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193章 一夫当关

新篇 第193章 一夫当关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关门,重点防御那块区域,超负荷运转五行之力,不能让他们一窝蜂进来!”王煊喊道。

    那片地带,金阙宫的二师兄顾诚、刺青宫的弘道、纸圣殿的墨涵,还有于瑾等人都一同扑向元闳那里。

    远方,青羊宫的一群剑仙,也都御羊角剑临近,在观战,而长生王朝的夏清等人也到了。

    真要破开此地,不管是否有恩怨,谁都不可能无动于衷。神巢中注定要被瓜分的东西,各方自然都想插上一脚。

    “啊……”元闳大叫了起来,身上见血了。

    大阵超负荷运转,将他卡住了,并且这片地带有五行光轮出现,冲着他就过来了。

    他拼尽力气向外闯,这大阵在攻击他呢!

    可是,顾诚、于瑾、弘道都在俯冲,这是想按着他一起进入五行山吗?

    “道友,让开,我要被截断身体了!”他面色苍白的吼道,下半截身子在大阵中。

    元闳有点惨,血肉模糊。本来都要冲出来了,结果被顾诚和弘道挡住去路,他拼尽最后的力气改变方位跃起,强行撞向于瑾。

    还好,这白发姑娘不想让他碰到身子,躲开了。

    噗!

    元闳小腿以下没了,被五行轮斩去,他跌跌撞撞,逃回星空中,坐在一块陨石上满头冷汗。

    这罪遭得有些狠,白骨茬森森,血肉破烂,在那里飙血,纵为真仙后期生灵,可肢体再生,但这一痛苦过程还是让他心理充满阴影。

    五行大阵超负荷运转,这块区域的窟窿随着元闳跃出去后,已经被打补丁,反而成为难以攻克之地。

    “这边,兄弟,又漏下来一个,是微光教那个什么坤!”狼獾开口,在那里叫道,又放进来一个指定的目标。

    罗坤脸都白了,如果和众人一起杀进来,那是他的造化和机缘,可是现在就另说了,他自己坠落进来,这是要步神魈的后尘吗?独自面对这个凶猛的二大王,他有点受不住。

    王煊踩得地面哐哐直响,猛烈的颤抖,带着黑毛旋风,一时间沙尘遮天蔽日,磨盘大的石头都被吹起来了,黑云压顶,阴风怒号。

    “等一等!”罗坤大叫,他发怵了,随着那绝世大妖魔般的凶人拎着狼牙棒接近,他瞬间怂了,满身都是鸡皮疙瘩。

    等个毛线,王煊对此人可不陌生,在平天星域的仙城中,和元闳一起向他和燕雀找茬,被他撬开过顶骨,摸头杀后,此人便一条道走到黑,请大高手去平天书院堵他,让平天书院交人。

    双方犯冲,走到这里又成为对手,王煊这次不想放过他们几人。

    “我是微光教的嫡系传人……”罗坤开口。

    “微光教的高层和违禁物品不是被排名第三的‘逝者’吃掉了吗?”王煊不在意,举大棒就砸。

    昔日,微光教赫赫有名,但是,他们光芒万丈的履历和底蕴等,最后只是成全了第三违禁物品“逝者”的凶名。

    如今的微光教早没落了,关键是,该教有些拎不清,比如这个罗坤还当自家是可以俯瞰星海的大教呢。

    两人“激烈”厮杀,王煊心累,这一战他小心翼翼,这个罗坤绝对是这群天才中最弱的人,他怕一不注意就瞬杀。

    终于,他还是送此人上路了,二三十次对轰后,他没敢打对方的头颅,这种习惯虽然有效,但是被人过多联想就不好了。

    噗!

    罗坤爆肝,然后以胸腹部为中心,扩散向全身还有元神,就此他心神中一片发黑,永久性的安详了。

    五行大阵外,星空中,一群人脸色都不是很好看,全都在猛攻,非要破开此地不可,下方的妖王太嚣张了,接连二三将人打爆,这是给谁看呢,在威胁与恫吓他们吗?

    “野妖你得罪了顶尖道统,此阵破开之际,就是你等被凌迟处死时,连元神都要被活剐掉!”元闳发狠。

    “放狠话的人,我记住你了!”王煊开口,装作不认识,但是,心中早就为这个老熟人判了死刑。

    “行,你就嘴硬吧,我等着!”元闳道行确实高深,他是接近真仙后期的高手,再加上破限,早已能对付天级高手。

    他服下一颗神丹,加速复原,双腿重塑,只不过一双小腿有些过于发白而已。

    他自负比神魈和罗坤强很多,神魈能和那个二大王对轰数十上百次,他应该可以斩杀此獠。

    便是此妖在藏拙,他也无惧,因为他还有一枚杀生符呢,除非此妖比顾诚、弘道等人还强,那就危险了。

    “各位道友,一会儿破开此阵后,让我来动手,我第一个杀他!”元闳对四方众人开口。

    “没问题!”

    “可以!”

    一些人简单地回应。

    “你算什么,都在排队呢!”王煊尽显大妖王本色,拎着沉重的狼牙棒,搅动出漫天的妖云,电闪雷鸣,狂风暴雨,气场太足了。

    他看向顾诚,道:“是吧道友,你想插队,你糊涂啊,就这么急着要进来送死吗?”

    顾诚的脸顿时阴沉的能下雨了,他最恨此人说糊涂二字,他也后悔在言语上惹了这个妖王,就没见过这么讨厌的大妖,追着人不断揭短!

    “狼獾,我以金阙宫的名义起誓,你敞开大阵,放我等进去,我恕你无罪,我们只拿下此獠即可!”

    顾诚开口,言语森冷,他用手指向王煊,告诉五行山的狼獾,他不会对其他人出手,只杀一人。

    身为金阙宫的二师兄,地位没得说,真的很高,待他境界上来后,凭他的潜力,将来有资格进入高层,成为俯瞰星海的大人物。

    “道友,你糊涂啊。”狼獾张口就来,竟是相近的话。

    顾诚的脸直接黑了,万万没有想到,这头狼獾也给他整了这么一句,被恶心的受不了,他指着伍行天不再说话。

    其实狼獾也很紧张,捏的手中的天狼羔子直叫唤。

    但是,他没得选择,都这个时候了如果还蛇鼠两端,最后肯定没什么好下场。他早就有所决断,坚定地和黑孔雀族站在一起,和二大王兄弟同心,因为二大王现是为守护黑孔雀圣山的别院而战。

    “你别瞪我,我黑孔雀大王不怕,晴空长老就在附近看着你们呢!”狼獾开口,为自己壮胆,毕竟在面对几个超级大教的奇才,他也不知道陈瑜说话是否属实,那位超绝世到了没有。

    “大王霸气,二大王对战无敌!”

    十几名小妖审时度势后,无奈从远处的山洞里跑出来了,早先都躲起来了,瑟瑟发抖,但现在都没得选了,只能站出来表态。

    因为,两位大王立场这么坚定,万一被攻破护山大阵,那些人杀进来以后,绝对也会迁怒他们。

    与其如此,赶紧果断点吧,已经绑在两位大王的战车上了。

    “五行山必胜!”十几位小妖摇旗呐喊。

    “杀!”顾诚大喝,在宇宙星空中,他的身体暴涨,法体庞大无边,如同一个可以手摘日月的混沌神魔,气息恐怖,发出金色闪电的眼球都比许多庞大的陨石要壮阔。

    他手持巨剑,向着护山大阵的光幕刺去,白茫茫的光,耀眼到极致,像是有数十轮太阳炸开,汇聚在一起,要撕开大阵。

    其他人很默契,都在帮他攻向那块区域,协助他进攻,让他入阵,今日想血洗了五行山。

    狼獾脸色发白,晴空长老呢,到底在不在,会帮他们出头吗?

    王煊神色严肃,道:“挡住他,如果实在不行,就放他部分躯体进来!”

    一群人叩关,击中向一个区域,那地方的护山大阵形成的五色光幕出现裂痕,明显要被打破了。

    十几位小妖发抖,真的有要被破开山门并血洗所有人的大祸。

    狼獾脸色也发白了,黑孔雀陈瑜也皱眉,暂时联系不上晴空长老,此地岌岌可危。

    王煊收起沉重的狼牙棒,取出一口失去刀头的厚重铜刀,其材质十分稀珍,赫然是青金混着大罗铜母。

    这也是在神巢中寻到的残器,缺少了巴掌那么长的一块刀头,刀体内部的核心道则纹路已经熄灭,不再发光。

    但是,其沉重以及锋锐程度,可圈可点,甚是惊人,毕竟大罗铜母在炼至宝时,都可以加进去少许,当作辅料。

    王煊沉默,无声地等待。

    狼獾则发疯般催动五行大阵,防护那块区域,阻止顾诚跨进来。但是星空中那尊庞大的法体太恐怖了,手中天剑发光,绚烂夺目,慢慢刺穿大阵光幕,让那里裂纹越来越多,要炸开了。

    并且,就在此时,金阙宫的二师兄冷漠的笑着,猛地跺了一脚,当即让这片地带裂纹交织,砰的一声,五色光幕漏了。

    一只大脚就这么踏了进来,带着规则碎片,缭绕着秩序神链,像是一尊混沌天神降临,睥睨天下,震慑各方。

    就在此时,王煊留下一道残影,其速度远超常人的想象,身上仿佛流动着时间碎片,比瞬移还快,到了近前。

    他抡刀就砍,手中的铜刀爆发青色光芒,仙道青金和大罗铜母铸成的神物,极其锋锐和可怕。

    他力道惊人,在挥动时,虚空都炸开了,不要说长刀,就是手臂划过空间时,都压得那些地方扭曲,塌陷。

    至于厚重的铜刀就更惊人了,刀光断虚空,像是一挂庞大的星河凝聚,浓缩成一抹凄艳而又永恒的光。

    噗!

    血光迸溅,顾诚的一只脚被斩断了,从脚踝那里被切开,断面平整,骨头坚硬洁白,伴着大量的血水喷涌。

    所有人都怔住了,眼看着顾诚踏破五行大阵,就要叩关进去了,将血洗此地,可是电光石火间,那站在远处的凶残二大王,竟能斩出这样凌厉的一刀。

    血液喷溅,顾诚闷哼,当真是剧痛钻心,难以忍受,这次不仅是肉身缺失部分,被重创了。关键是他这一脚蕴含着他参悟的核心规则秩序,那里缭绕着大量的道韵碎片,为的是一脚踹开乾坤,破开大阵。

    结果,他的右脚离体而去,那些道韵与规则碎片被斩断,让他的道心震动,元神翻腾,规则之光剧烈闪耀。

    这一刀给他造成的伤害真的不轻,他踉跄着倒退了出去,收起这条腿,没有能够破开五行大阵。

    “二大王神勇!”十几名小妖战战兢兢,在远处摇旗喊道。

    所有人都有些失神,顾诚是金阙宫的二师兄,未来的顶尖大教高层人物,被人斩落一只脚,这事儿有点大,也有些离谱。

    那个二大王忒凶!

    狼獾咽了一口唾液,感觉嗓子眼发干,自家山上的二大王真猛啊,将昔日真仙中的名人顾诚都给斩瘸了?

    虽说有被五行大阵挡住的原因,但是谁关心过程,重在结果,顾诚就是被五行山的二大王砍断了右脚。

    “兄弟,威武!”狼獾喊道。

    陈瑜暗自心惊,这位二大王是个狠人,便是其他人有这种机会,面对金阙宫的二师兄也得发怵,不见得敢挥动这一刀!

    其他人也清楚,自这一日开始,五行山的二大王孔煊从此将名震陨石海。

    星空中,一群人都盯着下方,暂时没说话。

    王煊开口:“我只是五行山的二大王,在我上边,还有一位大王,你们想惹我五行山,自己得掂量下。”

    一时间,很多道目光都投向狼獾,对他的评价直线拔高,众人认为确实是这么回事,二大王都如此厉害,那位自称黑孔雀的狼獾大王又得有多强?

    卧矬!狼獾发懵,而后有些幽怨地看向王煊,心说,我这大王虽然确实厉害,有自己的手段和秘密,但是砍顾诚?还是省省吧。他感觉自己从此不得安生了!

    王煊暗中传音:“没事,以后你就更不用出手了,保持神秘和强势就行了,各方敬仰。苦活我干,这么说是为了震慑他们,我不想打下去了。”

    狼獾默默拎起狼崽子,盯着它的眼睛,看了又看,暗中道:“儿子,你得是圣卵啊,赶紧长大,守护亲爹,你二爹猛虽猛矣,但惹得都是狠茬子。”

    远处,有一些人极速飞来,从时空秘境的冻土中回归,正是黑孔雀族的洛莹等人,是被长老晴空接引回来的。五行山有神巢,有各种神卵,甚至可能存在圣卵,还去别处找什么造化?守好此地就行了!

    洛莹回来后,也有些眼晕,平日那个十分和气、不显山不露水的二大王竟这么彪悍?将顾诚都给砍瘸了。

    果然,星空中不能尽信传言,这才稍微一传就走样了,洛莹是在远处听到的,有人在喊,顾诚让人砍了,很惨。

    不止是洛莹,一群闻讯赶来的人都误会了,认为顾诚十分凄惨,很悲壮的败给了一位山大王。

    “五行山是我黑孔雀圣山的别院,各位退散吧。”洛莹开口,人很美,一身黑色长裙,肤色白皙晶莹,像是黑莲中熠熠生辉的洁白明珠。

    “不行,今天这事没完!”有人喝道,不想这么退走。

    “我要与他一战!”顾诚的师妹于瑾开口,真的生怒了,白发飘舞,俏脸上寒意与杀气同现。

    顾诚也缓过劲来了,冷漠地望来,道:“就算是你黑孔雀圣山的别院,我今天也要挑战。”

    “师兄你受伤了,先休息,不要动怒,让我来!”于瑾开口,她是金阙宫赫赫有名的天纵奇才,击败了一群师兄师姐。

    “金阙宫要和我族开战吗?”洛莹很强势,黑色长裙猎猎而舞,她站在五行大阵外,和一群人对峙。

    “洛莹,这里道友很多,你拦不住,不要自误。”长生王朝的白衣夏清开口。

    刺青宫的弘道和纸圣殿的墨涵也都矜持地点了点头,认可她的说法。

    更远处,青羊宫的一群羊族剑仙则在看热闹。

    事实上,五行大阵接连闪烁出盛烈的光芒,惊动了各方,附近来了很多人,都在观战。

    “无法善了,需要公平对决?”王煊开口,看向对面,冷漠地说道:“既然如此,由我自己来挑选对手,进行生死战。这里是五行山,我为妖王孔煊,容不得你们在这里挑挑拣拣!”

    “你,过来吧!”他第一个就指向了元闳,今天必杀此人,道:“放话最狠的就是你,说要活剐了我了,既然如此,那就选你开刀!”

    元闳眼露森然杀机,向五行山望来,点了点头,表示没问题,奉陪!

    顾诚起身,看向王煊,那意思是,选他,今日必有一战!

    “道友,你糊涂啊。”王煊看着他,又说了这句话,他语重心长,道:“你只是一时头脑发昏,做了错误的决定,到边上去冷静一会儿,必会迷途知返。”

    顾诚都差点炸掉,这个不要脸的妖王,逮到机会就挤兑他,让他忍无可忍,只想杀妖!

    “师兄,别生气!”于瑾劝他,并走了出来,盯着王煊,道:“我与你一战,你逃避不了。”

    王煊诧异,道:“我没看上你,不选。”

    一群人无语,这凶残的二大王嘴巴也有点损,连怼金阙宫的人。

    于瑾凌空而立,接近五行大阵的光幕,俯视下方,道:“你不战也得战,不然的话,我请教中长老撕开此地!”

    “黑孔雀圣山会怕你金阙宫?!”洛莹冰冷的回应道。

    “让我选你交手,你能付出什么?”王煊走了几步,道:“在我的故乡,任何一位红妖出场,哪怕是参加个饭局,都有很高的出场费,你拿什么请我出场和你对决?交手可比参加饭局危险多了。”

    一群人以为听错了,这凶残的二大王和人厮杀,还要出场费?!

    “野妖,你好大的胆子!”金阙宫一群人都受不了他。

    于瑾足足静默了数十息的时间,这才压制住心中沸腾的火焰,让自己重归冷静,道:“你要想要什么?”

    王煊道:“金阙元神观想经,这……你给不了吧?类似的,不属于你师门的不传之秘,但等级同样高的经篇,或者是等价的奇物等。”

    然后,他又看向其他人,道:“想和我对决,都先拿出让我看得上眼的经文或奇物等。作为五行山的二大王,我没义务陪你们过招。说的简单粗暴点,你们不就是想抢神巢中的奇物吗?各位赌徒们,你等想和我对赌,惦记巢中的奇宝时,请先将自己的筹码亮出来,不然没资格入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