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218章 水到渠成

新篇 第218章 水到渠成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什么青铜瓶,漂流信笺,都被抛到了一边去,王煊实在太忙了,心神投入在御道化上,沉醉不知归处。

    他物我两忘,抬头仰望时,唯见一片宇宙,灿烂星河缭绕。

    那是他的顶骨。

    王煊的元神化形,静坐体内,仰天望去,顶骨灿烂,星空无垠,玄妙道韵呈现,纹理流动。

    头骨似穹顶,御道化纹理,连成河流,茫茫一片。

    至于他的体外,没有光,没有御道化纹理蔓延的地方,好比漆黑的宇宙,充满了未知感。

    此时,顶骨最中心位置,一道纹理最为耀眼,那是专属于他自身的御道化印记在诞生,与诸多经文中所记载的形态都不同。

    眼下这是一个过程,而非瞬间完成。

    当经过最初期的“穹顶”全面灿烂后,催生独特纹理期间,顶骨有了很大的变化,直到最后的剧变。

    头骨周围暗淡了,唯有顶骨核心区域更刺目了,一团印记如大日升腾起来。

    不过,它并不是普照万物,照亮穹顶,而是在吸收其他纹理的光,向它集中,孕育着新生。

    这种景象很像是:万纹灭,一理生。

    王煊的元神也升腾起来,来到顶骨区域,静观这种变化,他并未阻止。

    曾经的御道化纹理,从其他奇骨以及经书中借鉴来的路数,现在都被吸收,催生他自己的那道核心印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种修行,悟法,给人岁月苍茫之感。

    他自身觉得,像是一纪那么久远,穹顶熄灭,大宇宙全面暗淡,唯有他一个人站在这里争渡。

    直到那道核心印记爆发,真正如同大日普照十方,一时间,万物复苏,穹顶发光,其他纹理复活了。

    但是,它们的形态,其内在构造等,都已经有些改变了,有了王煊那条独特纹理的部分特质。

    这并非全面的改天换地,那些御道化的纹络只是在调整,曾经的优势,以及威能等,一点都没有减弱,相反更契合他了。

    以自身专有的御道纹理点燃穹顶,照亮头骨,这种变化是一次转折点,属于他独有的领域开始出现。

    他默默体悟,道行提升了,而且幅度不小!

    再这么下去的话,又要因顶骨而引发仙体蜕变,从而提升境界了。

    原本需要20年才能迈过的门槛,又将会提前破局。

    不过,当他睁开眼睛时,感觉有些疲累,神觉超常的他立刻内视,而后触发超神感,全面检查。

    到了如今,他对本源的微妙变化很敏感,不能“疲竭”的上路,应该始终确保充盈,让精气神的源头饱满。

    果然,在真仙这个层面就诞生出自己独有的御道纹理,消耗太大了,以他的至强根基都觉得要超限了。

    此际,唯有补一补了,守着异海没有道理节衣缩食,要保证本源的“雄浑”,精气神的旺盛。

    青铜鼎内,还剩下的大半条还真鱼开始冒出浓郁的香气,让一个身体有强烈饥饿感的人立刻产生食欲。

    它蕴含着外人无法想象的药性,是异海最精华奇物的代表之一,吸引了异人族群常年有人来垂钓。

    “想强行冲关的话,可以一试了。”但是,王煊不会勉强,完全没有必要,他的道行和境界已经提升的足够快了。

    这次,他依旧准备任自身圆满后,自然而然的破关,估计也用不了多久。

    还真鱼吃完了,莫名的道韵流动,让御道化的顶骨愈发雪白晶莹,“穹顶”灿烂,繁复纹理在内部交织。

    “蕴含的神圣物质真不算少。”他估摸着,相当于两三滴还真液,诞生那条神秘纹理后,又彻底巩固了。

    接着,银色怪异的鲜美肉质也被安排上了。

    这种怪鱼什么都好,就是刺太多,王煊简单处理了下,就直接扔进鼎中了,以他的“铁嘴钢牙”,还咬不动那些刺?

    更为浓郁的香气飘了出来,什么状况?王煊诧异,自家的厨艺明显提升了?煮条鱼都能精进一大截。

    可是,他好像也没费心去处理,不就是加热熬熟就行吗,毫无技术含量可言。

    “鱼骨头没了,溶在汤汁中了,这也是奇药?!”他明白哪里出了状况,刺多的怪鱼不是缺点,不处理它更好。

    下一刻,王煊享用美味儿的同时,自身璀璨,精气神旺盛,其源头水库更是扩张,续满后还大了一些。

    很明显,有骨的怪鱼药效更惊人,进一步促进自身血肉提升,勾连道韵,弥补很难描述的本源。

    这推动着他,体质在变强,周身金光一重又一重,等于在间接练了一种强大的体术。

    “真要破关了,不过,应该可以再圆满一点,既然自身都在进化中,我自己也可以推进某些领域的修行,很久都没有练体术了。”

    他以原始肉身成仙,发现自此后体质顶级强横,比许多经文上的记载都非凡,以此就没特别专注这个领域了。

    来到异海后,他重新动了心思,不久前也练过一些秘法了。

    现在,释迦经文运转起来,一尊巨大的神圣法相出现在他背后,高如山岳,宝相威严,非是佛身,而在他自己的形态。

    现在他的体质很强,底子更厚了,练这种经文很快,一路拔高,冲向中期,进入后期,势如破竹。

    接着,他从金色竹简中寻找体术,周身光雨灿烂,如同一群人在飞升,气场很大,景象惊人。

    事实上,当年王煊就是练体术,练金身起家的,那个时期在现代都市中,他练得自己刀枪不入,子弹打不穿,化解了多次危局。

    后来,他得到的经文过多,有了太多的选择,那些至高经文自然而然就带动体质提升了,他就没有再专精这个领域。

    今天,他重开这个领域,竟然练上瘾了。

    主要是怪鱼药效太特殊,本就是改善体质的大补物,让他练这种经篇无比顺畅,一路冲关,闯向后期。

    接着,他又练石板经文,到了这个阶段,九幅刻图中某些真形可以练了。

    “元神也要跟上,守着异海,如果不能打下最坚实的根基,圆满无缺的猛烈蜕变,对不起这个地方。”

    王煊什么经文都练,各个领域都有涉足,在这里当真是事半功倍,同时他也注意到,和这和其顶骨御道化也有关,让他参悟经文与修行的更迅速了。

    御道化之路很难,可是一旦迈出去,回头又能反哺自身,这是一个彼此相互成就的过程。

    到了最后,他的顶骨晶莹,有神圣纹络蔓延向全身各处,像是穹顶洒落星辉,在全身的血肉和精神中闪耀,整体都了丝丝御道化的淡淡气息!

    毫无波澜,王煊水到渠成,自然而然地晋阶到了真仙七重天,道行大幅增长,他又破关了。

    而且,这次他居然引来了天劫,有些特殊。

    要知道,他进入这片超凡中央宇宙后,只经历过一场天劫,不像母宇宙那么频繁。

    当然,练雷火六劫时不算,那和功法特性以及他主动牵引雷光掩饰有关。

    唯一的那次,是因为他从飞升崖进入仙界,在那里悄然破关后渡劫。

    后面的境界提升,他就没有再渡劫。他猜测,这和超凡大宇宙足够强大有关,寻常的小境界被无视了。

    “看来,我贯穿超凡大宇宙后,初临此界,略显得有些特殊,所以被天劫‘照顾’了,而此次是因为诞生了自己的御道纹理,也引起了冥冥中的天劫规则注意。”

    他一点也不慌,飞到黑色海面上,迎来了自己的一次恐怖天劫,电闪雷鸣,狂风大作,浪涛击天。

    虽然被劈的血淋淋,许多地方焦黑,甚至被击穿身体,但是他无大碍,顺利熬过这场对很多真仙来说必死的大劫!

    王煊面色平静,并不觉得有什么,过去就有各种“非常”经历,都已经习惯了。

    远方,银色怪鱼瞠目结舌,凭着经验,它知道那是真仙劫,可是离大谱了,一般的天级生物都会被劈死!

    而那个恶人一副很平淡的样子,浑然不将这种值得大书特书的雷劫放在心上,就那么轻飘飘地飞走了,落入岛礁上。

    王煊的顶骨流动光芒,那些伤势快速好转,以惊人的速度复原。

    “这么快就又提升了一个境界,和异海造化多有关,大概也和在黑孔雀圣山练的特殊经文有些因果,这次算是道行异变吗?”

    这时,他才将地上的青铜瓶捡起,撬开瓶塞,发现里面一张发光的纸,竟是以星沙炼成,很奢侈。

    很明显,这是一个女子的手笔,除了娟秀发光的文字,更有精神印记,对他的处境表示同情,表示正在想办法,会营救他回星空。

    同时女子告知,那种银色怪鱼对改善体质有妙用,顺便赠送了他一篇经文,可藉此炼体,事半功倍。

    关于海中的妖宫,势力格局等,那名女子也提供了一些,让他对海底世界有了初步印象。

    另外,女子也提供了一些奇物图,其中就包括还真鱼在内,告诉他异海中的各种奇珍,一旦遇到不可错过。

    “整片世界还真颠倒过来了,我在这里向海底游去,最终能回归星空中。”王煊自语,能确定这种信息,他就满足了。

    不然的话,他如果从这里向岛礁上方飞,那只能事与愿违,永远找不到回去的路。

    唯一担心的是,要避开海中异人的宫殿等,有些绝地万不可踏足。

    女子在纸张上提及,在这片海域就有一座鱼骨殿,非常恐怖的海族妖宫,青铜瓶能顺利穿行过那片区域着实不易。

    她建议王煊,分出一道元神,进入青铜瓶中回归,万一被截杀,真身也不会有致命危险,若是顺利漂流回去,可以和她相谈,共议怎么营救他。

    王煊露出异色,星空中真有一群人在垂钓啊。

    他在海底,压根就没想回去呢。

    接下来,他一边修行,一边在以精神天眼观察海中的鱼况,且一边和那个女子抛青铜瓶交流。

    他表示,自己不敢分出元神进入青铜瓶中漂流回归,曾亲眼看到巨妖将一片海域都给吞入腹中,怕中途出意外。

    接着他告知,在海下发现一种火红色的大鱼,能有十几条,可惜捕捉不到,它们速度太快了。

    同时,他再次索要更详细的海图,妖宫分布图等。

    这次的信笺,他依旧是以鱼骨为材料,虽然已经知道,它同样是大补物,但如果能引起对方重视,给他更多信息也没什么。

    灿烂星空下,海面上青铜瓶出现,身材爆好的女子卓嫣然略显激动,海下有一群还真鱼?

    岛礁上,这一次王煊接收到部分“物资”,陈旧的钓竿连着规则鱼线和鱼钩,还有少许真龙的血肉。

    他露出异色,这是让他钓还真鱼?这年头谁还用鱼线和钓钩啊,真要发现,直接真身入海就是了。

    “这钓竿等也太破旧了,远比不上岛礁上的五根。”

    同时,他还得到一篇很神秘的经文,凭着感觉他知道,很强,极其繁奥,对方如此舍得,居然给了他这么大的好处?

    星空中,海崖上那名紫衣女子夜琳出尘空,身为闺蜜,她劝道:“喂,嫣然,你最近怎么回事?和海底那个被困的不知道是人还是海妖的生灵打得火热,漂流瓶有来有往,你这该不会是被灌了迷魂汤,想来一场人妖恋吧?”

    “夜琳,这次海底有大造化,我在‘钓鱼’呢!”卓嫣然没有瞒她,很兴奋,详细告知情况,并表示送下去了一部传说中的典籍。

    “练这部经文,到了一定层面后,他会受不了,他的身体会出现一些问题,必然会主动联系我,求取后续篇章。其实,我也怀疑了,他可能是星空中投靠过去的奴人,故意引我等入局。既然这样,我先下手为强,即便错了短时间也要不了他的命,可视情况而决断。”

    接下来的几天,王煊练神秘经文遇到一些麻烦,但是,问题不是很严重,因为他练了数种至高经篇。

    尤其是,他对炼体的领悟太深了,这篇经义在他看来有瑕疵,有缺陷,原本是练不通的,但他硬是以其他经文参照,练得差不多了。

    毕竟,人体就是那些区域,某些经文要开发的路径与潜能等,终归有重合的地方,而他练各种顶尖秘法,不说是全身区域推进也差不多了。

    随后的几天,王煊觉察到,对方对他练经文的速度和状态等都太关心了,接着他的脸黑了下来,他洞悉了经文陷阱之秘。

    期间,对方委婉地开口,想和他兑换怪鱼的肉,但他都没有回应,现在他决定送她点礼物。

    根据对方发给他的那些奇物图谱,他在海中发现了一种名为“抹香龙”的怪物,其分泌的龙涎香,可以开发成最顶级的超凡香料。

    王煊要送的是抹香龙分泌失败的产物,等同于原始排泄物,迎风可臭两百里,连他自己接近时都面色发白,感觉受不了,捏着鼻子都不管用,入侵元神,他快速隔空送进青铜瓶中,然后给抛进海中。

    “咦,来了!”星空下,海崖上的卓嫣然一袭黑裙,婀娜挺秀,清丽绝俗的面孔上露出喜悦之色。

    她觉得,对方可能有紧迫感了,想向她求取后续的经文了,那可是名震星空的至高篇章的一部分,很特别,让人“欲罢不能”。

    今天是返老还童节,祝大家青春年少,永远十八岁。同时,更祝四川那边的朋友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