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187章 破关与目瞪口呆

新篇 第187章 破关与目瞪口呆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接近出口的这段路,再次让人感觉到光线弯曲的别扭感,能看到自身的后背。

    “一切都有预兆啊。”王煊自语,在这里真仙肉身被撕扯,每个人都模糊化,形体虚淡,是时空秘境某些本质的提前映现。

    很多人一语不发,满身是血,有些超凡者身上还插着断掉的怪物爪子呢,没来得及拔出去。

    不少人永久地留在身后那片冻土上,被那群变异的活死人撕裂,部分凄惨者更是被生吞活剥。

    出口这里,狼头獾脑的伍行天一眼看到从雾气中走出来的二大王,立刻迎了过去,道:“兄弟,你命大啊,活着回来了,不容易。”

    王煊身上血浆未干,一副刚杀出重围的样子,出来后,踩在陨石上,他长出一口气,叹道:“侥幸。”

    附近,超凡者早就炸锅了,许多人精神恍惚,更有不少人面带悲戚之色。

    “听说,很多人都死在里面了,真是太凄惨了。有些是亲兄弟五个进去,结果只有一个活着回来。有些是道侣同行,最后却是形单影只,逃出来一个,抱着对方滴血的手臂,洒泪而归。”

    伍行天介绍情况,就是黑孔雀族那群人到现在都没出来呢,他颇为洛莹担心。

    “你真忍住了没进去?”王煊问道。

    伍行天道:“我就在入口附近转悠了一圈,欣赏了片刻冻土的风光,看到有人成为岩石上粗糙狩猎图中的猎物,瞬间惨死,我比较怂,直接就跑出来了。”

    王煊认为,他这是危机意识强,生存能力比较突出。

    伍行天看向入口那里,道:“黑心老八活着出来了,真有些本事啊,来到陨星海数十年,每次进秘境都能安然回归。”

    神棍素养很高的黑心老八这次负伤不轻,屁股上插着一只断手呢,肩胛骨中也嵌入一只兽爪,满身都是血。

    “二大王,我这次淘换到好东西了,回头去我摊位上仔细瞧瞧。”逃出来后,黑心老八扯下来屁股上的断手,冲王煊挥舞着打招呼。

    “好的,黑老板,咱回头见。”王煊应付着点头。

    接下来,五行山的二大王孔煊很清闲,成为局外人,站在这里,听伍行天介绍出来的都是什么人。

    时间不是很长,他就将陨石海很多出名的黑户都记住了,也算是在间接融入此地。

    “我族第一年轻高手洛莹出来了,庆幸,除了黑色战裙略微破损外,没什么大碍。”伍行天招呼王煊一起去接人。

    洛莹身边也减员了,三位妖仙死在里面,还好问题不是很严重。

    出口地带,突然一阵大乱,刺青宫、纸圣殿的人冲了出来,封锁此地,一个个带着煞气,满身是血,扫视所有人。

    无论是新出来的人,还是附近的人,都被他们盯上了,探查元神之光,连顶尖妖族黑孔雀这群人都被他们看了又看。

    接着,金阙宫的人闯了出来,沮丧而又愤慨,带着怒意,审视附近所有人。

    “什么,刺青宫和纸圣殿被人突袭了,这可是高高在上、可俯瞰星海的庞然大物,谁敢动他们?”

    消息传来,各方震撼。

    两个道统历史无比悠远,相传出现过御道化极为厉害的真圣,深不可测,哪怕某些年代两教没落了,也没人敢去探根底。

    一时间,灿烂星空下,陨石群中,超凡者一片哗然。

    “牛犇,刺青宫的嫡传弟子——弘道,被人一棍子砸碎脑袋,这是哪位神人干的?”狼獾伍行天出去转了一圈,听到这种秘闻,顿时一脸惊叹之色。

    很快,这就不是秘闻了,外部这里各方先后都知道了,热议起来。

    “情况有些不对,金阙宫那群人怎么比刺青宫的人还悲愤?有几人眼睛都红了,看谁都带煞气。”

    片刻后,人们发呆,得悉刺青宫被偷袭,却是金阙宫死了人,这是什么转折?

    “莫青向刺青宫示好,沿路阻击那个凶手,结果导致金阙宫自己这边数人惨死,最后连莫青也搭进去了。”

    真相泄露出来,各方都露出异色,自然能感觉到,金阙宫这是想交好刺青宫和纸圣殿,结果踢了铁板,自家核心弟子让人给宰了。

    这片地带,人们既震撼,又心情复杂,究竟是何方狠人,敢做出这种大案?

    陨石海中,七成都是黑户,除却野仙等,更有不少星际逃犯,都是凶性很强的人,得悉后那可真是……一片敬仰。

    因为,即便是他们这种凶徒,平日间也不敢冒犯那样的庞然大物。

    “金角大王?没听说过啊,一个人而已,就连挑三大道统,击毙莫青,实在是有点梦幻。”

    这一日,金角大王名震陨石海。

    二大王孔煊和大王狼獾一起神长脖子张望,在这里“吃瓜”,跟着凑热闹,向人询问此战隐情。

    这里的黑户大多都是挑战与得罪大势力后的逃难者,现在对莫青一点也不同情,反而觉得金角大王气魄了得。

    地狱黑蚁、青羊剑仙、黑牛刀仙等五位超绝世,还算还有担当,在冻土和一群怪物厮杀很久后才退出来。

    也算是帮助超凡者断后,让幸存者都退了出来。

    最后,时空秘境的通道关闭了,全面封死,短时间不会再开启。

    五行山,王煊准备闭关,在第二高峰开辟出道场,不仅要提升道行,还要顺带酿造一些药酒。

    伍行天惊讶:“兄弟,你道行深厚,现在又将破境了?了不得啊。我感觉,你年岁还不大吧?”

    “我虚度人生八百年,如今才到真仙六重天,再不争取突破一个层次,我便真的算是蹉跎岁月了。”王煊回应道。

    他自然没那么大,如今212岁,真仙两重天,但是,他破限多次,道行确实极深,所以这么掩饰。

    狼獾吓了一跳,道:“仅八百年而已,就已经是真仙六重天,这是很非凡的成就了好不好?我都修行一千六百年了,如今刚摸到天级门槛,便是这样,别人都说我已经不慢了。”

    王煊发怔,问道:“不是说羽化登仙后,有些人二十年就能提升一重天吗?”

    “那是极少数个例,专属于天纵人物,而且,也只是羽化登仙最初阶段,越往后越难破关。”

    伍行天接着道:“但凡三百年内能成仙的人,都算是了不得的奇才,一千五百年能进天级者,算是比较厉害的生灵了。”

    “恭喜孔雀大王,和厉害人物并肩,只比一些人晚了数十年而已。”王煊带着笑容说道。

    “低调,还不一定呢,也许一两年能成,也许需要十年才可以踏足天级领域。”狼獾满脸是笑,他也觉得,自身天资非凡。

    然后他又看向王煊,道:“你这六重天,我感觉比之八重天的超凡者都要厉害。”

    王煊问道:“刺青宫、纸圣殿,这种传说中的道统,他们的弟子是不是两百多岁就能成仙?每隔二十几年就能提升一重天。”

    狼獾道:“没必要和他们比,早成仙的人不见得能超脱,有些走上御道化道路的异人,都是大器晚成者。再说了,这次不就是出了个金角大王嘛,一介散修,同在真仙境,却将弘道脑浆子都打出来了,将金阙宫核心传人莫青活活打死。真是生猛,英雄了得,让人不得不佩服,恨不能相见啊!”

    他这样感慨,符合陨星海的风气,黑户们都桀骜不驯,敢于反抗权威,要不然也不会逃到这里。

    王煊发觉,自己竟可以这么受欢迎?

    他闭关了,以杀阵图封锁洞府,接引如水的星光洗礼元神,滋养肉身,研究顶骨部分的御道化纹理。

    同时,他也在洞府中酿酒。

    从真圣后院中采到的奇物,主要是针对药方收集的,若是化作陈酿,药性在酒中“醇厚”后,那么他未来很长一段岁月都将受益,可助他走御道化这条路。

    酿酒、参悟经文、观想并具现化顶骨上的纹理……他过的充实而忙碌,调整好状态,开始服食五色奇竹。

    它共有五节,每一节竹子的颜色都不同。

    王煊用杀阵图,在第一节翠竹上凿出一个小窟窿,一滴绿莹莹的液体滚落出来,被他张口吸收,残余气息都有浓郁的芬芳,被张开的毛孔捕捉后,他全身灿烂。

    就更不用说,被他直接吞下的那滴绿液了,这是先天木属性的本源之力,生机旺盛,将他全身细胞都激活了,像是一种新生。

    他的黑色长发暴涨,无比璀璨,接着是他的骨髓,造血猛烈,替换老血。

    随后,王煊以阵图中的杀气,刺透那节土黄色泽的竹子,从当中滚落出一滴先天土属性的本源液体,浑厚,大气,直接补充人体本源。

    “好东西啊。”王煊叹道,这五色奇竹远比他想象的还要珍贵,难怪很多人争相竞购。

    破限者最担心的就是,提前耗尽道源,不利于将来的发展,而这五色奇竹很明显能弥补。

    虽说王煊从不担心自身,认为自己底子足够厚。

    但眼下这种明显的变化,还是让他毛孔舒张,光雨洒落,飘飘然如再次登仙,他的生机旺盛如海。

    接着,其余三节竹子也被他破开,饮下不同属性的三滴先天本源。

    当日,王煊破关,正式踏足真仙三重天,道行再次增长,并且他头骨上具现的纹理清晰了一些,复杂了一些。

    “难怪他们要找八色奇竹。”王煊睁开眼睛,整座洞府都划过两道闪电,实力提升效果明显。

    超越五色的奇竹,那多半是量级的变化,药效究竟有多么惊人,唯有尝到才知晓!

    他遗憾又期待,刺青宫那群人太不给力了,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寻到八色奇竹。

    至于让他持着五色奇竹去寻觅?他不想冒着泄露身份的危险,最关键的是,他没有掌握那种寻竹的秘法。

    同时,他想到了真圣后院的十色奇竹,全面错估了那东西的分量,大概率算是一件圣物了!

    王煊磨磨蹭蹭,过了一些天才出关,尝到造化奇物的甜头后,他觉得,想要崛起快,还得找些特殊的造化物才行。

    一群小妖上前施礼,纷纷喊着:“恭贺二大王破关,距离天妖又近了一大步!”

    狼獾伍行天第一时间赶来,连连点头,然后谈及了最近的一些事。

    刺青宫的人有些大动作,前段时间在时空秘境失利后,出来就开始搜集各种神珍、奇物,想要打造一面造化宝镜,将凶徒给照出来。

    王煊心头一沉,还有这种事?

    刺青宫的人似乎震怒了,为此还找到了地狱黑蚁、青羊剑仙这种超绝世,请他们相助,帮着炼宝。

    “不过,那几位超绝世只借给了他们一些奇物,不愿参与过深,担心敢对刺青宫下手的人也大有来头。”说到这里后,伍行天露出异色。

    “怎么了?”王煊问道。

    狼獾告知,很快,刺青宫和纸圣殿就找到了凶徒,一路追杀进星空。

    “抓到人了吗?”

    伍行天摇头:“没有,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他们被反杀了?”王煊吃惊,哪位异人路见不平出手了?

    狼獾道:“不是,他们是直接消失了,一去再也没有回头。”

    “什么状况?”王煊愕然。

    狼獾低声道:“他们离开前,搜罗了大量的奇物、神珍,可是包括那棵五色奇竹在内,都没有付账呢,然后就彻底的无影无踪了。”

    王煊瞠目结舌,真是离大谱啊,该不会是一伙骗子吧?

    这作案手法,似曾相识,四年前在海川星也出现过一群骗子,诈骗和盗取那座超级洞天的本源——旧圣法旨碎片。

    这次更惊人了,他们竟敢冒充刺青宫和纸圣殿,跑这里作案来了?!

    王煊失神,他这是反过来黑吃黑了,抢了一伙骗子的五色奇竹?

    从道理上来讲,刺青宫的敌人应该是他的朋友,可这关系着实有些复杂。

    “最近两日,外面传来隐秘的消息,真正的刺青宫传人和纸圣殿的弟子,被人引到平天星域的一片绝地中了,被困至今没出来呢。”

    伍行天压低声音告知,憋不住想笑,这就是陨星海的大氛围,支持反抗权威,对桀骜不驯的怪才较为推崇。

    王煊还能说什么,当作局外人,坐看事态发展就是了。

    直到三日后,刺青宫和纸圣殿震怒,又有一批人来了,调查此次丑闻事件。

    今晚就一章了,以后每隔一两个星期就这样调节一次吧,我悟了,无论怎么调节,强大的惯性都会自动校正到深夜来。不过请大家放心,每个月总体字数不会少,保证平均日更六千字吧,开书到现在每个月的总量还没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