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226章 垂钓异人

新篇 第226章 垂钓异人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前几次他又不是没提过钓竿,等看清钓饵是什么后,可以再决定是否垂钓,但现在“竿”先做主了。

    “跑路吧!”王煊这样决定。

    现在没什么可说的了,万一钓过来一位顶尖异人,拎着超级违禁物品而至,他会有什么下场?

    御道旗应该没事,但他可能会被打没了。

    异人也敢钓?真当是一条海鱼啊,换位思考,如果是他被钓过来,他保证会很果断的下手,先捏爆一次再说。

    手机奇物道:“走不了,这是因果竿,你躲到哪里都没用,现在刚有因,还没有果呢,得等到垂钓结束。”

    什么破杆,王煊失神,这真不是他的“因”,凭什么让他来背锅?

    第一时间,他将御道旗拎了出来,将杀阵图重新披挂在身上,已经开始备战了,不然的话,一会儿可能直接被人捏死。

    同时,他睁开精神天眼,眼底中有璀璨的符文交织,他在密切注视鱼线和鱼钩远去的方位。

    “不对,鱼线断了吧?我看到它在远处那里突然消失了,最前端的鱼线和钩子都没了!”王煊惊喜。

    平日间要是断线的话,肯定让人无比恼火,但现在他则是无比的喜悦,脱钩的异人比钓到眼前的异人安全一万倍。

    手机奇物回应道:“大象无形,大音希声。这是因果竿,线无形,钩无影,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已经锚鱼,在钓异人了!”

    很明显,垂钓脱离异海范围了,这就恐怖了,鱼线的长短不是制约因素,它凭法则来钓猎物。

    越是这样,王煊越是觉得瘆得慌,这钓竿非常逆天,保不准真就一钓一个准,导致被激怒的异人“有缘千里来相会”。

    此地原本的主人手段通天,是接近真圣的存在,从钓竿可窥一二,但如果常钓异人,自身不见得是善类。

    手机奇物告诉他,整座岛礁和五根钓竿,其实是一组了不得的奇宝,在那位异人的规划中,将与之共进圣级领域。

    钓竿在此已经和岛礁凝结为一个整体,一旦激活,可自主钓异人,以前有过成功的案例。

    王煊走来走去,甚是不安,过去有原主坐镇,现在没了!

    就在这时,钓竿动了,略微地颤动,鱼线甩来甩去,这让他毛骨悚然,这还真是“中鱼”了,钓来了异人?

    “我……!”他冒汗了,钓线发光,像是有什么东西要过来了,非常的明显,这怎能让他不紧张。

    “老天保佑,把王御圣钓过来吧!”他在那里磨叽,如果有选择,那就把他那位从未谋面过的大哥钓到眼前吧。

    “中了,一定要钓到王御圣啊!”他在那里用母宇宙的话语自语,同时不断擦汗。

    “你念叨什么呢?”手机奇物问他。

    “没啥,我想钓个真圣!”王煊说道。

    手机奇物沉静,不予点评。

    宇宙深处,星光灿烂,雄浑的圣猿山横亘,悬浮在虚空中,山中景物瑰丽,造化奇物很多。

    主峰上,一个满身都是黄金兽毛的老猿安静的盘坐,背靠一株老桃树,正在啃一颗碗口大的紫色鲜桃,流动紫霞,涌动瑞气,果香扑鼻,可飘出去数里远。

    无声无息,一个钩子出现,对着老猴子的头顶就落下来了,规则之钩,要掉长臂神猿族的老异人。

    噗的一声,无影钓钩触到了老猿的头部。

    这只老猴功参造化,实力太高深了,嗷的一声大叫,愤懑不已,全身爆发出无量符文金光。

    一簇猴毛被钩子给钓走,可惜,终究是没能钩住他的顶骨,钩子有感,似意识到无法奈何对方,果断退却。

    “何人,竟敢袭杀老祖?哪里走!”老猿身体暴涨,伸手就抓了过来。

    ……

    “来了!”手机奇物提醒王煊,钓到东西了。

    王煊无比紧张,手心全是汗水,他身上有虽然有大杀器,但这里是超凡中央大世界,不缺少超级违禁物品。

    手机奇物道:“钩子没回来,有东西顺着鱼线先回来了。”

    一抹金光最先回归,沿着鱼线极速来到岛礁上,让王煊紧张之后,有些愕然,那是什么?一撮金毛!

    很快他醒悟了,谢天谢地,并没有钓来异人,只是钩来一簇金灿灿的兽毛而已,便是有什么事也落不到他的头上,彼此又没相见。

    一撮黄金兽毛簌簌飘落下来,然后……竟然是落地成猴!

    猴毛都在变化,全都成为金猴子。

    “我……打!”王煊准备下杀手,刚还说没事呢,结果出来一群猿猴,这长臂过膝的样子,该不会是和黑孔雀族不对付的长臂神猿族吧?

    那个老异人的猴毛被他给割韭菜了?他顿时有点方!

    事实上,这群猿猴并不算是老圣猿的化身,非是他那些很重要,较为特殊的“命理猴毛”。眼下所见,都是源于他过于强大,全身毛发通灵了,所以落地后就能化成本族的猿猴。

    这群长臂神猿,也是一脸懵的状态,虽然通灵,有着某些被赋予的本能记忆,但这是什么地方?让他们发呆。

    杀阵图横空,第一时间压制了它们,瞬间,将它们都打回原形,重新化为一地猴毛。

    王煊面色阴晴不定,这一下子就得罪了被部分人称为“圣猿”的老猴子,薅了他一撮毛,没秃了皮吧?

    这要是让老圣猿知道是谁,哪怕隔着星海,估计也得杀过来!

    最终,王煊将这一撮猴毛收进阵图中,关键时刻,弄出一群圣猿形象的猴子,估计会很唬人吧?

    手机奇物扫描他,有些无语,刚才他还在紧张,现在直接收圣猿猴毛为己用,这什套路,以后冒充老猴子?

    “嗷!”星海中,圣猿山主峰传来一声暴躁的怒吼。

    老猿凝视虚空,没抓住那钩子,而且探手去捞时,他正在啃的神物——紫府桃,还被钩子甩动时,给钩走一块桃肉。

    虽然只是不大的一块,但从猴嘴里夺食,太岁头上拔毛,也实在算是欺猴太甚!

    异海,岛礁上,王煊露出异色,沿着鱼线又有东西过来了,那是一块紫莹莹的果肉,也就鸡蛋那么大。

    它浓郁的果香格外诱人,竟流动着规则神韵,绝非凡品。

    “长臂神猿族后山的奇异仙桃,数量有限,吃一颗能延寿漫长岁月,钩子差点就给我钓来一颗紫府桃?”王煊发呆,这都能行?

    他惊喜,有些期待了,这要是再钓下去,说不定真能夺过来大造化。

    “你不害怕了?这明显是圣猿嘴里夺食!”手机奇物发出波动。

    同一时间钩子出现在海面上,居然回荡着老猿的怒吼声,似乎在证实着什么。

    王煊:“……”

    他刚升腾起来的念头,刹那又熄灭了,觉得平安就好,别多想什么了,总算结束了。

    “诶,不对,它怎么又消失了?!”王煊震惊,钓竿自动抛线,鱼钩又没影了,这还没完?

    “嗯,第一次没钓中异人,被认为失败了,所以第二钓又开始了。”手机奇物淡定的告诉他。

    王煊傻眼,而后惊悚,这是说什么都要钓来一个异人才算完事吗?这分明是,不弄死他不结束?

    他真要瑟瑟发抖了,他不死,垂钓不休!

    “流金岁月,记录美好生活。”手机奇物准备拍摄。

    王煊的脸顿时黑了,它记录的都是持有者惨死的画面,比如在地狱被吃掉的那位“前任”,在道海化为虚无的“前前任”,死状凄惨,都被记录了。

    “非要钓来一个异人?”王煊沉着脸问它。

    “也不是,如果时间到了还是没有收获异人,也会自动结束。祝好运。”手机奇物平和地回应。

    王煊一点也不平和,这什么时候是个头,能不能活着还得要靠运气?

    “快看,鱼线晃动了,说明又有目标了,正在接近,准备收异人。”手机奇物说道。

    “效率怎么会这样高,慢点一点啊,将时间都耗过去。”王煊拎着御道旗紧张地关注。

    “准备记录美好生活。”手机奇物调整角度,一切都做好准备了。

    王煊想先给它来一记御道旗,实在太可恨了!

    星空中,一望无际的竹海,到处是各种发光的竹林,有紫玉竹,有白银竹,有血泪竹,还有皇道竹等。

    更有一片重地,先后得两大宇宙规则滋养,诞生出一片特殊的竹笋,流光溢彩,璀璨霞光腾空。

    这时,一头肉呼呼,身上黑白图案对称的生物,正懒吞吞地走进重地,顺手就拔了一颗价值连城的黑白相间的玉竹笋,坐在那里吃得津津有味。

    很快,黑白熊疑惑了,有什么东西在接近,竟让它颇为不安,它扭了扭肥胖的身子,正好避开无声无息坠落的钓钩。

    黑白熊立刻生出感应,而后怒了,因为,它扭动身躯时自然避开了,可是它手中竹笋却被钩住了。

    它那浓重的黑眼圈,都快冒出黑火来了,一声爆喝:“夺笋,你敢!”

    它法力通天,符文交织,黑白皮毛天生就蕴含着阴阳至理,刻写着大道神韵,顿时禁锢虚空,去捕捉那无形无影的钓钩。

    喀嚓一声,它的黑白竹笋断了,那钓钩无比奇特,不受其束缚,带着一块黑白玉竹笋跑路!

    “哪里走!”黑白熊怒吼道,虽然肥胖,但是动作敏捷,追进虚空中,似乎想沿着鱼线跟下去。

    岛礁上,王煊忐忑不安,这次钓到了什么?最好还是稀珍的奇物,千万不要是异人。

    很快,他的眉毛舒张开了,一截造化物出现,居然流转着黑白二气,阴阳之力,蕴含大道神韵。

    就是它的体积有些小,不过两寸长的一小块而已,属于断裂的笋。

    “这是什么,一截……竹笋?”王煊惊异,钓钩这次光顾竹园子了。

    远方,海面上,钓钩回来了,并伴着黑白熊的愤怒吼声,随后那里露出一张胖乎乎的肉脸,顶着黑眼圈,当然,只是模糊的映照而已。

    “国宝?!”王煊吃惊,这头凶兽虽然是异人,但总觉得它带着喜感,太圆润了。

    但下一刻,他立刻就不觉得喜感和可爱了,黑白熊异人在大吼,透过鱼钩传到了此地。

    “今日夺我笋,他日夺你孙!”国宝像是在发誓。

    王煊发呆,而后不满,道:“没见过这么记仇的熊猫,不就是夺了你一块竹笋吗?小气的不成样子,还放这种狠话。可惜,我在这片宇宙没有子孙,你夺不到。”

    手机奇物遗憾,这次依旧没有记录到美好生活,它解释道:“阴阳竹笋是黑白熊的最爱,涉及到了它以后成圣的一线机缘,它当然护食了。很早以前,它就发过这种誓言,谁夺它笋,它就夺谁孙。”

    “我没有。”王煊摊手,无所谓地说道。

    “没有,它也一定会想办法让你有子孙,它以前又不是没办过这种事,让你也体验到失笋,或者说失孙之痛。”

    王煊听到后,真心觉得这熊猫太凶残了,比前边那只老猴子还记仇。

    “又熬过了一劫,顺带还收获了黑白阴阳竹笋。”当看到收获后,他总算舒心了一些,未来的事,现在去想还早,再说等他成为异人后,难道还会害怕那头黑白熊不成?

    “这次该结束了吧?”他自语。

    然后,他的眼睛就直了,钓竿再次自动抛线,钓钩又一次消失了!

    感谢:轻泉流响、菲菲90后、丛林万丈、一竿残照,谢谢盟主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