却他自身足够强大外,属于顶尖异人,还因为那对铙钹,毕竟是一位殒落的真圣留下的至宝。”

    海底深处,巨宫中传来海族异人的低语声。

    整片海面不再暗淡与压抑,大雾散开,重新倒映出漫天星斗,所有人都长出一口气。

    “稳住,再等一等吧。”王煊没敢立刻跑出去,现在外面肯定乱了,没必要第一时间去蹚浑水。

    随着消息传播,星海终于被引爆了,无论怎么说,异人与至宝同时被毁,都是了不得的大事件。

    很快,有人牵头调查这件事。

    甚至,有超脱世外的势力被惊动,因为铙钹来头太大,被确认为真圣遗物,想不引起轰动都不行。

    数道流光降临在异海,彻查此事。

    而且,海底最深处,最古老的巨宫也打开了,有海族异人出现,来到海面上。

    双方汇合,暗中交谈,而后在这片海域寻觅,随后又没入星空,没人知道谈了什么,查到了什么。

    数日来,异海都不平静。

    真正的重点是那对铙钹,比一位顶尖异人引起的波澜还大,一些名震星空的大教都在暗中追寻与调查。

    显然,什么都没有查到,数日后在这片海域出没的身影开始减少。

    闪电兽族的人来了,悲愤无比,带着哀意,镇教至宝碎了,唯一的异人被击毙,当作血肉大药被吃掉了。

    这对于该族来说,强大的根基崩了一半以上。

    “老祖生前是个体面的人,后事定要办得风风光光。”有超绝世亲临异海,主持这件事。

    接着,他们调查其中的详情。

    “有人看到,老祖是因为接到族中晚辈的消息,才从异海深处赶回来,去探那片空间秘境。”

    “彻查,究竟是谁送的消息?!”

    很快,流鸣、银发女子、灰发男子就被扒了出来,被要求立刻去见族中长辈,将事情说清楚。

    三人忐忑,内心焦躁不安,虽然不是他们害死异人雷洪,但是,事件却因他们而起,三人怕被迁怒。

    然后,他们三个跑路了!

    当日,流鸣三人被通缉,闪电兽族很多人怒不可遏,对他们展开追杀。

    “我们冤枉啊,只是想尽一份孝道,根本没有想到会出这种事!”

    在逃亡前,他们三人大吼,然后一头扎进海中,暂时销声匿迹。

    整片星空中,各教都在热议此次事件,三人的辩解传出来后,让各方都露出异色,带动出几许波澜。

    更有人感慨:“一代异人雷洪,也算是个狠角色,竟被几个子孙给孝敬死了。”

    来自星空和海底的联合调查组虽然离开了,但是海中依旧很乱,王煊准备再等上两日再出去。

    王煊和路无法尝试静心修行,效果不理想,无论是海中,还是空中,都不时有生灵极速飞过。

    在此期间,王煊研究手机奇物时发现,它上面的一个图标——近日头条,对他闪耀,在吸引他观看。

    他尝试去点,依旧打不开,但是却可以看到它自动飞快闪过的快讯简介。

    它还细分了版块,包括异人动向,底层趣闻等,甚至疑似有非常模糊的真圣区,被云雾遮住。

    “大争之世,纷乱初显,近期异人遇袭事件频出。”有这样的消息快速流动而过。

    然后,王煊的脸色就来回变了数次。

    因为,转瞬而逝的画面,接连数件都和他有关。

    “猴子偷桃,错,圣猿被偷桃!”不得不说,那些快讯都是标题党,怎么吸引异人关注怎么来。

    在那迅速消失的文字图片上,王煊看到一只老猴子,咆哮着,仰头看天,头顶的金色毛发缺了一撮。

    “夺笋!来自黑白熊的愤怒。”虽然看不到这条信息的详细内容,但是王煊知道,他么的又和他有关。

    “九灵洞的猫又丢了。”当扫到这条后,他不禁去看了一眼被封在阵图中的那只淡黄色小猫。

    “月圣湖的黎琳异人……”

    “异人蒙隆,新纳的妃子与乌天夜会,遗失稀世奇物。”

    ……

    他大致扫过后,发现有数起事件都和他有因果。

    “异人雷洪惨死,对手掌握有真圣遗留的至宝——铙钹,真相竟然是……”

    王煊大怒,看不到后面,断了,他没有阅读权限。

    “我怎么才能随便查阅?”王煊暗中和手机奇物沟通。

    它回应道:“自身境界最少要提升到天级,并且得到认可,然后绑定身份,才会获得部分相应的权限。”

    “怎么被认可?”他详细询问。

    “比如,按时去地狱……”

    “滚!”王煊立刻结束对话。

    他觉得,这件凶物亡他之心不死,始终惦记那些破事儿呢。

    又忍了两日,他准备出去了,异海比前些天安静不少了,不至于那么躁动,到处都是飞行的身影。

    一座岛屿上,卓嫣然深感晦气,非常不满意。

    “这趟异海之行太不顺了,来了就遇到异人殒落的大风暴,不得不躲在一边,安静地蛰伏,哪里有坐战舰四处打对头舒心。早知道如此,我还不如去和姓安的去斗呢。”

    大鹏鸟金羽劝她,道:“行了,身为你的闺蜜,最近压力都很大,大半都被你捶了一遍,你就不怕她们联手暴揍你一顿?”

    卓嫣然点头,道:“最近我感觉到了,姓安的可能就想这么做,没憋好主意,所以我没去!”

    玄天叹道:“你们可真是塑料姐妹花,遇上事第一个就想黑对方,打对方,女人真是复杂!”

    “陆仁甲到底在哪里,我最想捶他!”卓嫣然在岛屿上走来走去,尽显魔鬼身材,但清秀的面孔上则是难掩战意,真得很想打人。

    玄天洁白的龟甲发光,道:“别冲动,多个朋友多条路,陆仁甲很厉害,一旦进入天级领域,那便是飞龙在天,找到他后聚下,一起坐下来喝酒比什么不好?”

    “我估计他也是和我们一样,因为异人之战而暂时躲起来了,但很快应该就会出来。”

    “那也得先让他吃我天级领域的两拳,先哭一个给我看!”卓嫣然摩拳擦掌。

    ……

    王煊和路无法从阵图覆盖的区域露出部分身躯,谨慎地朝着各个方向看了又看。

    “有情况!”路无法一惊,有人极速从海下冲了上来。

    “竟是他们?”王煊讶异,拉着路无法再进阵图中,躲了起来,怕打草惊蛇。

    海下有三人在逃亡,满身是血,身负重伤,有些快坚持不住了,这数日他们多次被阻击,九死一生。

    “我不行了,伤了本源。”银发女子说道,哗啦一声来到海面。

    “我也坚持不住了,根基被斩了一刀。”灰发男子面无血色。

    流鸣没开口,同样跑不动了,他面色阴沉。突然,他觉得不对劲儿,海面有些异样,有危险在临近。

    不得不说,他的感知非常敏锐。

    王煊和路无法直接从杀阵图中走出来了,发现那三人身上有多处前后透亮的血洞,确实很惨烈。

    “是你……”流鸣森然道,带着怒意和杀机。

    这种暴怒让王煊觉得莫名其妙,对方三人将他堵在那片空间秘境中,怎么反倒一副是他欠了对方的样子?

    “杀了他!”流鸣寒声道。

    瞬间,银发女子第一个出手,向前扑杀,因为她很清楚,和双方结了死仇,根本没法化解。

    尤其是,如果那两人在这里大吼一声,多半立刻又会引来追兵。

    让她惊愕与心凉的是,流鸣说杀了陆仁甲,结果自己直接跑路了,灰发男子也是如此,转身就遁。

    “你们两个还是不是男人?!”她愤怒与心伤无比。

    噗的一声,哪怕她全力对抗,但还是第一时间被格杀了,伤势太重,连重组肉身和元神都做不到。

    王煊和路无法追杀,剩下的两人也都是重伤之躯,没什么威胁。

    噗!

    灰发男子被路无法追上,很快就毙了,形神俱灭。

    流鸣满身都是雷电,原本拥有极速,奈何逃了几天,筋疲力竭,根本不具备那种惊人的遁速了。

    他被王煊堵住,一语不发,眼冒凶光,开始拼命。

    “诶,那边有动静,我去……陆仁甲,居然离我们不是很遥远,也在这片海域。”远方,大鹏鸟金羽飞在高空中,眺望到了前方海面的争斗。

    “走,我们立刻过去!”卓嫣然来了精神,跃上高空。

    随后,他们看到,天级领域中赫赫有名的人物——流鸣,满身金色雷霆绽放,玉石俱焚,去和对方死磕,结果却被陆仁甲来了个摸头杀。

    王煊习惯性释然,给他的头部来了一下,砰的一声,将其头盖骨撬飞出去。

    噗的一声,最终,流鸣的元神也被他那只手震碎了,雷霆符文猛烈爆发,将这片海面都给蒸腾的不见了。

    天级领域的名人——流鸣,瞬间惨死!

    玄天咽了一口唾沫,感觉这个陆仁甲越来越凶了,他回头看向卓嫣然,道:“还要去将他打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