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220章 金书玉册

新篇 第220章 金书玉册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王煊确实想下场,认真和星海中的天纵人物打几场,评估下彼此的实力。

    但让他进入金书玉册,那肯定拒绝,他不想被动地听对方的安排。

    “既已登记在册,速来走上一遭,岂容你非议,生死战倒计时,即将开启。”金书轻震,有王煊精神痕迹的那一页光华大作,就要直接将他裹带走。

    王煊动容,金书玉册有规则意识,竟然这么可怕?一旦被它记下元神气机,就可直接拘禁走。

    而且,这不是金书的本体,只是道韵所化,其正本到底有什么根脚?

    王煊身上的宽大袍袖扬起一角,流动混沌气,隆隆而鸣,真想掳走他的话,那先过杀阵图这一关!

    虚空轻颤,金书周围繁星灿烂,开启一道门户,对准王煊,但是,最终却毫无动静。

    金书剧震,星空深邃,门户越发清晰,可最后还是毫无结果。

    王煊站在原地,露出异色,没有什么规则纠缠他,都不用去抵抗,也毫无影响。

    金书再震,结果星光暗淡,门户晃动,接着竟塌陷了。

    随后金书自身也变得稀薄,无法有效的显照自身的形态,接着全面消失。

    王煊站在原地,没什么情绪波动,露出沉思之色,虽然没有被拘走,但是他意识到那东西极其不简单。

    异海的另一侧,海面波光粼粼,倒映着星河,一群人等了很久,最后得到反馈,一位老者极速飞来,告知他们,没能将那个投效海族的奴人拘禁到金书战场。

    “什么状况,他居然挡住了金书的力量,有其精神痕迹都不行?”

    许多人都大吃一惊,这种情况很少见。

    “在某些特殊情况下,金书玉册也无法拘禁目标,比如说,海族的顶尖异人出手干预了。”

    “在特殊的时空中,有时候也会出意外,再有,还可能是他留下的精神痕迹有问题。”

    卓嫣然听到后面,脸有些发烫,感觉羞愤,和人以漂流瓶的方式聊了很久,连精神痕迹都弄错了?

    她的心线心钩,钓了个虚空啊,在和稻草人聊天吗?

    “这次只动用了金书的规则约束之力,还应请动玉册,试试看能否将他带进金书玉册战场。”黑鹤说道。

    海底,岛礁上,王煊写信,这次随便找了个海贝,留下图文,准备和海面上的人好好交流。

    不久后,青铜瓶重新冒了出来,再次浮现在倒映着星光的海面上。

    一群人都面无表情,对这瓶子深恶痛绝,但是,却也都眼巴巴的看着,那个奴人有什么话说?

    卓嫣然面色发白,如果有选择,真不想再碰这个东西了,但是没有办法,现在不是她一个人的事了,其他异人的后代也都想找海底那个人算账。

    她硬着头皮,全身流动符文,一共披上了四层神甲,并戴上了三张面具,这才迟疑地开启青铜瓶。

    嗖嗖嗖……

    一群人都跑了,提前躲到了远处,哪怕是和她关系很好的黑鹤、大鹏也不例外。也就是她的闺蜜夜琳还算义气,但是……现在也挪动脚步了,拉开了十几米远。

    “我是看你的手在抖,我也跟着有点慌。”夜琳解释,虽然如空谷幽兰般脱俗,但她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怕卓嫣然手抖,洒溅出来什么“极端物质”。

    很明显,所有人都对海底那个奴人的人品表示怀疑,皆心有余悸。

    卓嫣然稳住心神,手不再抖了,但是心里着实有些慌,她对那个人的品性更是没底,万一再来一次怎么办?

    还好,一块洁白的贝壳漂浮出来,没出幺蛾子。

    “我猜测,青铜瓶一出,海面祥和安宁,群星璀璨,诸邪避退,偌大的异海,唯一人独自静立,心中惶惶,带有恨意,但是……你咬我啊?”

    这话说的,让卓嫣然心中很不是滋味,而后是无比的愤慨,还好夜琳在身边,没让那个奴人的奚落全部成为现实。

    “我,陆仁甲,愿只身一人迎战八方敌,只为求一败。”

    王煊自报人族之名,继妖族孔煊之后,他为自己再次树立一形象,为行走异海与星空时所用。

    大鹏、黑鹤、金发男子等一群异人后代都过来了,脸色冷漠,没听说过这个人,但对方倒是很自信。

    王煊提及,他不会进入金书玉册中,如果他们想出稳妥的办法,他可以奉陪到底,挑战星海各路奇才。

    “太阳的,以路人自居,要一个人独战十方敌,口气真大啊!”庞大如山体的大鹏鸟开口。

    金发男子点头道:“给他安排上!”

    “能用动用玉册的话,还是请他进金书玉册战场走上一遭比较好。”黑鹤说道。

    “我要出手!”卓嫣然开口,虽然今天像是做了场噩梦般,且被气哭了,显得有些柔弱,但她的实力毋庸置疑,在异人后代中都赫赫有名。

    ……

    王煊踏海而行,鱼都跑了,在附近巡视了半天,他也没有其他收获与发现,不得不回来再次开始修行。

    至于和海面垂钓者对决,他抱着可有可无的心态,顺其自然好了。

    “还让不让人修行了,一点都不清净。”他才盘坐下去没多久,结果又有动静了,但并不是漂流瓶出现。

    王煊倏地起身,杀阵图披在身上,鼓荡出混沌剑光,同时他将御道旗也攥在了手里,准备死磕到底。

    灰蒙蒙的天空中,出现动静,一个混沌漩涡由模糊而清晰,接着一道光直射下来,冲到岛礁上。

    王煊强忍着冲动,没有给它催发出去一道混沌剑气,但神色不善地看着它——手机奇物。

    这东西绝对有很大的来头,实在过于神秘了,现在自己跑过来了!

    想都不用想,现在的手机形态只是它的一种表现形式,换个人来接触它,说不定它会变成石板、弓箭、战舰等。

    “生活不易,每月一惊喜。恭贺你,得到了海圣的祝福,好运连连。”它一出现,就激起了王煊胸腔中的火气。

    好运个毛线,如果没有杀阵图和御道旗,他第一时间就喂那条银色怪鱼了,那可真是鱼钓人,他是被硬扯进来的。

    关键时刻,手机奇物影子都没了,不知道躲哪里去了,等到尘埃落定,它又跑这里例行公事的祝贺。

    王煊要和它谈一谈,它到底什么意思,来到自己身边有什么打算,莫名消失又是怎么回事。

    他不想身边放个不稳定的奇物,实在不行就送走,它若是居心叵测的话,应该趁早一枪戳死算了!

    还没等他爆发,突然间,海面上空浮现一片朦胧的光,这次金书规则直接再现,知道了他的坐标,径自来了。

    这一次应该才算是完整的金书玉册,除了金色纸张外,后面一半是玉石纸张,合在一起,才是金书玉册。

    当然,它依旧是规则所化,非是实体。

    “金书玉册显形,这是要让你走上一趟,你在它上面留名了?”手机奇物浮现悬空的立体文字。

    原本王煊想和它算账的,但是现在,却不得不向它询问,道:“金书玉册到底是什么东西?”

    “违禁级圣物,没有确切的排名,但是,依照推测,应该足以排在前六名内。”手机奇物告知。

    这让王煊动容,金书玉册来头这么大?而且,超凡中央大世界的人并没有专门为它排位。

    “它是什么状况?”他顾不上和手机奇物计较了,迅速请教,被那书册盯上了,得先了解清楚。

    “各族合力管理仙界所用。”手机奇物回应道,按照它所说,唯有异人才能接触,其后代也因此知晓。

    王煊惊愕,什么意思?他只能虚心问详情,手机奇物还是很有用处的,知道的事情真不算少。

    “一片星域对应着一个大结界,也就是仙界,由共主管理……”

    这一点倒是和王煊的母宇宙有相像之处,但也有不同的地方。

    金书玉册,比之所谓的旧约和新约更具体,也更厉害,每一个大结界对应着一页金书。

    当然,也有超级仙界,由十几个星域衍生而成的超级大结界,对应着的是一页玉书。

    以金书玉册管理仙界,约束成仙的超凡者,有效而具备一定的威慑性。

    当然,任何规则等都有漏洞可钻,谈不上什么绝对的约束力。

    宇宙浩瀚,星海无垠,真要将所有金书和玉册都装订在一起,那着实有些恐怖了。

    事实上,宇宙各地,那些顶尖异人都是各自持掌一页,管理自家星域对应的仙界,各大仙界间都有通道可连。

    有人推测,真要将金书玉册合一,它很有可能不是前六违禁物品那么简单,冲击前三都有很大的机会。

    王煊问道:“你是说,他们调动了这片星域对应着的金书玉册,想让我去走上一趟,和他们对决,会不会在金书玉册战场上动手脚,加害我?”

    手机奇物回应:“身为异人的后代,他们懂得确实多,去祭祀了,请动金书玉册主持公平对决,理论上无法动手脚。而且,若是你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进了金书玉册,也可以拒绝和人对决。毕竟,这不是一家之物,初衷也是为了管理诸仙,惩恶扬善。但是,要是在上面留名,精神痕迹被登记了,日后权限极大的异人或许可以查你根脚。”

    然后它问王煊,是否登记在册。

    王煊平淡的回应道:“我孔煊自由惯了,绝不想被任何人和势力束缚。它或许登记了我人族分身的信息,记下了陆仁甲的精神印记。”

    “那就妥了。”手机奇物认为没事,最后又问道:“孔煊是你真正的根脚吗?”它自然不相信。

    “当然!”王煊背负双手点头。

    此时,金书玉册发光,持续轰鸣,要将王煊带走,黑色海面上星光流转,金书和玉册共振,构建了一道更为清晰的门户。

    “我确实想和异人的后代切磋,但是我怕这么走进去会有问题。”王煊开口。

    手机奇物很平静,给予解惑:“不用担心,金书玉册没什么异常。我和你一起过去,记录美好生活。其实它拘禁不了你,不用进金书玉册正统战场,在那区域附近切磋就是了,可约束各方。”

    果然,金书玉册的显化的规则之光,努力了片刻始终带不走王煊。

    随后,王煊自己踏进了群星环绕的神秘门户,主动走过去了,要面对异人的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