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178章 永远为你敞开大门

新篇 第178章 永远为你敞开大门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王煊觉得,今天也就这样了,各回各家,就此星路迢迢,有些人此生可能再难相见了。

    然而,几个心头窝火的真仙,却没有立刻离开。今天元闳等吃了这样的暴亏,他们暂时认了,感觉到王煊的可怕,不可能当场翻脸。

    可就这么离去,还真是苦涩和难受,传扬出去的话,估计很长时间他们都不想在熟人面前出现了。

    “平天星域,年轻一代中的几位破限人物,今天算是领教了。”被蔡薇泼了一杯酒水的青年开口。

    今天的事端,主要是由他引起,如果不是他调戏蔡薇,要喝交杯酒,估计也就没有后面的事了。

    所以他最为面色阴郁,很不甘心,觉得对不住元闳几人。

    他沉声道:“我来自微光星域,原本便是有冲突,彼此看着碍眼也没什么,可是今天你们这么污蔑我,对于身为一域共主子孙的我而言,这是极大的侮辱……”

    当听到这里,燕雀、洪腾、安鸿等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了,这是想以势压人?他竟是某片星域共主的子孙。

    他们几人中,除却燕雀有些来头外,其他差不多都是散修,可燕雀也是离家出走,漂泊在外很多年了。

    此人再次开口,道:“我也不要求你们赔礼,毕竟有冲突就免不了受伤,我就是想说,出了这个门,你等不准再污蔑我等,今日这件事就算这么揭过去了。”

    齐妙、安鸿、承天几人露出异色,还以为他要放狠话,进行威胁呢,没有想到是想遮羞,怕遭人非议。

    “你还有羞耻心啊?想让我们帮你瞒着。”黑脸的洪腾实在太耿直了,就是这么直接。

    燕雀拦住了他,不想多事,道:“真要是就这么揭过去,倒也没什么,离开这里后各自安好,就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吧。”

    “行。”来自微光星域的青年点头,然后,他又看向了蔡薇,道:“既然说开了,你等不再污蔑我们,你自罚一杯酒,这件事就算完篇了。”

    燕雀震惊,这位是认真的吗?他觉得,对方吃了暴亏,所以最后才给他们留面子,以后不再提这事。

    结果,此人还蹬鼻子上脸了,入戏太深吗,还真认为自己被污蔑了?

    他转头看过去,元闳居然没吭声,就这么在旁边看着。

    蔡薇脸色绯红,完全是气的,她早先被调戏了,那个人还想让她敬酒赔罪?

    她转头问燕雀,知道他曾流浪星际,去过很多地方,道:“那所谓的微光星域在哪里,有什么来头?”

    “好像听说过。”燕雀皱眉,望着窗外的雪景,突然一怔,道:“想起来了,逝者在这片宇宙仅出手两次,微光星域就是一地,它覆灭了微光教,并吞掉该教的镇教至宝——微光。”

    排位第三的违禁物品——逝者,曾在那里做下大案!

    一个曾经随着超凡中心转移而来,进入新世界的顶尖族群,其核心高层和至宝被一窝端了。

    蔡薇问道:“哦,这么说来,微光星域不怎么样,连违禁物品都没了?”

    “没落了。”燕雀点头。

    蔡薇扬起洁白的下巴,撇了撇嘴,看向对面的棕发青年,道:“微光星域共主的子孙,真是好胆,来我平天星域惹是生非后,还死不悔改,胡搅蛮缠。今天你别走了,说我污蔑你,一会儿让仙城的城主好好审审你,搜你魂辨真伪,还我清白!”

    接着,她转身看向颜雪,道:“一会儿你们留住他,别告诉我,身为老字号,却没这个实力。”

    看她这个样子,对面几人就知道坏事了。

    “你究竟是谁?”棕发青年问道。

    “我只是平天书院的一位女生。”蔡薇冷哼哼,一副生气的样子,补充道:“原本,我不想以势压人,但你们太可耻了,比身份的话,我觉得没出息,有些丢人。但今天不同,对付你们这种人,我就不介意了。平天星域的共主,是我娘的外祖父。”

    对面几人头大了:“……”

    “蔡薇,来,给我一条大腿抱。”齐妙笑道。

    “也给我一条!”安鸿立即附和。

    “那给我一条手臂抱吧!”连脾气又刚又硬的洪腾都笑了起来。

    他们多为散修,并没有因为蔡薇露出真正身份而改变态度,只是在调侃。

    但是,对面有些人却感觉压力巨大,尤其是那棕发青年。

    最近两年,很多人都已知道,平天星域的共主是超凡界的一位猛人,竟是一位走上御道化道路的古贤,而且还掌握有一件极其强大的超级违禁物品——规则天平,震动深空。

    有些共主只是异人等留在台面上的代言人,而这位则是真正的一域霸主。

    棕发青年被人带走了,元闳等若非有合道宗的高手在附近,和仙城的城主沟通,大概也要倒霉。

    最主要的是,元闳等人确实是苦主,头骨都被人敲碎,这才没有被关进仙牢中。

    当日,王煊就在平天书院中读到了《羽化九变》的下册,至于上册,安鸿为此都破产了,2年8个月前就给他兑换出来了。

    “这是棋盘战场中的那篇可以让真仙初步踏上御道化道路的经文?”安鸿震撼了。

    兑换《羽化九变》的下册时,他又一次出力了,几人一起奉献了书院的贡献值,帮王煊得书,但这次安鸿心甘情愿,充满激动和喜悦。

    因为王煊送他们的经文,实在太惊人了。

    洪腾、承天、齐妙知道真相后,也都是先失神,而后是巨大的喜悦感。

    很快,《元神图谱》也被兑换出来,几人交到王煊的手中。

    “你们注意点,可走御道化道路的经文千万不能泄露出去,不然的话,可能会为你们招来祸患。”王煊叮嘱。

    几人点头,都明白此中的凶险。

    这是什么经文?有可能和传说中的旧圣或新圣有关!

    宇宙星海,各大道统都不可能无视这种经篇,真要有消息,必然要来争夺,取到手中一观。

    连燕雀的大哥,和一位厉害人物共同得到的类似篇章,都得分享出去,多个顶尖道统的子弟都曾来一同研读。

    “放心吧,我会谨慎处理,和我兄长交换时,让他以对道起誓,不走漏风声的情况下,换来他那一部。我了解他的性格,当年他得到的那部经文如果能瞒住,绝不会给另外几家的传人去看。”燕雀暗中传音。

    他约定,等将来换来经文后,会按照王煊的提及的方式,进高等精神世界的密闭空间为其留言,送经篇。

    王煊也学乌天,在高等精神世界开辟密室,专门“接线”用。

    临走前,王煊拜托几人,帮忙照料苏通和凌瑄,那两人对他很好,但现在他不宜多接触了。

    因为,合道宗的人可能盯上他了。

    “如果在确保他们两人安全的情况下,经文可以给他们看,如果不稳妥的话,就算了,送他们一部高深的仙经吧。”

    他相信,这几位破限奇才手中都不缺仙经。

    “几位,再见了。”王煊转身,准备离开书院,甚至远离平天星域。

    星空太大,宇宙浩瀚,此行一别,真有可能再也见不到了。

    “你不用离开,完全可以留下,我去告诉我太公,请他关照飞升星这里,没人敢乱来。”蔡薇开口。

    王煊有些晕,其实,他就是想避开那位古贤,如今他在这里藏不住了,而掌握有规则天平的宫衍很恐怖,绝对是他不愿遇上的人。

    他赶紧婉拒,表示星空那么大,他想去看一看,四处走一走,有缘的话终究还会再见的。

    燕雀明白他的心态,道:“放心吧,以后,我们也会进入宇宙深处,不会直接进入仙界。星海说大也大,说小也小,未来各种盛会,一些负有盛名的净土,修士间的交流会,专门交换奇物的神城,论道切磋的圣地等,你肯定会去参与,那时说不定我们就又重逢了。”

    齐妙点头,道:“没错,星空虽大,但依旧有再聚时,未来可期。”

    王煊也笑了,或许不久的将来就又遇上了。

    他觉得这几人都不错,作为朋友时很可靠,对外相当的齐心,有人遇到麻烦之际,其他人是真敢站出来相助。

    “走了,你们也保重,抓紧时间修行。我希望,不止是在这片星海能和你们再遇,便是未来,换个超凡中心宇宙时,也能在一起喝酒。”王煊转身向书院外走去,一步一步升空。

    “好,有气魄!”

    “我们得努力了。”安鸿叹道。

    ……

    突然,书院外传来宏大的声音,有人自称云鸿,来自合道宗,要进平天书院拜访,直言有事登门。

    王煊瞬间止步,皱着眉头,还没有走出去呢,合道宗的人就来了,竟这么快,似乎是一位大高手。

    除却元闳、流光外,合道宗居然还有厉害的前辈人物在仙城中,确实出乎他的预料。

    这让他有些为难,要不要全面祭出第一杀阵图,在这里拼上一场?管你合道宗,还是时光教,敢伸手过来,那就战吧!

    燕雀、安鸿、齐妙几人的神色顿时都变了,快速来到王煊的身边。

    “我联系人!”蔡薇开口。

    “不急,先等一等。”王煊拦住了她。

    “云鸿道友,何事?”书院深处,高空中出现一个中年男子,双目深邃,一看就是修道多年的强者。

    “你院一位名为秦诚的学生,身份存疑,似与化名为九幽黑鸦、乌天的那个凶物有牵连,我特为他而来。”云鸿开口。

    王煊皱眉,居然是因为和乌天有关,受其牵连。

    安鸿、承天、燕雀几人顿时都有些紧张,怕王煊走脱不了。

    书院深处,高空中的中年男子开口:“今日,合道宗弟子元闳与我院弟子秦诚等人起了冲突,此时不宜将他交予合道宗。”

    “是雷鸣老师。”承天喜悦,感觉雷鸣在庇护本院学生。

    仙城中,书院外,云鸿立身云雾中,道:“道友,事关重大,曾化身为九幽黑鸦的凶物盗走了我宗瑰宝,今日有了线索,须见到与此有牵涉的秦诚。”

    黑发披散的雷鸣,穿着现代服饰,道:“秦诚为得贡献值,接了一个任务,已经外出,不在院中。待他回归,我会仔细询问。”

    洪腾、安鸿几人都无言,秦诚就站在他们身边,他们几人都知道,雷鸣在庇护院中的弟子,不愿交出去。

    短暂沉默,云鸿退走,道:“我明日再来。”

    片刻后,王煊几人接到传音,来到书院深处,见到了精气神内敛的雷鸣。

    “多谢雷鸣老师。”王煊认真感谢。

    雷鸣身材中等,但却给人以山岳横亘在前之感,有种自信与强大的气场,他双目深邃,道:“没什么,他合道宗虽强,但我平天书院也不弱。弟子有难,若不被庇护,这书院还开下去作甚?”

    他让王煊安心在书院中修行就是了。

    雷鸣道:“不用担心,院长也是异人,代表的不仅是书院,他还是宫衍前辈的至交好友,两人可保平天星域平静和稳定。”

    王煊真的吃了一惊,院长也是一位异人?平天星域强大的惊人,竟有两位古贤,加上规则天平,底蕴无比深厚。

    “若有强人不知进退,我等随时可以联系院长,他可自天外混沌道场降临。”雷鸣平静地说道。

    王煊赶紧说,不用,他很感谢,但不想和古贤碰面。

    他委婉地表示,自己想去星空深处历练,离开这里。

    雷鸣看着他,最后点了点头,并未阻拦。对于三次破限的学生,他可以面色如常,但是对于可能是四次破限的学生,他内心还是很不平静的。

    他开口道:“你若执意离去,我也不阻拦,自己在外历练时小心。书院深处这里,有通向外面的超级传送阵。”

    燕雀、齐妙、安鸿几人都松了口气,感觉到了书院的关护态度,让他们几人也对书院有了种归属感。

    雷鸣见王煊执意离去,要进入那座超级传送阵,最后关头道:“你随时可以回来,书院永远为你敞开大门。”

    “多谢雷师。”虽然是初见,但王煊对他很有好感,连带对平天书院也有了一些不一样的感情,曾经在这里生活了近三年,也不及此时瞬间的印象深刻。

    霞光剧烈闪烁,仙雾蒸腾,这里不是天然的虫洞区域,而是以仙家手段布置的一座超级传送阵。

    在绚烂的光雨中,王煊从此地消失,就此离开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