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185章 超脱世外在流圣血

新篇 第185章 超脱世外在流圣血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觉察到了。”御道旗回应他,在登临这座宏大的山体后,它在虚空裂缝中感应到了某件至宝留下的残余规则。

    “我也有所感,它还在吗?”王煊神色无比凝重,大战过去一百多年了,这地方有自我修复的能力,可还是留下了印记,可见此役多么惨烈。

    “没有发现它的真身,不是死了就是逃了。”御道旗传音,对它来说,违禁物品也算是特殊的生命体。

    “我希望它死掉了。”王煊开口。

    此际,数万丈高的巨山上,较为平静了,他是从山体另外一侧上来的。

    不然的话,早先那个方位,漫山遍野全是活尸,物种繁多,全是真仙级以上的怪物,一窝蜂冲下山去了。

    “有点悬,它命非常硬,历来遇到杀劫后,都是克死持有者,自身安然渡过。”御道旗平静地告知。

    王煊听得哑口无言,亲身见证过,甚至体验过,和那件不祥的违禁物品恩怨纠缠,因果甚大。

    羽化幡,消失很久了,但是让他印象深刻。

    不说历史上的那些苦主,就是最近几位拥有者,就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如恒均、齐天、商毅。

    甚至就是王煊自己,在和大瘆灵附体的齐天决战过后,短暂将其收为战利品,自身也爆体了。

    那一役,他内景地被摧毁,肉身四五分裂,实在太惨了,连带剑仙子也近乎消亡。

    当然,商毅也没什么好下场,重掌羽化幡后,他被几位守着超凡文明火堆的老怪物追杀,直接杀到爆,剑疯子的内景地也毁掉了。

    羽化幡出现在这里,确实出乎王煊的预料,商毅的运道真不是一般的强,他走的是最高等精神世界那条路。

    有奇人都在那里死去了,留下御道化真骨。

    能不能渡过那无边的混沌雷海,靠的是运气,而不是纯粹的实力。

    有极小的几率,可以避开雷海中的无量杀劫,沿着相对安全的路径,九死一生地穿行过去。

    王煊琢磨,既然商毅能过来,在那遥远的历史上,是否还个有人成功过?

    但商毅也是不幸的,才从天外而来,就进入这片可怕的战场,不知道羽化幡是否遵循“优良的老传统”,彪悍地克死他。

    “再遇上羽化幡,根本不需要接触,直接打残就是了,拆成至宝材料,熔入第一杀阵图。”一桩桩、一件件的惨案,让王煊都对它有心理阴影了。

    山体安静,那些活尸在两个“超绝世”级别的怪物带领下,全都冲进大雾中了。

    王煊在仔细探索空间裂缝,并没有发现养生炉、幕天镯、神明宫等留下的规则烙印。

    这让他露出异色,并长出一口气,难道渡海的故人并没有出现过在这里?

    “是否进入了壁画中?”他忍不住朝那块地方注视,霎时间便感觉元神要离体而去!

    这种可怕的症状,简直不可逆,他的身体也当即模糊了,雾化了,要飘出去成为画中人。

    杀阵图流淌混沌气,禁锢他的躯体,毕竟披在身上呢。

    同时他手中的御道旗猎猎作响,旗面暴涨,遮天蔽日,挡住了那座磅礴的金色圣庙,那地方太恐怖了。

    纵使双重御道级别的加持,王煊的身体都在虚淡化,要被挤压成一幅图景,出现在壁画中!

    宏伟的圣庙矗立在虚空中,瓦片缝隙间神霞滔天,墙壁画面上,那一幅幅故事似正在真实上演。

    恢宏的建筑看起来神圣到极致,金色光芒普照万物,可是却也在扭曲时空,真实的改变着现世。

    对于观看它的人来说,太不友好了,化宇宙万物,化人间众生,都成为斑驳壁画中的一景,无比恐怖。

    “没有他们……走啊!”王煊叫道,并未发现故人,他不是超绝世,可在这个地方呆的时间却比那五人还要长,全面雾化了。

    第一杀阵图爆发,一片杀道之光扫了出去,打进金色圣庙墙壁上,墙壁微震,符文光芒亿万缕绽放出来,更骇人了。

    这比璀璨天日横亘在眼前还刺眼,化数万丈高的大山都虚淡了,辐射出的金光,消融万物。

    “心可真大啊,也要将我吞进去?”御道旗发出意识波动,告诉王煊,它要冲过去搏一搏。

    “赶紧走吧,没有故人在此,我们没有必要暴露与厮杀。”王煊说道,他真快消失了。

    “我不冲过去的话,你走不了,它锁定了我们,这东西本来就能纳违禁物品入内,确实强的离谱。”

    主要是,他们“面壁”时间太长了。

    “放心,我不会陷落在那里,会收拾干净收尾。”御道旗有信心,因为悬在山顶虚空中圣庙,其内部压制有违禁物品,此时复苏了,在对抗,在厮杀。

    大旗暴涨,遮蔽了金光亿万丈的圣庙,并且向前轰去,道:“你不是要吸我进墙壁中吗,我来了!”

    同一时间,王煊摆脱那种可怕的状态,其身体凝实了,不再雾化,身披杀阵图第一时间沿着山体遁走。

    虚空中有一些违禁物品的规则烙印,不适合穿行,否则会引发猛烈地攻击。

    突然,圣庙附近的建筑物,一座玉阙中,浮现一柄锥子,通体玉质化,非常圣洁,但是爆发符文后,却又是那么的恐怖,刺穿时空。

    王煊快速躲避,根本不想和这件无主之物进行无意义的战斗。

    最后关头,第一杀阵图浮现出来,挡了一记锥光,天空明亮了又暗淡,大雾暴涌,虚空崩塌。

    “说是无主之物,感觉像是在为圣庙护法。”王煊远去,最后关头,那锥子爆射出来五道光束。

    他披着阵图,避开四击,拼了一击,还好已经冲出来了。

    故人不在,他要是在那里死磕,将商毅和羽化幡给救出来,那真是大冤种了。

    “不对。”逃进大雾中后,他皱眉,观看那带着岁月史诗感的壁画时,并没有见到商毅和羽化幡。

    难道剑疯子被干掉了?

    后方,天崩地裂,御道旗杀出来了,它也没有血拼,架势做的很足,无比雄浑威猛,以至高符文遮盖天宇,但最后关头跑了。

    金色的圣庙复苏,在虚空中暴涨,比那下方那数万长高的大山都要庞大了,挤压满天地间。

    现在的它,不止是壁画显得可怕,整体浩瀚如金色的宇宙星海,有镇压整片时空的可怕波动。

    苍穹被撕开,天空中,一片模糊的星宇浮现,更深邃的域外,有混沌闪电翻涌,有雷霆交织。

    “那是超凡中央世界之外的模糊场景吗?”王煊严重怀疑,三大宇宙文明交战时,曾短暂撕开过超凡大宇宙。

    现在,那里还有裂痕,以及模糊现出的这种奇景。

    “见过孔庙,关庙,帝庙,佛庙,从来没有这么凶的。”王煊回头最后看了一眼。

    “走了。”御道旗回归,和王煊一起,穿梭空间,远离此地。

    一路逃出这片大雾地带,闯出不知道多少万里的危险的区域,王煊沉默,在想壁画中的景物。

    他没敢仔细盯着观察,但也大致看到一段真实故事的主体脉络走向,三方大战,异常残酷和血淋淋。

    这并未算上消失的商毅和羽化幡,不然的话,就是四个文明参战了。

    圣庙一方也是被逼无奈,最后关头,才纳对手为画中景,事实上,他们自己也被迫入场了。

    “这就有些可怕了,出过旧圣,或者是新圣,这样有底蕴的大宇宙,带来了圣庙,都有些不敌,另外的宇外文明又有什么来头,出自哪里?”

    在惨烈的战斗中,有违禁物品毁掉了,而且不止一件,可是现世的人本不知道这种超级文明在此流血碰撞。

    “这种大战,是否就是御道化领域大战的一次预演?甚至可以说,在超凡中央大世界最高层面,超脱世外,一直存在这种争斗?”

    由此,王煊产生很多联想。

    “圣庙这种违禁物品确实惊世骇俗,临近超凡中心后,其原本的主人,旧圣或新圣,还在这片大宇宙中吗?无感应,也没有来这里接引,是否意味着早就殒落了?”

    这是个很严重地问题。

    关于那个级数的大战,没什么清晰地记载,也不曾在现世中显化过。

    可是,有些传闻中的生灵,却似出了意外,比如纸圣殿的纸圣很久没出现了,还有错乱时空海外的浮舟净土上那群人的祖上,有证据表明早死去了,仅留下渔网和招魂幡。

    王煊怀疑,这片宇宙的真圣级生物是否在超脱世外的地方,在常人不知道的地方对峙?甚至是生死战,有圣血流淌。

    不知不觉间,他彻底远离大雾区,逃到外部地带来了,收起御道旗和杀阵图。

    “啊……”惨叫声,还有怪物的嘶吼声,在这片广阔的冻土上响起,到处都是身影,那些活尸太多了。

    并不是两个超绝世的怪物领军,而是三个,带着密密麻麻的军团,不止是在对付几位超绝世,也在绞杀其他超凡者。

    王煊一怔,回归的道路受阻,前方很惨烈。

    那些活尸,形形色色,什么形态的都有,大多都是没见过的域外物种。

    这是某个外宇宙文明被摧毁了,所有超凡者都死后异变了?

    还是说他们本就是如此,这个文明都是类似僵尸般的怪物,刚才在守护圣庙?

    王煊觉得,不能跟在后面了,得想办法绕行或凿穿流血之地,早点出去,不然的话等几位超绝世脱困,这些怪物调头来围剿留下来的人,那真没活路了。

    沿途,各路真仙都在逃命,天级生物也都没什么心思对抗,没入密林,跃进冰封的大河下,全在避战和跑路。

    “挡住,我有感应了,机不可失啊。”前方密林中,有人急切无比,在冲周围的人喊话。

    “嗯?”王煊听着耳熟,原本都绕路遁过去了,但又跑回来了,看到了刺青宫的那个青年高手弘道。

    他双手持五色奇竹,正在施展某种秘法,和手中的奇竹共鸣,有五色彩雾流动,有神圣符文指引,正朝一个方向前行,但走的不快,在搜寻着什么。

    弘道以特殊的手段,在寻觅八色奇竹?

    王煊转头就过来了,既然有缘再次遇上,那就不可能擦肩错过。

    纸圣殿的传人墨涵也在附近,相距不过数百米远,而在更远处,密林中还有不少人,都在和怪物厮杀。

    两个庞然大物走在一起,有部分赫然是天级高手,在阻挡活尸怪物,不让他们接近这片森林。

    “该死,八色奇竹就在附近,但是,受到了惊吓,遁入冻土深处了,感应越来越模糊。”弘道焦躁。

    尤其是,远处传来声声惨叫声,和他同来的人被活尸撕裂了,不止真仙战死,连天级高手都减员三人了。

    “今天……大概失败了!”弘道怅然,心痛,这次准备充足,居然发生这样的意外,漫山遍野都是厉鬼,破坏了此次行动。

    既然搜寻不到八色奇竹,你深沉怅然个肺啊,真是无能!王煊非常不满意,还想着截个大胡呢!

    他收敛所有气息,从虚空中迈步出来,比所谓的专业杀手还要老道和熟练,无声无息,没有一丝波动。

    他一棍向着此人后脑砸去。

    他没动用杀阵图,因为这片地带人太多,根本不可能都灭口,他凭自己的真正实力对刺青宫的弟子下手了。

    没有八色奇竹,那就收走五色奇竹吧。

    “好胆!”

    远方,有人在在冰冻的高地上,以元神发出一声爆喝。

    王煊面色微冷,那不是刺青宫的人,也不是他们的盟友纸圣殿的高手,而是金阙宫的弟子莫青。

    这简直是狗拿……姥爷,多管闲事,莫青这是在向刺青宫示好,不在乎另外一人的性命。

    王煊无惧,既然出手就不会停下,具备先天五行本源的五色奇竹,还是拿来吧!纵然几家庞然大物的核心弟子在这里,也没什么,真对抗的话,能杀就都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