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207章 宇宙一流强族

新篇 第207章 宇宙一流强族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11年星河灿烂,王煊结束闭关。

    离开枯骨与鲜花共存的黑孔雀族旧地,也远离了那个旧时代,上一纪的残迹被封在地下。

    王煊回到地表,抬头仰望星空,他知道,早晚有一天平和还是会被打破,这里也终将成为旧世界。

    一株巨树悬在夜空中,发出柔和的银光,那就是圣山的月亮。

    “二爹!”一头牛犊子大的狼在月光下跑来,平日它很高冷,但现在无比的欢快,皮毛大部分为黑色,密布着银色的斑纹。

    狼天,这是它的名字。显然,狼獾是个起名废,并偷懒了。

    其实它的本体应该远比现在大,在月光下,银色斑纹熠熠生辉,颇为神异,一看就是了不得的异种。

    “长得挺快。”王煊摸了摸它的头。

    夜空中,五色神光绚烂,划过天际,像是一挂神虹降落下来,狼獾也来了,收起尾羽,道:“半大小子吃穷老子。”

    狼天孝顺没反驳,但是心里不以为然,吃的喝的,不都是黑孔雀族给的吗?狼爹哪里操心过。

    “来人很凶?”王煊问道。

    狼獾扬头,三根冠羽分外醒目,在头上发光,道:“再凶也凶不过我五行山。”

    “你直接说,二爹更凶就是了。”少年狼天补充道。

    王煊认为,这年头什么事情一传就走样,以讹传讹太厉害了,连个孩子都被影响了,他11年在星光下无声,与花和骨同宁静,怎么依旧凶名在外?

    他猜测,来人大概是个狠角色,不然的话,惊动他干什么,估计有些棘手。

    狼獾道:“来人确实略凶,但是,真正让人在意的是生养他的那些人凶到极致了,不然的话,一个天级,乱棍打死就是,谁会给他脸!”

    旁边的少年沉思,觉得狼爹说得一副好有道理的样子,但想到自家这爹……算了,负责五光十色,美丽灿烂就行了,要说凶还得看二爹。

    带着年代感的恢宏大殿,谈不上金碧辉煌,但也灯火灿烂,宾客来头不小,因为三大长老都出现了。

    殿中,粗大的石柱雕刻着旧时代的宇宙星空大战,有种史诗般的厚重与沧桑感,神晶灯摇曳出梦幻光彩,侍女不断将各种珍肴呈上来。

    气氛热烈,宾主尽欢,似乎没什么不融洽的事发生。

    妖族顶尖异种六眼金蝉金铭、返祖的异人后代衡澄、种下第三元神种子的元钊、长嘴剑仙银剑、闪电巨人等,都在这里作陪,一人一个长条玉桌岸,有些复古。

    在大殿的另一侧,也就是对面,有些青年男女,目光锐利,都很强势,在同代人身上看来看去。

    大殿中,有黑孔雀族的人在舞剑,唯美中蕴含锋芒,动作时而柔美,时而刚劲,赏心悦目。

    至于三大长老,在最前方的玉石台阶上方的平台上,和一对中年男女对坐,碰杯饮酒,谈着星空中一些奇闻异事。

    在仙乐声中,不时有笑声传来。

    “三天前就来了,刚一到就有真仙和天级高手要挑战黑孔雀圣山的人。”狼獾介绍情况,黑孔族安排他们住下后,就没怎么理会这群人。

    显然,别看现在双方相谈甚欢,但其实关系并不是多好。

    在来的路上,王煊就已经知道,这次的拜山者很了不得,出自长臂猿族,是宇宙中最顶尖的种族之一。

    放眼星海,环视所有族群,长臂神猿都是极其厉害的超凡生物,如果有排名,肯定是第一流的,赫赫有名。

    该族的老猿,如果能更进一步,则必然会带领该族更上一个大台阶!

    他们天生神力,正常生长起来,少年时期就会成为超凡者,如果有意锻炼,引导吐纳等,那就更强了。

    他们的上限极高,而且,族人数量也不算少,高手如云,在宇海中算是底蕴与潜力都非常惊人的大族。

    相传,该族的老神猿,是一位资深异人,熬了三纪了。

    甚至有传闻,他已经快摸到真圣领域的门槛了,在御道化这条路上走出去很远了。

    私下里有小部分人已称呼他为老圣猿,但都被他严厉呵斥了。

    “该族的镇族至宝是一张银色的大弓,杀伤力十足,据说,我圣山中的黑孔雀老祖,当年左翼曾被杀穿,遮天的神圣之翼当场就爆碎了。”狼獾暗中传音,神色无比凝重。

    长臂神猿族个个都是天生的射手,更何况是那头老猿?竟和黑孔雀族第一祖交过手,且更强势。

    这一次,长臂猿族两位超绝世带着一些后辈,行走在星空各地,一路拜山,进入过数家了。

    “长臂神猿族的小辈,这次杀出了威名,确实十分厉害,四次拜山都表现耀眼,无论他们的本族,还是山外护法一系,都相当了得。”狼獾用最简短的话语,迅速告知了不少情况。

    沿途,有几族被他们登门,一路大胜过来,让那几族很没面子。

    现在,他们又找上黑孔雀圣山了。

    “洛莹不在,正在闭关修一门特殊的功法,这两天可把长臂猿族那个袁盛嘚瑟坏了,据悉在他居住的山峰上演武时,他一脚将峰顶给踩塌了,有次练箭,更是射爆了远处的一座大山,赤裸裸的挑衅。”

    接着,狼獾又秘密传音,道:“我估摸着,三位长老早先没让人和他们动手,主要也是想观察下族人的心性,以及看看我等的表现,到底敢不敢得罪一个有顶尖异人坐镇的强大族群。”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不用多说,三大长老略微担心,怕没人能扛住长臂猿族的青年一辈摧枯拉朽的攻势。

    “那就是袁盛,名字还真敢起,是想成为一代猿圣吗?”狼獾示意,暗中指向一个双臂过膝的青年,此人面如淡金,肌肤略微发光。

    “他虽然是跳的最凶的,但不见得是那群后起之秀中的第一高手。”

    在狼獾点评,在暗中指点时,袁盛转头就望了过来,竟无比的敏锐,眼神如雷电,并流动规则符文,是个十分厉害的人物。

    “呵呵……”袁盛笑了笑,身材很高,盘坐在玉石桌后面,对王煊和狼獾举杯,然后,一口就喝下去了。

    他牙齿雪白,笑得灿烂,但也带给狼獾很大的压力,袁盛自斟自饮,手臂能有一米五以上那么长,从容又镇定,将黑孔雀圣山在场的新生代都审视了一遍。

    “敢出战的话,回头为你安排一场,如何?”超绝世晴空传音。

    “没问题。”王煊点头,不管这是不是黑孔雀圣山想要看他们的心性,他都会答应,该族对他不错,他绝非薄凉之辈。

    “我得问下,出手的话,能到什么程度,要是万一收不住手,把一只神猿打伤,打坏怎么办,没事吧?”王煊谨慎地问道。

    他的意思是,别不小心为黑孔雀圣山惹出什么麻烦和纠纷。

    “没事儿,你尽管出手就是了,这些猴子都很凶,况且……”晴空长老开口。

    大长老暗中对晴空长老传音,道:“让他先坐镇吧,等对方那个神秘高手下场时再说。不然,我觉得你这么一说,他的凶性立刻就上来了,别把这里弄成血淋淋的凶杀案现场。”

    二长老也开口,道:“嗯,袁盛确实很强,在老猿的后裔中属于极其出挑的人,但是,不说我族,单是山外一系中,也有异人的返祖后代,能挡他,让衡澄出手吧!”

    不仅少年狼天知道他二爹很凶,连黑孔雀圣山的大长老和二长也这么认为,五行山二大王的凶名从陨石海溢出,传到了深空中。

    “酒也喝过了,和三位故人也尽兴深聊过了,要不,让小辈切磋下助酒兴?”长臂猿族的中年男子微笑,他是一位顶尖的超绝世,这样说道。

    他也长臂过膝,生具异相,举起酒杯,向三大长老敬酒,说话不难听,但是藏着锋芒,其本质就是带后辈登门一战。

    该族一向强势,而且,结交的几个道统也都极为恐怖。

    顶尖大教和强族都有各自的盟友,实力自然同样不弱。

    大长老点头,道:“好啊,他们这代人有朝气,未来如何,将由他们书写,看年轻人切磋,确实有意思,会给人蓬勃有活力的感觉。”

    “早就忍不住了,虽然孔雀舞很出名,有过辉煌的过往,但是,这么长时间早就看腻了,华丽不实用。来,来,来,谁与我一战?”

    长臂猿族一个女子下场,身在天级,说话带刺,因为孔雀舞虽惊艳各族,但是过去绝对和辉煌不沾边,该族曾被人圈养。

    黑孔雀圣山较为自信,不会禁止族人的喜好,平日展现舞姿很正常,但是这样被人当众这么讽刺,带着恶意揭过去的伤疤,这就过了。

    脾气不好的二长老当时就怒了,原本不想过于决绝,适度切磋下就是了,但现在不这么想了,喝道:“放肆!”

    一个小辈,也敢在黑孔雀圣山上口出不逊,她就是当场打杀也没什么,直接就探出一只大手。

    “道友,息怒。”长臂神猿族的那位女性超绝世开口,并拦住了她,道:“小辈什么都不懂,对于过去一无所知,你不要多想。”

    接着,她又笑道:“这样吧,让你族的后生下场,狠狠地教训她,省得她给我丢人现眼,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

    二长老听闻此言,脸色更加阴寒了,万一派出去的弟子反被对方教育,那不是更给她添堵吗?

    她已经看出,场中那个言语带刺带毒的长臂猿族天级女子,确实很强,大概还真想上来就反杀黑孔雀族下场的人。

    二长老扬了扬手,但终究没妄动。她这么出手杀人,自己心中倒是舒坦了,但长臂猿族事后肯定会叽叽哇哇,各种找事,甚至也会以大欺小,在星空中猎杀他们的核心弟子。

    “关门,放凶……孔煊你下场!”二长老心有杀机,因此,她食言了,不留着王煊压阵了,直接就让他首战出场。

    是可忍孰不可忍,第一战她就放出了凶名赫赫的五行山二大王,让他无限制出手,至于是否会弄出来现血淋淋的凶杀惨案现场,这就不是她该考虑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