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198章 名妖与关照

新篇 第198章 名妖与关照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王煊悟了,所谓的顶尖大教,可俯视星海的道统,其实是一个又一个天外文明,包装成了教派。

    惨烈的道争,以及超然世外可能存在的真圣间的对峙,战斗,皆属于不同文明间的对立。

    中央大世界很灿烂,让超凡腐朽、神话正在熄灭的偏远之地无比向往,其中挣脱出樊笼者,向光而行,纵使知道,可能犹如飞蛾扑火,也

    一往无前地拼命跃起。

    超凡中心足够广袤,舞台非常大,但却也极度可怕,恢宏壮阔的历史,浩瀚而又斑驳的宇宙画卷,上演的是文明

    的兴衰与更迭,十分残酷。

    比如微光教,其镇教的违禁物品曾经威名赫赫,却在一朝间被“逝者”绞碎,意味着一个天外文明的心血结晶被毁,自此衰落。

    王煊琢磨,他去圣庙附近时,真圣应该还没有关注此地吧?

    再说,是金角大王在那里出没,和五行山的二大王孔灯有什么关系?

    青羊剑仙、金阙宫的贺坤、合道宗的洪金山、纸圣殿的长老、时光教的超绝世…·在场的人面色都不是很好看。

    原本来此是为了是瓜分传闻中的圣卵,培养未来的超级破限者,结果却是共同分担因果?这事整得他们后悔不迭。

    也有人认为,黑孔雀晴空可能在晃点与诓骗他们,所说与事实不相符,可最后关头了,她还是那么淡定。

    “我只有一个要求,我先选。”晴空说道,见有人想要反驳,她立刻强势的斜睨了过去,这没得商量!

    这是五行山,被她当众宣告为黑孔雀圣山下辖的别院了,她有这种主动权,别人不能和她争,要不然就来一场生死战!

    各教经过了一番“友好”相商,反正没人亮出违禁物品,答应了她,而后开始有序挑蛋,一教一枚,各自带走去养大。

    狼獾眼巴巴地看着,那意思是:我儿子怎么办?

    他已经渡过天劫,抱着狼羔子,就在站神巢外,奈何、没人搭理他。不管此地有没有圣卵,似乎都变成了“不良资产”,各教没那么热心

    了。

    “你自己养着吧。”陈瑜小声道。

    王煊安慰他,道:“怕什么,万一这就是天外圣狼之子,将来说不定有妖族真圣前来找你报恩,来结一段善缘。”

    “是吗?你这样一说我就精神了!”狼獾揪着异种天狼,举高高,研究了半天,但看不出什么。

    一身黑裙的洛莹走来,道:“真圣无名,圣卵返璞归真,幼年时根本看不出什么,需到成长期血脉觉醒,才会惊人的异变。”

    她们这一族本身就极为超凡,是最顶尖的妖族,对血脉生物自然了解的颇多。

    像是狗崽子般的小天狼,眼神纯净,无比乖巧,伸出舌头去舔狼獾的脸,弄得湿漉漉,然后还要舔去抱它的陈瑜的纤手。

    王炮原本要拎起它看一看,见状后立刻罢手,觉得它和狼獾很有父子缘,都是“天狗”。

    洪金山选了个金属蛋,过程中双目开阖,朝看了王煊几眼,伴着异象,幽冥时代的可怕奇景出现,万物凋零、宇宙冰寂,换一般的真仙可

    能就瘫软在地上了。

    王煊看了他一眼,然后,转头就去俯视该教的弟子元闳,对他瞪眼,进行

    精神层面的压制与暗示。

    当然,在这里不能动手,无法真个进行元神攻击,毕竟,洪金山也只是在那边冷漠地凝视,而非下死手。

    瞬间,元闳脑门子冒出白毛汗,他看到的异象是,星空下,一个盖世大妖王,毛孔溢出的黑雾淹没了整片星空,在那里手撕他和洪金山,

    场面极度血腥。

    这疯子……还想撕超绝世?元闳想大喊出来,但他知道,这种“异景”只有他的精神层面有感,说出去没什么用。

    他顶着莫大的精神威压,心中着实有些惧意,以后不能在星空中和这个二大王单独遇上,太凶残了。

    很明显,洪金山给王喧压力,他就向该教核心弟子转嫁施压。他已经明白,为什么洪金山找他麻烦,一度想抹杀他,绝对是元闳告状了。

    确实如此,元闳消耗18张阵图,吭哧吭哧破开海崖上的法阵,结果五行山的二大王顺势钻进神巢,简直快将他气死了。

    晴空转过身来,洪金山这才收回目光。

    “前辈,我有起源海金贝一枚···…”王喧开口,请超绝世晴空代为保管,并表示,如果黑孔雀圣山需要这件奇物,他愿意送出。

    “我还能贪了你的金贝?放心好了,起源道场开启时,它会回到你的手上。”晴空接了过去。

    王煊主要是不想节外生枝,对战厌倦了,在他手上放着,肯定会有人铤而走险下黑手。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当众纵兵行凶。

    果然,附近很多人目光火热,无比的遗憾,这东西能改命,是无价之宝,现在落在晴空手里,那真是有心无力了。

    各教在总体气氛祥和的大背景下结束这次非常友好的会谈,超绝世们各自满载因果而归,纷纷消失。

    五行山恢复宁静,十几位脸色苍白的小妖都瘫坐在地上,今天对他们来说,人生大起大落,差点被吓死,主要是二大王太彪悍了。

    他们一致认为,还是早点给二大王寻个压寨夫人吧,这位精力太旺盛了,深空彼岸爱好中文网

    成家后或许能磨磨性子。

    很快,狼獾和王喧一起出手,将从时空秘境中新坠落出来的仙山锁住,移山填道场,补齐五行山。

    接下来的日子很平静,各教依旧有人驻扎在此,盯着时空秘境中的圣庙。

    在王渲将要跑路前,超绝世晴空知会他,想让他去黑孔雀圣山重的地修行几年,或者送他进仙界的一座宏大道场内,去碰碰机缘。

    毋庸置疑,晴空很看重他。因为,即便是该族嫡系子弟也需要激烈竞争,少数胜出者才能获得这种资格。

    “到时候,你可以和洛莹一起进去。”晴空说道。

    王煊原本都在考虑远行了,可是现

    在琢磨了下,和黑孔雀族走近似乎没什么不好。

    看得出,眼前这位强势而厉害的晴空长老,确实是想培养他。

    主要也是,这次王煊击败部分顶尖大教的核心弟子,表现非常突出。

    同时,他桀骜的性子也合晴空的胃口,像极了年轻时期的她。

    黑孔雀圣山并非都是该族子弟,历代都有极其厉害的山外护法,王喧算是晴空看重的一个好苗子。

    狼獾抱着狼羔子,眼巴巴地看着,显然,他对黑孔雀圣山向往是真心的,毕竟,他确实有该族的部分血脉。

    晴空看了这对父子一样,道:“行吧,到日子后,你抱着这头小狼也跟过

    在琢磨了下,和黑孔雀族走近似乎没什么不好。

    看得出,眼前这位强势而厉害的晴空长老,确实是想培养他。

    主要也是,这次王煊击败部分顶尖大教的核心弟子,表现非常突出。

    同时,他桀骜的性子也合晴空的胃口,像极了年轻时期的她。

    黑孔雀圣山并非都是该族子弟,历代都有极其厉害的山外护法,王喧算是晴空看重的一个好苗子。

    狼獾抱着狼羔子,眼巴巴地看着,显然,他对黑孔雀圣山向往是真心的,毕竟,他确实有该族的部分血脉。

    晴空看了这对父子一样,道:“行吧,到日子后,你抱着这头小狼也跟过

    去吧,万一它是妖族真圣的子嗣呢?”

    狼獾美滋滋,不管是父凭子贵,还是兄凭弟贵,能去就行!

    “兄弟,这次我们把握住机会,正常来说,这种培养非黑孔雀族嫡系血脉不可,且听闻会一两场盛会可以参加,绝对不能错过啊。”

    伍行天私下里和王煊说,培养过后,还要带他们去见识真正的大世面,有某些神秘层面的聚会。

    “当然,表现越突出,获得的好处越多,简单来讲,那就是能打!”他用朴实的话语告知,二大王只需要保持住一贯的凶猛就是了,本性

    释放,不需要克制内心的躁动,怎么凶残怎么来,拿出杀神魁、砍于瑾等人的架势。

    王煊听的出神,这次“委培”和“进修”过后,会有神秘盛会可以参加?但是,他怎么就成凶妖了?

    “陨石海的人都知道!”狼獾补充。

    确实,五行山的二大王在陨石海成为名妖,出行颇受关注,毕竟不是谁都敢和顶尖道统的传人生死相向,激烈厮杀。

    三次破限的奇才,非伪装成教派的天外文明很难培养出来。

    陨石海的黑户中有这样一名红妖,可以和天外文明的核心传人打生打死。

    一时间,五行山常有客人来访,而狼獾和王煊也经常外出,被人宴请。

    王煊在陨石海和各方都混成熟人

    了,这样的好处是,在黑市看中某些奇物后偶尔能有些折扣。

    他已经了解到,这里的大商家全是大逃犯!

    其中有几个绝对是五星级的星际逃犯,绝非像他这样被污蔑了。

    为此,王煊还登门,亲自去虚心求教老前辈,哪怕见不到本人,也和他们的后人相谈甚欢,多方了解详情。

    这么做自然是为了获取逃生经验,储备相应的技能知识,万一哪天真被通缉了,他可以从容远去。

    出乎王煊的意料,一些关系不怎么融洽的人居然也来五行山拜访,坐下来后,彼此还聊了很长时间。

    比如,纸圣殿的传人墨涵,亲临五

    行山缓和关系、当然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旁敲侧击,试探他是哪家的弃徒。

    是的,很多人认为,他必然有强大的根脚,但脱离了原有的道统。

    王煊发现,这个墨涵看起来虽然有惊人的曲线,风情万种,栩栩如生,但依旧是个纸人,而且和他在棋盘战场杀死的那个纸身贵女是同一

    个女子的纸质化身。他默默思量,杀一次化身后,现在还能当面喝茶,畅谈古今未来,这种感觉真是有些奇妙。

    事实上,各教之间的关系相当复杂,便是刺青宫的传人弘道也曾在黑市和他邂逅,而后一起去茶楼聊天喝茶。

    当然,王先入为主,对刺青宫没

    什么好印象,这次他话语不多,主要是和对方探讨了一下深渊黑金头盔的强度问题。

    不久后,弘道礼貌地起身离去。

    期间,各方都有人再次进入时空秘境的冻土深处,寻找造化,比如八色奇竹。

    这次王煊没有拒绝邀请,加入洛莹的队伍,在这片神秘之地探险,但很可惜没有过大的收获。

    这是一段很平和的岁月、王煊修行、酿酒、访友、探秘境、出入黑市,没什么糟心事,默默

    积蓄力量。

    两个月后,超绝世晴空给了王煊和狼獾一部经文,让他们先练起来,名字是:一劫经。

    五行山的两位大王都非常敏感,意识到,这是真正的好东西,翻开后果然是顶级经篇,异常深奥。

    “晴空长老对我们真不错,我看她非常面善和美丽,有点像我一位远方的阿姨,或许和她真有什么亲戚关系。”伍行天脸皮很厚的感叹

    着。

    王渲认为,超绝世晴空长老确实很好,看中他们后,确实不吝啬相助与关照。

    “一劫经,是我黑孔雀圣山的不传之秘,非嫡系子弟与山外护法不得观阅。”洛莹告知他们两人。

    陈瑜更是私下暗示狼獾,若是入了圣山前贤的法眼,后续还会有二劫经。

    五行山的两位大王得悉后,都严肃

    起来,这是黑孔雀圣山的镇教经文的一部分,或许和超然世间的五劫山有关!

    “一劫经得练熟,练通才行,以后的某些造化也和它有关。”黑孔雀族最靓真仙洛莹提点。

    王喧参悟经文,引星光入体,感受到了这部经文的诸多妙处。

    “上新了,黑市中有一批好东西上市了,都很不凡,去看看吧,这次有人差点捕捉到八色奇竹,可惜。”

    狼獾遛娃,带着小狼羔子来到王煊洞府,邀他一起去看看。

    在黑市中转了一大圈,王煊在大商家那里没看中什么动心的奇物,最后反倒是在黑心老八的地摊上发现一件东西,w.让他内心翻腾不止。

    这个神棍素养极高的家伙,都是从哪里淘换来的这些烂七八糟物件?

    “你又进秘境了?”王喧问他。

    “没有,这次在坠落出的仙山附近,淘换了一些东西,都是一些残次品,估计又有你感兴趣的东西吧,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一株仙药,这

    堆东西都给你了。”黑心老八很直接,今天没卖弄口舌。

    “行。”王煊痛快的点头,本就不想听他讲故事,最后还得浪费时间去讨价还价。

    他看中的一件特殊物品,不属于这个世界!

    那是一部手机,背面的月季花图案是如此的醒目。

    这是母宇宙旧土的一个老品牌了。

    继上次在这里发现母宇宙的茶果后,他又在这里发现一部手机,王煊感觉有点离谱。

    究竟是黑心老八这个人有问题,还是此人接触到的人或进货的地方有问题?

    回到五行山后,王煊安静地坐了下来,以超常破限的真仙级元神控制火候,他的手指在模拟这种型号的手机能适应的电流。

    研究了很久后,他才开始小心翼翼的试探,最后……居然显示正在充电、这意味着,他能开启这部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