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203章 一切都是为了将来

新篇 第203章 一切都是为了将来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罗浮星域,浩瀚壮阔,有顶尖大教坐镇,罗浮山赫赫有名,山中有异人,更有镇教至宝——罗浮剑,日夜绽放煌煌剑光,震慑十方。

    “这一教在陨石海伸手,想干预圣庙中天外文明的争斗,被神秘人持违禁物品击断罗浮剑,打杀该教携剑的二长老,昨夜罗浮山被人袭击,也不算是很意外。”

    罗浮山失去自身文明的心血结晶——罗浮剑,便已注定,未来的路会很艰难。

    “那可是罗浮剑啊,当日竟在很短的时间内被击断,这得是多么可怕的力量,传闻是……”黑孔雀族一位天级后期的高手感叹。

    “噤声!”一位老孔雀目光凌厉起来,让他不要多说,这件事情不是他们这个层面的超凡者所能谈论的。

    这样提及,可能会有大祸!

    传言,当日很有可能是一位只在传说中才可能出现的真圣持超级至宝而来,轰碎罗浮剑和那位二长老。

    圣庙那里涉及天外文明间的争斗,各自的背后,可能牵扯到了超凡中央大世界超然世外的真圣。

    黑孔雀族天级后期高手叹道:“可是,这还没多久,就有人夜袭罗浮山,这就显得很可怕了。”

    那可是一个天外文明,熬过了一纪,在这个大时代中,还远没走到后期,就差不多宣告没落了。

    “即便失去违禁物品——罗浮剑,可罗浮山上还有一位强大的异人,结果依旧被快速入侵。”

    黑孔雀族从真仙到天级高手莫不大受震动,大教的兴衰,文明的灿烂与暗淡,也许在一夜间就会发生改变,很残酷。

    “罗浮山的异人不见得死了,被杀的可能只是分身,失去至宝罗浮剑后,他应该早有心理准备。”

    一个大教突然虚弱,有些猎手自然不会错过机会,彼此心里应该都有数。

    罗浮山被人攻破,损失应该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大,既然有所预感,肯定已经提前完成很多重要的转移。

    “罗浮星域,人口众多,对走御道化的异人来说很重要,若是化为同族,可助其蜕变,提升道行。另外,这片星域还有各种充满辐射性能量的仙矿,这样的肥肉肯定会被人惦记上。”

    很多人都在谈论,即便那位异人未死,将嫡系都转移走了,但这个道统应该也难以振作了。

    历史上,这些倒下去的大教不止一两例。

    王煊沉思,手机奇物不是瞎咧咧,天庭饭堂为他送一次药膳,还真是横跨了很多星域,这就有些恐怖了。

    不管怎样说,手机上那些图标对应的通道,其传送能力毋庸置疑了,超强!

    “新人,这边来。”有人呼喊。

    陈瑜将王煊和狼獾领了过去,小天狼也被伍行天拎在手里。

    这是山顶城市靠近中心的地段,可谓寸土寸金,这里有几座大院,不允许常人接近。

    不止王煊和狼獾他们,还有一些新人,都很不凡,有人类,有先天极强的大鹏,也有天生的剑仙——长嘴银鹤族。

    此外,还有一些所谓的“老人”,早几年就接受过培训了,都是被黑孔雀圣山较为重视的一些生灵。

    这片大院真的不负其大之名,太广袤了,真正进来后才知道,这是一片修行之地,超大型的“福地”。

    整体来看,大院竟是一片红褐色的平原。

    有几头老孔雀站在前方,有的化形了,有的保持乌羽真身的状态,看着很神异,美丽,但也极度危险。

    这里的孔雀“教官”,和外边热情的孔雀不一样,都有浓重的煞气,血腥气味扑鼻,不用想,都杀过很多对手。

    “老规矩,为了让新人戒骄戒躁,‘老人’上去几个,和他们切磋下。毕竟,谁不是天才,谁没几分脾气?不然也没机会来这里学至高经文中的秘篇。手底下见真章,免得一个个天老大,第二老,你老三的样子,打吧,这样才能更好的定位自身。”

    一头老孔雀说道,相当的平淡,当先搬了个马扎,坐在地势较高的地方准备看戏。

    “好好表现,这种地方不用藏拙。”陈瑜走过来低声说道。

    并且,她告知,二长老的寻来的异人返祖的后代,还有大长老带回来的顶尖奇才,在初次切磋时都表现的非常突出。

    “他们现在没在这里吗?”狼獾张望。

    陈瑜道:“他们半个月前就来了,天赋异禀,十日前就被放进孔雀族旧地,已经开始接受传承。”

    现在这批都是后来的新人。

    “虽然说是切磋,但是万一要收不住手,伤到对方怎么办?”王煊问道。

    “你尽管放手一搏,不会让你负责。”陈瑜叮嘱,千万要谨慎,这些老人大多都是天级高手。

    “你这样一说,我就放心了。”王煊点头。

    附近几人都看向他,连一头老孔雀都瞪了他一眼。

    “开始吧,各自一对一,速战速决。”有人喊道。

    然后就有人冲起,开始交手。

    “一剑破万法!”天生的剑仙——长嘴银鹤族那位男子,直接显化出了本体,展开猛烈地进攻。

    其本体不大,但嘴很长,一米五左右,无比锋锐,身体也不过一米八,整体化成一道流光,剑气撕裂虚空。

    它俯冲向对手,没有展翅,而是紧紧闭合在身体两侧,成为真正的剑鹤,而且它还是个天级高手。

    那个“老人”被它逼迫的手忙脚乱,其催动的异宝是一口青铜鼎,在铿锵声中,在绚烂的火星间,被那只银鹤的嘴巴啄成了筛子眼,砰的一声炸开了。

    “杀!”

    这名“老人”觉得没面子,动了真格的,手中拎着一柄阔刀,头上悬着一面宝镜,仙光万道,火力全开,向着长嘴银鹤攻击过去。

    “一剑破万法,我要是断了你的剑的话,你拿什么破?!”老人发威,想要削断银鹤的长嘴。

    然而,银鹤一点也不怵,道:“一剑破万法,可不是这么理解,我一根翎羽皆可为剑,唯我唯剑,斩!”

    这次它开始扇动翅膀,满身银羽都都在发光,全身都在释放剑气,有多少羽毛,就有多少道冲霄的剑光。

    轰!

    最关键时,它来了一记仙鹤亮翅,那等同于两条剑道星河,铺天盖地而下,将老人给淹没了。

    噗的一声,老人满身都是剑窟窿,血液长流,差点就毙命,横着飞出剑光地带,被反教育了。

    “银剑,胜!”一头老孔雀很痛快兼且欣赏地说道。

    这名字也没谁了,得多喜爱剑道,才会以剑为名。不过,银剑的实力确实极强,哪怕放眼一群老人,在这里也算是佼佼者。

    很快,就有人向着王煊走来,上来就要给他一段难忘的记忆,这竟然是一个很强大的异类,闪电巨人。

    正常形体时,他便维系在十米高,现在爆发了,直接拔高到百余米,全身都是黄金血气,勾连着天空中密密麻麻的巨大闪电。

    他一声大吼,让这片平原地带出现裂痕,毫无疑问,他是这群出场的“老人”中极其厉害的人物。

    这是那头老孔雀给予王煊的特别关爱,觉得他是个刺头,需要敲打。

    轰的一声,这头闪电巨人一拳打来时,虚空爆开,雷霆无尽,光芒刺目,拳头大如房屋,砸到了王煊的眼前。

    王煊没有为难自己,该出手就出手,拎出来那根沉重无比的狼牙棒,并且,妖风四起,飞沙走石,房子大的岩石,全飞上了高天,黑色妖云淹没半空,他抡重型兵器就打了过去。

    瞬间,这里闪电爆开,金属撞击声不绝于耳。

    闪电巨人带着金色的护手,属于异宝,并没有徒手接狼牙棒,可是到了后来,护手炸开了。

    在滚滚妖气中,在密集的闪电间,血液四溅,闪电巨人的拳头被打得不断缩小,他护体的术法一重接着一重的崩开。

    到了最后,他嗷的一声大叫受不了,先是手指头被砸断了一根,而后是失去三根,接着拳头消失了,再后面,小臂被那个黑雾中的妖王持狼牙棒给砸没了,再这么下去,会蔓延到他的脑袋上。

    “行了,新人胜!”老孔雀摆手,早知道新人这么强,他非得将最厉害的那几个老人都拉出来不可。

    接连两场了,老人反被教育。

    还好,后面的新人没这么离谱,除却一头大鹏外,几乎都败了。

    当然,轮到狼獾时,又出了意外,他主动去选了一个真仙层次的破限“老人”,凭借他天级兼且破限的手段,龙争虎斗,呼啸天地间,打的有声有色,最后狼獾赢了。

    但是各方都看得昏昏欲睡,总觉得像是看了一场表演赛,中途差点喊停。也就是几头老孔雀年岁大了,有耐心,在那边走神,熬时间,终于等到战斗结束。

    “走吧!”

    一行人被带到大院边缘,也就是平原的地平线尽头,来到一栋大楼前,接着乘坐电梯向地下而去,竟直接踏进传送阵。

    下一刻,他们来到一片广阔的天地中,到处都是结出灿烂花蕾的藤萝,漫山遍野都生长着盛放鲜花的植物,都格外的娇艳。

    这里是孔雀族旧地,一片看着很美丽的世界。

    然而,王煊在皱眉头,因为看着鲜艳,可以成为称之为花海的新世界,却让他觉得有些阴冷,有煞气弥漫,有森寒在流动。

    “这是黑孔雀圣山内部,也是我族昔日的部分旧地。”一头老孔雀饱含着感情,满是伤感之色。

    就在这时,超绝世晴空出现了,此外还有一男一女,外貌都是中年状态,分别为大长老和二长老。

    晴空亲自出手,用手一拂,所有植物都漂浮了起来,飞到高空中,再放眼望去,地面白茫茫一片,全是骨粉。

    当中,更是有大量的骸骨,有很多都没有风化,甚至有些是金骨,有些保持着玉质化的光泽,散发着淡淡的威压。

    这是一片死亡世界,它表面鲜花怒放,内里是无尽的尸骨,当年到底有多么惨烈已经不用多说。

    这里有人类的尸骨,有大鹏的遗骸,各族都有,当然更多的是孔雀骨,皆属于黑孔雀圣山文明中的高端战力。

    “当年争渡时,大宇宙到处都是血,强族,顶尖的文明,实在太多了,便是我族也是艰难逃生。”一头老孔雀眼神黯淡,那一役死了太多的生灵。

    黑孔雀圣山文明,一路坎坷,艰难摆脱被奴役的命运,后来又遇上大劫,各文明争相逃命。

    他们将普通的族人作为火种,留在旧中心宇宙,愿意上路的超凡者整体迁徙。

    “路上,九成的人都死了!”连超绝世晴空都有些感触,用手指一划,天空中浮现出一片惨烈的景象。

    可以看到,一头庞大的黑孔雀背负圣山,两者凝结一体,相互加持,在宇宙无数星辰坠落,血染域外道路时,他们在逃生。在其旁边,还有一头庞大的黑孔雀,负责开道,负责守护等。

    王煊讶异,黑孔雀族有两位异人?

    “另一人是我祖的道侣。”晴空开口。

    期间,出现很多恐怖的生物,各个种族都有,皆在争夺那艰难打开的有数几条路,机会稍纵即逝,彼此厮杀。

    天外,有光影纠缠,有不可想象的存在对决,天崩地裂,宇宙暗淡,然后一道拳光落下,两头黑孔雀稍微被波及,便遭受了重创。

    那拳光太庞大了,淹没星海,各路争渡者许多人都直接消散。

    黑孔雀之祖也在逃亡,最后,其道侣另一头黑孔雀在路途上,托着重伤之躯和异人拼斗时,被轰杀了,只留下部分残骨落在圣山上。

    同时间,有一道又一道可怕的箭光落下,飞向圣山,黑孔雀的至宝被激活,和圣山有关,对抗那违禁的箭羽。

    老孔雀迎敌,杀出一条血路冲了出去,他背负的圣山发光,但是,依旧有大量族人惨死,另外还有七道光迎向天空中,那是七只黑孔雀,死战不退,阻挡强敌,但最后都炸开了。

    “那是我族七位圣子,是我祖和异人道侣的七个子嗣,全部战死了。”晴空平静地说道。

    中年男子模样的大长老也开口:“这样的惨烈,这样的争渡,并不是结束,未来还会上演,说这些,给你们展示旧时的血淋淋伤疤,是为了警示你等。努力修行吧,将来为了自身能活着,为了争渡,也需要自己足够强大才行。”

    “表现突出者,可以去那座神圣之地参悟数日。”二长老指向远方的一座大山。

    鲜花尽去后,那是一副……残骸,确切的说,那是大半颗头颅,被人供奉在恢宏庞大的神坛上。

    它的骨头上,有神秘而极其强大的纹理流动。

    不用多想,这是黑孔雀族另一位异人,该族第一祖的道侣,当年仅此部分尸骨坠落圣山上,被老孔雀驮走。

    “虽然时间还早,但要有忧患意识,不然,下次争渡时,很有可能就是族灭文明熄的下场。”超绝世晴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