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229章 忙着打各路闺蜜

新篇 第229章 忙着打各路闺蜜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海风徐徐,送来略带咸味儿的潮湿空气,也吹得碧海泛起阵阵波纹,让片片碎裂的星光随海面起伏。

    王煊刚出水面,就见到一个交织有规则纹理的金属钓钩,划出一道弧线,冲着他就来了,精准而迅疾。

    哧的一声,夜空被穿透,锋利的钓钩刹那就到了眼前,寒光闪闪,直接来锚他的天灵盖。

    出人预料的遭遇,让他惊愕,刚来到异海的这一侧,就被人盯上了,当鱼来钓?

    他钓鱼,钓猫,又钓笋,还接连钓异人,这是冥冥中的安排,要给他校正,报复回来吗?

    他右手食指轻弹,当的一声,火星四溅,道韵绵绵,在虚空荡漾涟漪,那枚锃亮的神金钓钩被击飞出去了。

    但是,还有四五个钓钩一起飞了过来,这是在抢鱼获,争夺海中的奇物呢,都是在用力锚钩。

    王煊立刻跃出海面,一闪身,到了数百米外,避开那五个钓钩,以及后续的六个钓钩,立身在夜空下。

    这片海域生机勃勃,垂钓者真不算少,一旦有人“漏鱼”,跑了奇物,附近必然要有一些人补钓。

    海下,物种繁多,斑斓的珊瑚,夜月出水的神贝,远方迷雾中唱歌的海妖,更有反钓星空来客的一些海族强者等,相当的“热闹”。

    “啊,这不是……陆仁甲吗?”有人大吃一惊,一眼认出了他。

    两个月前,大黑马陆仁甲在金书玉册战场第一次登场,立足真仙领域,击败各路高手,连卓嫣然都不是他的对手。

    更有小道消息说,异人后代中自幼神环加身的卓嫣然……在那一夜被打哭了两次!

    而关于她的吐啊吐传说,更是传播的非常广。

    两个月过去了,卓嫣然还在发飙,一直在找黑她的人,已经捶了十几位赫赫有名的天才,其中包括她的四个好闺蜜。

    用一些人的话说,现在的卓仙子迈着六亲不认的脚步,熟人和对头一起打,当她的闺蜜十分危险!

    “绝顶真仙——陆仁甲,从海底脱困出来了!”附近的垂钓者被惊动,都很吃惊。

    呼啦一声,一些人过来围观,有深感好奇者,也有露意味深长者。这里是异海,大多都是天级领域的高手,不怵“出格”的顶级真仙。

    当然,唯有当日亲自观看过那一战的人才会明白,这位真仙无比凶悍,与众不同,绝对能击毙天级生灵,而且可能是迅速打爆。

    倒也没什么不开眼的超凡者直接过来找茬儿,因为根本犯不着,彼此间又没有什么真正的利益冲突。

    “各位,真是有缘分啊,又相见了,有机会一起喝酒,改天我做东,今日有事先走了。”王煊化成一抹流光,直接贴着海面远去,刹那消失。

    有人眼神异动,盯着他的背影。

    王煊不想耽搁时间,虽然没有天级高手上前找麻烦,但也有那么几缕恶意在蔓延,他不想在这里和他们有过多的缠住。

    途中,他取出手机奇物,联系路无法这个对自己很敬重的真仙,

    当日,手机奇物自己漂浮出来,帮他加了各路新友人,主动的有些过分。

    现在,王煊想去找路无法,去海下的空间裂缝观摩御道化血肉。

    “陆兄弟在哪里?对月畅饮,把酒言欢。”

    王煊刚离去,海面便浪花翻涌,一头庞大如岛屿的玄武兽来了,通体雪白,缭绕着煞气,正是当日要和王煊“假打”的玄天。

    可惜,他来晚了,没有见到正主,而拨打通讯器时,发现对方也一直在占线。

    天空中,一片金色的雷霆云朵来了,浩荡罡风,巨大的鹏鸟出现,金羽降落这里,同样错过,没有见到王煊,很是遗憾。

    卓嫣然早就离开了,忙着打各路闺蜜!而夜琳和黑鹤也都各自有事,提前离去。

    海下,路无法倏地睁开眼睛,超凡通讯器在轻鸣,很快他就接通了,露出意外和惊喜之色。

    在路途上,王煊也见到了异海中的一些争斗,比如一头璀璨的神蚌,以身为饵,接引月光,诱惑垂钓者,最后成功反捕猎,将之拖进深海。

    期间,也有星空中的超凡者在内斗,垂钓者起冲突很正常,但是两人的话语让王煊露出异色。

    “哈哈,狮神岭的大狮子,你不是我的对手,想当年在真仙领域时,我就比你强。估摸着我应该等于1.2个青鸦,而你也就1.1个青鸦,多少差了我一些,现在天级了依旧不是我的对手。”

    一头黑色的大猫喘着粗气,奚落半空中那个满身是血的银白大狮子,大黑猫是这次对决的胜利者。

    一声狮吼,整片海面都爆开了,在夜空下有恐怖的音波涟漪扩张,让长空都出现很多大裂缝。

    两者再次厮杀,天级血液染红这片海域。

    王煊没惊动它们,迅速远去,他是真没有想到,当日那一战过后,那头青鸦也成为了名人,而且地位得到“巩固”。看这架势,作为天才的衡量单位,有普及开来的趋势。

    青鸦,其实是一位很有名的天才,不然的话,真仙境界也不敢来这片异海,奈何现在成为更强者的参照物。

    有消息在传,青鸦发誓,他要回族中闭关,去努力破限,成为一名绝顶真仙,让以他为比较对象的生灵都变成0.8以下的青鸦,凑不成整数,到时候看他们谁还敢再拿他来参照。

    “陆师!”

    海面上,银白星光下,路无法出现,前来接王煊。他带着敬意,比上次还正式,向王煊行礼。

    “我们之间不用这么拘谨和客气。”王煊踏波而来。

    “我并没有局促感,愿意这样见礼。”路无法说道,看得出,他是一个严肃认真的人,视为半师后,在言行礼节上就这么执着。

    王煊无意改变他。

    这是一位纯粹的修行者,在真仙中罕有对手,早该进天级领域了,只是为了探索更强的路,依旧在滞留。

    两人快速下潜,一路进入异海深处。

    异海很特别,偶尔会出现一些空间裂缝,坠落出一些说不清是什么时期的遗迹,这也是引来各路垂钓者的原因之一。

    “36年前,我无意中发现了那道裂缝,那块血肉非常恐怖,我一直都没有能够接近它。”在路上,路无法介绍那里的情况。

    这些年,他也只是在外部观摩,进不了那道裂缝深处。

    王煊问他:“如今你在真仙领域御道化了,应该可以进天级领域了,却还在迟疑,你有什么顾虑吗?”

    “我是怕自己打下的底子不够厚,未来死在半路上。想成为异人,真的很难,我想让每一步都走的很稳,很扎实。另外,还有那虚无飘渺、只在传说中才出现的真圣,若是有可能,我很想了解。只有到了那个层面,才能跟上超凡中心转移的脚步,但想立足那种高度,更难,可望不可及。对超凡者来说,那只是一个梦,可以追求,永远无法达到。我也只是想远眺,稍微接近一些,遥望一下那里的风光究竟怎样。”路无法叹道。

    无数的族群,又有几个生灵能走到那一步?真仙,天级生灵,在那种生物面前,都显得无比渺小,微不足道。

    事实上,超凡者对那个层面的生灵根本不了解,甚至无法眺望。

    王煊安慰:“别想那么多,眼下一步一个脚印,努力修行就是了,道行和实力到了,自然能抵达那个高度。”

    “难。”路无法摇头。

    王煊通过他,了解到一些状况。

    想成为异人,异常艰难,会拦住一大批人。

    真圣,只活在传说中。

    各种典籍上,对于他们都没有什么清晰地描述,像是在避讳。

    相传,只有到了这个层面,才能看到超凡的真相,可以望见无限风光。

    “有人说,其实真圣也无法确保熬过每一纪。”路无法说道,有些怅然与感慨,连他心中渴求与眺望不到的真圣,似乎也在争渡。

    他是一位虔诚的求道者,想走的更远,真正超脱,希冀立足更高处,看一看超凡的本质,神话中心世界为什么总在“迁徙”。

    一个又一个旧中央世界被放弃,一纪又一纪的远去,到底有什么规律?

    “到了。”他停了下来。

    海下数千米深处,光线非常暗淡,但对他们来说没什么问题。

    附近很安静,因为有些明显可以看到的虚空裂缝密布,非常不稳定,随时会爆碎,崩塌,一旦发生这种事,便是真仙、天级生灵等都可能会被重创,甚至是死去。

    王煊讶异,路无法发现的裂缝很特殊,非常隐秘,没有特殊的精神天眼,或者其他异常的神眼等,大概发现不了。

    那处空间裂缝有雾霭缭绕,有空间属性的物质流动,并有神秘规则覆盖此地。

    路无法的双眼发生过病变,能看到很多超凡者见不到的东西。

    王煊双目灿灿,凝视那里,看到裂缝深处的一团血肉,蕴含着勃勃生机,交织着莫测的纹理和道韵。

    他神色凝重,道:“这地方不简单,缝隙中有御道化的血肉,空间内部说不定还有什么奇骨,甚至是残骸,以及宏大的遗迹等。而且,不见得是异人的血与骨,也许属于真圣!”

    路无法告知,仅那团血肉就给他造成无尽压力,稍微接近,就压制的他身体龟裂,血迹斑斑,没法闯过去。

    这就很惊人了,一团血肉堵路,让绝顶真仙束手无策。

    “待我先准备下,一会试试看,能否开启这片神秘空间。”王煊十分期待。

    一直以来,他都是在观摩残骨,这地方似乎非常了不得,究竟是异人殒落之地,还是和真圣有关?他想探个究竟。

    海面,玄天和金羽用超凡通讯器联系卓嫣然,问她在忙什么,要不要来异海和“老朋友”聚下。

    “没空,忙着打各路闺蜜呢!”卓嫣然很干脆地说道,这种回应让玄天和金羽都相当无无言。

    “你不是差不多把怀疑目标都打一遍了吗?”玄天问道。

    卓嫣然道:“哪里啊,还有好几个呢!遇到个非常厉害的,有些打不动,我今天和她再次相约切磋了。”

    金羽小声道:“那些真是你闺蜜吗?”我总感觉,闺蜜两个字被你重新定义了。

    “真是。不说了,我得想一想怎么打姓安的!”卓嫣然就要结束通话。

    “陆仁甲从海底脱困出来了,原本我琢磨着,一块喝酒……”

    “陆仁甲?其实,比起打闺蜜,我更想打他!”卓嫣然摸了摸额头,鼻梁,小腹,后背,细腰,不是被打裂过,就是被打穿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