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172章 古贤

新篇 第172章 古贤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由虚而实,挣脱出来,不管他是什么时代的生物,现在算是打破樊笼,成为了现世中人。

    这个生灵实在太庞大了,还好,他距离飞升星很远,但那种压迫感还是透过虚空传递过来,让所有超凡者都寒毛倒竖。

    他挤压满星空,一次吸气动作,无数的星光都没入他的口鼻间,整片星海似在瞬间暗淡下去了。

    他需要的能量极其浩瀚,深空中的神话物质都被他汲取了。

    “天黑了……”较近的一颗行星上,普通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分明是白日,可是天地却暗淡了。

    天空中的那轮骄阳,仿佛被人蒙上了一层布,十分昏暗。

    飞升星,此时本就是夜晚,现在则更加黑暗了,日月无光,星斗失色,像是有生物一口吞掉了星空。

    “好瘆人的生物,这得有多强?”连很硬气的洪腾都心悸,仰头看着域外,本就黝黑的脸色在这个晚间快找不到了,与天色融为一体。

    域外,那是一个人形生物,他影响到了附近星空的稳定,吞吐神话因子,吸收日月之光,来补充自身所需。

    数个呼吸间,离他最近的行星,宛若要进入神话腐朽年代,这里的超凡因子被大量抽取走了,没入外太空。

    一道璀璨的刀光出现,照亮漆黑的天地,划破了那仿佛陷入阴冥时代的冰冷大宇宙,极尽绚烂。

    有人横渡宇宙虚空,跨过暗淡的星光之地,相距还极其遥远呢,便立足在深空中,向着这个生物劈出可怕的一刀。

    刀光如一挂璀璨的星河,绕着这个生物的颈项转了一圈,要直接枭首。

    可怕的事情发生,这个生灵眸子开阖间,至高纹理交织,让那口极尽炫目的长刀速度放缓了。

    他的脖子上也有御道化的纹理浮现,刀光落下去,火星四溅,根本斩不动。

    并且,就在此时,这个冲破时空禁锢来到现实世界的生灵,拳光刺目,比很多大日堆积在一起焚烧还要耀眼。

    他一拳将长刀打的爆碎,漫天的仙光飞散。

    同一时间,这个来到现世的庞大生灵,右臂伸展,大手探了出去,一把向着暗淡的星光深处抓去。

    祭刀者竟躲避不开,茫茫星空都仿佛被那只大手覆盖了,到处都是其五指,如同须弥世界横亘。

    噗的一声,这位御刀而来的强者被那只大手抓住并攥爆了。

    “祸事,平天星域第三主星的星主应劫,一个照面就被杀了。”有人失声,感觉头皮发胀。

    “应该是法体被灭,其真灵还在,不会彻底死去。”

    即便这样,由虚而来的这个可怕生灵也镇住了所有人。

    “平天星域的各位道友,需要帮忙吗?我们来了。”星海深处,有庞大的母舰横空,比之生命星球还要巨大。

    而在其附近,还有大量的战舰,密密麻麻,像是钢铁城市,矗立在宇宙虚空。

    “那是太初母舰吗?”王煊问道,他颇为吃惊,在这片星空中竟见到了一件疑似传说中的违禁物品。

    在母宇宙时,他就听闻过太初母舰,在违禁物品中排位第七,消失在无垠的“起源海”深处漫长岁月,直到数百年前才再次出世。

    “不是每艘母舰都叫太初,它是深渊母舰,也是一件违禁物品,非常可怕,快速摧毁一片星空没什么问题。”齐妙注视星空,感觉意外,居然是这艘母舰到了,在远方徘徊。

    它的排名比不上太初,但是,却也是攻城灭教的利器,跟着超凡中心转换过一次大宇宙了。

    这是传说中的物品,非诞生于此方宇宙。

    但凡能熬过一劫的,自然都极其不简单。

    “说是帮忙,该不会是要入侵平天星域吧?”燕雀狐疑,他来自星海深处,对这种事不陌生。

    “不必了,平天星域的事,自身能解决,不劳黑海星域挂心。”最高等精神世界深处,传出声音,有人走了出来。

    他很模糊,从最高精神世界到现世,只一步而已,看不到他真切的容貌,但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他很强。

    在他进入现世的刹那,整片星空都颤抖了一下。

    “疑似一位古贤,异人!”承天背着门板宽的巨刀,很兴奋,同时大受震动,平天星域竟有这种强者?

    王煊理解了,所谓古贤,异人,应该是走上御道化道路的奇人,而且,在超凡中央世界,受完整大道规则庇护,他们很少出现状态不稳定的情况。

    平天星域,竟有一位非常强大的奇人。

    “最近,不时有人窥探我平天星域,我一直在静待,没有想到是来自黑海星域的各位。”这位奇人开口。

    还有半句他没有点出来,更深层的背后该不会是纸圣殿吧?那可是一个庞然大物,很久前,有所谓的纸圣!

    还好,这么多年来,纸圣不见了,消失了。

    “道友,你多想了,我们只是路经此地,若有需要尽管开口。”通体漆黑的深渊母舰中传来声音。

    那个由虚而实的生灵,冷漠的目光转来转去,进入这片时空后,他在快速吸收超凡因子恢复自身,劫掠这片星海。

    平天星域的奇人,可称古贤,再次开口:“这不是你的世界,本就消散了,还妄想复生,你只是旧时代的奇景,该回归本源了。”

    回应给他的是那个生灵的无尽拳光,划过漆黑的大宇宙,这要是肆无忌惮的打穿进深空中,许多行星都要炸开。

    古贤抬手,直接向前抓去,他自身在极速接近并暴涨,砰的一声,他一把攥住了那只比星辰还要大的拳头。

    两者间的深空,顿时变得可怕无比,密密麻麻的漆黑大裂缝,蔓延向远方,撕开了这片域外宁静之地。

    古贤的形体不再模糊,露出一张中年人的面孔,现在他这么庞大,屹立在星空中,自然可见真容。

    “他竟是平天星域的共主——宫衍!”有人惊呼,认出出手者的身份。

    早有人猜测,这片星域中或许有古贤,存在异人,但是没有想到,竟然就是共主。

    远方,漆黑的深渊母舰中,有一人叹道:“宫衍,了不起,此地异人原来就是你自己。”

    共主,号称一片星域之主,在有些星域确实很强,并有实权,而在有些星域则是替蛰伏的异人站在台面上。

    平天星域,不显山露水,规模中等,谁都没有想到共主本就是一位顶尖强者,走了御道化的路,是异人。

    从旧时代挣脱出来的生灵,再次出手,上半身部分区域相继发光,那是御道化的纹理,很恐怖。

    这一次,宫衍没有再和他硬撼,而是祭出一件违禁物品,竟是一个天平,其中一臂上挂着的盘子,将那个无比强大的生灵拖进去了,承载在上。

    另一臂的盘子中则接引现世宇宙的道则,进行平衡。

    “不属于此世,你只是奇景中消散在过去的生物,现世没有你立足之地,返本还源。”宫衍开口。

    天平极尽绚烂,它接引的是超凡大世界的道则力量,校正错误,不允许有生物从历史中挣脱出来,成为此时此世的生灵。

    伴着撕裂星光的嘶吼声,星海轰鸣,仿佛要全面崩塌了,这个生灵在激烈挣扎。

    但是,他只是旧世的奇景,抵不住现世的道则,被违禁物品天平镇压,将其打回原形,渐渐成为一张画中的景。

    最后,他扁平化了,不再是活生生的强者。

    一张画从天平中飘落,飞入古贤宫衍的手中。

    共主是一位古贤,且掌握有违禁物品,这是强大星域的体现,这一结果让各方都很吃惊,这与过去的评估不符。

    “违禁物品——规则天平,竟落在宫兄的手中,佩服,恭喜啊。”深渊母舰中传来声音。

    无论怎么听,他都像是有些遗憾。

    事实上,他来平天星域,就是在找规则天平这件传说中的强大至宝,想不到早就被一位古贤得到了。

    这件至宝的威力有目共睹!

    “宫兄,你得到一件奇宝,关键时刻激活那张画卷,可让旧景中的人再现,我也想研究一下他。”

    深渊母舰中的男子开口,果然有些不甘心,不想就此离去。

    宫衍开口:“你不就是想掂量下我的实力吗?出手吧,至于这张画,不会留在现世,会被毁去。”

    “虽被误会了,但如果我这样退走的话,似乎让道兄小觑。”漆黑的母舰中那个男子始终没露面。

    接下来,深渊母舰符文交织,而后飞出一道可怕的光束,整片星空都仿佛凝固了,接着被一分未二,裂缝蔓延向宫衍这里,要将他截断。

    规则天平发光,一个盘子如涟漪荡漾的空间漩涡,将那激射而来的道则光束吸进去了,似乎在称其斤两。

    哧!

    同一时间,宫衍出手,将那张画甩了出去,它并不大,极速而行,化成薄薄的纸张,贯穿宇宙虚空。

    无声无息,远方,深渊母舰前的一片钢铁丛林,数十艘庞大的战舰,被一张纸划过,全部解体,断面平整如镜。

    下一瞬间,纸张焚烧,深渊母舰的附近,不少庞大的舰体爆碎!

    深渊母舰发光,整体规则交织,那张纸撞到它身上时,自身四分五裂,化成了灰烬。

    “领教了,后会有期。”深渊母舰中传来声音,瞬间,它破碎星空,带着其他庞大的战舰,从这里凭空消失,离开平天星域。